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tUHLg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女装大佬奇遇记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南宫文罡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人一马对峙于原野之上,彼此都是虎视眈眈地凝视着对方。

高燚觉得自己的运气真是好,没帮手的时候赵云送上门来,没兵器的时候张颌送了一把枪,现在没马了,好巧不巧地就让他看到了一匹绝世宝马。

上天如此有好生之德,他高燚岂可就这么让它擦身而过?

高燚试探着前进了一步,那宝马可不傻,立即也随之后退一步,高燚前进两步,马随之后退两步,始终与高燚隔着两丈距离。

“我还就真不信这个邪了,人玩不过一个畜生!”高燚有点怒,黄巾军与官军的厮杀声很近,也就隔了一个山坳而已,算算时间,赵云应该已经冲进战场了,虽然他对赵云有信心,可他对赵云的马没信心啊,因为那匹马也是花钱雇来的啊,一个五百钱雇来的马,跑个路还行,上了战场,绝对撑不过一炷香*功夫的。

所以于情于理,他高燚可都没有闲暇时间跟这宝马在这里干耗。

“有了!”看着附近的地形,高燚忽然心生一计,他故意大喝一声,吸引它的注意力,然后下意识逼近两步,这次宝马居然没有后退,高燚还没来得及高兴,只听一阵风声呼啸,这畜生竟然直接就朝着高燚一头撞了过来,高燚心下大惊,当即一个闪身,与马错开距离,本以为躲过一劫,哪知道这马身体一侧,居然横着就撞了过来——

“噗——”高燚这下可被撞得不轻,整个人都眼冒金星,好容易才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恨恨地看着对面得意地喷着响鼻的宝马,“你这畜生难道是神仙转世的吗?居然还能在半空中横着撞人,物理规律被你吃了啊!”

生气归生气,却更坚定了高燚驯服这匹野马的信心,他故意卖个破绽,装作要从右边绕过去侧袭,马的眼睛由于生在两边,视野是受限的,果然这次上当了,立即向右退了几步,以图避开高燚,高燚见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冲到它的左侧,翻身就要跨上马背,哪知道这马的反应能力更是令人叫绝,它立即以两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右跨出数步,可怜的高燚就这样保持着一份心满意足的微笑和大地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呸呸呸!”高燚气恼地从地上再次爬起来,吐出满嘴的土,这样居然都拿不下这匹马,它不会真的一匹神马吧?

管他呢,高燚管它是神马还是鬼马,他这人就是一副臭脾气,越是难啃的骨头他就越是要啃,而且要啃得骨头渣都不剩。

定了定神,高燚明白了一件事,真的不能只把这马看作一匹马,而是要看作一个对手,一个实力不下于那些当世名将的对手,真正地用实力去征服它,才能让它乖乖为自己驱使。

心作此念,高燚已经把银枪握在手中,他要这匹难驯的烈马知道他高燚的手段!

意随心动,人随枪行,高燚猛喝一声,持枪居然真的朝宝马腹下要害处刺去!

宝马瞳孔猛然睁大,大概它从来不会料到有人驯马会用这样不可思议的方法,虽然略显慌乱,但很快镇定下来,闪身一避,就让高燚的银枪*刺了个空。

但是高燚的目的不止于此,他这一刺不过是虚晃一枪,真正目的其实想趁势翻上马背,宝马也反应过来,当即再次闪身,不过这次虽然躲过了被高燚骑在身上的后果,却是被高燚一个机灵给抓住了马尾。

这下可了不得,为了摆脱高燚的纠缠,宝马甩开四蹄便朝前奔去,期待能挣开高燚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高燚这下可就狼狈可怜了,双手只能抓紧马尾,马蹄带起的烟尘呛了他满身满脸,最可气的是这马直接从屁股里喷出一坨马粪来,不偏不倚正好掉了高燚一脸。

“可恶啊!”高燚甩甩脑袋,好容易甩掉脸上的马粪,但那热乎的腥臭实在让人想找个地方呕吐一阵,但宝马可不给他机会,四蹄腾空,前后一马一人跑得就差要飞起来了,在这一片不大的原野之上奔跑了不知道有多少圈,高燚就是死死抓着不放,他就是要坚持坚持再坚持,坚持到把这匹神马给磨得没有半点脾气,别说它没有主人,就是有主人,也要生生认他做新主人!

终于,神马毕竟不是神,它最后还是累了,停在一处小水塘边,不断喘着气,无奈地看着还死死抓着它的尾巴不放的高燚,那样子意思再明显不过,它认输了。

“嘿嘿嘿,我就知道!”已经几乎成了土人的高燚咧嘴笑起来,到底最后还是他赢了,征服一匹宝马的困难还真是不下于收服一个人才啊!

在水塘里随便冲洗了一下,高燚也不忘给这批烈马也淋淋水,看着它这会听话的样子,高燚意识到应该给它起一个名字。

“叫什么好呢?三国的名马那么多,赤兔,的卢,王追,绝影……都是有名有姓有主的,我要照着这些起名字难保不会撞名啊!我高燚要的骑的马的名字一定是要旷古绝今没有第二个人会取的!”高燚说着上下打量着自己好不容易才驯服的神马,忽然脑中灵光一现。

“不是说这马是神马吗?神马神马,神马就是浮云,你以后的名字就叫浮云了!”

“吾有神马名浮云,赖其睥睨天下!”

高燚越想越是得意,翻身跃上马背,这次浮云没有给他难堪,乖乖地回头用头亲昵着高燚的大腿,刚才的火爆脾气是一扫而光。

“浮云,以后可得好好伺候我,把我伺候舒服了,给你吃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草料,住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马厩,戴世界上最好的马鞍,还有,你将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佩戴马镫的战马!”

高燚只顾着摇头晃脑地想入非非,却没有注意到前方不远处不知何时站了一道白色身影,高燚只觉得一阵女子体香芬芳入鼻,循香望去,只见一名白衣少女持剑立定,对高燚正怒气相向,其人身形娇小婀娜,衣裙贴身恍如冉冉绽放白莲,口中吐声更是幽若如兰:“大胆的盗马贼,竟然连姑奶奶的坐驾也敢来偷!看剑!”

“啊,这马居然是有主的,还是个女的!”高燚大吃一惊,怪不得这匹浮云马这么折腾人,现在他可是明白了。

可是明白貌似有点晚了,只见这女子身形迅疾如电,眨眼间手中剑气已经到来,那剑看似普通不过平常,出鞘却是莫名旋起一道湛蓝刺眼的诡异光芒,高燚还以为自己看错,却不料不等他反应过来,那女子手中剑锋已经倏然变招,蓦地晃出五六道残影来!

“乖乖个隆地洞,这个三国怎么遍地都是高手?”高燚从来都是逢美女必从脚看到头,从外看到里的,可这次只来得及看清衣服,连对方少女的脸长什么样子都没有看清就不得不出手招架啊,他一面惊得大呼连声一面就要举枪招架,但摸到腰间空荡荡的感觉才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枪呢?

只见不远处一道银色的影子静静躺在那里,那还是之前高燚驯服浮云战马的时候不慎掉落的,高燚现在除非会乾坤大挪移或者吸星大*法才能躲过这少女的致命一剑啊!

危急时刻,还是这匹浮云战马给力,它前蹄突然腾空而起,居然要用自己的身体要为高燚挡剑!

“我靠,浮云你闹哪样?”见到浮云这种自杀式的护主行为,高燚是震惊错愕不已,自他来到这个时代,先后已经有两匹马因为他而死了,人说世有的卢马妨主,骑过他的主人不论是水贼张虎还是凤雏庞统都丧了性命,刘备刘表也互相送来送去,就是为了避讳死兆,现在高燚简直有点怀疑自己是个天生克马的命了,的卢马是谁骑谁死,他高燚貌似是骑谁谁死,眼下,好不容易驯服的浮云马又要丧生了。

最终,少女的剑没有刺出,这浮云马毕竟曾经是她的坐骑,她看着自己的坐骑现在却死心塌地的去保护另一个人,不由得盈盈清泪溢出眼眶。

“你走吧!”她的声音忽然柔软下来,不知道是对高燚还是对浮云马在说。

“这是姑娘的马,我自当奉还!”高燚最见不得女人掉泪,她们一掉泪,高燚就会六神无主,以前是,现在也不例外。

“不必了,它现在已经认你做主人了,即使你还给我,它也不是我的紫骍了!”女子将剑收回鞘中,有些黯然道。

“原来它叫紫骍,真是一个好名字!”高燚看着少女身影,觉得满心愧疚,可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与此同时,高燚也忽然记起紫骍是曹操赐给曹植的大宛良马!想不到竟然就是自己驯服的!

“不过,现在它叫浮云了不是吗?”少女定了定心神,忽然口气冰冷起来,“还不快走,不要等我改变了主意,那时你想走也来不及,我手中惊鸿剑必叫你和你的浮云马血溅此地!”

高燚不禁打了个哆嗦,这少女的气势好强,一点也不下于赵云,不知是何方高人,他抱拳道:“今日之事,在下多有得罪姑娘,本待留在此地任凭姑娘泄愤,奈何尚有要事在身,待完事之后,必来见姑娘请罪!在下高燚,高明阳,还不知姑娘芳名——姑娘,咦?”

高燚只顾低头说话,却不料抬头看时,哪里还有少女身影?正疑惑间,蓦然一阵劲风扑面而来,高燚定睛看时,原来是他遗落的银枪,他伸手握住,只见枪柄之上多了两个娟秀小字:落月!

延伸阅读

艾鼎特集成吊顶加盟  http://www.fantasyfifaworldcup.com/bvdt.shtml

梦仙织加盟  http://www.fantasyfifaworldcup.com/g1hp.shtml
梦仙织床上用品总部是蚕丝被、蚕丝被被套、被子原材料、四件套、蚕丝被被套等产品生产加工

竹山蓝天竹纤维加盟  http://www.fantasyfifaworldcup.com/s2pz.shtml
竹山蓝天竹纤维加盟_公司简介江西竹山蓝天竹纤维有限公司坐落于美丽的英雄城-南昌,是一

水手宝宝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fantasyfifaworldcup.com/shsd.shtml
水手宝宝婴儿游泳馆是国内第三代水育早教的创新品牌,除开展普通游泳项目外,还特设有亲子

善缘居加盟  http://www.fantasyfifaworldcup.com/nh21.shtml
善缘居汗蒸房是按摩器材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济南万悟生

伯纳黛特加盟  http://www.fantasyfifaworldcup.com/d7i4.shtml
伯纳黛特女装具有准确的品牌策略及清晰的产品线索,致力于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中国时尚女

皇室蒙娜丽莎十字绣连锁专卖店加盟  http://www.fantasyfifaworldcup.com/slnw.shtml
皇室蒙娜丽莎十字绣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起田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6月,是国内

东方白鸽洗衣加盟  http://www.fantasyfifaworldcup.com/joy.shtml
东方白鸽洗衣隶属于沈阳市东方白鸽洗衣有限公司,沈阳市东方白鸽洗衣有限公司是专业从事洗

恩卓尔英语海洋加盟  http://www.fantasyfifaworldcup.com/s4ag.shtml
“恩卓尔英语海洋”加盟项目介绍“恩卓尔英语海洋”是英语的海洋,是欢乐的海洋,任莘莘学

拉米婴童理发器加盟  http://www.fantasyfifaworldcup.com/6ruu.shtml
拉米婴童理发器隶属于广州嘉憬母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起步比较早的婴儿、儿童理发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后和孽徒真香了欠啪的玉藻狐狸【求收藏!】

    “嘎巴——”踩着细碎的玻璃茬子,方毅一步步走向那血肉模糊的尸骸。那无数市民为之胆寒的杀人鬼,此刻却化为了一滩散落的渣滓,看起来无比凄惨。对此,方毅没有丝毫怜悯,在他看来,这个混蛋不值得他报以歉意。作为遵从欲念的野兽,就要有被食物链上其他存在吃掉的觉悟。“呼,这就是令咒么……”攥着雨生龙之介的残肢断臂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痴心第五章

    青春的味道(五)凉生认认真真的看完一本书,母亲已经将两担柴火给挑了回来。晚饭的时候,母亲打了四个荷包蛋,偷偷的叫小妹雨生给送到房里来,雨生爬到床头,用小手轻轻的摸摸哥哥的额头,凉生让她在床沿坐好,先把荷包蛋喂给妹妹吃,雨生很懂事地摇摇头,妈妈说“这个是给哥哥补补的”,凉生说,“没事,哥哥不疼”,“那

  • 唯有戏精可治极品拍摄

    宁春和第二天醒过来,头疼的要命。她躺在床上哼哼,宁准端了碗醒酒汤进来:“活该,谁让你昨天喝那么多。”她坐起身,接过他递过来的碗,一口全喝完了:“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喝得太多,都断片了。从她问徐河男生是不是都喜欢长得乖的女生开始,后面的事她就没印象了。宁准把碗放在床头柜上:“还说呢,昨天要不是正好被

  • 豪门婚约:冷少的契约情人第十章在线阅读

    翠鸣湖宽百里,湖东一座翠鸣峰高百万仞,峰上一只修炼到造极境的红羽鹤自号红顶真人,将翠鸣湖据为己有,作为沐浴仙池,闲人不得擅进。每当清晨日出,太阳自东边升起,天光洒落,被翠鸣峰阻拦,翠鸣湖便一片清寂幽凉,随日升,渐渐明亮,仙雾氤氲。日头当中向西斜时,又仙气飘然而起,湖中缥缈若仙境。天空一缕银芒划落,石

  • 绝世女厨在线阅读第4章

    史蒂夫和阿虞回到家里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街道上也变得冷清了。巴基负责把他们送到门口,他住的地方离得不远,这样做倒也很方便,最主要的是,不亲自把刚刚挨过揍的好兄弟和他身旁软绵绵的小不点送回家,他不放心。经过一下午的相处,善良又正直的詹姆斯先生已经成功让小姑娘认可了他,把他当成了除了史蒂夫之外的第

  • 我成为了我儿子的孙女之砍柴

    吴德走进小院,目光自孙文和凉锦面上扫过,抬手指着他们身后两堆柴禾,道:“今日你们将这些柴禾劈尽理顺,做完了就可以回去睡觉,午间自有人送饭来。”吩咐完了,他转身便走,丝毫不给凉锦二人开口的机会。孙文目瞪口呆,转而看向身后两座小山般的柴堆,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就算他与凉锦两人对半分这两座柴堆,要想一日之间

  • 乱花飞尽红颜劫在线阅读第五章

    这张婚约和剧本,均是系统给予方华的!就在方华抱着赵丽影从八十层落下时,就已经算是完成了任务。他和赵丽影的婚约就已经形成。但是看到面前出现的这张虚幻的婚约,方华也是暗骂坑爹。百年婚约是个什么鬼?近百年前的事情,赵丽影又怎么可能承认?但刚才赵丽影的态度让方华心中大定。果然系统待我不薄!既然赵丽影都是自己

  • 混世穷小子第三章在线阅读

    “叮,您是否绑定超神系统?”一个机械般的声音响起,对于长期玩**的方偲自然不陌生这种声音,可这个超神系统是什么东西?难道我下的这个英雄联盟不是原版,还是出了什么问题?“叮,您是否绑定超神系统?”声音再次响起,方偲也是有些好奇,便头脑发热的点了是。“轰!”就在方偲按下鼠标的那一刻,他的脑中突然爆发出一

  • [综]追求愉悦途中是否搞错了什么在线阅读第七节

    两人既然是表面夫夫,自然也是分房睡,所以谢赢洗完澡后大大方方地掏出新买的小本本准备记录。女生最开始讲这个故事的时候,谢赢还没有反应过来她讲得其实就是她看过的网络小说。等到察觉后,谢赢也懒得让女生再换一个讲了。女生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喜欢表演出来,每天给谢赢讲上一小段,跟说书人似的。讲到她高兴的地方还会手

  • 似锦在线阅读第二节

    穆青蹲下身拍了拍躺在地上的武岩均,对方缓缓睁开了眼睛,里面尽是茫然。似乎刚才那一摔,让他陷入了短暂的昏迷。“醒了?”穆青笑问。武岩均皱着眉头,眼中怒火又重新积聚了起来,“我草你娘个腿!”他伸出两只偌大的手掌去掐穆青的脖子,后者向后一躲令他的攻击做空,随后起身。“你要想打,咱们就去外边打,别在这里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