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美妙天堂]今宵清歌一曲第一章在线阅读

作者:ONETIME 来源:晋江文学城

“姐,你是我的好姐姐,我真的没见过这世上有这么好的姐姐。姐,你得帮我。我真的不想去当兵。”

在冷家的大厅里只见冷静的右脚踝上放着两只猪手,而那猪手的主人则是冷汗……不对,是冷焓。此时的他是泪眼婆娑、浑身颤抖着泣不成声的跪在冷静的面前。话语中还带着点撒娇和……假。面对这么可怜的弟弟冷静终于忍不住的摇了摇头然后弯下身对冷妖儿柔声的说道:

“我最近在研究一种新型的**,只是不知道它的威力有多大。要不……你帮我试试?”冷静的温柔细语让冷焓顿时打了一个寒颤。他立马松开自己的手起身道:

“嗯,今天的天气不错!我都好久没出去走走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从冷焓身上散发出一种正义的感觉跟刚才那个下跪、泣不成声的冷焓简直是判若两人。听了冷焓的这句话冷静很鄙视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上楼去了。望着冷静的背影冷焓顿时觉得自己不是亲生的。

“苍天啊!为什么你就容不下我冷焓?你就非得让我去当兵嘛?”冷焓不顾形像的双手张开头向上喊着,就在这个时候……

“嘚嘚嘚嘚……”

“啊……救命啊!老天爷我错了还不行嘛?我不就是抱怨了几句嘛!你就放过我吧。”听到枪声冷焓立马抱住头到处乱窜并且嘴里在胡乱 “什么老天爷。我是你哥。”听到声音,冷焓寻声望去。只见在门口站着一个身穿军装手拿武器的男子,他的脸上还画了迷彩妆身体站的笔直很有王者的风范。他就是冷焓的哥哥冷酷。见到冷酷冷焓顿时觉得自己见到了救星。

“姐姐不帮我哥哥一定会帮我的。”冷焓抱着这种心态带着自己的尾巴朝冷酷高兴的跑去。

“小焓,快点跟我走试试我新改装的武器。它的射程比以前更远了不管敌人躲在什么地方它都能测到。只是我现在还没有找人试过……”听着冷酷那诱人的声音、动人的笑容冷焓立马止住了自己的步伐,他很想抽搐自己的嘴角,但他却做不到,看着冷酷那激动不已兴奋的神情冷焓的脚慢慢地往后移着。

“那个……哥,不用了。我肚子疼来着,我还没去厕所呢!我现在要去厕所了。”冷焓的话音还没有落人就已经躲进了房间里。望着已经逃跑了的冷焓冷酷不解的撇了撇嘴然后带着他那一身装备离开了家。

一躲进房间冷焓便开始大口喘着气。

“他MD这家里还有一个正常的人吗?”冷焓气的一时大声骂了出来,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见从隔壁的房间里传出来了一声爆炸声。冷焓顿时吓得跌倒在了地上。

“姐,我不是说你的。我是说我自己的。”冷焓坐在地上欲哭无泪地朝他隔壁的房间喊道。

“呜……这个家没法呆了,再呆下去我非疯了不可。”这样想着冷焓起身站了起来,可是刚起来他的身形便定住了。

“我现在这个样子能去哪儿?”自从被他的爸爸冷俊抓回来以后他是身无分文、兜比脸都干净。更主要的是他的爸爸把门的密码改成了指纹锁。更更主要的是……那里没存他的指纹。经过了这些事情他冷焓现在彻底明白了一件事:

“我冷焓绝对不是我爸的亲生儿子,要不然他怎么能那么狠心的对我。”想到这个问题冷焓变得沉思了起来过了好久他才抬头一脸严肃道: “不行,我一定要找我妈问清楚。”

晚上当冷家一家人坐在一起无声的吃饭时冷焓却连筷子动都没动,他一直盯着自己的妈妈童心在看。终于童心被看的受不了了。

“我说冷小焓,你妈我美吗?”听见妈妈在问自己问题冷焓呆呆的点了点头。

“美能当饭吃吗?”童心猛得这么一吼让其他在吃饭的人全都吓得停止了吃饭。他们的心里都在想一个问题:

“冷小焓,今晚你死定了。”

“你是不是看着我就能看饱了?嗯?”看着童心那如虎的气势冷焓很弱弱的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不吃饭?一直望着我做什么?”

“我在想一个问题。”冷焓很诚实的回答着。但他不知道他的诚实让他后悔莫及。

“什么问题?”说完这句话童心和其他人又重新端起了饭碗准备吃饭。

“我是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啊?”冷焓的这句话无疑不是一颗定时**……不对,是一颗无时间守则的**。

听到冷焓的问题童心吃饭的动作停止了,因为她的内心在燃烧着一团火。冷静端碗的手停在了半空,冷酷咬着鸡腿的动作也定格在了那一秒钟,冷俊噻进嘴里一半的菜忘记再噻了,而冷焓的爷爷冷灿用勺子滔起的汤忘记喝了。

“你刚刚在说什么?”童心眯起她的双眼望向冷焓,冷焓顿时觉得背后发冷。他现在很想认错,但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他现在认错好像已经晚了。 就在冷焓大脑在思考的那一瞬间有一阵风快速的刮过了。冷焓收回思续望向饭桌时他简直惊呆了。原本还在吃饭的一家人现在就只有他和他那恐怖的老妈在了。冷焓放下了他手中刚拿起的筷子,然后慢慢的移开了自己的椅子,他呵呵的朝童心傻笑着道:

“妈,我是觉得你这几天工作太忙了所以我想给你讲一个笑话听。”冷焓苦笑着说着。他现在很想拔腿就跑。但上楼梯的路被他妈给堵住了,出门他又打不开门,所以他现在只能用笑脸来迎接他妈妈的怒火了。

“是嘛?你的这个笑话还真是很好笑啊!”童心很淡定的说着这句话。她的嘴角挂着天使般但却又如恶魔般的微笑。她的笑容让在房间里偷看的几个人后背都直冒冷汗。

“你要不是我亲生的我把你养那么大干什么?你要不是我亲生的我早把你喂狗了。养着你就是让你来气我的嘛?”童心的狮子吼让冷焓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而其他人则是戴上了早已准备好的耳塞。冷焓此时可怜的就像一个哈巴犬一样,但他此时的遭遇要比哈巴犬惨。

“妈。我不是在气你……”

“你不是在气我那你干嘛那么大声的跟我说话?”

“我不是怕你听不见嘛!”

“怕我听不见?你的意思是说我年纪大了还是说我年龄大了?”

“年纪……”啊?不对,掉坑里了。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冷焓放下了捂住耳朵的双手望向二楼的几个人再望向自己的妈妈冷焓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表现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出来然后……

“妈,别打脸。我明天还要去军队报道呢……妈,我错了。您别打了,爸救命啊!”

听见儿子的求救声冷俊的快速反应就是跑进房里拿上自己的枕头和被然后快速的跑到冷酷的房间道:

“儿子,今晚爸跟你睡了。”

望着哥哥那关闭着的房门冷焓把目光放到了冷静的身上。

“砰!”一声关门声冷静熄灭了冷焓向自己的求救信号。

再望向自己的爷爷……人呢?只见那暗褐色的大门上挂着一个牌子:“工作中,请勿打扰。”

苍天啊!谁来救救我啊?冷焓的呼救声彻底被他妈妈埋没了。

第二天一早,整个冷家阴森森的所有的人坐在饭桌上不敢乱动。童心用她的双眼严厉的望向四周然后开口道:

“小焓人呢?”面对童心的问题其他几个不想倒霉的人全都摇了摇头。

“冷小焓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让你姐放一颗**把你的房间给炸了。”童心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楼上吼着,其他人则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而躲在房间里的冷焓此时正在抹着眼泪。“人家明明叫冷焓,为什么要叫人家冷小焓?有,为什么我那么倒霉?想我小时候是那么的聪明、那么的活泼、那么的风流……呸!不对,是那么的迷人。为什么现在他们都要抛弃我?难道是我长得太帅他们嫉妒我了?”冷焓一个人在房间里自言自语着。他那如鬼般的哭声、如鸡窝般的头发、如猪头般的面孔、如乞丐般的着装……让人不得不同情他,但此时不是同情他的时候……

“妈,我来了……”当冷焓大声的回应着童心的话时,他快速的出了房门,用他那‘帅气’的造型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他的出现顿时让人惊呆了,看到大家都在望着自己冷焓很得意的一笑,顺便流了一点口水出来。得意的笑让他忘了形,他一边走一边笑刚准备像明星那样同自己的粉丝挥手时。

“啊~~~~~~我的妈呀!不~~~要~~~啊~~~~~~”伴随着冷焓的呼救声众人很同情他闭上了眼。冷焓带着仅存的一点力气朝他的妈妈露出了会心的一笑。

“妈,我来了~~~~~~”从楼梯上滚下来让冷焓连说话的声音都虚了,童心望了望冷焓那欠扁的笑容然后很不忍心的一脚把他揣开了。

“冷酷。”

“到!”听到妈妈喊自己冷酷立马露出了自己军人的风范。

“你带冷小焓到部队报道去,路上他要是不听话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知道,妈我的枪随时带在身上呢。”

“妈,你这是谋杀啊。我就说我不是你亲生的,你……”童心没给冷焓太多废话的时间所以冷焓只能带着他那后半句话去见老天爷了。

“小少爷,车门已经给你打开了。”管家安叔很恭敬的说道。冷焓落地的地方正好是门口。看他妈妈多心疼他,让他少走了多少路程。

“嗯,知道了。”冷焓在看见安叔时立马跟无事人一样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

“安叔,我的发型没乱吧?”冷焓的这句话让安叔顿时无语了,安叔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冷焓的话。

“那个,小少爷你们年轻人的发型我不懂。”其实安叔不是不懂,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冷焓那一头乱糟糟的如鸡窝并且从中冒着白烟,却又被他称为发型的头发。

“其实我的发型很简单的你怎么会看不懂呢?真是跟不上潮流。”冷焓鄙夷的看了安叔一下,安叔只觉得自己的头顶飞过了一群乌鸦这群乌鸦不但是黑的而且还是没毛的。没在说什么话冷焓乖乖地钻进了车里。不过他是坐在前头的要是坐在后面保不准冷酷会对他做什么。

一路上静悄悄的整个车里只能听见安叔的呼吸声和冷焓的叹息声,而冷酷……因为他的身体素质比较好所以他的呼吸声极轻,可让人奇怪的是这诡异的气氛竟让冷焓安静了下来。冷酷坐在后座看着冷焓的背影不禁有点伤神。“焓,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这个替代品实在是太烂了。”可是这句话冷酷只能在心里说了。因为他们不想让现在的冷焓知道一切。冷焓要是知道一切的话他们将会失去真正的冷焓。不多时冷酷的思想便被冷焓拉回了现实中来。

“啊~~~啊~~~啊~我的妈妈是傻瓜,我的爸爸是呆瓜,哥哥姐姐是木瓜啊~~~啊~~~啊~~~~~~”

听着冷焓自创的神曲坐在后座的冷酷手臂上是青筋爆起。

“大少爷,要不要叫醒小少爷?”安叔一边开着车一边很想吐的问道。

“不用了,让他多睡会吧!”看着自家的大少爷难得的温柔一次安叔觉得有些诧异反应过来。

“哦!好的。”

…………………………

最漫长的路程不是寂寞陪伴的路程,而是你听着那如狼嚎般、如公鸭般、如指甲划过黑板般的声音来陪伴着你。而冷酷和安叔一路都在‘享受’着这种待遇。

车刚一停冷酷和安叔都迫不及待地下车吐了起来,而冷焓则在呼呼大睡。等到冷酷吐完了以后冷焓的好日子来了。冷酷黑着一张脸拽着冷焓的鸡窝头直接把他从车上拖了下来。

“哥,疼。你要注意形像啊形像~~~那边还有执班的呢……嘿!你们好啊我跟我哥闹着玩呢……”

冷焓的厚脸程度已经练到家了,冷酷很无语的放开了在冷焓头上的手而冷焓则用他那张猪头脸在和执班的军人微笑着,但是能从执班军人的脸上看出他们的笑已经憋了很久了。

“小炩,你现在快跟我去报到去迟了你可有得受了。”

“是,哥。”

“在军队里你要叫我上校。”

“上校?难道在这里还要上学校?是不是在这里上学校的都叫上校……”当冷焓的眼睛瞟到冷酷的那张脸时他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跟我走。”冷酷的一声令下让冷焓乖乖的拿起自己的行礼准备跟上……可是,冷焓这次又犯了一个错误。

“哥……上校,我的箱子太重了。”冷焓无奈的拉着一张脸。听到冷焓的求救的声音走在前面的冷酷又重新折了回来,他蹲下身拉开了冷焓的箱子这一看让他顿时惊呆了。

“冷焓,你以为你是来度假的啊?电脑、手机、万能充、还有零食……这些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能带来的吗?”

“上校,你终于叫对我名字了,真不容易啊……”看着冷酷杀死人的眼神冷焓立马闭上了嘴。很快冷焓开始回忆昨天晚上冷酷来找他时所说的话:

“你只需带几件贴身衣服就行了,其余的东西部队不让带。尤其是电脑、手机……还有零食……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冷焓很大声并且很认真的回答着冷酷的话。冷酷走了以后冷妖儿便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

“电脑一定要带、手机也一定要带、对了,还有零食……”然后冷焓跑下楼抱了一大堆零食上来装在了箱子里,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安叔拎了他的箱子后会气喘吁吁而且还淌了那么多的汗了。

“那个……我以为你说的都是要必须带的,我当时收拾的时候还在纳闷部队怎么会让带这些东西来……”冷焓的话还没说完眼睛便直了起来,他很想哭,可是眼里没有眼泪。那可都是他最爱吃的零食啊,就这样被冷酷全扔了出来……心疼。但冷焓他不敢说出来,因为说出来就等于他现在是活腻了。

冷焓跟着冷酷是一步三回头的望着他那些零食还有电脑、手机,再见这两个字他在心里不知说了多少遍。

“一会你找人把那儿的垃圾清理掉。”冷酷对着执班的军人说道。

“是,上校。”当那人坚毅的回答冷酷话的时候冷焓的眼都快抽筋了。他使了那么多次的眼神可人家根本就不理他,无奈的他只好随冷酷而去。

一路上冷焓的眼就没有眨过。当他看到那些军人训练的项目、洪亮的呐喊声、整齐的步伐、飒爽的英姿、帅气的军服时……‘砰’的一声,冷妖儿被自己的行礼带绊倒在了地上,等到他从地上爬起来从容地露出一个他自认为是很帅的笑容时他才发现……根本没有一个人在望着他,而冷酷呢……一个笔直的背影出现在了冷焓还能看清范围的视野里。冷焓刚想喊冷酷才想起在军队里不能乱喊乱叫,所以他只能抱着自己的包快速的跟上。当冷焓好不容易跟上冷酷时,冷酷的一句话彻底让冷焓石化了。

“部队里不准留长头发,不准穿奇怪的衣服,我们有军装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最讨厌吃的白菜每天都会出现在你的面前,这是首长特意吩咐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要回去……”冷焓刚一个转身他的衣领便被冷酷抓住了,冷焓特无辜的被冷酷一路拖着走着。而冷焓接下来要遇到的磨难将会是改变他一生的事……

延伸阅读

莫林风尚连锁酒店加盟  http://www.elmundotienda.com/6srz.shtml
莫林风尚连锁酒店属于湖南莫林酒店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创建于2008年9月,是湖南省

jinqs加盟  http://www.elmundotienda.com/ng5z.shtml
jinqs车饰经销批发的汽车挂饰、钻饰、钥匙扣、等各种汽车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

太弘威视加盟  http://www.elmundotienda.com/dgrf.shtml
太弘威视安防设备拥有以博士生导师领衔,博士、硕士和行业内工程师为主体组成的研发团队。

贝笑加盟  http://www.elmundotienda.com/nhy9.shtml
贝笑婴儿硅胶奶瓶是一家集店面、网站、会员制三位为一体的服务机构,以销售方式指导会员客

幸运草加盟  http://www.elmundotienda.com/6zcb.shtml

德福加盟  http://www.elmundotienda.com/pjn8.shtml
德福婴儿用品以出众的技术、精湛的技艺和诚信的服务深得各地各地客户的欢迎和赞誉。在各地

鑫淼滤清器加盟  http://www.elmundotienda.com/sgj8.shtml
鑫淼滤清器有限公司,创立于八十年代,地处素有“京津走廊”之誉的廊坊,是北方最大的滤清

宝路卫浴加盟  http://www.elmundotienda.com/gd1g.shtml
公司介绍从1999年在中国上海落户至今,源自西班牙的专职卫浴品牌——“bolo”(中

千贝加盟  http://www.elmundotienda.com/d3in.shtml
千贝手机壳总部创办之初,坚持“价格只能取得优势,质量才能赢得市场”的产品观,为消费者

金顶金一站式黄金理财投资加盟  http://www.elmundotienda.com/6tp9.shtml
天津金顶盛世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贵金属现货实物销售与回购及现货延迟交收业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P』塞德里克不可能这么萌第5章在线阅读

    萧亦何此话一出,房间顿时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凯特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垂眸坐在一边没有出声的赵晨,然后又将视线移向了萧亦何。萧亦何也没有想到自己能脱口而出这么一句,尴尬之余又有点不太好意思,轻咳一声,摸摸鼻子补救道:“我的意思是,既然都出来了,还是去一趟吧!毕竟那是莱拉水星。”凯特将视线移向赵晨,赵晨收

  • 十年江湖潇潇雨之【浩冤】(9)

    脚踩着湿润的泥土上,迷雾森林中的湿气很重,手往额头上抹了一把汗,杀了5个多小时的绿螳螂,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消耗了许多,大约走了10分钟左右的路程,这里周围已经不在是树木环绕,而是一堆密密麻麻的枯燥藤条挡在我的面前,“嗯,那是什么?”我望眼过去一看,藤条之下竟然包裹着一朵小野菊好像是在保护着这朵

  • 从哈利波特开始当法神第1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天降大祸,穿越古代“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科举大考,今日完结,今,命柳天,为清泉县县令,官至九品!愿卿造福一方百姓,不负朕之所望!钦此!”一小太监,用着尖锐的嗓音,宣读着眼前的圣旨!“微臣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监读完圣旨,下首,一个胜宋玉,比潘安的二十岁左右的男子朝着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 千里搭长棚在线阅读第6章

    颜卿双手背在背后,很乖的样子。季雪妮和岳婷则站没站相,眼睛也不知道往哪儿瞟。“说吧,你们为什么打架?”老吴******,教学多年,已让她眼尾爬上来几根细纹。“是她先故意撞我。”颜卿抢在季雪妮出声前回答。“老...”岳婷刚冒出一个字。“然后她说我投怀送抱。”颜卿又抢答。“所以你们就打起来了?”老吴喝一

  • 剑气恩仇终于可以出院了

    侯主任心里那叫一个苦啊,自己只是想教训一下丁耀,结果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二十万啊,自己这半辈子的积蓄也就三十来万,一下就要走了自己大半的积蓄,简直比割他的肉还疼啊。但是没办法,自己理亏在先,而且还是自己踹的丁耀,才造成的这个结果,想想,算了,花钱消灾,总比自己蹲监狱要好。想到这里,侯主任一咬牙,对丁

  • 寻(杨戬x飞蓬,副靖苏;琅琊榜+宝莲灯+微仙剑三)遇到了不想遇到的人

    那人的眼睛又瞪大了,低声咕哝着“没想到学生会主席超级无敌大学霸阳光美少年会没带书啊!”范启文一个冷眼扫过去,那人马上战战兢兢地两只手把书递过来了,估计他也不明白一个昔日对谁都微笑,对谁都温柔,看起来很阳光的学生会主席现在为什么看起来会那么高冷。不过好像比原来还更好玩一点!范启文接过那人递过来的书翻开

  • 花娇之师徒大战

    “凤林臧?你怎么在这里?”地中海魔鬼看着我。这臭小子怎么出现在自己的梦中。“难道是我最近太累了?也是,这臭小子没少让我操心?”“什么我怎么在这里,劳资的梦,我不该在这里吗?”我小声的嘀咕“唉,这小子明明很聪明,为何就是不知道好好学习呢”地中海魔鬼摇头叹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我靠!在老子的梦中还这

  • 幻天君神之分院之洛特思

    “尊敬的洛特思•希顿殿下,很荣幸能够在这里看见您,霍格沃兹会因为您的到来而蓬荜生辉!”就在众人迷惑的时候,分院帽弯了弯帽尖,说道。在除去了尖叫与各种乱七八糟的形容词后,分院帽真实的声音竟是如此浑厚。众人纷纷把吃惊地目光转向分院帽。这还是那顶精神错乱的分院帽么?简直就是一个绅士啊!果然是帽不可貌相吗?

  • 战神联盟之黑暗威布在线阅读第4章

    幽暗的走廊内,十四个人缓缓摸黑前行,模糊的面容却是一致的凝重。“妈了个巴子,劳资个开货车的,居然让我装成大学生。”孙嘉佑在小说里是个家教良好,爱下围棋的少年,谁知扮演这个角色的是个满脸横肉的司机大叔。他不耐烦地扯开身上的小西服,啐了一口说道:“咱们第一天就在这别墅里乱闯,不怕团灭啊?”王小米瘦削的脸

  • 九州魔神录在线阅读第七节

    冬去春来,小石头和小灰在军营里已经蹭了近两年的树。一年前,在得到老军医的同意后,小石头将每天蹭一次树增加到两次,但小石头的身体在这一年里却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老军医却是早已经知道会是如此一般,没有太多的惊讶。小石头百思不得其解,追问下老军医才告知,之前小石头的身体底子太弱,一些太过刚猛的强身健体之法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