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tUHLg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越之侯门庶媳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玉子双泽 来源:晋江文学城

“林少侠,识时务者为俊杰,寒潭就在那里,不偏不移,不增不见,我有的是耐心和信信心,别说寒潭,就连碧霞镇,我偌大的济善帮上万教徒不出三日就可分分寸土都翻个底朝天,可这两位小美人儿现在就在我手里,当然了,我堂堂济善帮帮主自是不会亏待这两位美人坯子,可这东山山路峻峭的厉害,万一我的手下一个手抖或是脚下一滑,这后果……我可担待不起。”肖木石皮笑肉不笑道,“况且你现在已经被这病入膏肓的书生的寒毒之气伤了元气,若是精心调息,怕也需七日才能恢复三四成元气吧。还是速速带我去了寒潭,我倒是可以用我的火焰烧心法祝你一臂之力。”肖木石的随众之中有四五人被燝元坠崖的瞬间释放的寒气大伤,之前背着装燝元的麻袋的随众本已被冰寒几近封了心脉,再加上被燝元坠崖爆发的寒气的射伤,现在整一口口呕着鲜血,几尽一命呜呼哀哉。肖木石推测,尚在数仗余外略有内里的人都被伤成如是,量他林峰功力再好,那么近的被燝元寒气逼中,必是伤的不轻才对;

林峰听肖木石这么一说,心中不禁嘀咕,暗自运功的确发现几个大穴似是被一股寒气所阻挠,他越是想用内力强行疏通,却越感觉这股寒气遇强则更强。林峰故作淡定到:“哦?承蒙肖帮主厚爱,我现在畅快的很,前几日修炼阳刚心法倒还感觉有一股热火在心头烧得慌,不知怎的调息,现在怕是善人善福,得了这稀有的寒气,经脉疏通了许多,顿感畅快淋漓啊。肖帮主,你若是放了我妹妹和黛仔,带你到寒潭也不是什么难事”林峰悄然运作内力开始调息,想尽快化解这股寒气,林峰心里明白:现在的局面本就敌众我寡,再加上燝元这一手无缚鸡之力又被寒冰邪气缠绕的病坯子,倘是被肖木石看穿自己真的被寒气所伤,那他们四个人怕是都要成了肖木石的绳下俘了。

肖木石见林峰说话中气十足,且刚才救燝元的身手的确不凡,不仅心里开始犯嘀咕:莫非还真如这小子所说,他还因祸得福?现在我众他寡,敌他一个也不是问题,可现在最宝贵的是时间,且要赶在云中鹤一等之前到达寒潭,找到长生不老泉,还是少做周旋的好;便心生一计,道:“林少侠果非凡人,先放人倒也可以,但我怎能确信我放了两位姑娘你还能乖乖的带我去寒潭,这样,你在这两位姑娘中选一人,另一个留下做人质,等找到了长生不老泉,两位美娇人儿都是你的。”

这下倒是难住了林峰,林峰深知现在不是死拼的时候,可一个是自己喜欢的黛仔,一个是自己的亲妹妹,该如何抉择呢,就在林峰犯嘀咕的时候,燝元道:“这样吧,肖帮主,你放了两位姑娘,我做你的人质。”

“我要你做人质又有何用,你这病坯被邪寒之气入体,难不成还想再来嗟取更多的内力?这东山越往上寒气越重,怕是你刚才吸收的内力也不足以助你到达寒潭,这亏本的买卖我可不做。”肖木石狞笑道,“林少侠,我的等待可是有限度啊,想好了没。”

林峰左右为难,若是选择了黛仔,如何对得起自己的妹妹,如何向死去的母亲交代,要是让林牧之知道,非打折了他的腿不可;可若是选择了林枫,那日后黛仔非的和他老死不相往来啊。“肖帮主,你看这样如何,我留下做你的人质,这两位姑娘和这个病坯子反正也不知寒潭在何处,且你带着他们上山只会拖延了行程,倒不如你现在放了他们下山,我带你速速前去寒潭。”

“这个买卖,想来也是做得。好吧,接着这两位美人吧”,肖木石两袖一扬将两个麻袋先后朝林峰挥去,林峰借过装着黛仔的麻袋顺势往燝元旁一放接着腾空去接另一个麻袋;燝元忙松开麻袋照料黛仔,就在林峰在空中接住第二个麻袋的时候才发现这个麻袋十分沉重且透着一股烈热的劲霸之气,分明里面装着的不是自己的妹妹林枫,这才想起燝元之前说的从麻袋的外形来看应是一个男人,林峰心里大叫一声不好,怪只怪自己刚愎自用,只看到了妹妹的发簪就突兀的认为麻袋中之人是自己的妹妹。正在犹豫之时,肖木石早已使出了一记隔山打牛火焰烧掌法,狠狠的拍在麻袋上,却也将掌力透传到林峰身上。

林峰应声倒地,伤的不轻,此刻正有一寒一烈两股势力在林峰身体里游窜、争斗,林峰感觉五脏仿佛要被撕裂了一般。而空中的麻袋在被肖木石一记隔山打牛掌法的重拍下早已破碎开来,里面果不其然是一个身材也很是瘦弱的男人,这男人仿佛熟睡了一般,从空中滚落到地上依旧一动不动,躺在乱石边,乍一看长得还有几分清秀;

“你这个江湖败类,竟然偷袭我,快说把我妹妹怎么样了!”林峰强忍剧痛从地上撑起道。

“林少侠稍安勿躁,我也不想这样的,不过你放心,另妹怕是正安然无恙的在贵府中做着花红,我岂敢带美人儿来这蛮荒冰凉之地。只是偶然拾得令妹发簪,便想着改日登门送还,不了少侠你误会我绑了另妹,在此情此景我也只好顺水推舟的演下来了。现在你要我放了另妹,演不下去了,唯有出此下策,若不是重伤与你,你趁我不备逃脱了去,那还有谁人带我去寒潭呢。不过我肖某人还是很讲信用的,等找到了长生不老泉,我就放了你挂念的美人和你,哦,还有那病胚子。”肖木石瞥了一眼燝元。示意手下将几人都有架着,准备上路了;

林峰此时已是重伤,再无还手之力,唯有先听命于肖木石再见机行事;肖木石一行架着四个人质想东山左峰匆匆前行;

不多时便也晌午,众人已经不知攀上了离碧霞镇平面有多高的海拔,但众人能感觉到的便是仿佛又步入了塞北的寒冬一般,向周边的山石望去,俨然是白茫茫的一片,不知哪些才是真正的山石,哪些是常年的积雪冰水压实形成的冰溜子。众人纷纷裹紧了本就单薄的春裳,功力稍浅点的已经浑身不听使唤一般不停的打着哆嗦,可见肖木石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只能强撑着赶路。山路也越来越陡峭,愈发的分不清哪里是路,一个不小心,前边探路的小卒已经跌落深崖了两人来,更是让这百十号人的队伍行进更加缓慢,而那麻袋里原本装着的男人本有一个人扛着,现在也轮番的由两人抬着了。林峰边行进边调息着内伤,不时再嘀咕:这原本装在麻袋里的壮汉会是谁,这一路的颠簸都未醒来,穿着打扮也不想是碧霞镇周边的人士,更确切的说,林峰也算是爱走南闯北的人,却也只能用奇装异服来形容这壮汉的行头,这壮汉是在闭关静修还是说被点了穴道不得动弹,若是静修还罢,倘若是普通常人,穿的如此单薄又暴露在这冰天雪地里,怕是也要被冻僵丢了性命了。可林峰转念一想,肖木石不辞辛劳让手下登山都捆带着这个壮汉,想必这壮汉定不是简单人物,至少对肖木石是极其重要的,肖木石又岂会让他轻易死去。

就在林峰陷入深思的时候,黛仔正搀着燝元艰难的往前走着,显然燝元体内浩瀚的寒气又被这冰天雪地所激发更加的强盛,燝元怕冻伤了黛仔几次挣脱黛仔的搀扶,可黛仔还是死死的搀着燝元。林峰此时早已顾不上吃醋,心里盘思的是如何尽快带着黛仔和燝元脱离虎口;

“帮主,我担心姓林的这厮怕是诳了咱,走了这么久,别说寒潭,连根毛都没见到!”肖木石身边的一个四十来岁年纪的人幽幽道,很显然,这人能伴在肖木石左右两米之内,必是肖木石的心腹,此人提声对丈余外前方的林峰道:“你这厮倒是说来,此处离寒潭还有几许,寒潭想必该是不小,就看着陡峭之地也难容下一潭寒水来,倘是你厮再不老实,可别我小老儿不客气了!”

“你这小老儿倒也好笑,你分析的没错,此处地形陡峭,自是容不下寒潭,那当然得往前走了。徒步再往上一个时辰,应是能到。谁让我被卑鄙小人暗算,不然使了轻功自是要快上不少……”林峰也不回头,故作喃喃道。

小老头儿本想发威,却也被肖木石制止,肖木石随年轻,但的确能沉得住气,城府不浅。又过了几柱香的时间,山路渐也平缓了许多,“帮主,看来我们应该上到峰顶啦,寒潭估计就在附近了。”不知是谁疲倦的声音中透露了一丝看到希望的喜悦,可就在众人还正准备稍作休憩时,眼前的场面让人不寒而栗,这里那是峰顶,只能算作左峰上的一个山腰罢了,真正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在这较为平坦的山腰上本该是白茫茫的一片,可现在却是一片血海,横七竖八的躺着十来具尸体,俨然在他们赶到之前这里发生了一场血斗。肖木石身边的小老头扫了一眼,一皱眉道:“帮主,很明显这些人都是中了云中鹤一等的毒镖,可还未等毒性完全发作,就被人用极其残酷的刀法了解了性命,从这刀口来看,怕是云中鹤的弟子采花大盗蜇人蜂所为。”

肖木石点了点头:“不错,怕是这帮人追的太紧,云中鹤早早在这下了埋伏,然后清理了穷跟不舍的这些江湖朋友。从另一个方面也说明我们来左峰是对的,不过得让弟兄们赶紧些了,云中鹤本就轻功了得,现在又少了这些人的纠缠,那他们去寒潭的速度就更快了。弟兄们,长生不老的秘密就在眼前了,大家加把劲!”

肖木石话音未落,就有几个想溜须拍马抢头功的济善帮帮众叫唤着往山上走去,林峰也懒得理会,毕竟受了重伤示意黛仔和燝元坐下别动,押解他们的几个帮众正欲严逼他们起来上路时,只听前方一阵惨叫,先冲上去的十几人都倒在地上抱着脚打滚,没滚记下就都不动了,仔细一看,这十几人都面色乌紫,气孔流血,很明显是中毒而亡。

“好个狡诈的云中鹤!”肖木石运气朝前路连发数记火焰烧掌,在掌风的席卷下,地面上的积雪四散开来,露出一排排猴毛般的细针,刚刚倒下的十几人就是踩到了雪中这含着剧毒的猴毛金针才断送了性命;这金针密密麻麻直通三丈开外,肖木石倒是可以轻松的踏雪无痕飞过去,可加上受伤的人质和帮里一些轻功不好的兄弟,大部队就这么被这密密麻麻的猴毛金针给耽搁下来;

肖木石正想先使用轻功飞过去探探路,可又担心前面积雪还有这歹毒的暗器,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的余光瞥到了这已经倒在雪地里的二十余具尸体身上,顿时有了主意,只见他腾空调到一具尸体身上运用轻功使尸体在脚下犹如滑板一样往前滑行,直到滑了数丈之外,确认前方再无暗器埋伏,这才放下心来,示意帮众将这二十余具尸体拼成了血路,让其他人从这尸体上踏过了暗器区域。黛仔和燝元死活不肯从尸体上踏过,无奈只能由一个济善帮的教徒扛着强行带了过来。

等众人都安全过了这左峰的山腰,肖木石让大家又马不停蹄的向左峰山顶奔去;渐渐的天又黑了下来,众人点起了火把,就在肖木石的随从小老头又即将对林峰发难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寒意袭来,一片烟雾蒙蒙的平坦出现在众人眼前,“莫非,这就是寒潭!”小老头喜出望外。还未等肖木石下令,只听嗖嗖几声,前边已经又有数十个济善帮的帮众倒下,“快熄灭火把,四处散开!”肖木石下令。众人纷纷灭了手中的火把,前面又是几声嗖嗖,这次在黑暗中又应声倒下了几人,肖木石听着暗器的方向连发数掌,只听哎呀一声,紧接着一声噗通,宛如一块大石坠入了一个湖里一般,再接着是一阵哗啦之声,下来便是一个人的谩骂“妈的,灵精猴,你诳老子,你的猴毛金针一点都不好玩。”正当肖木石准备再次发难时,前面倒是亮起了火把,在云雾缭绕之中若隐若现一个穿着白衫的书生,此人正是云中鹤:“肖老弟,别来无恙啊~”

“休套客套,你一路设伏,伤我教众,现在有让你劣徒杀我教众,我岂是吃素的!”肖木石哪听得云中鹤的假情客套,示意仅剩的几十教徒做好攻势和戒备,但毕竟云中鹤的暗器不是吃素的,肖木石也不敢轻易发难。

“岂敢岂敢,肖老弟,我那玩性未泯的劣徒灵精猴在途中撒了一小把猴毛金针本想着来防外人的叨扰,没想堂堂济善帮的新任帮主也会听信长生不老泉的谣言亲自来这里呀,若是知道是肖老弟,我怎样也不会让我这劣徒胡闹的,不过这点雕虫小技在肖老弟的本领面前也只能称作儿戏了。置于刚才,是我那令一个劣徒蜇人蜂和灵精猴打*,说他也能用灵精猴的猴毛金针一发击中十人,这不,你们这火把灯火通明的太晃眼,我也愣是没看清是肖老弟。老弟莫怪呀。再说了,你也发掌将劣徒击到了这寒潭里,这寒潭之水现在可是彻骨啊,也算是惩罚了我的劣徒,这样咱也就算是两平了。话说回来还要感谢肖老弟手下留情,只是用掌风便把我这劣徒击到了寒潭了,佩服佩服。”云中鹤接着东扯西拉。

肖木石被云中鹤这么一顿胡侃,反而也一时没有话说,自己本是闻声发了几记火焰烧,可在苍乱嘈杂之中也只是用掌力的余风将对方击落了水里,对方移形换影的轻功的确不容小窥,云中鹤这么一说,肖木石也只能佯装大度起来,但却未放松半点警惕;

“哎,姓肖的,我知道你是为何而来。不过我奉劝你一句,还是早早回去的好。你这才刚到寒潭,怕也损伤过半了吧。”灵精猴讥笑道。

“你这厮好生无礼,伤杀我弟子慎重我还没算账,你倒是敞亮,有种跳出来!”肖木石却也是用话语激将,未敢轻易往前半步。

“这年头,都是靠本事吃饭,你们济善帮一帮乌合之众,不堪一击,花拳绣腿的丢了自家性命这能怨谁,况且我猴哥是好意。你不想想,我师父江湖鼎鼎有名的云中鹤,外加我和师哥二人,亦是叱咤江湖,我们在这寒潭都寻觅了半天也没发现任何线索,怕是被你身边那姓林的小崽子诳了。你们还是早早下山去吧。”蜇人蜂扭着早已湿的通透的衣裳一脸一本正经道。

“你们师徒三人休要演戏了,倘若长生不老泉真的不在这寒潭,你们岂有不走之理,难不成你们还想在这隐居不成?别人这么说我倒是有可能信,你这采花大盗蜇人蜂三天不见个花姑娘,怕是这寒潭的水都要沸腾了。”肖木石知道蜇人蜂嗜色成性,便好生一番挖苦,引得济善帮众人也哄堂大笑议论纷纷;

“你这姓肖的还真是狗咬吕洞宾的主,我蜇人蜂早就洗心革面了。我师父说了这里虽没啥长生不老泉,但这寒潭也算至寒之地,是练武之人修炼上乘内功打通命门清修的好地方,你们济善帮一帮乌合之众也没几人真正懂得上乘武学,在这也是白白浪费,呆久了小心成了冰坨儿,且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扰了我师父的清修,你们谁能担待。刚师父正在修炼的紧要关头,你们却也突兀的闯来,我和我猴哥岂有不阻止之理。”蜇人蜂干脆拖了裤子扭起了水,还没扭几下,脱下的裤子也结了冰霜,好在上衣裹在他浑圆的身体上有着身体的热气,不然早也被冻了起来。

肖木石见状这才体会到寒潭果真是不一般,心里嘀咕:这修炼武学的上乘佳景来了就更不能走了,且谁知云中鹤一等有没有隐藏什么秘密。寒潭如此奇特,说不定长生不老泉的秘密就隐藏在这寒潭之中。肖木石哈哈一笑道:“原来刚才云中鹤老兄在修炼内功啊,多有得罪,那既然是如此一块修炼功法的宝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兄弟我也就暂时不走了,在这也清修几天。咱还是互不干扰就好啦。”肖木石说着,就示意手下大有在这安营扎寨的意思。不一会肖木石的手下就在这不大的寒潭边安顿下来,在一块较平的地上铺好了虎皮毯子,肖木石双腿盘卧做清修状。云中鹤见着肖木石年纪虽轻但脸皮竟也如此的厚,一时也是无奈,心想反正当下也没发现长生不老泉的秘密,不如借肖木石这帮人之手找到长生不老泉之后,来个黄雀在后岂不更好,便于吩咐灵精猴和蜇人蜂草草安顿了下来,就这样形成了两个阵营对坐,对峙在这不大的寒潭边沿,相个也就两丈余远。

肖木石盘膝而坐哪里是在清修,此时的他这才仔细环顾寒潭四周,寒潭被雾气笼罩看不到远处,但依照这山顶的轮廓寒潭也大不到哪儿去,潭边一残秃的断崖石缝中愣是挣扎延伸出一颗老松,歇着枝干侧到了寒潭上来,之前云中鹤一等就是站在了这老松之上,怕是接着老松在寒潭之上的良好地理位置来发掘这寒潭的秘密;

暮色也渐渐的浓了,众人已是饥肠辘辘,好在济善帮一行备足了登山的干粮,一伙夫打扮的人给肖木石端上了一坛酒和一碗酱牛肉来,然后从一个布袋里给众人开始分发馕馍。伙夫怕也是一个心善的人,也给林峰燝元和黛仔一人给了一个不大的馕馍。不知何时之前装在麻袋里的壮汉也醒了过来,看押他的两人见他醒来没有一点好脸色,嚷嚷道:“娘的,这厮定是路上早醒了,不想走着山路,佯装昏死。”这两人嘟囔着见伙夫正要给刚刚苏醒的壮汉发馕,气更不打一处来,其中一人扛着刀上前用刀背将伙夫即将放到壮汉嘴边的馕震掉在地,这人见伙夫捂着自己的虎口一脸疼痛,顿时哈哈大笑,这时,之间壮汉纵身挑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还在大笑的匹夫手里顺过了刀,轻轻在这匹夫身前嗖嗖剜出了白光闪闪的几个刀花,就见着匹夫滚在了地上一顿痛苦的嚎叫,这所有的一切都被林峰和燝元看在了眼里,林峰放下嚼着的馕嘀咕道:“上好的刀法,之前还真没见过,就这两下就把那匹夫的手筋脚筋都给挑断了,看,最重要的是这雪地上竟没有一丝血迹,妙哉妙哉。”林峰示意燝元和黛仔往壮汉那边看去;

燝元点点头:“确是一等的剑法!”

“燝元哥,这怪咖明明用的是刀咩。不过燝元哥说的,自是没错~”黛仔侧头瞪了一眼林峰;

“瞧你护这病秧子都成啥了,趁着这天还没全黑,抓住最后实际睁眼说瞎话啊。”林峰忍着内伤也不忘逗贫一番,不过听燝元这么一说,却也有那么几分理,怪不得在那闪闪的刀花中总感觉有一丝别扭,林峰顿时也对燝元刮目相看起来,心里嘀咕:没想这病坯子不仅一身的邪寒之气,还略懂这刀剑的路数。

此时数丈余外的云中鹤一等也看在眼里,不愧都是江湖老手,在还没弄清来龙去脉的时候还都是静静佯作若无其事的坐着,静观其变;

肖木石放下手中的牛肉块,见这壮汉突兀的起身发难眨眼间就残废了手下一兄弟却也没有一丝诧异和心疼,肖木石起身还未张口,那壮汉就扑了过来,只听壮汉吼道:“还我冰凝剑来,你这歹人!还我冰凝剑来……”话音未落这壮汉伴着绚丽的刀花已经对着肖木石袭面而来,这肖木石也非等闲之辈,竟也以空手和兵刃相搏,几个回合下来这壮汉的刀法也渐渐露出了破绽,毕竟壮汉使用的是剑法,手里的却是精钢所铸的大刀,剑法贵在灵活精妙,以刺为主,而刀法大多以厚重霸道,以砍为主,壮汉以上乘的剑法来操控这柄厚重的钢刀几招倒还可以,可时间一长,便将剑法和钢刀的不协调的诟病暴露无遗。

林峰正痴迷在这壮汉精妙的剑法之中,却也在几个回合之中发现了这壮汉并不会将这上乘剑法融会贯通到手中的钢刀,不仅担忧起来,此事黛仔碰了林峰一下,林峰顺黛仔嘴巴一撇的方向看去,济善帮人群中正有一个小厮怀里抱着一个抹布包裹的东西一步步往人群后面退来,黛仔悄声说:“估计这厮怀里抱着的就是那舞刀的怪咖刚才口里一直念叨的啥冰凝剑~”

“你怎么知道?”林峰不解;

“哪儿那么多废话,你没见刚那怪咖醒来一眨眼就残废了一个匹夫嘛,然后他叫嚷啥冰凝剑的时候我就看到这厮抱着这麻布疙瘩往人群后面藏了。”黛仔歪着脑袋撇着嘴道。

“有道理!”林峰愈发敬佩黛仔的观察能力来,眼看那壮汉再有几个回合就要败下阵来,林峰心想:“当下我们几个也被肖木石给困着,等肖木石发现我所谓长生不老泉在寒潭之上是敷衍他时,我们几个小命自是不保,现在我有又内伤在身,谁也救不了;而这壮汉也恰被肖木石绑了来,和肖木石自是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看来此次脱险得靠着壮汉的了,眼下只能搏一搏了。”时间分秒必争,林峰想到这里,对黛仔使了使眼色,黛仔也是心领神会,黛仔正要跟燝元说,这才发现燝元早已懂得嘴唇发紫缩成一团,但不知为何燝元的目光却也牢牢盯在那壮汉身上。黛仔想着此事燝元能集中注意力而不被冻的昏厥过去也是好事,也来不及去叫燝元,便趁四周济善帮的人都在看热闹的时候偷偷摸摸的接近到那抱着麻布的小厮身边,施展了分筋错骨手只听哎呀一声,黛仔早已将麻布包裹的东西从小厮手里顺了过来,黛仔分尽全力也只抛到了林峰面前,足见这麻布裹着的物件分量不轻,林峰运尽全身气力跃起奋掌在空中即将坠落的麻布物件上一击,将这物件朝正打得不可开交的壮汉身边拍去,林峰这一击用尽了不久已经薄弱不堪的内力,顿时热气上涌,吐出一口鲜血,黛仔这下吓得够呛,生怕林峰就这么去了,忙过来掺下林峰;

而空中飞着的麻布物件在林峰这用力一击之下,麻布在内力的震慑下碎散开来,顿时之间一道温润的白光从空中划过朝那壮汉飞去。肖木石见状大失惊色,正欲朝着白光扑来阻止壮汉接住此物,却也被壮汉绵柔却也贴身黏密的剑法拖住一时无法脱身,只见壮汉将手中的钢刀一转一掷,钢刀也就发着嗡嗡的声音在空中划出绚丽的刀花连同刀身朝肖木石飞去,肖木石倒也沉着,双腿做弓步,左手从上往下画弧,右手从下往上画弧,一声轻喝,嗡嗡作响画着剑花的钢刀却也被肖木石用双掌掌心夹住停了下来。济善帮众人纷纷为肖木石叫好。而此时这壮汉也趁着肖木石发力借刀之时接住了林峰奋力抛来的物件。壮汉右手顺势在空中那么一绕便也接着了这道空中划过的温润的白光,壮汉一声大喝:“歹人,瞧我冰凝剑的厉害!”,话音未落,壮汉早已裹着一团润眼的白光朝肖木石攻去;

果然不出黛仔和林峰所料,那麻布包裹的物件正是那壮汉口中所说的冰凝剑。此剑细看温润如玉,划空的那一刹那闪耀的白也是那么的不同,林峰看着壮汉手里舞动的冰凝剑,喃喃道:“真是一把好剑! 就是怎得感觉这剑也透着一股邪寒……”林峰看了一眼自己刚用力拍剑的手心,脸上露出一丝不解和疑惑。

延伸阅读

欧妮纳女装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0mu.shtml
欧妮纳女装隶属于欧妮纳(东莞)时装有限公司,公司坐落于著名侨乡中国时尚之都-东莞,公

七色花饰品店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gk55.shtml
一个品牌的真正诞生7magic(七色花国内外女孩时尚用品店),代表当今新锐的女生时尚

启绿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pwaq.shtml
启绿空气净化设备按国内外标准建立并健全了产品质量管理体系,并组建了一支高素质的产品研

灵声机器人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govl.shtml
暂无

八一化工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g4y8.shtml
安徽八一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始建于1968年,是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坐落于被誉为“淮河明珠

上景玩具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xyv2.shtml
上景玩具以生产儿童玩具为主,包括TPU水晶弹跳球、TPR软水球、水蛇、塑胶公仔、针画

久久酱香酒业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xs9j.shtml
贵州久久酱香酒业有限公司是国内为中重量级消费者提供个性化定制酒的企业。公司将根据消费

帝嘉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ajum.shtml
温州帝嘉游乐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游乐设备开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厂商,企业以精益求

野山拓展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gxg7.shtml
野山拓展训练机构隶属于武汉野山体育休闲运动有限公司,是华中地区较早(1999年)从事

蔓妮诗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poz8.shtml
蔓妮诗主要经营家用纺织品,床上用品,服装,生产,销售,针纺织品,宾馆配套用品,鞋帽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天也有烂桃花在线阅读第一章

    001巅峰时期冰哥X地牢人彘九哥洗白九妹文,一切剧情私设为了洗白九妹服务。狗血,ooc,略暗黑扭曲。狗血必然矫情。文中全员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作者是个相信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

  • 法医毒妃:霸道王爷专宠妻在线阅读第8章

    08,小帅工程师在开车,小帅坐着无聊,习惯性的拿出手机,没有信号,只能看看以前的一些视频和小说。又看到了女朋友,有他给女朋友拍的,也有同学拍他和女朋友在一起的,看着看着,鼻子一酸,眼泪流下来。打开信息,找到女朋友的电话号码,输入“你还好吗?”,点发送,看着小圈转个不停,实在忍不住,就哭出了声。几天来

  • 我在末日搞建设在线阅读第8章

    “女汉子,一挑三。爬大树,越高山。能喂马,能打油,问你见我愁不愁,愁不愁呀愁不愁。”我拎着一大桶水晃晃悠悠的接近马厩添进马槽子里面,口中哼着顺口溜,心情一派的大好。本来我以为王府的马厩能挺小的,顶多三五匹马,没想到,足足有二三十匹,黑的白的黄的花的,整整齐齐的站在马厩里。驯兽师其实就等同于动物园的饲

  • 重生后被大佬宠上天之第三章(3)

    陈老太看着这俩篮子满满的野菜,还挺满意的,居然没为难他们三人,还让他们三人去玩。陈老太的举动让陈樾他们摸不着头脑,但是没骂他们已经让挺开心的。陈栖和陈樾他们一样的心情,但是当她看到她堂妹陈妍蹲在地上洗碗,但是望着她的眼神是毫不掩饰的恶意的。陈妍对陈栖的恶意,不止她一个人看到,陈樾和陈栎也都看到了。俩

  • 更爱美人纤阿第4章在线阅读

    不知道睡了多久,当她重新有意识的时候,她迷迷糊糊走去洗手间。在落地镜子前,她眼睛睁开,一件宽松的男人衬衫映入眼帘。黑色的衬衫?男人的?沅蔓彻底清醒过来了!她在哪里了?!“醒了?”顾擎站在门口,身体高大挺拔,修长的手指指间还夹着一根香烟Marlboro。烟雾下,男人的眉宇清冷,表情沉稳,没有一丝多余的

  • 咔酱是我的粉丝一脉二窍,可还行?

    浮游岛的绿光更像是一团雾,身在浮游岛内却看不到任何光线,只有一些星星点点的绿色光斑时不时的在翠绿的山谷盘绕,然后又随着风升腾而去,汇聚到峰顶,加入到那一团不停跳跃的巨大光团。许可坐在院子的石凳上,仰着头,盯着那团光,那些华丽的光斑像是萤火虫,不知道是在给人引路还是追寻着什么。“许师弟。”刘适才依靠着

  • 你给的那瓶矿泉水第三章在线阅读

    狭小的街道上一家店面紧挨着另外一家,行人走在路上几乎错不开身。叫卖的声音和食物的香味在空气里交汇。穿着各色衣服的熙攘人群裹挟着嘈杂的、来自天南地北的方言在耳边汇聚。这会儿秦诗换了丝质的吊带,下面穿了条牛仔短裤,确实没花什么心思搭配,脚上套了双草编凉鞋。她穿梭在各个小吃店门口,街上响着悠扬的陶笛声,她

  • 我的祖宗特别强在线阅读第三节

    从前凌云殿离开之后,大汉以灵光裹着陈昊,第一时间返回了离火峰,来到峰网顶木屋所在。进入之后,陈昊才发现里面已有三男两女在等候。看着进来的大汉,五人恭敬地行礼:“见过师尊!”“嗯!”大汉应了声,带着陈昊来至大堂之中,坐于主位。轻咳一声后,对着陈昊柔声道:“如今已测试完灵根,你是否愿意拜我为师?”“愿意

  • 佞臣宠妻(双重生)鸿钧

    洪荒不记年,一转眼,百年就过去了。这百年里,光辉和冥姬没有出门,就是在血海里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咳咳,开玩笑的,实际上是光辉刚刚成仙,需要巩固修为,又有麟祖之肉这种顶尖的天材地宝可吃,自然是宅在血海不愿出去。这百年里光辉也不是混吃等死,他的修为通过和漂亮姐姐神交,修行《阴阳调和》,很轻松地就提升到了真

  • 只做你一人的宝贝出击

    到了真正的实战,以前听说过的技巧全部都派不上用场,吹雪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十分笨拙地航行,连索敌都差点搞忘了,还好在路上突然想了起来,赶紧进行索敌,不一会儿就发现索敌失败,一颗炮弹从远处飞来,毫无悬念地击中了吹雪。“哎呀!”吹雪感觉自己好受伤,这一炮至少扣了6点耐久,如果深海的火力再高一点就能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