TntUHLg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全文打码[穿书]在线阅读剑庐、气宗、禅僧、天道、**

作者:吴星纬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的水狮诀。”

姜子牙惊呼,这才发现,不经意间,他的经技竹简已被秦天摸了去。

秦天跑了,姜子牙曲指一抓,连人带竹简就一起飞了过来。

“没必要太在意吧?”

秦天被提着,淡淡道。

姜子牙伸出手来。

吐了口气,秦天将这部玄一星的经技放在了他的手中。

秦天这才被放下,揉了揉脖颈,长生境强者哪怕只动动手指,也不是他能轻易对付。

感觉肉都被掐青了!

姜子牙暗暗惊奇,稍稍没注意,就被他钻了空子。

“这小子的幽圣气象成长好快。”

气象或者造化,隶属于文脉。

武者使用起来常能蒙蔽感知,如果是至亲至近之人暗中动手,颇难有所感知。

否则的话,纵然达到幽圣造化,秦天也断然不可能在他的手中,将东西给拿走。

“谁都知道,价值越高的经技,它的成长潜力就越高。你拿之前的那些玩意糊弄谁?”

秦天不满道。

那五部经技他都没看上。

姜子牙:“不是为师吝啬。”

“修炼经技要和修炼经脉同步进行,你才刚刚开辟全套经脉,底子薄的很,最适合的就是灵阶一星经技。”

秦天摊手:“我又没说一定要现在修炼,先熟悉,了解不行么?”

姜子牙睁大眼睛,竟然无言以对。

沉默几个呼吸,无奈的道:“但你必须要保证,不能在经脉根底不厚之时,就强行修炼这等经技。”

“那是当然啊。”

秦天点头。

姜子牙这才又将这部玄阶一星的水狮诀给了他。

秦天拿过竹简,快速收入衣袖中,抬头看去。

“你还想如何?”

姜子牙眼睛睁的更大了。

秦天笑道:“只有五十六部经技同时被掌握,才可以激发融会贯通,爆发出经技真正的力量来。”

“我作为你的弟子,难免要和人起冲突,你也不愿意看到我被人打败,凌辱吧?”

“那对您老人家也不好啊。”

姜子牙嘴角直抽搐,简直没遇到过这样的弟子。

“我倒是能给你凑齐。”

“不过,这天下共有一庭五派,所有武道流派,全部是以此演化而出,每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选择,适合我的未必适合你,老夫给的经技,也未必符合你的特点。”

秦天知道这一庭五派是什么意思。

一庭,就是圣庭,武道发源地。

它位于天帝宫。

五派指的是剑庐、气宗、禅僧、天道、**。

其中剑庐居于周陵,气宗居于不周山,禅僧居于封禅台,天道居于昆仑山。

至于**,则分布于天下!

如今大周天下,各门各派,各大家族,任何一个势力和个人,都有武道流派。

比如姜子牙,就是天道派传人,以圣庭为武道信仰圣地,每十年都要去拜谒一次。

在大秦,秦武王修炼的是剑庐流派,其演化而出的剑庐枪道,成就颇大。

但秦文王修炼的却是正宗剑庐剑道,为此,父子二人闹出不少矛盾。

至于大秦内部,两宫太子所修流派就不一致,亲王、三公九卿,九品官僚等等,也大多迥异。

庙堂内部都如此,外部就更乱。

姜子牙这个观点,符合现实。

“武道一途,最好能做到专精,当然兼顾也可以,但这很难。”

“为师在这方面经验不足,无法传授,所以,不能代你选择啊。”

姜子牙五十六经脉全通,掌五十六部天道经技。

据秦天所知,恐怕最高能达到源阶以上!

这成绩已很了不起了。

他谦虚,秦天可不觉得他弱,此人的建议,含金量极高。

现在掌握的推水掌,没有什么流派,勉强能和气宗流派搭边,不过很容易替换。

并不会与经脉产生繁衍关系,所以修炼与否,都不太影响未来。

“你如果要想知道,什么才是真正适合你的,还要外出走一走。”

姜子牙含笑道。

“离开吗?”

秦天思索。

四年来,他除了炼体外,了解最多的就是五大流派的优劣。

在他看来,天道流派绵柔无尽,禅僧流派纯阳刚猛。

剑庐流派为百利之锋,气宗流派纳天地精气。

至于**,杂学而已。

他考虑了四年,并没下定决心。

秦天知道,的确是到离开的时候了。

“我准备外出游历。”

秦天道。

姜子牙老眼划过异色。

“你最好还是和叶雄宗主去吧,要说杂学,江湖比庙堂复杂的多。”

“况且叶雄宗主很可靠,不是一般的江湖人,你跟着他,可以学到很多为师所无法传授的细节东西。”

秦天沉默了一会。

“好吧。”

“那这部水狮诀?”

姜子牙无奈,只得又将竹简取出,给了他。

..

渭水河畔。

叶雄豪迈的拱手:“太公请放心,三皇子在我这里,保管能顺利成长。”

“江湖上别的不多,论起流派来,可算是一个大熔炉。”

“三皇子想了解各类流派的利弊,最终寻求出一个适合他的流派,应该并不难。”

姜子牙点点头。

“我这个徒弟很顽劣,自尊心又很强,如有冒犯之处,多多海涵。”

叶雄点头:“我必然将他当成自己的孩子照顾。”

姜子牙再度点头。

..

叶雄踏上渭水,脚下之水立即凝固。

并以此为点,迅速扩散,数十丈内宛如结冰。

秦天和他走在一起,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然而,他每次走一步,就会变换一个场景。

两三步后,再回头去,已看不到茅庐和姜子牙了。

他明白,这是走在领域里面,叶雄作为此境强者,自然能轻松掌控,施展。

“秦天,以后我们就是同门师兄弟了。”

乌贼眼中划过一抹古怪亮色。

秦天随意点点头。

他并没觉得走了多久,眼前已闪出一座雄奇大山。

又走了一段路,眼看着一座又一座的火爆城池,从身边掠过。

最后,停在了一处山门前。

云层中隐隐有霞光凝聚不散,目力尽头处,一块大匾上写着:“青穹宗!”

里面隐隐有锋芒流转,无法直视太久。

“天儿,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

叶雄豪迈笑道。

秦天点点头。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这江湖,就是他的第一站。

..

青穹宗为大周天下第一江湖大宗。

其下,管理五湖四海,方方面面的宗门、门派。

许多大族,比较强大的组织等等,虽然并没有被编排到里面。

但对其心生仰慕,常常有示好之意。

至于庙堂,则与之为两个世界。

于庙堂而言,只要江湖安稳,他们就不会太管。

偶尔江湖人犯错,则按照周法处理。

虽然有摩擦,但彼此还算相安无事。

半个月,弹指而过。

在这一片片精致的木屋中,许多青袍弟子,早早走出。

他们有些稚气的脸上,挂着青春气息,犹如拥有无限活力。

每天清晨,他们都会在广场上修炼。

活动筋骨,交流等等。

早晚有课,每节一个时辰左右。

青穹宗修炼节奏紧凑,通常没多少闲暇时间。

并且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举办考核。

视成绩而定,由长老或者师父传授经技,修炼之法等等。

虽然不强制要求谁一定要刻苦努力,但如果常常无法达到师门标准,将会被淘汰掉。

被安排打杂,或者劝退,是最常见的惩罚。

咚咚咚。

秦天从修炼中醒来,被敲击声惊扰。

“谁?”

心头划过疑惑,下地开门。

“秦师弟,呵呵呵..”

乌贼笑的和花一样。

从眼睛里扩散开的笑意,遍及全身,连肉都在抖。

他是宗主叶雄之子,也是第九个亲传弟子,被称之为九师兄。

除了九个亲传弟子外,其它千余人,都是普通弟子。

这里面,叶灵儿被称之为小师妹。

自从来到青穹宗后,他们再没见面。

“有事?”

秦天看去。

乌贼道:“秦师弟,我有点事求你,能不能帮个忙?”

“没兴趣。”

秦天转身。

咚咚咚。

“干嘛?”

秦天眯眼。

乌贼表情更热情了些:“好师弟,帅师弟,你难不成还要师兄我磕头求你不成么?好歹有点同门情谊好吧。”

秦天好奇道:“九师兄,宗门有无数个比我强的人,你为何单单找我?”

此人风评并不好。

简单说,就是坏。

尽管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没亲眼见过决不能轻信,但无风不起浪。

对于这人,秦天并没有亲近之意。

乌贼叹了口气道:“别提了,师兄我得罪了人,那地方又是人家的势力范围,我进不去啊。”

“要丢了脸,以后我这个亲传弟子还怎么混?”

叶雄宗主为人严厉,尤其对亲传弟子更甚,作为他的亲儿子,乌贼从小受到的要求,就比寻常亲传弟子严厉数倍。

他也从没接受过,来自父亲的任何帮助。

能走到今天,还在亲传弟子之列,全部靠自己的努力。

如果说,他得罪了人,并且心存忌惮,从他真实的能耐看来,在这天才如云的青穹宗,倒有几分可信度。

“那我去了,就没事?”秦天不放过任何疑点。

乌贼笑道:“他们和你又没仇,没事的。”

“如果这件事能成功,九师兄传给你一招剑法如何?”

青穹宗以利器为主,其中又以剑法最出色。

作为亲传,乌贼的剑法含金量极高。

秦天点点头:“成交。”

……

(未完待续·)

延伸阅读

羯泪之大力好感度(2)  http://www.cd-its.cn/bi15.shtml
“谁?”大力和张伟都有点不解。只见咖喱酱缓缓抬起了右手,指向了张伟的身后:“那个人,

灵素入凡记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cd-its.cn/nkko.shtml
第二天早上,小七跟在月怡的后面走在小路上,一路上两人默默无语心里想着各自的心思。终于

就算这样我还是不想交朋友在线阅读第三章 因果纠葛  http://www.cd-its.cn/dh0j.shtml
第三章因果纠葛不知抿了抿唇,“只是略有耳闻,传闻若知晓锁魂珠使用之法能召回消散的魂魄

玄幻之穿越十亿年第四章  http://www.cd-its.cn/69l6.shtml
乔洛瑜听的心尖一颤,放下手机,偏头看了眼在门口躺着的梨花,还是上网查了下第一次养猫注

[全职+综英美]那群在我脑内打架的聚聚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cd-its.cn/y6ri.shtml
第三章箭法惊人比射箭?!韩青雪闻言心中一惊。她可是见识过林岳的烂箭法,那颗大树那么粗

万道尘心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cd-its.cn/nk4m.shtml
今天黄斌很早就起来,因为昨天说好,赵露露和杨晴单独请黄斌吃个饭,表示谢意。所以黄斌起

我渣过的男人都回来了在线阅读表露身份  http://www.cd-its.cn/dnr2.shtml
花朝将三人带到客房后便离开了,慕长风望着那抹红色的身影直到她从视线中消失才收回目光。

穿越回来后我逆袭了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cd-its.cn/uher.shtml
2009年某日早上十点,天空出现日全食异象,在高速公路上,一个二十几岁的混社会的大佬

洪荒之吾乃兽皇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cd-its.cn/nvhp.shtml
什么!残曳只感觉‘嫁给我’三个字在脑子里炸开了头脑。“开什么玩笑!”这是活生生的藐视

酸儒穿到七零年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cd-its.cn/6a8h.shtml
在偏远的苗寨里,日子很简单,一天是怎么过,一年也怎么过。寨子里出现了新老师给简单的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请你克制一点在线阅读第二章

    琉璃小灯受到威胁似的疯狂旋转,冷风平地卷来,吹起旁边的红色床幔,从徐茵耳侧险险擦过,阴凉的风打在脸上,鸡皮疙瘩顿时条件反射的冒了出来。徐茵唇角笑吟吟的,不紧不慢的抬手,指尖往前轻轻一点,便将厉鬼定在半空中,怎么也动不了了。她偏了偏头,玉白指尖顺着他的额角,侧脸,一路滑到下巴,像个常逛青楼的恩客似的捏

  • [综武侠]主神恋爱录在线阅读第6节

    凌纱此刻宛如一只具有侵略性的小绵羊,即便是素来强势的辛雅也不得不被她身上的气势所压制。“……那怎么行呢,小纱你真是个坏孩子,怎么能偷看别人的隐私!”辛雅虽然有些心虚,但也仍旧气势弱弱地抗议着。此刻,两人平日里的气场完全颠倒了过来,霸气的御姐和温顺的小绵羊,被逐渐演变成了弱势的御姐和强势的小绵羊。“如

  • 晓风倾月找个大腿抱一抱

    这时候,古卿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不会自己刚醒就又要嗝屁了吧。“说,你是谁!”“少侠饶命!小女子乃是这凤谷的一只相思树妖,前些日子刚刚幻化做人形。”“哦?是吗?”“不信少侠你亲自来验!”生怕对方不相信一样,古卿把手腕递到少年的眼前。“哼,区区一只树妖,还用不着我亲自动手!”身后的人手下的力道就这样放

  • 孙悟空恋爱之神秘长剑(5)

    我从大哥那接过剑后,右手握住剑柄,用力一拔,却没能把剑拔出剑鞘。随即我心念一动灵气,便在筋脉中运转起来。接着我左右手分别紧紧握住,剑鞘和剑柄。奋力一拔,只见长剑被我一点点从鞘中拔出。拔出十几厘米时,不管我怎么用力都拔不出一点,就在我快要无力时。突然间一道无声剑气从长剑中飞出,瞬间斩在了我前方的地板上

  • 今天学霸恋爱了吗之肩负之迷

    H市,临江的街道上早早显出了拥挤,一个足有十米高的竖立布幌,就夹在街的转角,上宽下窄,下缘处还起着黄色的小穗,上书四个端正金灿的仿宋体大字“无忧客栈”。五层的独栋,占地面积并不算大,楼体却远比其它楼房方正墩实,其内有房一百四十二间,分为天、地、玄、黄四种,这间客栈正是戾无极名下的产业。无忧客栈地下深

  • 爱毅一生在线阅读第二节

    唐宇轩在两名侍卫上来拉她之时,拼命的挣扎着,可是她一个弱女子怎敌得过两个大汉。只得大喊道:“君要奴才死,奴才不得不死,可是奴才不甘心啊!”“哦?为何不甘心?”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求饶,上官睿好奇道。这个时候,唐宇轩挣脱掉两个侍卫的束缚,所幸双腿一伸,一屁股坐在地上,眼里挤出来两行泪,哽咽道:“奴才

  • 福女宠后(穿书)第10章在线阅读

    “怎么能是玩阴的呢?大家刚才谈的好好的,可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严吉感觉徐然此刻的模样像极了古代拉皮条的龟公。“你……咳咳。”严吉肝火旺盛,再次吐出一口血。-15。严吉头上的血条几乎清空,一股虚弱感袭来,他眼前一黑昏了过去。“严公子,你还能站起来吗?”“10,9,8……”“……”看着专心读秒的徐然,一

  • 我能修改万物属性第六章在线阅读

    原觉冷眼睥睨,目中怒意火焰般闪烁,双臂一震,全身格格作响,显示出不凡的硬功修为。邱凤鸣继续道:“你这一辈子注定活在原知晓的阴影下,不是麽?”边傲山向前一步,右臂高举,待要一掌往邱凤鸣脑门劈下。但觉眼前微风轻拂,邱凤鸣的咽喉已被原觉锁住。这一招“”幻梦身法配上小擒拿手,便非自己所能及,边傲山不禁由衷赞

  • 都市神豪之国民老公之云烟阁武会(4)

    “子风哥哥你又在发呆呢,还老说是练功,骗人,哪有这样就能锻体的,哼!”苏萱灵看着秦子风又在打坐撇着嘴说道。自从秦子风进苏府来不是在看书就是在这样打坐,苏萱灵之前几次来找他玩,他都以练功为由打发她。秦子风自从第一次修炼秦龙决开始,虽不是玩命的修炼,乐也没有荒废时间,可不知为什么总是在原地打转。久而久之

  • 予你沦陷在线阅读书签

    陈小威从医务室回来就一直揉着被吃了暴栗的额头。幽怨地看着洛雨如在那微笑,心里更加委屈,鼓起本就圆鼓鼓的脸,趴在桌面,眼含泪光,委屈极了。而此刻洛雨如在裁剪刚刚从小卖部买的硬纸。天蓝色的纸,光滑的面,想起陈儒那如大海般澄澈的眸子,在阳光下似是发些淡淡的蓝光,美如妖精。洛雨如脸微微发红,终于剪了片满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