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灵的境界将军

作者:黑瑟天空 来源:纵横中文网

是了,肯定能成!

前晚原作者不是已经跟他透底了吗,他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避免N&P剧情,直到剧情结束。

那么剧情到什么地方算作结束呢?

到狐妖集齐七块元神碎片,师尊的元神重回世间的时候,剧情就结束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直接找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安安静静地呆着,等几个碎片全部身殒的时候再跑来收尸不就行了吗?

既然主角受都消失了,那么所谓的七个攻同时P受的剧情自然也就不存在了呀。

想到这里,宁殊眼前蓦地亮了亮,从浴桶里哗地站了起来。

没错了,要搭上将军的线,他必须现在就动身。

他记得就是在今天,被暴君干回了原形的狐妖被宫人瞧见,吓得扔出了殿外,饿得发昏,躺在御花园的冰面上卧冰求鲤,结果被回京述职的将军正好撞见,同情心大发,遂将小狐狸藏在马车中带出宫外,用心饲喂。

至于后来,在将军和狐妖一夜露水,互生情愫后进宫求旨赐婚不成,反而被醋意大发的暴君发展成3&P关系什么的,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宁殊现在打算要做的,就是将故事的前半段变成现实——

他要去勾兑将军。

现在哪还管得着光彩不光彩,先出宫再说,毕竟菊花要紧。

理清楚思路后,宁殊拿起了搭在屏风上的衣衫,勉强按照大小顺序一层一层套在身上,谁知穿到最后竟然多出来了两件。

他掀开身上的衣服瞧了瞧,又看了看手里多出来的那两个小件,横竖没闹明白这究竟是该穿在哪里的。

啧,真是麻烦。

宁殊掂了掂手里的东西,将它们随意扎在了裤带上,然后放下外衣遮住,在铜镜前晃了一圈,很好,完全瞧不出来。

做完这一切,宁殊推开门,将侍立在外的秋昭唤了进来。

“秋昭,你在宫中呆了多少年头了?”

深宫之内人际关系复杂,宁殊心再大也不敢直接打直球,只能耐着心思先跟对方拉拉家常,看看这姑娘是不是个靠得住的,能不能忠心替自己办事儿。

“禀公子,奴婢7岁进宫,在这宫中已有十三个年头了。”

秋昭很是聪明,一听宁殊这话就知道他的意思,俯下头恭恭敬敬回答道。

“哦……今年二十了。”和自己差不多大,宁殊思忖着,问道,“在哪些宫室做过事儿?”

除了年龄,过去的履历也是考察的重点,如果是在其他妃嫔宫室里做过事情,效忠过其他主子的,他是万万不敢用的。

所幸秋昭身世清白,进宫之后也没跟主子,而是从最低层的浣衣局、织染坊做起,直到最近才调动到了内务府,成为了一名掌事嬷嬷。

她如实将履历细细说出,就连从事的年份和擢升的际遇都说得非常清楚,这一点令宁殊满意极了。

说到内务府时,宁殊便示意她停下,他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这丫头性格稳重,头脑清楚,是个堪用的,遂问道:“常宁殿准备好了吗?”

秋昭道:“禀公子,已经收拾停当了,公子这便过去么?”

宁殊想了想,觉得还是要让对方给自己带个路,随便找了个借口道:“过去也可,不过我先前听说,御花园的雪景乃是一绝,不知道现在化了没有?”

秋昭笑道:“昨儿个下了一天,今早上雪刚停,想必这会儿应当还是银装素裹的,公子这是想去赏雪?”

宁殊笑了笑,拿眼角乜她:“秋昭姐姐可愿带我去瞧瞧?”

他本就长得小,乍一看倒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笑起来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无害的少年气,这样用眼角挑人的模样,并不让人觉得轻佻,反倒无端生了几分亲切之意。

秋昭被他哄得开心,只觉得好好一个孩子就这样被送进宫当了娈-宠怪可怜的,心下难免又多了几分怜惜。

她欠身福了一福,道:“公子这可折煞奴婢了,奴婢出身卑贱,哪儿敢妄自居大,公子直呼秋昭其名便可。”

宁殊听她话里意思,便明白她是答应了,拱手道:“那便烦请秋昭姑娘带我过去吧。”

严格说来,他的动作其实并不十分符合当下的规范,但却又非常符合此刻他半妖的身份,秋昭没有丝毫怀疑,也朝他回了一礼,二人这便上路。

宁殊此刻只是个良人,位份低微,出门时没有仪仗,也没有规格,只有秋昭一个嬷嬷在前头领着。

这若是换了别的妃嫔,心里肯定要觉得掉面子,但宁殊不一样,他巴不得跟着的人越少越好,免得一会儿坏了他的好事儿。

走到一处凉亭,宁殊瞧见那结了冰的湖面,突然产生了些印象:不会错了,就是这里,当时将军就是在这儿赏雪,瞧见了躺在冰上卧冰求鲤的狐狸。

他瞧着对方弱小可怜又无助,便秉着积德行善的心态将小狐狸给带了回去。

弱小、可怜、又毛绒绒的小白团子……

的确是很戳人哈。

宁殊在脑子里模拟了一下那个场景,要是他遇到这么个小玩意儿的话,肯定也会忍不住带回家里好好疼爱的。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他一个有手有脚的大男人,到底要怎么扮演这种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角色?

宁殊蓦地有些发愁。

装柔弱什么的,貌似并不是他的拿手好戏啊。

眼见着已然有一个人影向凉亭款款走来,脊背笔直,身材威武,虽然身上并未披挂战甲,却能从他目不斜视的神态中,瞧见一抹独属于戍边军-人的英挺风姿。

宁殊几乎是一眼就确认了,这就是那个耿直的将军,乔闯。

没时间再犹豫了,宁殊仔细回忆着前世心脏揪紧时的姿态,握住秋昭的手,调整着呼吸频率,抓紧了前襟,慢慢地蹲了下去。

“公子?”秋昭平白感觉到手腕一紧,侧头一看,顿时心下大骇,顾不得男女大防,惊疑不定地扶住了宁殊,“公子您这是怎么了?”

宁殊出来的时候特意没拿手炉,这会儿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她扶住秋昭的手慢慢道:“没事,秋昭,你扶我到凉亭那儿去,我歇会儿就好。”

“喏。”

秋昭一边应喏一边在心头暗自着急:糟糕,都怪她一时疏忽,竟忘记了自家主子身体不好,受不得风寒,这可怎么办?

这边秋昭瞧着自家主子急得汗如雨下,那边赏雪的将军也发现了不对,大步过来:“这是怎么了?”

延伸阅读

从养猪大户到世界首富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yuanbowang.cn/ue0v.shtml
听到此话,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沈叶花身体轻微一颤。他咬着嘴唇,倔强地抗议:“我不是娘

仙武宝典突现的神秘人  http://www.yuanbowang.cn/xpb0.shtml
凤儿终于还是抵不住他的调戏,小脸蛋慢慢红了起来,模样煞是可爱。凤儿把脑袋埋向了他怀里

英雄联盟之最强小学生之第七章  http://www.yuanbowang.cn/ywvx.shtml
那张通缉令上的画像与苏恨论外貌有三四分相似,但论神韵却是十足十的相似,薛如衣这一路时

淑妃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yuanbowang.cn/an9f.shtml
黑暗幽静,意识沉浮,醒来,醒来,像溺水的人挣扎着脱出水面,清新的空气灌入肺部,迎面,

网游超神:开局一百亿技能点之气功有禁忌】  http://www.yuanbowang.cn/ybdc.shtml
李斐抓住机会把球抢了到手,然后运球出三分线内,嘴里唤道:“阿凡,再给他们来个三分”嘿

宦宠娇妻 儒道复苏系统  http://www.yuanbowang.cn/uslz.shtml
西元2320年源星大夏帝国鲁府曲阜城曲阜城坐落在鲁府境内,为大夏最大的祭孔之地,此刻

在反派家里种田[星际]之白云山上(8)  http://www.yuanbowang.cn/bwl4.shtml
第八章白云寺座落在青州城西的白云山上,从建寺到现在已有数百年历史,历经朝代的变更,见

院长大人要折花之第七章  http://www.yuanbowang.cn/nqge.shtml
1L:两个小时后,末世降临,现在抓紧时间准备还来得及。言简意赅的一行字,和以往那些引

快穿之鉴婊专家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yuanbowang.cn/ah4x.shtml
在墨尘醒来之后,太初丹灵对着墨尘说道,小子,恭喜你成功的掌握了控火神通,你可以先适当

[文野]谷崎哥哥的大危险!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yuanbowang.cn/n6du.shtml
妖界的天空一片晴朗,大地上的所有生灵都在讨论着一件事情:新上位的妖界之王、六界至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弃者在线阅读第九章

    “我们的货物又被劫了。”柳天金面无表情地敲着桌子,可以看得出来现在的她心情很不好。“是的,大小姐,那些贼寇还伤了不少我们的人。”柳管家道。“该打点的都打点好了吗?”“打点了,这些人收下了钱却不认账。”说到这里,柳管家表现得特别气愤。“已经是第三次了,看来是在针对我们柳家,应该还有内鬼,不然我们的行踪

  • 我曾是英雄在线阅读这个男人,可托付终身!

    叶修文的身后站着七个人。七个人,中的六个,身着轻甲,真气三重至真气五重的境界,正是卧虎镇的守军。而正中这个身着重甲,身高过两米的中年汉子,则是卧虎镇的巡长大人。此人真气八重的境界,比慕无霜,还要高出一个境界。而且恐怕,此人连自己都不知道,他乃是一个天才。叶修文但见此人的资质,竟然是银色的,比他的资质

  • 『家教G27』初代荣光,十世继承第六章在线阅读

    天边一只金色的三足乌鸦,飞离了扶桑树,映照东海粼粼波光。月色渐渐褪去,广寒宫更灰白,月宫更静寂。桂花树,一株石头幻化的枯骨。地面光秃秃没草,一丝风。急速划过,一道灰影子,猴子出现在宫门前。广寒宫门无声的开了。猴子迈步而入。“南无斗战胜佛。”正在抚琴的嫦娥,按住琴音,抬头相迎。“人呢?”猴子环顾四周。

  • 彼岸开满花在线阅读第四节

    回到家后瑞和就立刻说了这件事,打算得到家里的支持,再从家里搬些红薯去做学费。在瑞和看来,学本事是顶顶重要的大事,不能省的,以前他娘还想着送他去学堂呢,可惜后来去不成。因此他并不想占李大水的便宜,勇哥只收了一个学生的学费,哪里有教两个学生的道理?李大水好心让他一起去,他却不能真的去蹭对方的好处,没有这

  • 那个冷淡Alpha在线阅读第九章

    狭长的宫道上,一辆辆马车驶过,各家秀女入宫。明冉回望一眼,就看到漫长的车队,等到了宫门口,下了马车,跟着前车下来的秀女站成一排,等着嬷嬷领她们进去。查身最为尴尬,但好在检查的嬷嬷手脚轻柔,过了心理那关也就没什么难以忍受的了。来这儿这么些年,又在那么个家里,明冉早就觉得自己对这个时代的底线,那就是没底

  • 我的兄弟李傻在线阅读第3章

    下一位练习生是来自传奇星**的陈立农,笑的很可爱,穿着粉色的衣服.“老师们好,我是来自台湾传奇星**的陈立农,你们可以叫我农农。”陈立农笑着介绍自己.看得出他显得很紧张,“练习时长六个月学舞蹈两个月”因为这句话气氛显得有显紧张“今天会跳舞吗?”张艺兴看了看资料抬起头问道.小黑屋,陈立农叹了一口气歪着

  • 瑶姬在线阅读遇难

    咻——圣天脚步很快,心急如火般焦急,容不得有任何考虑。速度宛若奔雷,一根根干枯的竹子自身边掠过,任凭冷风滑过。家里定是出了什么事,如此反常的情况,从圣天记事起没有发生过。小的时候,父母出外面办事都会带上他们兄妹俩个。成大以后,话变得少了亲情依然在,父母不会无缘无故离开他们的。正当圣天到达离家不远的时

  • 除了胜利我们还在思考什么之暗流(10)

    夜已深;大元帅府中的大多数灯火均已熄灭,唯有后院小厅之中烛光仍在闪亮。“哇唔~”晴书韵一口吞下了水云翩今晚亲手所做的最后一个饺子,然后仰面往椅背上一靠,捧着小肚子心满意足的吐了一口气。“我的天,这食量,无论看几次都让人觉得恐怖啊!她没长成一头肥猪也真是天地间的奇迹了……”坐在一旁的晴剑霄心中暗暗惊叹

  • 漫威之掌握时空之一室

    这一瞬的空气有点凝重。夏川卿的脸上没有任何明显的情绪,顾聂却笑得只剩浓浓的不怀好意。顾聂坐在夏川卿左边,这么做其实对于他并不是很方便。直观上看,顾聂的右臂正好横在了夏川卿的胸口,后者的左手不知往哪儿放似的按在英语书上。而两人目光的焦点,夏川卿的右手,懒洋洋地瘫在他课桌的正中央,上面覆上了顾聂的食指和

  • 这个海王不太冷噩耗

    赛后发布会结束后,球队集中到了酒店内,等着球队大巴。袈裟和尚跟李宏住在一起,虽然球队其他队员们对李宏身边出了这么一位和尚感到很奇怪,但也都没说什么,而李宏对外介绍袈裟和尚时说这是他国内的朋友,过来美国居住一段时间,顺便来了看看他。酒店,李宏的房间内。袈裟和尚用手在李宏的两只脚上感觉了下。“情况不是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