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tUHLg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整个世界都在我的肚子里在线阅读第10节

作者:九头鱼 来源:飞卢小说网

由于常住宜良,这让我成了马兰花烤鸭店里的常客。

宜良是一座让人一来就会喜欢的城市,四季如春,气候适宜,景色如画,虽然我住的园林基地距离马兰花的烤鸭店并不算太近,但我喜欢一个人步行,一路上看云贵高原的优美景致,感受这片红土地上的民风民俗,到她的烤鸭店里品尝一番美食。

马兰花总是浅笑嫣然的跟我打招呼,然后吩咐服务员给我端上我喜欢的菜品。空闲的时候,马兰花就来给我送上两碟她们店里自己腌制的泡菜,或是她家里的风味土特产,跟我客客气气的聊上一会儿。

我很享受这样的时刻,一边品尝着喜欢的菜肴、啜饮着淡淡酸甜味的杨梅酒;一边看着餐馆外青绿的田畴和无边的美景,时不时的还有一位异域风情的美女跟我聊聊天……

我突然觉得生活原来是简单而美好的,是我们给自己的生活增加了太多的“零件”、背负了太多的重担,把它搞得太过复杂。一年多来,生意失败后笼罩在我心里的阴霾,在这样淡然从容的时光里烟消云散,我的眼前都是新的希望,我看见的都是些美好的东西,我也渴望就这样享受和感悟生命的每一天,这是我的人生里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我很庆幸自己来到了云南、做了我喜欢做的事。

我时常会在黄昏时分来马兰花的店里,一直待到她的店子关门。夜色迷蒙,星星点灯,食客们都慢慢散去,而我却时常忘记离开。

这时候马兰花就会淡淡的笑着走过来,用宜良话问我:“个是还没吃好?”

我这才恍然大悟,她是在提示我:她要关门打烊了。

赶紧结账,匆匆离开。

一天中午,我正在马兰花的店里啜饮着她新酿的杨梅酒,忽然餐馆外面人声嘈杂,一个中年汉子站在园场里大吼大叫。

食客们纷纷放下碗筷,兴高采烈的凑过去看热闹,我也跟着去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人群里纷纷议论:

“这个人又来了,他已经是第三次来捣乱了。”

“这个人是谁呀,这么不讲理?”

“余三成,这里出了名的‘余癞子’。”

“他为啥要来这里闹事?”

“余癞子嘛,自然耍横耍赖啰,马兰花以前在他的铺子里帮过工,学过做烤鸭的方法,现在马兰花自己开了烤鸭店,他就说人家学了他家的祖传秘方,让给他付秘方费,还提了一大串的无理要求。”

“这明摆着就是欺负人嘛,宜良开烤鸭店的成百上千,做烤鸭的方式都大同小异,他凭啥说人家用就的是你家的秘方。”

“哪有什么秘方啊,他这就是找借口,敲诈勒索。”

“这人可恶,咋没人出面制止他呢?这么闹腾,马兰花的生意做不成了。”

“谁敢去制止?你去制止试试看,你看他蛮不讲理,手里还拿着家伙。”

“……”

大伙议论间,只听见那位醉醺醺的中年汉子大声叫骂道:“马兰花,你偷学了我家做烤鸭的祖传秘方,跑到这里来开店挣钱,你要是不给我1万元的秘方使用费,以后还要从每天的买卖里分四成给我,不然的话,今天我就砸了你这餐馆,烧了你这店铺。”

这个中年汉子说着顺手就抡起手里的钢管,把几张桌椅板凳砸的稀烂。

人群中一阵惊呼,纷纷退让,都怕伤到了自己。

马兰花不敢声张,眼里泪水长流,她站在店门口,双手交叉着抱着自己的肩膀,似乎是想用自己柔弱单薄的身体,挡住这个人彪形大汉进店砸东西。

看着马兰花如此的可怜无助,再看看这个中年汉子的肆无忌惮,一种力量从我的胸中往外迸发,我借着酒劲,拨开人群,走到距离这个中年汉子一米开外的地方说:“这位大哥消消气,不要这么冲动,有事好说好商量。”

中年男人没想到竟然还有人出来为马兰花说情,瞪着眼睛看了看我,不屑一顾的用钢管指着我说:“你是谁?少在这里管闲事。”

“我是谁无关要紧,我只是想劝你不要动粗,你们双方有纠纷,可以坐下来商量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凡是都要讲个道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砸坏了人家的东西要赔偿损失,要是再伤了人,那可就是触犯了国家的法律。”

“你算什么东西,还敢来指教我,赶紧滚到一边去,不然我连你一起打。”

人群中纷纷议论,有人呐喊助威:

“余三成,人家是来劝架的,你不要这么蛮横无理,有啥道理摆到桌面上说嘛,何必动粗。”

“是哦,你这都来了几次,这么闹腾,让人家还怎么做生意。”

“这个店的菜品好,老板又热情好客,我们可不希望你把人家的店搞的关门闭户了,让我们没得地方吃酒消遣。”

“听说你还是个文化人,还当过老师,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你自己把生意做垮了,穷困潦倒了就跑到人家这里来敲诈勒索,你太不地道了。”

“余癞子,你一个大男人欺负人家一个寡妇,这算啥能耐。”

“豪恶霸道,太嚣张了。”

中年汉子用钢管指着人群吼道:“你们谁在这里给她放屁帮腔?有种的就出来,站到老子跟前来说话,出来一个我打倒一个。”

我对中年汉子说:“这位大哥,你听见没有?群众的眼睛是明亮的,大家既然都对你这样的做法有看法有成见,说明你这种方式欠妥,你不如就坐下来双方商量,这么动粗实在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我就动粗了怎么样?信不信今天我就砸烂你的头。”

“既然你这么不听劝阻,非要动武,那我奉陪。”我说完对围观的人喊道,“在场的乡亲们,你们都看见了事情的原由,请大家给我做个证明。”

众人一齐声回应:“好!我们给你作证。”

“你可以要小心啊,他手里有家伙!”

说话间,中年汉子已经举起钢管,上前向我砸了过来。人群中一阵惊呼,有人高喊:“快躲开,他要砸到你的头了。”

我闪开躲过。

中年汉子转身,一个箭步又向我砸来……

我再次闪身躲过他砸来的钢管,顺势一个扫堂腿,回身用手肘猛击他的后背。

中年汉子前脚失控,一个狗吃屎,吧唧一声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上前用脚猛剁他的手腕,钢管从他的手里脱落,滚到了一边。

几个围观的小伙子乘势上前,把他稳稳的按在地上。

人群中有人高喊:“打,打死他!”

“大家不要冲动,打死人是要偿命的。”我制止了大家,用钢管的一端顶在他左侧的脖颈上,说:“这里可是你的颈动脉血管,你最好不要动,否则,我稍微一用力,钢管的斜切尖头就能刺断你的颈动脉,你全身的血就会喷出来,瞬间你就没命了,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我不动,我不动,好汉求你别刺进去……”中年汉子没有了蛮横霸道的气势,连声求饶。

我掏出电话,对中年汉子说:“我现在要给你们镇党委书记林建设打电话,报告你在这里的闹事情况,我把电话开成免提模式,你可要听清楚了。”

然后,我就当着中年汉子和围观群众的面,给堂哥林建设说明了刚才发生的情况。

堂哥说:“干得好,那是一个无赖,自己做生意失败了就去敲诈勒索人家,他这样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我马上给派出所报案,让警察来抓捕他。”

“您先别急着报案,这个人今天喝多了酒,神志不清,酒醉闹事,已经被我们几个人制服了,等我问清楚情况了自己报案,到时候再让警察来带人也不迟。”

“好,那你们自己要注意安全。”

打完电话,我问趴在地上的中年汉子:“你听清楚我刚才跟林书记的对话了吗?”

“听清楚了,听清楚了。”

几个年轻人就用他的裤腰带捆住了他是双手。

“你今天又是砸坏人家的桌椅板凳,又是行凶打人,你已经构成了犯罪行为,送你进监狱里关你个一年半载应该没有问题。但是,我们做人做事要给自己留有后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刚才电话里我也已经替你说情了,说你是酒醉后神志不清,才来闹事的,我给你留一条后路,你也应该给别人留一条后路,马老板一个女人家,开店做生意不容易,你却屡次来她的店里骚扰闹事,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们有什么纠纷,可以找政府、找警察、找法院通过正当途径解决,你这样闹事就是错误的行为,我现在问你:你是想不想心平气和的解决问题呢?还是我现在就报警送你去派出所?”

“心平气和的解决,不要送我去公安局。”

“好,那你就老实点,按照我说的做。”

“好好,你说,我按你说的做。”

“把你的裤腰带解下来,然后把你的双手交叉放在后背上,不要乱动。”

中年汉子完全照做了。

延伸阅读

青灵仙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jiasongdianqi.cn/xiyk.shtml
一阵剧痛,让杨皓从沉睡中清醒过来。被唤醒的除了意识,还有就是记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无限恐怖之问苍天你已迟到  http://www.shjiasongdianqi.cn/dlcp.shtml
“不要……”单丽娟感觉到纪友财的大手,赶紧抓住纪友财的手本能的喊道。纪友财刚才是迷失

若遂凌云志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shjiasongdianqi.cn/bh35.shtml
夜深,众人各自睡下,苏天没有睡,却是跑到了山谷瀑布旁边开始打坐运功。白天的一战,使得

临界成神之纵身一跃气自来  http://www.shjiasongdianqi.cn/gc01.shtml
宇宙深处迸发的那一道神秘光亮,早已洗刷了生灵万物,从而生出种种玄妙,再也不同往日时光

[青云志]山有木兮木有枝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shjiasongdianqi.cn/nmag.shtml
和喻然聊天是一件很令人愉快的事,简一鸣觉得明明才刚开始,但一抬眼,就已经到晚上了。简

(网王)筑梦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shjiasongdianqi.cn/nlf5.shtml
我的双眼根本是无法移得开死去持刀敌兵紧瞪着的双眼,心里一股强烈无比的内疚侵上心头:“

如果只是青春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shjiasongdianqi.cn/djrp.shtml
我头皮麻了,但不敢理会,迅速点上蜡烛,山里风虽然大,但这个位置树木密集,加上两堆坟头

制霸星空1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jiasongdianqi.cn/xzxi.shtml
乔修今年二十五岁。大学毕业之后在省城工作不到一年便辞掉工作成为了一名自由职业者。最初

名作家宇智波[综]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jiasongdianqi.cn/683x.shtml
“你在哪?”陈风坐在酒吧的高脚椅上摩挲着玻璃杯表情百分之两万的难看。林轲举着手机瞅着

穿成反派花瓶女友在线阅读一只蝼蚁的命运  http://www.shjiasongdianqi.cn/sg29.shtml
呯~呯~呯.....随着一声声不绝的敲门声,一个老太太的声音传来:杨卓超,小杨在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关门放总裁第七章在线阅读

    说来也怪,从那日起,陆仁写诗好似开了窍一般,一个月里,看见花写了几首诗,看见月也写了几首诗,吹了点风还能写出几首诗......,好似还写得不错。为免是自己错觉,陆仁挑了十来首寄给了夫子。老秀才接到陆仁寄来的厚厚信封,展开一读,拍案叫好。这小子开窍了。当下赶到陆仁家中,叫陆仁与他回去读书。连陆家都不让

  • 风云大少第八章在线阅读

    回到家,长胜已经做好一桌菜在等着他了,正好这会楚度也感觉到饿了,坐下就狼吞虎咽起来,边吃边含糊的说道:“我走后,家里没发生什么事吗?”听到楚度问这个长胜就笑了起来,说道:“少爷,你走后不久老爷就醒了过来,大哭大叫着就逃离了楚府,我也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嗯,管他哪里去了,最好别回来,多吃点,做的

  • 帝国之崛起文明第9章在线阅读

    “金丹中阶……”南宫洵露出钦佩的神情,“看来姑娘和您的朋友都是英雄才俊,说来惭愧,我同您一般大时也不过练气七阶。”此时两人正走在热闹的集市上,而不远处屹立着一座华丽的府邸。南宫洵指着那里说道,“那便是我的家,想必家父见到您也会很开心的。”紫梦盈皱了皱眉头,她不是很喜欢这样的说话方式。“紫梦盈,你比我

  • 帝国之大将军在线阅读第2章

    下午三点,吴小白和青年签订契约,就准备魂穿到青年身上。自从和地狱之主签订契约,他的身体就被困在荼蘼酒店无法离开,唯一离开的方式就是魂穿到亡者的身体中,这种事他以前为了寻找林素经常会做。“这次我离开的时间会比较长,酒店的工作就交给你了。”吴小白换上干净的睡衣,躺在床上。“老板,她或许是林素,却不是你认

  • 火影:第四天灾之夺舍(2)

    修行不知年月,许是几年,许是十几年,依附于灭仙剑陷于重伤昏迷的魔君叶离元神逐渐苏醒。恰在此时,一个灵魂即将消散的将死之人出现在叶离元神附近,修行之路正是如此,机缘二字,妙不可言!一道明光一闪而逝,魔君叶离元神便进入即将死去的叶离识海之中,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叶离缓缓起身,任谁也不知,此叶离已经成为魔君

  • 无敌同步器第2章在线阅读

    陈佳欣的婚礼摆在了S市,包车把小S市的亲戚都接到婚礼场地。小S市到S市要走一个小时的车程,沈葶瑜妈妈负责帮陈佳欣组织小S市亲戚上车。沈葶瑜本身就在S市,来去都比较方便,在她妈的强烈要求下,她拿着喜帖大清早出门去到陈佳欣家里。她的手搭在方向盘上,跟她妈通话,“陈佳欣都没让我做伴娘,你还让我过去?”“人

  • 火影之樱逝(佐樱)在线阅读未婚夫真卑鄙

    她吐掉嘴里的泡沫,低头说:“没有啊妈妈,我有些累了,今天想早睡,您也快休息吧!”说完又开始刷牙。姜淑慎心疼地看着她,摸了摸她的头发:“两个人在一起难免发生争执,以后在一起生活,更是如此。”蓝盈盈拧开水龙头,低头洗着手,点头:“妈妈,我懂,您别操心了……”姜淑慎见女儿这样,也不再多说什么,先行回房了。

  • 人设总是在崩坏为何生活如此荒诞

    天际呈现出一种灰蒙蒙的阴郁色彩,雨点噼里啪啦的敲打着雨伞,顺着伞面的弧度淌下,形成几股水流沿着钢丝伞骨滴落。钢筋水泥建成的高大丛林中,人们撑着颜色各异的伞在十字路口擦肩而过,明明是极为鲜艳的色彩,却因匆忙到几乎冷漠的步调蒙上了一层灰。这种灰色从天空滴落到地面,蔓延在墙角街巷。行人一个接一个的从阴暗的

  • 天行圣医云家三少爷

    逐寒山庄风和日丽的一天,今天是庄主云德的60大寿,江湖中响当当的“七大家族”都来为云德祝寿,只见寿宴上坐着一个行为不羁的少年“云霄”,他十分反感这种人情世故味道浓厚的庆典,于是便愤然离开座位动身离开……只见云霄前往门外的走廊中走过来一位年轻的女子,那女子一身紫衣外貌娇艳凸显线条的身材十分养眼,女子见

  • 回首纷纷俱之司南表示:我特么是个傻子不成。(10)

    两兄弟之间的摩擦让鲁校长化解,同时邀请几人落座,一屋子袅袅茶香里掺了一丝甜味。鲁校长戴着眼镜在看资料,未有动静。司北倾身在煮茶,他拿笔杆子的手也是非常漂亮,细长干净,有过精心打理,随着煮茶的动作左手腕露出一圈银色质感的表带。他轮廓俊朗风姿卓绝,把煮茶这一套动作煮出了画里的美感。办公室内除了空调非常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