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tUHLg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侯门恶女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顾盼若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世事轮回,一千九百余年后。

人间大锦国皇室诞生了一位公主,听闻公主出生时宫中百花齐放,尤以郁金香开得最盛。皇帝大喜,赐此女名为延郁。

这孩子生就一副美人胚子,越长大越是美得倾国倾城,但她却体弱多病,刚出生没多久,其生母就病逝,皇上便让皇后亲自抚养她,尤为珍爱。

公主的十二岁生辰那年,正直生肖之年,皇帝要给延郁办生辰之宴。

延郁在一众穿红着绿的俏丽宫女们的簇拥下来到皇帝面前,一身剪裁合适的锦黄小缎袍包裹着这个尊贵的小人儿,小小年纪已然显露出与众不同的气质,一双精灵闪烁的眼神有着孩童的烂漫和天真,又有着难以掩饰的高雅贵气。

“儿臣参见父皇,参见母后,愿父皇永世安康,万寿无疆!愿母后凤体康健,福绥绵长!”延郁公主盈盈款步走到帝后面前,行礼拜下。

“我儿快快平身,今日是你的生辰,快到父皇身边来。”皇帝顾战满眼怜爱,伸出双手将延郁揽入怀中。

“你可喜欢父皇为你准备的这满园的郁金香?”顾战宠溺抚摸着延郁的头发问道。

“儿臣欢喜极了,这是儿臣收到的最好的礼物,多谢父皇!”延郁公主乖巧地回道。

“郁儿如今也满十二了,父皇该为你留心一个如意郎君了” 顾战笑道。

“父皇,儿臣还小,父皇这就舍得儿臣了嘛!”延郁装作委屈道。

哈哈哈,父皇也舍不得,但是女大不中留呀!”

“父皇!”延郁撒娇喊道。

“哈哈,好了,父皇自有计较。父皇……”

延郁公主还没听完皇帝的话,突然就倒在皇帝怀中晕了过去。小小的人儿紧闭双眼,不知何故,竟不省人事,怎么都叫不醒。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皇帝有些措手不及,但毕竟是一国之主,片刻即镇定下来,抱着怀中人儿进入了公主的寝殿。

几个御医慌忙赶过来,经过一番诊脉,无一人能诊出一二,公主的脉象极其微弱,只是面上并无一点异样,与睡着了无异,竟不知究竟患的何种疑难杂症,几位御医纷纷跪倒,战战兢兢等候皇帝发落。

“难道就一点法子没有吗?朕养你们何用!” 顾战不由动怒。

“臣等该死,只是公主突然病倒,观其面,既不像食错食物,也看不出任何病症,莫不是中了外邪?”

一名不怕死的御医小心说道。

“胡说,公主怎会中邪,更何况她晕倒时和朕在一起,没用的东西,轰出去!”

几名侍卫将这说话的御医立刻押了出去,其他几位跪在地上,无人再敢多言。

御医院首毕竟经验丰富,处事老道,见此情形,心知必须先稳住圣心才是。忙建议先以针灸稳住心脉,再想它法。得皇帝默许,一众御医立即忙开。

其实顾战平日里也算得一位仁君,威严中倒有一股亲和,只因爱极了这宝贝女儿,生怕她有丝毫差错。此时听得众御医束手无策,不由得又急又恼。

如此过了两日,延郁依旧没醒过来,小小的人儿像是睡着了一样,看不出无一点异相。顾战每每忙完政务过来探望,都是忧心不已。

“陛下保重龙体,切莫忧心过度,宫里的御医既然瞧不出延郁的病,陛下何不下一道圣旨,寻访民间神医。”皇后劝谏道。

“皇后所言极是,朕这就传旨下去。”

天子寻医,其实并不少见,历来就有御医治不好的病后来叫江湖上的郎中治好了。江湖上一些医术较高之人,多半隐于山林,不愿出世,此次皇帝寻医,言明若能治得公主之病,赏赐黄金百斤,良田千亩,这可是八辈子也挣不来的。只是给皇亲国戚治病,风险也是极大的,若是治不好,亦或严重了,那都是要掉脑袋的。

第三日,虽有些许大夫前来应诊,却依旧没有看出端倪,公主之病实在怪哉,病前无征兆,病中无异相,犹如假死,实属罕见。

顾战忧心不已,无奈之际又下一道圣旨,这一次下了痛心,圣旨写道:若能救公主一命,不满二十五之年轻者,待公主成年后相许,封侯赐爵,年过二十五之长者,若膝下有子,愿将延郁许以儿媳,世代受爵。

这道圣旨一出,民间霎时沸腾,早就听闻,延郁公主自小便是绝色的美人胚子,将来也必定是倾国倾城之貌,更不用说那显赫尊贵的身份,那是何等人能消受得起的!

只是前来应诊的人虽多了些,却无一不是垂首而出。至第六日,顾战见公主仍无起色,不由得伤心绝望至极,坐在小延郁的床前伤心不已。一旁公主的贴身丫鬟青菱低声抽泣不止。

“陛下,陛下,外面来了一位道人,说是能治公主的病!”皇帝的贴身公公甘齐匆匆前来禀告。

“罢了,不要再折腾郁儿了!”顾战看着延郁的脸痛心地说道。那么多人都来医过,全无一点好的迹象,哪里来的道人,还能治好么!实在是心灰意冷了。

“陛下,那”甘齐欲言又止,思量片刻又说道:“陛下,那道人说,如果治不好公主的病,他愿以死谢罪。”

顾战转过身看着甘齐,“他有何过人之处,敢如此说话?”

“陛下何不召见,公主殿下福泽深厚,定能救转过来的。”甘齐垂首说道,他是看着延郁长大的,如今公主病成这样,他亦是不忍心。

“那你快去把他带进来。”顾战哀伤的脸上突有了一点期盼的神色,似乎这个道人真的可以治好延郁。

片刻之后 ,甘齐领着一个身材高瘦,一身青布衣衫的男子进殿,男子面色苍白,无一点颜色,年纪看似刚过而立。

“陛下,这位是临渊道人,他说能治好公主的病。”甘齐见临渊笔直站着,以为他不知面前之人乃是当今圣上,忙向皇帝介绍道,实则是提醒临渊该行跪拜之礼。

“参见陛下。”临渊面无异色,微微垂首,并未跪下。

顾战见此人甚是傲气,不由得有些恼怒,试问世上之人,哪一个见了他,不是谦卑恭敬,唯有这道人,如此不懂礼数。不由冷声道:“你说能治好公主的病?”

“正是在下说的。”临渊依旧不屈道。

“公主已经病了五日,今天是第六日了,朕不愿她再受无谓的痛苦,你若不能治好!岂不是又要叫公主蒙受更多创伤。”顾战原本是要震慑这傲慢道人,但说到延郁受苦,不由面露忧色。

“皇帝陛下,草民说过,若不能治公主的病,草民听凭陛下处置。”临渊不紧不慢地说道,似乎治好公主的病是轻而易举之事。

“好,那就请先生立刻为公主诊治。”顾战道。

临渊也不再说什么,只微微颔首便走到公主床帐前。青菱已将公主的手轻轻拿到帐外。

“请陛下允许将床帐打开。”临渊说道,声音里没有一丝惶恐不安。

“大胆,公主乃千金玉体,仍在闺中,岂能!”甘齐说道。

“你既知公主玉体贵重,如今病中,若不能望闻问切,又怎能明判病情!”不待甘齐说完,临渊就理直气壮道,只是面上依旧无半点情绪。

“打开帘帐。”顾战命令宫女。

帘帐打开,那娇贵的人儿依旧安详地躺着,众人凝神静气地看着临渊,似乎他的表情能看出公主是否有救。可惜这道人看着公主,一张脸除了眼睛视线偶有移动,完全看不出喜怒哀乐,急煞旁人。

待他切完脉,观完面,抬起头,众人依旧看着他,等候他宣判似的。

“公主之病到底可能治好?”顾战急切问道。

“陛下稍安,公主的病能治。 ”

“真的?”顾战有些激动地道。

一旁青菱更是掉下泪来。

“那就请先生赶快施以药石,救救公主。”顾战道。

“公主之病并非药石能治的,需陛下同意一件事。公主或可有救。”

“何事?只要朕办得到定许诺你。”

“甚好,陛下需答应将公主交给我,我要带她去一个地方,否则公主熬到第七日,大罗金仙也救不了她。”临渊说道。

“一个地方,你要带她到何地?”顾战问道。

“我需带公主殿下北上长亭山,长亭山有一个人定能救公主。”临渊道。

“既然那人能救公主之病,为何不请了他来?”顾战道。

“此人非等闲之辈,莫说她不会下山,此番带公主殿下去求医,若不是在下与她有些渊源,恐怕她也不会出手。”临渊站起身来说道。

“哦?有此等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难道朕传他来,他还敢不来么?”顾战有些不悦道。

“陛下息怒,公主之病已不能等,此番就算去请,长亭路远,一来一去只怕时辰耽搁,还请陛下恩准由我带公主殿下去求医。”临渊说道。

顾战思索片刻,走到延郁公主床前,深深看了两眼,转身向甘齐道:“你去把安振叫来。”随即又对临渊道:“如此,有劳先生带着公主前去求医,路上朕会派安将军一路护驾,只盼公主早日康复归来,届时朕必重赏”

当日,安振将军以三百骑兵护送延郁公主北上长亭,途中,临渊给了一颗深色药丸青菱,叫她喂公主吃下。青菱此时把临渊当做救命稻草,当下不假思索喂公主吃了。如此日夜兼程,一路北上,第二日卯时终于赶到长亭山脚。

“先生,为何这地方这么冷?”青菱刚下马车就感到寒气逼人。

“此乃世间极寒之地,怎会不冷? ”临渊回道。。

青菱不由得又打了个寒颤,这么冷,临渊依旧穿的一身原先的薄布衫,心下对他好奇不已。

“你把这个也吃了。”临渊又拿出一颗和原先一样的药丸给了青菱。

“这是什么?”青菱心奇,自己并没有如公主那样生病,为何要吃药!

临渊只将药丸给她,不再言语,自顾自往前走。

“先生……”青菱又叫了一声,眼睁睁看着临渊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不能明白眼前的这个人。当下心中不愤,对着那背影吐了吐舌头,却也将药丸吃下。

回到车里,不过一会儿,青菱感到浑身暖和起来,只是这车一路还在往山上走,外面的士兵们都开始搓手磨拳,路边山岸上的积雪越来越厚,自己却不似先前那么冷了。伸手摸摸公主的手,也是温暖的。原来那怪先生的药丸是好东西,可以御寒的,青菱不由得扬起嘴角,对临渊又增不少好感,心道公主的病肯定有救了。

走至山腰已是午时了,山路越来越陡,士兵们无法骑马,脚步越来越沉重。

“先生,还需多久能到达?”安将军终于忍不住问道。

临渊一路都走在队伍前面,目不斜视若有所思,差点都忘了后面的人。思量片刻,说:“由此上去还需半日,人多反而耽误行程,将军就此带着队伍下山吧,我携公主前去便是。”说完也不待安振同意,一晃身却进了公主的马车,连人带被一卷而出,身形一跃,片刻便飞至几丈高去,众人均是目瞪口呆地仰望着,还没反应过来,人就不见了。只留下车里的青菱不明所以地喊着:“殿下!”

临渊一路施展轻功,携着怀中人儿片刻不歇向山上跃去。半个时辰后,来到一处瀑布下。

只见这瀑布如珠帘般倾斜而下,中间还缭绕着五光十色的彩虹,瀑布底下的水潭上青烟滚滚,犹如仙境,煞是美观。

临渊歇息片刻,将怀中人儿又紧了紧,随即提了一口气,再次跃起。中途又踩了两次崖壁借力,这才升至瀑布顶端。

眼前是一片碧蓝的湖泊,湖面极其平静,好似一面镜子,蓝天映衬之下,这片湖显得更加震撼神秘。

“你是何人,胆敢擅闯镜湖!”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说道。

临渊抬头,四下探望,不见人影,随即躬身道:“在下临渊,请禀告神女,就说是一位旧友,有要事求见。”

“神女不见外人,你回去吧。”那女子又道。

“还请姑娘通传一声,在下确有要事。”

那女子听得临渊说话恳切,便在丛林中默默转身,径直往丛中走去。

片刻之后,一个二八年华眉清目秀的俏丽女子又从另一处出来,慢慢走到临渊身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开口问道:“阁下是临渊先生?”听声音正是刚才的女子。

“正是在下,敢问姑娘芳名?”

“我叫锦牧,你怀里是什么东西?”锦牧指着临渊怀里的延郁问道。

“这是当朝的公主。”临渊如实说道。

“公主?”锦牧喃喃自语,却不再多问,随即又道:“你随我来吧。”

锦牧在前领路,经过一个灌木丛,两旁是一色的浅紫灌木,所走之路均是大小一致的白色鹅卵石铺成,百余步后,路尽头又出现一片湖,湖面蒸汽缭绕,这里温度明显比刚才高些,临渊猜测这是一片温泉。抬眼望去,湖心有一处楼阁,若隐若现,令人遐思。

“先生请跟着我的步伐。”锦牧说着,便直接踏步到水中。

看来其中有机关,临渊暗道。当下也不多想,便紧跟着锦牧往前走。说也奇怪,这湖水极其清澈,两眼望去根本看不到湖底有何物事,只是跟着锦牧的步伐,却果真如履平地,像是踩在软绵绵的塔木上。越走越近,渐渐地,一处宽广的木质建筑出现在眼前,远不止刚刚看到的那么大。

临近楼阁,抬眼望去,只见那大门上的匾额写着镜湖别苑几个字,原来这只是一处别苑。锦牧将临渊带到别苑偏堂,说了句,“先生稍后”便走了出去。

临渊抱着延郁坐在堂中,又等了一柱香时辰,锦牧终于来了。“神女在秋水寒潭,请跟我去”

临渊抱起延郁跟着锦牧,一路绕过几个亭台水榭,只觉脚下越来越冷,心道,果真是寒潭。

走到一处木乔,说是乔,其实就是几根简单的木头随意排开,然而仔细看来,临渊不由心惊,这位神女果真非凡,这随意摆放的几根木头正好搭成的这座乔实则暗藏玄机,底下没有任何支撑,但走在上面却牢固异常。

进到一座水榭,前面连着一间木屋,门前一卷门帘微微轻摇。

临渊心知只能行到此,神女之面自是不能见的。当下也不多想,便说道:“在下临渊,今日特来求医,请神女救治一病儿。”

里面并无声音,半响,还是没有声音,一旁锦牧悠然而立,并不理会临渊投来寻问的眼神。

“在下与汎素前辈有过旧交,还请看在故人之面,救一救这个孩子!”临渊说道。

“这是谁的孩子,居然劳你亲自带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悠悠说道,声音并不大,却让人听得格外清晰。

“这孩子与少仪有极大渊源。”临渊悲恸道,仿佛心中有说不出的苦楚。

“少仪?锦牧,把孩子抱进来。”

“是,神女。”锦牧说着便将延郁抱起走到卷帘中。

片刻之后,只听神女轻叹一声,低声道,“公主的病是少仪留的,她不愿这孩子活。”

“神女一定有办法的,请救救她。”临渊又鞠一躬。

“你既然如此在意少仪,为何要违她意,她并不愿这孩子活。”帘中神女声色平和地说道。

“少仪她并不愿孩子早夭,神女定有办法救她的。”临渊又道。

“你走吧,这孩子就留在这里,命数由天,看她造化。”

临渊颔首,道了声谢谢便由锦牧带着离开了。

一张寒玉床上,躺着一个瘦小的人儿,紧闭双眼,如同睡着了般。

一旁端坐着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缕缕柔丝般的黑发倾斜于纤腰之际,面上轻浮一张轻柔的面纱,露出的眼睛以上的肌肤如凝脂般,清冷绝卓,眉目如画,眼波如潭,她悠悠叹道:“你就是延郁公主。”

女子细细凝望着寒玉床上的孩子,伸出一只纤细的玉手抚上延郁的脸。触手冰凉,终是不忍心,轻轻将延郁盘腿扶坐在身前,双手捏了个诀,又将双掌轻拍在延郁背后。一个时辰后,延郁脸上渐有起色,女子额头却出了些许细密微汗,如同清秋早露。

女子将延郁从寒玉床上抱起走出这间密闭冰冷的寒室,外面守着的锦牧连忙接过延郁,面含忧色道,“竟劳神女动用真气,这可值得么?”

“既然将她留下,总要救她。我现在也只能续她的命,却不能完全治好她。”神女淡然道。

“劳烦你带她到南阁安顿。”神女又道。

“好,神女。”

延伸阅读

关于我和我的沙雕恶魔室友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rongcaibao.cn/n195.shtml
家里的饭菜食而无味,原本聚少离多的父母为了她的抚养权开始相互争吵,她妈妈突然之间明白

[佐鸣]我的另一半有些白痴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rongcaibao.cn/sif7.shtml
肖胖子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胸口的疼痛让他有点换不过气来,肥脸憋的通红,就连想要抬头看

我!直播当仙帝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rongcaibao.cn/spfg.shtml
在无尽的岁月长河,经历无数亿年的轮回,在乱海星系孕育了一颗时间晶片,它的体积在人类眼

水浒:开局拯救潘金莲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rongcaibao.cn/n6li.shtml
林秋边走边点开李思服的朋友圈,第一条便是小猫崽子的九张大头照,喜爱之情溢于言表。林秋

天涯万一见温柔(女尊)第四章  http://www.rongcaibao.cn/a49t.shtml
闪灵终于被扫地出门了。自从捡到了太宰治之后,闪灵就再也没踏出过诊所一步,每天除了给医

龙骑士与砍杀1之你就不怕我吃了你吗?  http://www.rongcaibao.cn/xg22.shtml
(1)这里说“长气“其实就是练气的意思,是指肺活量经过练习增多,另外“气势“一词中“

[琅琊榜+剑三]分山铁骨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rongcaibao.cn/b3cv.shtml
“你早就知道我会打过来?”林然也是好奇,从对方的语气之中似乎早就猜到林然肯定会打过来

一不小心成了国民姐姐[穿书]之faker和bang!【2/5求收藏】  http://www.rongcaibao.cn/x5hj.shtml
十根修长的手指落在廉价的机械键盘上,叶星气质大变,仿若隐藏在暗处的掠食者,眼神冷酷而

魔王的盛典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rongcaibao.cn/g62x.shtml
家里最难的时候,都没有动过要卖孩子的想法,顾婆子一听顾苒娘卖身了,两眼一黑,差点一头

综艺从最强大脑开始之张 苏茹  http://www.rongcaibao.cn/gbzs.shtml
赵政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飞机下降时外面的风景。随着到达终点的声音响起。女士们,先生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GL」之玛达公主与库特武官相识(5)

    库特貌不出众,但体格强壮,腿脚和腰部灵巧自如,弹跳力非常高,是冲浪的一名健将。他是相邻的莫克王国驻奥斯帝国大使馆的一名武官。驻奧斯帝国的许多国家的使館、机构、公司等建筑都不在海底,而座落在旧奥斯人居住的大陆城市,他们显然不习惯于生活在海底世界。不过,库特有时去海底宫廷的奥斯帝国外交部和国防部办理公务

  • [凹凸世界] 明月入怀第四章在线阅读

    幽深的暗巷里,躺在地上的男人手脚被绑住,嘴上贴着胶布,脸朝上挣扎着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睛惊恐地看着暗灯下几个陌生的年轻人。这几个人打扮一个比一个新潮另类,长发脏辫铆钉刺青金属饰物,无不昭显着他们的身份。他们正是Hell乐队的四人。而地上的男人,则是先前酒吧搭讪段洵的那个醉鬼。醉鬼压根儿不知道怎么回事,

  • 老婆是情敌(伪百合)第五章

    在学校里出现这种装扮的人,夏丸丸直觉这就是过去的先生现在的老师。可是这老师也太年轻了吧!两个人忙把麻辣烫咽进去,起身走到门口,“老师好。”结果一抬头看到老师手里还拎着几个购物袋,“老师,我们帮您吧。”无数校园文学作品告诉夏丸丸,要不就利用各种优势拿下老师,要不就给老师留下好印象,这样以后才好办事。“

  • 白娘子本传第2章在线阅读

    “过两天不是你们家族的武道测试吗?这时候不训练偷跑出来,你爹又要来找我麻烦了。”路晓懒得看她,没好气地说道。“就是不想训练才来找你的嘛,训练又苦又累,我才不想天天举着那些几百斤的大石墩,胸会下垂的。”“那个糟老头子有什么好怕的,放心,有我在他不敢拿你怎么样的。”袁月把路晓旁边的椅子拉了出来,坐了上去

  • 柯南之暴力魔法师第一章在线阅读

    幽州位于天朝东北地区,每到十二月末就会被雪覆盖,棉花般的白雪将奉天府的大街小巷都盖的严严实实的。街上行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老叫花子穿着不知道缝了多少次的破旧棉衣坐在墙根下一边讨饭一边监督着小叫花子练刀。小叫花子用力的挥舞着手中的木刀,专心的想着老叫花子教的每一招。“老头,我练完刀了,你说今天要给我讲

  • 我被黑化后的人工智能盯上了(快穿)之第九章

    露莎走了过来,笑盈盈的看着面前的这几个人类新生,见那几个孩子手还举在半空中,被小猫猫给拒绝后,露出一种茫然的神情,笑着道:“是剑宗报道的吧?你们师哥让你们先在这里等下,一会他们就回来了。这是灵力控制专业的新生戚小寒,你们先认识下,以后说不定还要一起上课。”露莎说完,小猫猫又抬头看向了那几个人类,歪着

  • 陈情旧事[朱一龙]在线阅读第七章

    里面的床上居然做着自己的母亲。“母亲大人你怎么在这里?”“你能看到了?”基建惊奇的问“母亲大人你身上的味道!”基建的母亲失望的叹了口气。“这么晚你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一个人出去的迷路了!”“你父亲大人不是告诉过你没事不要往外跑吗?”“我知道了!”“孩子我来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或者什么想

  • 山贼大帝在线阅读第3章

    一千万,就这样要到手了!在场包括柳梦熙在内,都是懵逼的。易小飞的行为,是真的要花费一千万,来拍摄电影吗?起码在他们一行人的眼里,都觉得不可思议。不过梦熙,很快反应过来,这一切才不是重点。重点是易小飞,说她辛辛苦苦写出来的剧本垃圾。这一次的剧本,就像是她的孩子一样,被易小飞这般形容,内心之中还是相当的

  • 山上有个娇皇后新生榜

    “啧啧啧,说起花娘那可是我们新生之中的骄傲啊,不仅人长得美,性格温和,而且早在几个月前她就是二阶修士了,像屈雷奇这种家伙在她面前完全就是土鸡瓦狗。”蓝悦说起花娘来简直停不下来了,最后还是火核把一株琉璃草塞进他的嘴里,他才停了下来。“听屈雷奇说,有个什么榜单?你们清楚吗?”王天阳疑惑的问道。听屈雷奇说

  • 理想境界这种赔偿方法

    我惊魂未定,等到反应过来,车子已经启动了。我身边一边坐着一个男人,堵着车门,戴着黑墨镜,穿着黑西装,就像是电视里放的黑帮片。“你们要干什么?!”我一边大声问着,一边挣扎着去够车把手。身边的男人立刻抓住了我的手腕,丢到了我的膝盖上,直接用宽胶带,狠狠封住我的双手。这种连身体都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是很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