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聊将锦瑟记流年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欧阳瑾瑜 来源:17K小说网

林渺也被这雅雀锲而不舍的精神给震撼了!大喊了一声“妈妈呀”,便扭头就跑!

一边跑一边想着该如何应对。

“你跑不掉的。”斗篷男幽幽的的说着,随即又将斗篷掀起了一些,霎时间,那雅雀声漫天,林渺只是回头一看,黑压压一片,根本辨不来那是雅雀,宛如一块漂泊于空中的黑色布子,疾速往他飘了过来!

“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林渺从屋顶一跃而下,待双脚一落地,便迅速转过身来,口中又喷出一束火光,直射向那块黑色的布子!

然而,那火焰在成千上万的雅雀面前,显得太过于渺小。好似是在那一大块黑布子上灼烧了一个小口子,然而不稍时便又被雅群补上了!

其他考生听到了院内的异响,也都纷纷跑出来看热闹。

而当李曼看到是林渺的时候,当时便瞪大了眼睛,心里一凉——这小子又闯祸了?

只是,那雅群快要扑向林渺的时候,所有人才知道,大事不妙了!

林渺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魔法,任凭他如何抵挡,终究是摆脱不了雅群的缠绕!

慌乱间,竟脚下一个踉跄,跌倒在了地上!

“林渺!快跑!”李曼惊声尖叫着,同时俯下身去,手指疾速在地上画写着什么。

她的手在微微抖动,因为她知道,此刻才来写魔法结界,大致是有些晚了。然而,她还是想为林渺拼一把!

转眼间,那雅群已迫近了林渺,李曼抬眼一看,手中的动作不由的停了下来……

“来不及了……”

林渺一咬牙,双臂一震,随即交叉在身前,大呵一声,整个身子都瞬间燃了起来!

他知道那雅群短时间内烧不死,自己很有可能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但是,临死前,还是想做点什么!

那飞奔在最前面的雅雀喙尖已触碰到了林渺的胳膊,如针尖一般,胳膊被触碰的地方瞬间流出血来!

而那雅雀,虽全身都被包裹着林渺的火焰点燃,但脖颈却还在蠕动着,拼命的挥着翅膀,喙尖也越扎越深——它在吸林渺的血!

眨眼间,其他雅雀也跟了上来,林渺双拳握的更紧了些!旋即扭头看向了李曼……

他大致是要死了吧……所以,才想着再看看李曼,也好将这位刚认识没几天的朋友记忆的更深刻些……

李曼眸子闪动着,她不敢相信,在接下来的一两秒钟,林渺便会死去……

忽然,电光火石间,林渺屁股下面的地面闪过一轮光亮!那光金灿灿,如是天上的玉盘掉落在了林渺的屁股下面,眨眼间,又是刺眼的闪烁一番,好似万丈光芒平地起,短短一瞬便将那黑夜照成了白天!

看热闹的考生们都下意识的闭上了眼,连同着正在被雅雀攻击的林渺,也被刺的面目狰狞,双眼紧闭着!

当那光芒退去,所有人睁开眼睛时,奇迹发生了——适才还在围攻林渺的雅群不见了!

现场没有一只雅雀,也没有雅雀的尸体,甚至是一根雅雀的羽毛,都没有!

而林妙,却好端端的坐在地上,除了胳膊上被雅雀喙尖扎破了几个小孔之外,并无大碍!

李曼急忙跑向了林渺,伸手将林渺扶了起来,上下左右瞧了个遍,看林渺真的没事,这才放心的拍了拍林渺的肩膀,说道:“你小子,刚才那是什么魔法?好厉害!”

围观的考生们也顿时生出一种压抑的情愫来——怎的今年会有这般厉害的人物来考试?

“光芒万丈,”这时,站在屋檐上的斗篷男若有所思的说道:“那不是你的魔法。”

林渺和斗篷男对视了一眼,他自然知道这不是他的能耐,随即便左右探了探,寻找着这位幕后高人。

而就在这时,旁边大殿里传来了一个声音:“乌鸦,你十岁进得星门,十七岁已悟到四星修为,但在科举考试中手段残忍,被监考官废除功名。后在八王爷府中做了门客,如今才二十五六,竟能跨进五星修为,实属奇才!只是,你心术不正,为非作歹,今夜竟敢来我仲裁院撒野,是欺我仲裁院无人吗?”

斗篷男低着头,盯着林渺看了会儿,说道:“打扰了。”,便欲离去。

哪知,那殿中之人并未有放他走的意思,只见一点光斑自窗内飞出,速度极快,当那斗篷男反应过来时,已被那光斑打中,击落到了地上!

林渺被这超强的实力惊的目瞪口呆。那斗篷男可是他用尽力气都伤不得分毫的人,而大殿中的那位高人,竟不用现身,便可将那斗篷男自屋顶打落到地上!

斗篷男吐出一口鲜血,右手紧紧捂着被光斑打伤的胸口,怯怯的说:“清风长老,是你吗?”

考生们看着院内被击落的斗篷男,也不知这是何人,又在跟何人说话,一个个面面相觑着,并不敢言语。

斗篷男此刻的注意力早已不在林渺身上了,眼神中也充满了惊恐之色。虽得不到回应,但声音近乎哀求道:“清风长老!晚辈知错了!求清风长老放晚辈一马!晚辈日后绝不踏进仲裁院一步!”

然而,大殿中的那位依旧没有回应。

斗篷男尝试着站起了身,虽然有些趔趄,但还是轻轻往前迈了一步。看自己安然无恙,也了然了大殿内的那位已经放过了他,便大声道了句谢,匆匆离去了。

热闹没得看了,众考生们也回去了。李曼扶着林渺,只是林渺却没有要回去的意思,而是朝着那大殿问了一句:“先生,你那是什么魔法?好厉害啊!”

完全不像是一个刚才经历了生死的人!

“嘘!”李曼急忙扯了林渺一把,小声说道:“别多事!赶紧回去!”

林渺撇着嘴,跟李曼僵持了会儿,那大殿中人并未理睬他,这才悻悻回房去了……

第二天早上。

文试对魔法师而言,是极其痛苦的。他们耍惯了魔法,便生疏了笔墨。

虽然对最后的成绩并无影响,但不去参加考试,那便是态度不端正,很有可能会被取消下午考试的资格。因此,考生们不管乐不乐意,都要去饱受那些文人的口诛笔伐。

考场并未设立在殿堂之内,而是在院子里空旷的地方摆下桌椅,再由主监考官宣布试题。

对于那些文韬武略纸上谈兵的东西,林渺打小就是不感兴趣的,拿起毛笔在纸上胡乱的画了几笔,便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

穿梭于考场之内的监考官们看到林渺这副德行,皆是纷纷摇头。他们心里也明白,这不过就是个武夫罢了。而相对于地位高大的文官们来说,武夫是顶瞧不上眼的。睡也好醒也罢,无伤大雅。

而李曼,那纤细的手指轻轻捏着深红色的笔杆,狼毫的笔尖柔软的在宣纸上刻画着,落笔便是清秀的字迹。虽然不是要考取文职,但她还是认真的对待着。

当林渺被监考官叫醒时,已然到了中午。太阳像是忘不了夏日的情怀,时至中秋,依旧火辣。

风是疲倦了灵魂,害的云朵安静的驻足,毫无声息。

刚睡醒的林渺大脑一片空白,脸上布满了由于睡觉而被胳膊挤压上去的纹路。而当他后知后觉的看向了李曼的桌子的时候,才发现李曼早就不见了踪影!

“咦?!”林渺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脑袋左扭扭右扭扭,四下张望了会儿,喃喃道:“这丫头去哪儿了?”

且不说李曼了,此刻的考场都早已空无一人了。而李曼,也是实在想不到林渺会在考试的时候睡着……便也没有等他,先行回住处去休息了。

百无聊赖的林渺只得四处瞎逛了。好不容易来一趟凤凰城,长长见识倒也不觉得亏了。

反正花痴也是没指望林渺能考出个什么成绩来,就当是让井底之蛙跃然于井上去瞧瞧罢了。

这仲裁院里,除了这大大小小的殿,还有一些并不起眼的稀奇古怪的古建筑,林渺看了半天,也瞧不出什么名堂来,只得悻悻往里走去。

再往深处去,便能遇见巡逻的兵卒了,想必是不能再往里去了。

而那兵卒所守卫的,是一大片花园。

花园里长满了各色的花儿,虽是中秋时节,却还在各自争艳。

花园的入口是个长廊,长廊的尽头有个亭子,而亭子的下面又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池,闲情雅致,另有一番风味。可惜那入口处有两个卒子看守着,要不然还能进去瞧个仔细。

而正当林渺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一股淡淡的肉香味儿却传进了他的鼻孔。

饥肠辘辘的林渺这哪还能把持的住,旋即提起鼻子顺着那肉香味儿一步步走了过去。

“站住!后宫禁地,不得擅闯!”

林渺没走几步,便被一个卒子给拦住了去路。这才四下里一看,散发着肉香味儿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那个亭子。

若没了这美食的诱惑,倒还罢了。林渺踮起脚往那亭子看去,才惊喜的发现那亭子里的桌子上摆满了山珍海味!

“肉……鱼……米饭……”

此刻的林渺双眼通红,早已听不进去那卒子的警告,脑海里就只有那桌子上的鸡鸭鱼肉。

一个卒子不耐烦了,伸手去抓他,怎料林渺下意识的一挡,随即又一记火拳,便将那卒子打飞了出去,直直落入了水池之中。

另一个卒子这才反应过来,只是还未来得及拔出手中的剑,便被林渺一掌打晕了过去。

巡逻的兵卒还未过来,林渺也顾不得许多,只管探着头往那亭子走去,也不想想这美味是为何人而准备的,伸手拿起便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

不消片刻,那一桌子美食便空空如也了……

林渺满足的打着嗝,意犹未尽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正要喝下时,身后突然传出一个声音来:“你吃完了,我吃什么?”

林渺杯中的酒刚倒进嘴中,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嗓子一呛,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待嗓子略微舒适了些,这才扭头看向了身后,原来是个打扮高贵的小公子。

看林渺被呛的满眼泪花,这小公子也不禁别过头去掩面而笑,笑了一阵,才回过头来说道:“你可真是个贪吃鬼啊!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就吃完了?”

“嗯……”林渺撇了撇嘴,脸上有几分因为偷吃了别人东西而产生的罪恶感,说道:“我……我饿了……所以……”

“哈哈!”小公子又笑了笑,说:“本小爷今天也不是很饿,你吃便吃了,并无所谓。”

“哦?”林渺有些难以置信,不过话都如此说了,想必也不会计较什么,便抹了抹油腻的嘴,说了句“谢了”,就要开溜。

“好不识趣的家伙!”那小公子虽未阻拦,嘴上却是说:“胡吃海喝一顿,这说走就要走了?”

林渺驻足,呆呆的眨了眨眼,走也不是,留也不行,便问道:“小兄弟可有事相求?有的话尽管说来,我也好报答一饭之恩!”

“哦?”小公子若有所思的笑了笑,乌黑明亮的眼球在眼眶中转了个圈,说:“倒也没什么大事,不过,就简简单单一个小忙罢了,不知你帮还是不帮?”

“说来便是!”林渺一副“吃人嘴短”的模样。

小公子也不再绕弯子了,随即往水池中一个类似于井口的地方一指,说道:“我的折扇不小心掉落在了那口井里面,你可否帮我去捡回来?”

林渺顺着小公子的手指望去,那浅碧色的水池中央赫然有个井口,井口不是很大,下一个人倒也轻巧。水面与井口平齐,稍有风吹过,那池水便会往井里淹进去一些。

“嗯……为什么那里会有个井啊?”林渺挠着头,有些不解的问。

“你倒是去也不去?”小公子板着脸,双眸阴沉。

“区区池中一小井罢了,去得,去得。”说着,林渺便伸了个腰,旋即脚下一用力,腰间一挺,凌空一跃,便钻入了井中。

而那小公子的脸上,却浮现起一丝阴冷的笑意来……

延伸阅读

佳翠珠宝加盟  http://www.ea8urt.com/gm6.shtml
佳翠的款式结合红蓝宝石、碧玺、坦桑石等热门彩宝,搭配铂金、白金、玫瑰金,创造出丰富多

心语星愿加盟  http://www.ea8urt.com/6cqq.shtml
心语星愿情侣专卖连锁机构是香港知名品牌,它凭借强烈的情感诉求主题,以情侣为消费对象,

福莱希加盟  http://www.ea8urt.com/ar7c.shtml
20世纪70年代末,当ManfredBogdahn研发出他的个可伸缩的皮带的时候,他

曼姿雅加盟  http://www.ea8urt.com/d86v.shtml
曼姿雅美体董事长及技术总监对公司发展愿景:做到全各地减肥行业减肥效果的减肥连锁集团,

启峰加盟  http://www.ea8urt.com/nl0e.shtml
为适应市场细化需求,启峰胶黏剂选择走多品牌战略之路。企业已成功研发出单组份中性硅酮结

ABC国际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ea8urt.com/uygi.shtml
ABC国际少儿英语以“三维口语训练法”、“神奇音标教学法”是ABC英语创意的英语教学

ZSVSZ加盟  http://www.ea8urt.com/gzpd.shtml
创豪五金机械有限公司(志尚气动工具)经销批发各类喷枪喷漆枪油漆喷枪手动喷枪手动喷漆枪

无间盗加盟  http://www.ea8urt.com/nmuj.shtml
无间盗智能门窗决定采取规范化的区域性代理商、指定销售无间盗智能窗系列产品的形式,实现

德亿机械加盟  http://www.ea8urt.com/a6w0.shtml
液压砖机配套设备主要有:码坯机,连续式消解仓,轮碾混合机、摆渡车,蒸压釜,双轴搅拌机

圣杞乐加盟  http://www.ea8urt.com/dkwd.shtml
圣杞乐保健品是由宁夏圣杞乐生物食品工程有限公司生产的免疫抗疲劳专属产品,宁夏圣杞乐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如果不能再爱你在线阅读第1节

    “妈妈,妈妈!”一道稚气未脱的声音在炎热的空气中响起,欢快且充满灵气。这声音实在是好听,如生活在热带雨林里的金刚鹦鹉,声音响起就能让整个森林的气氛变得快活。伍安隅跟好友到一家旅游公司面试完暑期工,打算前往空轨列车站台下方的美人鱼咖啡店购买冰冷的咖啡缓解闷热。她们横穿被太阳烤得火热的广场,周边喷水池的

  • JOJO卡拉波斯与吻豆浆、豆腐花、豆腐、豆渣饼

    十一月中下旬,农家的活动渐渐都歇了。庭桑本来就没有田地,每日的事就是一日三餐和小说。那日突然想吃豆腐了,就泡了十来斤黄豆,到村里的磨盘去磨。人生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镇上客源足就有人卖豆腐,村里没有,反正也不难做,想吃了都是自己泡上十几斤黄豆做的。通常还会给相好的人家分几块,下次人家做了也分几

  • 影帝成了我亲老公[重生]在线阅读第四节

    柳涵见到大势已去,又见到沈君茹戏谑般的看着他,心如死灰,,叹了口气,退出了包间。时间不早了,聚会结束了。曾贤与沈君茹走在路上,沈君茹说道:“我。。。马上就要去上海了,在上海艺术高中那里上学。”曾贤嗯了一声,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求她不要走?我去陪你?除了一身空力气,他有什么方法可以留住她呢?没

  • 带着萌物去修真在线阅读第10章

    “噢!我看到你拿出了一个东西,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那是什么?是你的能量补充物吗?还是什么火力超强的前置装备?……哦,‘电吉他’!……什么是电吉他?——可以奏出音乐?……什么是‘音乐’?我的词库里有相关的词条解释,但我不能理解。我从没听过音乐!好激动!……噢噢!我看到你把它链接上了几个方块形的设备上,

  • 和佛跳墙在一起了!第七章在线阅读

    “顾成轩,我不明白,既然你这么讨厌我,为什么又要娶我?”这是苏亦可一直不明白的地方,顾成轩从小是在蜜罐子里含着金钥匙长大的,要什么有什么。而且以他现在的势力,在H市她相信没人能强迫他做不愿意做的事。而她呢,只不过是一个小集团老板的女儿。长得比她好看的女人,多得数不甚数。但是顾成轩,却是偏偏要娶她。在

  • 小妖我弄不死你之第九章(9)

    杜子宁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忽然回过头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了看自己面前这个女人,她变了发型,换了惯常的穿着,可那张脸还是他熟悉的面庞。当初杜家和宋家订婚的时候,他能清晰地从这个女人眼底看见那种无法掩藏的爱意,而实际上宋佳月也从来没有掩饰过,她对他的爱永远热烈,所以她也要求他同样如此。但是这一切都让

  • 夜归来之第一战(4)

    “走掉的人不代表就是懦弱!那也许会是一种明智的选择。你们以后会明白,而且在接下来的战争中,你们中会陆续有人离开,有人死去!”蒋连长看着离开的5个人的背影对留下来的人说。陷入沉默,没有人说话,他们只有等待着时间和经历来验证蒋连长的话。或者离开。或者死亡。亦或者,凭自己的能力让敌人倒下去!自己活下去!楚

  • hello初恋:闻少独宠妻之囚徒(9)

    维也纳大学,宽敞明亮的生物实验室中摆放着各式各样技术含量颇高的仪器,陈放院士正带领着十余个硕士研究生做人工合成叶绿体的观测和提取实验。“在你们面前的是我的公司人工合成的叶绿体,”陈放用一口流利的德语说道,“它以动物细胞作为培养基,所以临时装片的时候都给我用生理盐水。要是我发现你们有人用蒸馏水去泡我的

  • 钟与尺之初战(4)

    林峰看着老王为他准备的动力装甲,心里也有些火热。几乎没有热血男儿会对先进的武器装备不感兴趣。这是在电池技术取得革命性突破后,由**自主制造出来的028式动力装甲,可以进行两天的高强度作战。这件动力装甲可以说是**军事技术的骄傲,连鹰酱的动力装甲都还处于测试阶段。哪怕现在动力装甲也仅仅只够装备一些精锐

  • 决战古今之第八章(8)

    当然既然出来了,秦梦阳也不会就这么回去,活禽直接被小情塞进空间内,反正没有外人能够看到,秦梦阳也不介意让小情窜来窜去犹如好奇宝宝一般的玩耍。他又去批发市场购买了一批调料,油盐酱醋之类的每样都好几箱,一些他喜欢的,还有小哥可能会喜欢的,小舅和沈毅喜欢的酱菜,这些东西可以慢慢购买,等到一年后的末世,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