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影帝的家养毛绒绒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老鹿乱撞 来源:晋江文学城

羽衣说完这话之后,看着夏目亮晶晶的眸子有些失笑。再往旁边一看,名取周一也是一脸深思的样子。

果然,夏目贵志的存在本身在这个世界里并不突出,但是他可以影响改变其他关键人物的意志,这是非常不得了的一点。

夏目对羽衣这样高度的赞扬明显有些适应不良,他顿了好一会儿,才不好意思道:“我也没想这么远……就是,我之前跟羽衣桑您也提到过的,我的外婆夏目玲子就是一位拥有极强大灵力的女子,她人很好,妖怪们也都十分喜爱她。但是在人类社会里,玲子外婆却一直都被看作一个独往独来的怪人,大家也都不愿意与她交往……我就想,这位花子小姐是不是也因为具有常人不具有的能力,而被大家误解了呢……”

在羽衣与名取二人的注视下,夏目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到,头也又低下去了。

羽衣见状,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不过因为名取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夏目也还低着头,所以并没有被注意到。

夏目什么地方都好,“温柔”也是他最吸引人的特点之一,不过因为之前经历的种种事情,夏目的性格还是太过内向了,而且对自己也很不自信。一般表现出来是温和有礼、能够让相处的人感到愉快,可他这样太过于在意别人的感受并且因此不断让出自己的立场并不是一件好事。

现在来看,正是他的这种性格引来了更为决策果断的关键人物,这些人又可以在他受性格所限时对他提供帮助,这样形成了一种平衡。可是如果想要在自身力量上更进一步的话,他的这种过需小心翼翼的习惯也必须要随之改变才行。

有很多可以互相托付后背的伙伴无疑是一件幸福的事,但拥有与温柔相匹配的强大,就能更好地贯彻自己的理想,也能更好地保护所有想保护的人。

在心中暗自将这件事提上日程,羽衣伸出右手,纤长的手指从衣领中勾出隐藏气息的颈环,向其中一个特别的地方注入妖气。骤然间,他的身周突然释放出了一阵极强烈的妖气,浓烈到形成了一个小范围内的漩涡。风止后,妖气凝结而成的华丽长衫取代了原本简单的常服,站在原地的大妖姿容美丽地让人不敢直视,长及腰下的黑色发丝还在空中微微鼓动翻飞。

在羽衣除去遮蔽的一瞬间,名取周一几乎是条件反射性地瞬间在自己和夏目身边放了一个防御性的阵法,然而金色的符咒在妖气的遮蔽下显得是如此渺小而无力。理智回笼后,他神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的人影,西装遮掩下的衬衫早就被冷汗打湿,黏糊糊地贴在身上,可他连一个拉拽的动作都不敢做,不由自主地僵在原地,给不出半点反应。

太强了。在这种程度的力量面前,如果真的想对他不利,估计不会比碾死一只蚂蚁困难多少。

原来……这就是上古大妖所真正具有的力量吗?一个离成年不知道还有多远的幼崽尚且如此,那么玉藻前这种已经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又会是怎样的气场呢。

名取周一在这个瞬间几乎要对自己的职业和人生绝望了。在此之前,虽然童年经历并不愉快,完全靠自我摸索在除妖师一途上走到现在的他对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天才程度还是有自觉的,现在主要面临的问题也只是身上这个到处乱跑的妖痣,几十年的人生算不得顺风顺水,但在天赋的保驾护航下还算度过的不错。可是如果对手是这种层次范畴的话……有谁会在意一窝蚂蚁里谁是特别健美强壮的那一只呢?

现如今,唯一庆幸的也只有这样的人并不是站在对立一方的了。

与此同时,别处强大的除妖师们也纷纷感到一阵可怕的妖气冲天而起,却因为距离太远而无法确定具体位置。的场宅中,一眼蒙着符咒的黑发家主抬起头看了一眼远处,露出了诡秘的笑容。

羽衣并不知道自己仅仅一个动作就造成了这样大的震动。他适应了一下新的形象,看到名取和夏目奇怪的姿势,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在恢复妖身的时候阵势有点太大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只是想学各种动漫主角装个X……

强大威压的华服男子尴尬地咳了一下:“咳,刚刚忘记了……这样应该不会引来很多除妖人吧……”

名取周一:当然不会了!能感知到的都要被吓死了好吗?!

看到名取一张都快要化身暴漫的帅脸,羽衣无师自通地理解了他心中的崩溃。他赶紧收敛了周身的气息,转过头就往外面那棵虚化的樱花树下走去:“我去看看那位女士还在不在。”

名取周一:……

转移话题要不要这么快!你看着我的眼睛说啊!

夏目:看戏~

再怎么吐槽,名取也知道羽衣此举未必没有缓解压力的意思。夏目早就就跟着追了出去,除妖人轻笑一声,也摇摇头走进了庭院。

羽衣到底走的是妖怪的路子,并不精通阴阳师的术法。他纠结了一小下,继而索性把许多净化后的妖力一股脑塞进了那个灵魂体内,强行让她的身体变得凝实。

此举虽然简单粗暴,但还算有效。夏目看到女人的灵魂像是被填了色一样慢慢在空中显现出来,等到羽衣收手,她已经看起来与正常人无异了。

她眨眨眼,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羽衣自她出现起就一直站在一边,一言不发。夏目左看看右看看,拘谨地走上前去自我介绍道:“这位夫人,您好,我叫夏目贵志。很抱歉打扰了您的安宁。”

这位看起来三十余岁的女人闻言,转过头盯着夏目看了好一会儿,才道:“……你好。”

出人意料的是,她的声音轻柔温和,完全不像是穷凶极恶到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的魔女。

夏目此时心中也摸不着底。他的脸上带着惯有的温柔微笑,语气轻柔地问道:“您……现在还记得什么吗?”

女人看样子彻底清醒过来了,见到夏目这个小心翼翼的样子,她反而抿着嘴微微一笑,伸出手顺了顺柔亮的黑发,抬手间露出了手腕上血红的镯子:“孩子,你不用这么小心,所有事情我都记得的,我也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状态……白天我见过你们的,你们现在专门帮助我清醒过来,是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看到她这样好沟通的样子,夏目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在内心中更坚定了关于这其中有隐情的推测。他简单给这个灵魂介绍了一下事情的经过,最后叹了一口气,问道:“虽然他们都这么说,但我还是想问问您,事情的经过究竟是什么样的?”

女人有点讶异地笑了:“专门唤醒魔女?你不怕我恢复后杀了你们吗?”

夏目却丝毫没有被她吓到,只是坚定地重复了一遍:“我希望能听听夫人您的说法。”

女人伸出手,似乎想要摸摸夏目,最终还是半路放弃了。

“你是个好孩子。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紧接着,夏目从女人口中听到了一个版本截然相反的故事。

事情的起因只不过是一次不够隐秘的交谈。

就像几人早就猜到的那样,花子天生灵力就很强,能够看到很多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不过比起害怕,天性纯善的小女孩选择了跟这些不寻常的生物做朋友。

与玲子大大咧咧的武力值碾压不同,花子是传统的大和抚子性格,温柔如水、善解人意,故而很多妖怪都喜欢过来找她玩,也自发地在她不知道的地方解决那些心怀恶意的家伙。就这样,孤女花子在这些“大朋友”的照料下安安稳稳成年,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美丽而又善良,几乎是全镇男孩心怡的的对象。

不过花子自己也知道,她这种特殊的能力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所以在偶尔面对男孩子们越来越频繁的大胆示爱时总是坚定地拒绝。事情发生的那一天,就像无数个往常一样,花子婉拒了一位男子的爱意,然后回到和妖怪们约好的相见地点,去见那些特殊的亲人。

她没想到的是,那位被拒绝的少年并没有死心,而是买了些鲜花礼物一路追了过来,想要进行再一次的尝试。

然后他看到了在空无一人的山洞中与不知道什么东西相谈甚欢的花子一个人。

惊慌失措的他不慎踩断了脚边的枯枝,发出的声响惊动了花子一众。很快,在座一只善飞行的鸟妖提溜着男人的衣领把他带了过来。

男人遭此一变,已经吓得快要晕厥过去了——说是男人,实际上当时还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实在不能苛求有多么处变不惊的气度。

花子虽然也知道自己的事情不能给别人知道,但毕竟还只是个天性善良的少女,于是她只和少年约好了不要将自己的事说出去,在少年答应后就让他回去了。

可是少年当时只沉浸在对未知事物和死亡的恐惧中,完全没有自己的思维,回去之后就大病了一场,终日惊恐着不敢说话,最后才在家人反复的劝告抚慰下七颠八倒地说明了事情的经过。这下整个镇子的人都震惊了,花子险些吓傻了一个人是事实,而且这与她之前不管什么人都拒绝的行为也形成了印衬。一时间,流言在这块土地上不断发酵,等到花子知道时,她已经是天生邪恶坏事做尽的魔女了。

无父无母是最好的罪证,就连家人唯一留给她的镯子也成了邪恶的法器。

刚开始还有人骂骂咧咧地向她扔石头,等到不知道是哪个妖怪暗中报复后,大家发现对她出过手的人都会遇到各种诡异的事,逐渐连看都不敢看她一眼了。

花子在不自觉中成了真正的魔女。

说到这里,黑发女子苦涩地笑了笑:“现在想想,大家的反应也都没错。我从小就没有父母,是镇子里的人把我捡回去合力将我养大。我很清楚他们都不是什么坏人。何况我吓疯了人是事实,后来那些人的事情也都是事实……这一切确实都是因我而发生的,至于主观上是不是故意,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之后就是十余年的隔离。花子从此和人类社会再无交集,独身度过了作为一个女子最美好的时间段,变成了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之前为了妖怪们举办宴会方便而开垦的大片庭院种满了日常所需的瓜果蔬菜,妖怪也会帮她带一些抓到的小动物来。实在需要的时候,她就只能自己一个人跋涉很远的路途,到另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城镇里去购买,也只有这个时候,花子才有机会和人类说说话,除此之外,她一直都是孤身一个人。

妖怪们还是会来,可作为一个人类终究还是寂寞的。花子忍耐了很久,在之前对自己最好的一个叔叔重病快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去见了他一面。

花子专程挑了没有人出现的夜间,没想到,简直如同孽缘一般,她又刚好撞见了那个因为事务耽误现在才前来拜见的男人。

当年的少年现如今早已成家,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男人。花子在惊慌失措下赶忙拜托随行的妖怪帮助自己逃跑,却还是被看了个正着。

见到她平地飞了起来,男人的眼中再次浮现出了如十几年前一般的恐惧。

离群索居的花子并不知道,由于她这么久从未露过面,关于她的故事从一开始到现在已经几乎变成了一个都市怪谈一般的传说。家里的大人在孩子哭闹不休时会用“再哭花子就来把你抓走吃掉”这样的话语来吓唬他们;而从惊慌中平复下来的众人更多的将花子作为一个谈资,每个曾经在伤害过她后被报复的人此时都是最具兴致的讲述者,不厌其烦一次次地重复着当年的惊险一幕,围观者也个个津津乐道。其中又由以当时唯一亲眼目睹花子力量的男人被询问的次数最多。

那天被吓破了胆的男人踉踉跄跄地回了家。在这么久这么多次的讲述中,他早就想起了曾经与花子所做过的约定,只是一直自欺欺人地不去回想。可是这次花子的再次出现却在他心里扎下了恐惧的种子,花子所展现出的力量更是让他在无法理解的同时深感绝望。

连做了三天噩梦后,男人在陈词滥调地讲述中想起了当年那个温柔美好、吸引了自己全部少年情怀的少女,又看了看身边陪伴自己多年自己的妻子,想了想大哥懂事可爱的小侄子……最终,他颤抖着声线补充了一句:“我当时听到,她说想要杀了我们镇子上所有小孩子,这样才能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一旦开了个头,之后一切就都顺利多了。于是,花子力量的主要来源是幼小的孩童、花子这十几年来还未死心、花子准备一举杀了所有孩子……之前夜晚的擦身而过在绘声绘色地描写中变成了魔女花子尽情显示自我力量威胁告密者、因为懦弱而一直没有说出实情的男人终于忍不住内心的压力决定不惜生命也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个消息。

没有人多说什么。谁会去责怪一个为了保命而隐瞒部分事实的英雄呢?

一切都如男人期望地一般发生。在这样的威胁面前,没有人会不思反抗——他们送走了所有的孩子,甚至还贴心地留下了他这个告密者怕被报复,然后所有人集结在一起冲向了花子那个无人敢路过的庭院。

而这其中的不少人,当年亲手抱过她、给她烹制精美的食物、在她路过时会给笑着她塞上一点小零食或小饰品。

现在,他们所有人破釜沉舟如同恶鬼,说得最多的是“当年要是早饿死她就好了”。

……当年要是早饿死她就好了。

花子说到这里,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而夏目也双目通红,没有再追问下文。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对上这么多人,再看看现在她的状态,其过程与结局都不必再想再说了。

良久后,花子接过夏目递来的手帕擦干眼泪,才又接着说道:“我是在房子里被活活打死的。死前我是真的很想不明白,也确实抱有怨气。可能是因为这一点,我死后还保有意识,变成了鬼魂的样子飞到镇子里想要弄明白到底为什么他们今天突然就这么做,结果就只见到了那个镇子里唯一被留下来的人。”

而那个男人因为承受不住心里的压力,正在屋子里忏悔自己的谎言。

此后,或许是在与花子的最终对战中觉察到了什么,那些大人们都不再提起这件事。到了现在,“魔女花子”的传言一直还在,但是关于她的样貌和住处,早就随着老一批人的去世而不为人知了。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夏目因为这场不知道该埋怨谁的悲剧而感慨难言,这时一旁安静听着的名取周一走过来对着花子正色道:“……我能理解你对那个男人的怨恨与报复,但是你也不应该牵扯到其他无关的人。这位凉太老先生和他的儿媳孙子并没有做错什么。如果你执意如此的话……那么,哪怕要付出代价,我也不得不除掉你。”

方才的氛围因为除妖师这句话一扫而空,夏目犹疑地轻喊了一声:“名取先生……”,接下来的话也不知该怎么说。

这样的花子无疑是很无辜也很值得同情的,虽然她想报复的心情很容易被理解,但夏目也没办法坐视这一家什么的都不知道的活人惨死。

如果一定要二选一的话,夏目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不自觉地,他再次看向了从方才起就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的羽衣——他的眉心蹙起,很明显,这个悲惨的故事也让他很不舒服。然而,除此之外,已经做出决定的名取周一表情都并不怎么好看,羽衣看起来却十分平静,好像并没有被这样两难的事撼动心神。

这就是大妖怪的视野吗?某种程度上还真是令人羡慕啊……不过,夏目却并不想成为这样凡事都看开的人。因为寿命短暂见识不广而容易对很多事情感同身受,容易对很多事投以真挚的或喜悦或悲伤的感情,这也正是人类的优点与吸引人之处啊。

夏目开时疯狂地调动自己的思维,企图在一切都无法挽回前找到一个能够两全的方法。

出乎意料的,花子却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对方的杀意似的,突然笑出了声:“哪怕听了我这个故事,你们还是想要杀了魔女吗?”

夏目赶忙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所以说你是好孩子啊,”花子打断了夏目的话,满脸带着温柔的笑容,“不要担心,我并没有要逼迫你做选择。”

“你是个好孩子,但并不是‘如果我生前遇到你就好了’。因为我还活着的时候,确实就已经遇到了这样一个孩子啊。”

黑发女子的表情突然明媚了起来,这让她看起来就像个十七八岁的少女,看到这一幕的人,没有人会怀疑她对其他人的吸引力,不管是对妖怪还是对人类。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花子的日用品已经消耗一空了,不得已只能出门走过长长的山路到另一个村子去采买。

东西买得很顺利,但是要把所有东西都带回家对于单身一人的女性来讲还是太困难了。花子正打算像往常一样走走停停花好几个小时回家去时,走到半路,突然遇到了一个十岁不到的小男孩。

花子很惊讶在这种偏僻的山路上还会有人,下意识地取下了手腕上的镯子。

男孩看到她一个人居然带着这么多东西,很自然地跑过来帮忙:“阿姨,我来帮你拿东西吧!”

花子很久没有跟人好好交流过了,骤然有人向她搭话,一时居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

男孩见她没有反对,蹦蹦跳跳地过来直接接过了她手中的两个袋子:“阿姨你一个人拿这些东西没法走路的!我可以帮你分担一点啊~”

在与小孩子软乎乎的小手相碰时,花子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谢谢你。”

男孩听到她回话,明显更开心了:“没关系没关系!家里从小就教我要乐于助人!而且我可是男子汉,帮助女士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花子看着男孩一副故作成熟的小大人模样,被逗得笑了出来:“那可真是谢谢你呀,小男子汉。”

事实上,即使再加上一个小孩子,劳动力还是明显不足的,两人走走停停,最后还是花了不少的时间才回到花子家附近。

在一路上的聊天中,花子知道了小孩子叫做凉太,这次是偷偷跑出来进行“男子汉的试炼”的。等到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凉太看着花子院子里各种各样的植物眼馋得不得了,但是又害怕再不回去家里人会担心,还是非常不舍地和花子道了别。花子因为身份的窘状也没法送他回家,只能和他约好不要说出今天的事之后,暗中拜托了一个妖怪护送他回去。

两个人约好了,等凉太下次有时间,就来看他最喜欢的樱花树,花子还会给他做好吃的点心。

那天后不久,花子最亲近的那位长辈就去世了。

从那之后,花子就天天满怀欣喜地等着凉太的到来,还一直学着怎样制作出更好的小孩子喜欢的各种食物。

可惜她没等到那个生命中唯一的温暖,只等来了一场来势汹汹的讨伐。

院子里茂盛生长的樱花树和其他植物一起被愤怒的人群砸了个稀巴烂,只剩一个丑陋的树桩;从花子体内流出的与一般人类别无二致的血液染红了精心擦拭过的桌面和地板,把可爱的兔子点心泡成了一滩令人作呕的秽物。

对一切一无所知的花子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突然发难,但是如果凉太来了也被误伤的话……

弥留之际,她用自己所有的执念想要对凉太有所保护,可是她并不知道怎样运用自己的灵力。阴差阳错间,这个咒最后变成了现在这样,驱逐除了凉太以外的所有人。

不惜一切代价。

而终于搞清事情真相的幽灵失去了自我意识,迷蒙间回到了这个庭院,创造出了虚幻的樱花树,一直等待着那个再也不会被完成的约定。

说到这里,花子有点无奈地轻提裙角站起来,伸手抚上了身边的樱花树:“或许这就是命运吧,当时我的灵力已经非常虚弱了,还强行创造了别的东西……结果我完全失去了记忆和活动的能力,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甚至还伤害了凉太的家人。”

“你们也不必担心以后的事情了。诅咒本来就是系在我身上,现在不仅见到了凉太,还看到了他的家人后代,我已经非常满足啦。耽误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冥府还愿不愿意收我……”

女子脸上带着豁达的温婉笑容,原本凝实的身体再次有了消散的迹象。

夏目有点不忍:“他们明天还会再来的!您不打算再见他最后一面,把事情都说清楚吗?”

花子只是笑:“不用啦,我在一天,这个屋子就不祥一天。何况我已经伤害到了他的亲人,哪里还好意思再见他呢?”

“我在生前最后的日子里能遇到他,在消散前能遇到你……我已经没什么好苛求的了。”

如水般的女声越来越轻,最后彻底没了声息。

良久后,羽衣沉声开口道:“她已经走了。”

夏目再也忍不住,双手捂着脸大哭起来。

延伸阅读

虾跑部队小龙虾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bapq.shtml
潜江虾族餐饮服务有限公司拥有有专业的餐饮服务团队,自公司创立以来,始终把加盟商的利益

禾盛硅藻泥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srjx.shtml
禾盛硅藻泥功能:净化空气,呼吸调湿,保温隔热,杀菌消毒,吸音降噪,保护视力等功效,硅

乐居房产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64lq.shtml
乐居房产为合作伙伴和顾客搭建了一个高效的、可信赖的O2O房产交易平台,是一家坚持以真

侯臣咖啡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b2qj.shtml
海南侯臣咖啡餐饮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当年,创始人谭运寿在福山创办了海南第一家以

莎蔓香妃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pg9u.shtml
莎蔓香妃美容院项目介绍:莎蔓香妃美容院为了女性的美丽,推崇了多款有效的护肤品。并且有

KAM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ajtu.shtml
KAM法拉电容从1999年开始研发生产很级电容器、法拉电容系列产品,国内生产很级电容

丰业创意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dq3j.shtml
丰业创意手机壳总部是热升华手机壳成品、热升华手机壳素材、热升华机器、热升华耗材等产品

爱爱读读儿童绘本馆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bjc0.shtml
青岛爱爱读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前身为青岛爱书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1年4

四季春仿真植物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yrel.shtml
四季春仿真植物生产的热带雨林仿真风景树四季常绿、叶果茂盛,仿真效果很好,无论远看近看

欧蓓Eurobay加盟  http://www.sincarodontologia.com/gcl5.shtml
所谓“双元制职业教育”就是整个培训过程是在工厂企业和各省市的职业学校进行,双元制是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同学快克制一下你自己在线阅读第8章

    “好阔气的手笔,这位兄弟,怎么称呼?”许久之后,潘鄂明放弃了竞拍,但是他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楚暮出声询问,隔着唐明明和一个空位置,但还是伸出了手臂。潘鄂明和楚暮握手,然而楚暮依旧无动于衷,也不去看潘鄂明。这一幕,被进驻这里的随行记者拍了下来,这一张照片公布出去,绝对会震惊整个汉阳市,甚至汉东省。堂堂房地

  • 旋风少女2之常伴身旁在线阅读第二节

    宋明倒地上打着滚惨叫连连。而李山,被吓的不敢靠前,没想到陆子君竟敢下此狠手。用力过度了。陆子君也是顿然惊愕,反应过来第一时间逃往陆家势力范围。这个世界没有公法,实力为尊,欠债还钱,伤人偿命,只要够强,可以真正无法无天。让宋家抓住,陆子君绝不得好死。所以,犯事走为上策。自知闯了祸,陆子君也不敢回家,躲

  • 来世,许你一生之章:嘴巴被班花亲肿了(新书求收藏求鲜花)(2)

    ………………万恶的分界线两个小时后,夜幕渐渐降临。秦菲菲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书店!我靠!嘴都成腊肠了!林凡看着镜中的自己,有点心痛!万恶的女神!说好高傲冰冷的女神呢!自己居然被女神强亲了两个小时,差点窒息。说出去怕是都没有人相信!看来还是自己太帅了!都让班花忍不住爱上自己了!有时候帅气也是一种罪过!

  • 本能宠爱她在线阅读第2节

    意识回归,海洛从地上爬起,颤抖着眼睑睁开眼。这里……是哪里?放眼望去,映入眼帘的全是黄沙,这不是很刺眼的色彩,但是同一个颜色看久了也会视觉疲劳,而且最主要的是……海洛感到了不安。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是隐约记得她被海逸给亲吻了,而就在她惊讶于有一种东西在她的身体中苏醒之时,……就发现失去了意识。“

  • 万丈高楼平地起在线阅读第九节

    放下手机的颜澜兴奋的把红色小狐狸举高高,小狐狸露出疑惑的神情,不知这个新来的人类为何突然兴奋,圆圆的大尾巴在空中弯了一个弧。颜澜以娴熟的手法撸了狐狸尾巴一把,心情简直和考上z大一样高兴。魏逍坐在沙发上看颜澜举狐狸,不知不觉弯了嘴角,说道:“面试过了?”“是的是的,竟然过了。”颜澜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

  • 史前亚兽征战海洋之荒野求生

    转眼间已经是蓝兔一行人到达余杭的第三天了。寒天的伤已经找大夫看过了,大夫说,这时至邪的伤,需要慢养,养伤时切不可过度运功或动怒,否则会邪气蔓延以致伤势加重。客房内,所有人脸上都写满了急躁与不安。是啊,已经整整三天了,虹猫一点消息都没有,该不会被抓住了吧......寒天又急得发牢骚了:“虹猫不按我大师

  • 慢慢喜欢你在线阅读睿王爷

    永寿宫内,炕榻上正坐着一位中年女子,年纪约莫四十五、六岁,身着一件黛青色状花缎宫袍,袖口处绣着几朵梅花,衣袍上绣着大朵大朵的金红色牡丹,细细银丝勾勒出精致的轮廓,梳着百合髻,插着一支烧蓝点翠凤形金钗,气度雍容华贵。虽然脸上略有沧桑之感,但依稀能看出年轻时是位貌美如花的女子,正是当朝太后。太后边上,坐

  • 我的一键卸妆软件第3章在线阅读

    躺在床上,瑾熙久久不能入睡。或许是因为王茜雨,亦或因为这一款**。回想着今天的**,瑾熙咧嘴一笑,心中默默到“我还以为这**有多难,不就这样么。为了我的女神,我一定要努力奋斗,我要打进最强王者!哈哈哈,王者之路,这一定很不错呢。”城市的另一端,王茜雨也躺在床上,想着这个平淡无奇的男人,不管怎么说,答

  • 【爱恨情仇】:下辈子我们还在要一起第八章在线阅读

    两人回家吃过晚饭后,便上楼去学习,一直到晚上十一点。陆念笙用笔敲敲陆余的桌子,“我有些困,你看看几点钟了。”陆余看手表,“十一点了,你滴完眼药水就去睡觉。”说着,男孩拿起桌角的眼药水,打着哈欠站起。陆念笙乖乖配合。滴完,陆余将眼药水放到了笔袋里。陆念笙眼睛小闭了一会,睁开就看见陆余又埋头做起了题。她

  • 绅士与木偶在线阅读第五章

    维卡娅号在下午的时候停靠在了厄尔城,这是一座梦幻般的城市,包含了虫族几乎所有美好的幻想。艾希站在维卡娅号的外围,透过玻璃墙看着维卡娅号出入口来来往往的旅客,参观厄尔城是一个令虫永远不会厌倦的项目,尤其是有了幼崽的家庭。艾希冷清地站在那,与周围有些格格不入,不管是他过分扎眼的容貌还是过于冷淡的表情,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