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漫威信仰之官职压人么(5)

作者:Freyer 来源:飞卢小说网

林契指着自己憋屈得都结巴了:“我我……我无耻?我又怎么了?”

白衣青年还没说话,坐在堂上的刘县令就露出又惊又喜的表情,满脸堆笑差点就要站起来了。但终究碍于此时的场合,只笑着道:“林公子怎么来了?本官正在断案,还请林公子稍后到后衙一叙。”

“不是你?”白衣青年闻言忽然眉头一挑,看着林契,露出满脸的怀疑与不解。

“什么?”林契被问懵了,眉毛眼睛都快挤到一起了,“什么是我不是我的?我就是我啊!”

林契莫名其妙地看向刘知县,示意劳烦他来说说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刘知县也很意外,没想到林契竟然和这劫匪认识,于是袖子一抬指着白衣青年道:“林公子认识堂下之人?”

刘知县说了话,衙役们自然不再拦着,收起水火棍,重新站回了原位。

林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走了进来,先是无辜地看着白衣青年,然后收获了一个复杂万分的眼神。

“刘知县,两天前我被劫匪埋伏,就是这位少侠出手相助才保住了性命。我家护卫交于您的七个劫匪之一就是这位少侠制服的,所以我今日看到了通缉令实在是费解,这才来到县衙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林契双手交于面前行了个礼才道。

“嗯?还有这等事?”刘知县表情夸张地捋了下胡子,然后道:“昨日金岐帮的于帮主千金过来报官,说是有一个劫匪在她回家的路上抢去了她的财务。又拿出一张画像,说是照着这画像抓人。”

于帮主……

林契蹙了蹙眉,金岐帮是临江城一个搞运输的帮派,算不上黑道,但是平时也有些横行霸道。

据说现任帮助于彪的大哥在朝廷做官,但做到什么位置林契从来没关注过。

林契正想着,身旁的白衣青年却压着火气开口了:“既然对方认定我是劫匪,便让她出来与我对质。”

刘知县一双闪着精光的眼睛瞅瞅林契,又瞅瞅白衣青年,心下猜测这两人肯定有什么关系,而且必定不浅。

不然这人当众骂了林家少爷,林家少爷怎么会一点都不生气呢?在他的印象里,这个林少爷虽然并不是个嚣张跋扈的人,但也绝对没这么好说话。

刘知县随即笑笑道:“本官已经通知了那于家小姐,二位稍……那个,来,给林公子赐座。”

林契一听,连忙摆手,“哎不用不用!刘知县太客气了,我不过一个小辈,怎敢在公堂之上享受这种待遇?我站着等着就行了。”

刘知县闻言,摸着胡子笑了笑,也不再多言。

于是这一公堂的人就在这等着那个整出这件事的于小姐。

林契抿着嘴,脚悄悄地往白衣青年那里移动着,在白衣青年看过来的时候才停下。

“少侠,在下名为林契,不知少侠怎么称呼?”林契脚下停了,上身却往人家身边靠了靠。

白衣青年嘴唇微微张了一下,但很快又闭上,皱着眉“哼”了一声,然后就转过头不去看他,同时脸上又泛起了一层可疑的红晕。

林契估摸着对方这是又想起自己扯掉他腰带的事了,这事还能不能过去了?

“少侠,”林契心中虽无奈,但还是保持着一副笑脸,伸手轻轻扯了扯白衣青年的衣袖,“那天那事我真不是故意的,你能不能不生气了?”

白衣青年转头看着林契的手,低声喝道:“放开!”

林契立即把手松开,撇了撇嘴想:以后我不但要扯你袖子,连你衣服都要扯下去!

“让开!快让开!”

几道中气十足的男声忽然打破了林契的想象,他与白衣青年回头看去,就见身穿四个金岐帮统一黑金色短打的壮汉将围观的百姓推到一边,护着中间一位身穿粉色宽袖襦裙的女子走了进来。

这女子模样倒是不错,比较丰满,一身闪闪亮亮,各种金子、翡翠、玛瑙的首饰装饰在身。

这些首饰原料的成色虽然不能跟林契他娘比,但也算不错。只是这些首饰设计得缺乏美感,似乎只是为了惹人注目一般。

于小姐满眼期待与喜悦地从人群中走进大堂,脚步极快。在白衣青年回过头时瞬间笑成一朵丰满的粉花。

“这位公子,你可还记得小女?”于小姐说着,害羞地摸着自己胸前的辫子,满脸的娇羞。

白衣青年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显然是被惊到了。

林契撸了撸袖子,觉得他出场的机会到了。

“于小姐,听刘知县说是你认定这位少侠是劫匪,并且要刘知县下了这通缉令?”林契走到两人身前,一只脚插到两人中间。

于小姐一见是林契,也有些惊讶,但完全没有看到白衣青年时的那种娇羞神情。

这令林契不觉愤愤不平起来,他有这么差么?好歹他也是“临江四少”之一,这个名称可不是有钱就能享有的!

被无视,再加上惦记着自己心上人,林契对这于小姐顿时没有什么好感。不过即使这样,他也没有失了风度。

“于小姐,你说这位少侠抢了你的东西,可有此事?”

于小姐一听,有些尴尬地看了白衣青年一眼,然后绕过他往前走了两步,对着刘知县一褔身,道:“刘知县,小女其实只是想借您的力量寻找这位少侠,才出此下策。小女知错,还请刘知县责罚。”

林契眯了眯眼睛,心道果然抢劫就是个借口。不过……我怎么没想到这个方法?

林契刚冒出这个想法,就被他立即掐灭了。他要是这么做了,他爹他娘还不得打断他的腿?

白衣青年听到这个理由简直不敢置信,他嘴唇抖了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道:“你……你怎可做这种荒谬之事!”

“做了又怎样?”

围观人群中忽然又冒出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老百姓自动让出了一条道。那中年男人身着一身黑色长衫,领口袖口绣着金边,一副气宇轩昂的模样走了进来。

林契皱眉看过去,虽然之前没见过,但猜到了这人便是金岐帮的帮主于彪。

果不其然,于小姐见了于彪喊了一声爹,然后躲在他身后目光火热地看着白衣青年,直看得他仿佛脚底长刺般不自在。

刘知县见了于彪也是笑脸相迎,“于帮主,今日这事你看……令千金确实……”

于彪站在大堂中央,傲慢地拍了拍袖子道:“我知道,璐儿确实有错,我回家会好好教育的。至于给刘知县造成的物质和人力上的损失,我也一并赔了,你看如何?”

刘知县不禁为难起来,于璐儿这种欺骗官府的行为,怎么可以只一句回家管教加上点赔款就解决呢?若真是这样,自己这个知县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于帮主,这个恐怕……”

“刘知县,”于彪抬把玩着拇指上的玉扳指,似乎完全不在意刘知县的反应,倨傲无礼地道:“我大哥刚刚上任大理正的位置,我会让他多关照关照你的。”

刘知县一听,当即腿一抖。大理正是管理天下刑狱的官员,从五品下。而他不过是个从七品下的小县令,怎么敢得罪人家?

罢了罢了,为了头顶的乌纱帽,面子什么的还是让它随风而去吧。

然而还没等他退让,堂下的白衣青年却不干了。

“既已证明我并非劫匪,那请知县大人还我佩剑,我这便离开。”

“爹~”于璐儿一听不禁着急起来,赶紧拉了拉于彪的胳膊。

于彪不相信眼前这男子不清楚自己宝贝女儿的意思,那还想要离开就是看不上他女儿,也就是跟他作对。

“等等,”于彪走到白衣青年近前,冷笑一声后低声道:“我女儿看上你是你的荣幸,别不知好歹。聪明的话就老实跟我回去娶了我女儿,不然你怕是走不出这临江城了。”

于彪压低声音便是不想让堂外的百姓听到,毕竟这件事好说不好听。他事前也不知道于璐儿会做出这种事,不然肯定是要阻止的。

只是现在事情发生了,那就不能没面子地结束。

白衣青年目光冷然,毫不客气地道:“我拒绝。”

“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看你……嗯?”

于彪刚要戳在白衣青年胸前的手忽然被一柄折扇挑开,林契上前两步站在了两人之间,笑道:“于帮主刚才说的晚辈都听到了,这强扭的瓜不甜,令爱样貌可人,定能为您找一位风流倜傥的乘龙快婿。”

于彪当然不会像于璐儿那样只顾着某一个人而忽略了周围的人,他刚进大堂时就看见林契了。虽然他不清楚林契在这其中扮演个什么角色,但他都不在意。

区区一个无权无势的富商之子有何可惧?

“林公子,有些事可管有些事不可管,你可得想清楚了。”

“我自己的……”

“交给我。”林契打断白衣青年的话,朝他笑了笑后,直视着于彪,表示这事今天他管定了。

“这可是你自找的!”于彪说着,头往林契那边一点,身后四个壮汉就朝林契走了过来。

这时一道暗红色身影从人群中翻出,挡在了林契身前,一双凛渃寒霜的眼睛让那四个壮汉不由停下了脚步。

“汪苑退下,不得无礼。”林契丝毫没有在意于彪的威胁,甚至没有理会那几个想要对他出手的壮汉,反而径直又朝于彪走了几乎,来到他近前。

“我说几位,这里可是县衙大堂,不可滋事斗殴。”刘县令终于鼓起勇气说道。

于彪眯了眯眼睛,冷笑道:“刘县令说得是,林公子,不如我们出去说?”

林契也笑了笑,道:“出去之前我还有个疑问,于帮主的大哥在朝廷为官,想必也认识一些朝廷官员。在下大伯也在朝廷为官,不知于帮主是否认识?”

“哦?林公子大伯是哪位大人啊?”于彪不屑地问。

身在不远处的刘知县几不可察地哼笑一声。

他早看于彪不顺眼了,只是自己人微言轻,什么都做不了。不过这回可有好戏看了。

林契依旧笑得十分有礼,他几乎挨着于彪的耳朵道:“吏部尚书,林之恒林大人便是在下的大伯。”

看着于彪震惊之余又有点疑惑,林契又贴心地补充道:“正三品。”

延伸阅读

福意联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d90r.shtml
福意联品牌逐渐在行业内凸显出来。特别是自行研发的胰岛素冷藏盒及20升、50升、升、1

超维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njhl.shtml
浙江很维高分子材料是温州地区家引进真空感应炉的企业,主要用于生产高温合金、耐蚀合金、

迪美净化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xq5f.shtml
迪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空气污染治理、净化系列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专职

80HOU微串串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ukfe.shtml
80HOU微串串火锅这里是冷锅串串,吃起来方便,吃完后不会带着一身气味。菜品种类齐全

鑫诺仪器仪表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ynqt.shtml
鹤壁市鑫诺仪器仪表有限公司从事煤质分析仪器及实验室设备的开发、研制、生产和销售.鑫诺

卡莱登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nzo3.shtml
卡莱登银饰生产纯银饰品,以镶嵌的工艺为主,相关产品如:925银饰品、925银戒指、9

花里花店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bcef.shtml
2012年创立于上海,花里是极具知名度的精品花店连锁和花艺培训机构。一直秉承着创新和

新奇依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pjh0.shtml
新奇依干洗店是上海阁涵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的干洗加盟品牌,新奇依干洗加盟是集干洗洗涤设备

三帅制衣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n9lg.shtml
公司占地面积50000平方米,高素质员工600人,总资产6500万元,拥有日本、德国

徽娘子产后修复加盟  http://www.ignoranthistorian.com/uqp8.shtml
徽娘子产后修复隶属于安徽徽娘子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传统中医理论为指导,遵循阴阳五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输给小黄球之也神陨落5(5)

    司马玉清看着全身湿透的杨雪艳,把雨伞交给了刘管家。把自己的外套取了下来,披在了杨雪艳的身上。杨雪艳看了司马玉清一眼,感觉到了一丝关怀,从未有过的关怀。杨雪艳双眼闭合,人倒在了司马玉清的怀中。司马玉清把杨雪艳送到了房间,请来了赛华佗为她诊治。司马玉清似乎也受了风寒,开始咳嗽起来。刘管家马上拿着外套,给

  • 倾世浮欢令山庄

    “我正缺一个媳妇,正好你来顶上吧?”老三算盘打的极好,他不想跟那谁谁谁发展点什么。现在比起汉子他更爱妹子,但想到以后的种种他又觉得在凡间找一个心脏大一点的妹子有点难。他又不想他以后的媳妇受到什么委屈,自然还是找个男性比较好。看看眼前这个剑眉星目,气质冷厉肯定不是受到什么挫折就一病不起的人。相貌过的去

  • [民国军阀]山海移之仇恨之心(7)

    把陈露送回公寓之后,周怀安心情愉快地在公路上飞驰着,此时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叮……装逼值达到2000,觉醒了一个新的被动技能:杀手感知。咦?这是什么技能?周怀安有些喜出望外。原来这段时间不断的装逼,不知不觉中装逼值已达到了2000,还觉醒了一个新的被动技能,再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就能学习隐身技能

  • 醒来后我有八条尾巴第一章在线阅读

    传闻中,快穿部门是唯一可以穿越多个时空的部门,人才辈出,系统商城以及剧情之类都是快穿部门整理的。也不同于什么可以在大街上随便找到的部门,快穿部门入门靠缘,所以一切都为所谓的快穿部门披上了神秘的色彩。没有经历什么意外死亡和想要复仇的对象,S一早就知道自己和身边的人不一样。不同于那些从各个世界挖过来没有

  • 综漫:超级教父之万事俱备,围杀主角林风!(9)

    “大哥,你是说抛出上古丹方和灵火来吸引各家的注意?”云非刑听了云天心的话后,低头沉吟。云天心点了点头,看了云阳一眼,笑道:“云阳毕竟经验稚嫩,如此大张旗鼓联手青凰城各大家族,必然会引起那些家族中老古董的重视。而能让青凰城少城主如此大动干戈的,恐怕那些老东西未必不会想着先下手为强。如此一来,不论是打草

  • 末世重生之逆行者在线阅读第二章

    吃完早饭之后,今天是星期六有半天的放风的时间,百无聊奈的他直接走出了屋子外,“叶哥!”一名小弟直接走过来和他打了个招呼。几名和他混的小弟,其中一名叫刘天的对他最为忠心,叶天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缓缓地走向了一名正在抽烟的中年男子那边,这名中年男子名字叫丁青,是这个监狱的罪犯中的老大,其实只有很少数人才

  • 逆天真凡第三章在线阅读

    但门开后,让谭杏感到意外的是,出现在谭杏面前的正是那个她要保护的陆少!仍然醉眼朦胧,衣着不整,一双意大利手工制作的皮鞋,一只脚穿进去了,另一只脚却把皮鞋当拖鞋来穿,后皮层被踩在脚下。踉踉跄跄走进来,绝对是阔少才有的懒慵!谭杏稍稍皱了皱眉头,眼见自己要保护的主人,面色涨红,醉态百出,一副浪荡公子爷的丑

  • 星际战甲:战争框架之迷第九章在线阅读

    说时迟那时快,我逮住机会一个驴打滚直接脱离了‘战斗圈’,四仰八叉的躺在不远处喘着粗气。只见张凌风跟那吊死鬼打的虎虎生威。我知道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费力的从地上扛起摄像机深吸一口气“观众朋友们!我们现在就遇到了一只鬼!这只鬼就是吊死在这里的…”我一边解释一遍拍摄。突然,张凌风被吊死鬼一个大舌头甩到在地

  • 末世濒临人虫之战在线阅读第九章

    靳乐池朝笼门靠近,电光也越发耀眼。他离她更近了。他站了起来,托住她的后颈,闭上眼睛,耳边听到强电流的嗡嗡声,越来越响。他的心也越来越紧。吹息可感。体温交织。鼻尖相碰。就在强电流的嗡嗡嗡震耳欲聋的刹那,他的嘴唇碰到了一样温热的触感。但,不是她的唇。靳乐池睁开眼,果不其然看到那是她的指尖。她用三根手指,

  • 沈先生在线被套路在线阅读第1章

    沧海桑田,无妄海域!海面无垠,一叶无桨扁舟随着摆渡使的心境沉浮,坚毅的朔流而上。扁舟头尾分绑有红色龙筋,将舟内舱位一分为三,中间舱位仅零散几人,空置甚多。前后舱虽挤满了尘世众生,却无人胆敢走向那些空位,似乎是一道无形的枷锁,横亘中间。舟行百里,浅蓝色海面将到尽头,再往前便是幽深海域。元宣叹了口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