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综]今天也想躺尸第一章

作者:咸鱼少男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路畅通,王尹随着队伍刷至最终boss面前。

队友们都坐在地板上等全技能CD,王尹操纵着小萝莉离得稍远,心内纠结于该不该发问——他其实没有下过这个本,并不知道该怎么刷。

六人副本“迪摩纳斯训练场”是当前**版本最高级的一个副本,因为难度高且掉落装备不怎样,刷的人并不多。王尹也是第一次来。

他玩这**一年,除了偶尔会看一看客户端预更新时推送的资料片,从没上过论坛贴吧,也没什么朋友交流。往常下副本时,靠着盯准队里另一名近战照做,倒也没出过大差错——但今天队里除了MT,就他一个近战……

他觉得烦,正犹豫着要不要私聊去问江行,队里有人先发问了。

【队伍】凉风有信:江哥,他下过这本吗

【队伍】江行初雪:不知道

【队伍】Lango:。。。

【队伍】Sakura:昏倒,我只点了小半排捷奶啊

【队伍】凉风有信:好吧那我简单说一下哈。boss下10%血,再上,诸刃时,退到柱子后面,哽咽,跟奶妈站,出小怪,快速解决

【队伍】Sakura:信哥,好像……他不识字的

【队伍】凉风有信:boss雷铠时,动作放慢,注意辨别雷光,有的反弹,有的加速,实在不会,跟奶站一起,不打

【队伍】Lango:我补充一则,被击倒要立刻向后翻滚

【队伍】凉风有信:哎我光打字就觉得好难

【队伍】五花肉:草你结巴了这一大堆,他看得懂吗

王尹当然看得懂,就敲字私聊江行表示自己知道了。

【队伍】江行初雪:他说看得懂,开吧

【队伍】五花肉:他说?

【队伍】Sakura:他他他

【队伍】凉风有信:OK

【队伍】五花肉: ?

【队伍】Sakura:昏倒,他不但看得懂字,还会打字?

凉风很听话地上前挑衅boss了,大家只好放下讨论投入战斗。

这boss仇恨机制特殊,喜欢挨个点名近战殴打,一般而言,刷这本的队伍们基本都不带刺客——假如刺客操作稍微跟不上,死得就会非常非常快,带了跟没带,实在没区别。

王尹不清楚这些,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认真执行凉风之前在队聊讲的打法,乖乖站在一边等boss血线下降。

Boss是名身穿铠甲的女性龙族,身材火辣,相貌还可以。她的武器是一柄巨剑,看起来十分有力量,一般这样的形象,设定都是半T半输出的存在,防高血厚、伤害又高。

果不其然,元素师都读了两轮大招,boss血线仍旧高居不下。

王尹等得无聊,翻了翻队聊记录,又挨个点开他们的装备看了一圈——很显然,他是识字的。

他的文盲形象为什么会广为流传,实际上连他自己都搞不懂。在他看来,自己只是不太爱说话而已,网游里独行侠那么多,怎么到他这儿就成了不识字?不过即便被人说成文盲,没影响到**体验,他也就没多在意。

而至于他愿意给江行打字,倒也不是因为两人关系多好……

江行操作很不错,王尹前段时间刚从pvp转pve,跟他下过几回本都很顺,见他操作可以、ID又好听,就加了他。因此这人算是他列表里除客服小秘书外,唯一的好友了。

这次的副本刷得不大顺利。虽然王尹严格按照凉风的话操作,但这boss技能那么多,任谁第一次刷难免都会有些不熟练。他在雷铠时不慎被反伤盾弹了一记后奶妈没及时奶上,又正逢小怪新出,每只挠一爪,立刻就躺了。他一躺,小怪就回头挠奶,搞得差点团灭。

王尹是躺在地上等boss推掉的,刷完江行问他还刷不,他拒绝了。

走出训练场,王尹略烦躁地杀掉几只挡路的侏儒,随便找了个方向就离开了。

他心绪不宁地操纵着角色瞎逛,小小的萝莉裹着大披风在密林中穿梭,因为没怎么注意,经常撞到树和灌木,路走得歪歪扭扭。

王尹玩的是刺客,高爆发高闪避的职业优势让他即使一个人单干也挺有效率,因而他是一个人做任务刷怪升到40满级的。

满级后他穿的是一套玩家手工,虽然是黄装,但其实也就血撑得多了点、闪避堆高了点,其余属性并无多大增幅,而且还没有配套武器。

马上要更新迎来45满级时代,这套破烂实在有碍单刷,他看了看pvp荣誉点数兑换的装备挺不错,便打算常驻伯特莫斯杀人,可惜被破坏了——他被一伙好战分子纠缠,不胜其烦,只好转投pve的怀抱。

他跟江行就是在这段时间认识,加他好友完全是顺理成章的:江行组满一支队伍只要两分钟,而且队员个个都很靠谱,最最关键是,江行也是个话少的人。

两人没什么交流,偶尔有也很简洁,但相处起来非常自然和默契。

可以说,能遇到这样一个合拍的人并结交,实在很难得。

但这种难得的默契近来却时不时令王尹感到烦躁。他觉得自己渐渐对更换装备这事不再那么迫切了,偶尔一个人刷着怪,江行邀请他陪同下一个他没需求的副本,他竟也愿意去……

就比如今天这个他从未接触过的训练场副本,江行邀请他,他来了,结果因为他不熟悉boss技能刷得差点团灭,最后只能躺在地板上看他们艰难打完——打完出来,江行还问他是否继续。

他觉得自己差一点又要答应……

收回飘忽的思绪,王尹发现自己扑倒在厚厚的苔藓上,已经被人杀了有好一会儿了,周围没人。

复活回城,王尹隐身蹲在灵魂治愈师边上,一时有些迷茫。私聊一直响个不停,各种各样的内容,从前王尹虽然不回复但也会看几句,这会儿他觉得烦,就设置了拒收陌生人私聊。看看时间差不多到睡觉的点了,退出**。

接下去几天王尹都没有上**。

他没什么**爱好,吃了饭,作业做完,就有些闲,只好窝在自己房间看书。这样的情形很快引起他爸的担忧,被多次慰问关切后,王尹又捡起了**。

刚一上线,王尹就看到了数条系统提示:XXX将您列入仇杀列表。这种情况近来一直有,王尹不以为意。

他操纵着小萝莉去指挥官处交付任务,领取训练场副本的通关奖励——上次他下完本后心绪不宁,先是四处闲逛接着又出神发愣,早把这个忘了。

奖励是枚钥匙碎片,王尹看了看描述,需要集齐五十枚才能合成完整的钥匙,这意味着还要刷四十九次副本,而且还得次次都通关……王尹觉得相当浪费时间,因此看过便将碎片拖出包裹销毁了。

不过,这个副本对他来说也不是全无益处。之前他在本里路过一个湖泊时,任务列表里一直找不到突破口的“探寻阿夸德可”剧情更新了,接下去的任务就是去各大湖泊查看有没有阿夸德可的踪迹。

照着任务指示跑了几趟腿,王尹将复活点绑定在一个野外露营地。半小时后,他被守尸了。

当时他正努力与数倍于自己的小怪抗争着,突然身边多了两个红名,都是满状态的刺客,两人一块儿突他,伤害瞬间爆炸。

这并没有什么,野外被敌对阵营偷袭是常有的事,王尹心平气和地回了复活点。

角色卡了一下才复活成功,又马上躺了——露营地被一群红名占了。

王尹这才细看这群红名,发现他们并不是敌对玩家,都是一些将自己列入仇杀的同阵营玩家……他有点懵,便躺在地上没有起来。

这帮人挤来挤去围着他的尸体,其中几个还利用摆摊打字辱骂。王尹费劲地看了好几个摊位,才知道自己竟然被人黑成了一个“假装留学党的穷□□丝”,渣到“为生活费同时勾搭数名天真妹子吃软饭”,而且据说还有一名女子被他“骗财骗色后多次抑郁自杀未遂”……

王尹有些无语,这些人喷的确定是他?他把视线转回到**场景,红名都是怪所以没被他屏蔽掉ID,血红的ID一个个飘在那儿很扎眼。

心底突然涌起一阵烦躁,王尹伸手关了屏幕。

还没入夏,但天已经有点闷热了。王尹深深呼吸几口,感觉双手发痒,久违的躁郁感让他想砸点什么。

他一直pv单机玩着这款**,所以很是默默无闻。自从前段时间为了荣誉套临时转了会儿pvp,隔几天就会多一波仇杀,他完全搞不明白,自己杀的全是敌对阵营,怎么会被同阵营玩家争先恐后加仇杀?

王尹并不知道,在他意外出名后大波人想加他,结果他设了拒绝被添加好友,所以,有些就加他进仇杀列表了——仇杀和好友一个界面,就是分组不同。

费解归费解,但作为一名刺客,王尹还真从没有被人堵在野外杀得起不来过。

这会儿他的处境颇为不妙,复活点绑野外被发现,意味着他起或躺都没有意义,他好像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等他们自己散吧。王尹按了按额角,有点汗湿,感觉愈加烦躁。

洗个澡回来也许就没人了……

然而事实证明才半小时时间完全消耗不了这些人爆棚的正义感,且围堵的人还有增多的倾向。他离开的时间过久,萝莉大概自动复活了又被杀趴下一次,复活对话框的倒计时是新鲜的17分钟。

王尹这下是真怒了,满屏的红名晃得他焦虑与烦躁,脑海中想不到应对方案,只能选择退出**。

呼出操作界面正准备退出,忽然瞥到有两条私聊。

【私聊】江行初雪:你还好吧

【私聊】江行初雪:我已经叫3仙删`帖

王尹知道3仙是谁,两人一起下过两次副本,但他对这个妹子印象还算深刻。

【私聊】对江行初雪:什么帖

【私聊】江行初雪:你不知道

这话说得没头没尾,王尹从没有一次这么讨厌别人话少,原本就心烦意乱,此刻更焦躁。

【私聊】对江行初雪:你把事情说完整。我现在的情况,跟你说的帖有关吗?

【私聊】江行初雪:>>>

王尹点开链接,404。

【私聊】对江行初雪:看不了

【私聊】对江行初雪:你打字给我

【私聊】江行初雪:她贴了转账记录黑你骗她钱

???

王尹太惊讶以至于之前的焦躁感都被压下去一大半——他跟这个妹子只合作过两次副本且期间没交流过一句话啊?

但仔细想想,这个妹子确实很讨厌他:一同刷过的两次本里,王尹路上打小怪都差点被奶死;而到了推boss时,这妹子除了群刷奶到王尹,其余时间基本放任他自生自灭……

虽然挺烦她的刻意针对,但王尹想不通又懒得问,干脆就当不知道。

现在这个妹子在网络上散布他骗钱的谣言,王尹怎么想都想不出自己与她何时结下这么大的仇。

倒是在他第二次跟这个妹子下本被奶死三回的时候,江行直接踢了她组进另一个——按理江行和她才可能结仇。

【私聊】对江行初雪:为什么?

对方好一会没有答复,王尹有点烦。刚洗过的头发还湿着,一滴滴水顺着脖颈流淌,有些痒,王尹扔掉鼠标,拉下披在肩上的浴巾去揉擦。

黑白的**界面里,小萝莉的死亡姿势是跪着的,头伏在地上,带血的白色羽翼将她包裹在里面,只露出小小的脑袋尖和脚跟,显得很无助凄凉。

他腾出一只手去摸鼠标,将视角拉远。红名们都出现在**屏幕内,倒是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多,也就两个小分队,12人左右。

但即便只是十几个人,埋他也是绰绰有余了。他孤身一人,并没有朋友能前来应援。

王尹看着那些刺眼的红色ID,索性取消了屏蔽。

顿时,满屏都是玩家——除了红名,更多是前来围观的白名路人。

已经许久没有见过自己的**界面出现这么多的人了。王尹一时心头感受复杂,焦躁仍有,同时不可遏止地生出些难受……

在他接触的第一款网游《逍遥仙》里,他也曾这样被人无情对待过。

延伸阅读

闪电计划之章灵魂恢复(3)  http://www.lpwhly.cn/aqi7.shtml
第三章灵魂恢复“不好!这次练成鸿蒙之体造成了灵气潮汐,现在的我还不足以对抗整个龙潭镇

穿越决心做平凡的uhey遇险 得救  http://www.lpwhly.cn/nwpk.shtml
话说,安布罗斯和亚瑟在一起已经几年了,整天呆在一起,鸡皮疙瘩都能让你掉一地,拾都拾不

异界除妖记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lpwhly.cn/6aff.shtml
冯庸站在路边,看着离去的警车,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那个酒鬼身上的红光为什么会突然变

归墟梦演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lpwhly.cn/uqt9.shtml
机场出口,一个穿着破烂的男子冲了出来,随即就见到他激动的抱着一根柱子,一边亲吻一边嚎

动漫之我掌管了七大海洋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lpwhly.cn/d5f8.shtml
《第六章山河碎》白和众人飞速前进,一个小时后,白看到了一个小山一样高的巨人。不,巨猿

A不胜O[星际]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lpwhly.cn/6xk9.shtml
滚吧你。苏与欢气得甩头就走,高跟鞋踩得叭啪作响,路过讲台时出于礼貌冲郑善郁草草打了个

桃之夭夭,有女宜家空巷泣声咽  http://www.lpwhly.cn/affm.shtml
看了看蹲在自己身边的少女,疏桐好笑地摇了摇头:“我觉得清静些好,不过看护醉鬼倒还算件

反派带着99世的修为崛起了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lpwhly.cn/mue.shtml
李晓话音刚落那女孩便大声向李晓呼救“求求您救救我把,我不想死......”的确李晓知

我要吃了这个洪荒之第六章(6)  http://www.lpwhly.cn/bn0r.shtml
没过多久,安德鲁和托比就根据小虫发来的坐标到了威尔和汤姆居住地方的楼下。看着破旧的居

山花小甜饼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lpwhly.cn/gmf0.shtml
“陈淮。”王知诤叫住本来准备偷偷走过去的陈淮。陈淮莫名其妙地回头,就见王知诤正笑盈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黑篮+兄战】请叫我真男人在线阅读第二章

    到最后新生入学仪式足足进行了六个小时,不得不说蓝染在口遁上有很大的潜力,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演讲,诺德发现在场的学生对蓝染都透露出一股崇拜的眼神,甚至有些人都快把蓝染当成神了。《“切,不过是一群小迷妹哪有我好”》不过还好诺德根本没听蓝染在讲什么不然也许他和听了蓝染演讲的学生没什么两样,毕竟诺德可没信心自

  • 幽世天地之章新的世界与身边的天命之子

    “是吗?那新来的小师弟就达到了要求?那秘技本来就应该是属于你的!说到底,还是师傅他老人家偏心呐!”这一刻,青年本就充满不甘与妒忌的心灵,又产生了一股别的情绪,并且在逐渐扩大。这是愤怒,是对师傅不公平待遇的愤怒,是对小师弟即将抢走自己追求多年的秘技的愤怒。这几股情绪在白袍青年的心底疯狂交织,让他的心灵

  • 异世界的探索录在线阅读第九节

    进了他们这个房间,刀鬼司把手里的枪扔给文奇,“这两把的手感还是上次的好,不玩这个了。”文奇宝贝地接过,“我还不想给你用呢,你还是玩你的火箭筒去。”“哈?”脱掉上衣随手一扔,刀鬼司轻哼,“文奇你真小气,下次我找文嘉。”……幼稚。文奇检查着手.枪,“刚才真是惨烈呢,还好我的枪没事。”刀鬼司扫了眼屏幕里仍

  • 反派今天也很乖在线阅读师兄谢安

    谢安的面包车飞速的行驶在连接洛安区和延寿区的大桥上。陆离在车上说道:“师兄,要不是你知道我被抓进了局里,我都不知道出来怎么找你,师傅给我你的联系方式我进去以后上交私人物品,不知道怎么回事给我弄丢了。”“哈哈,你说的是这个吗?怎么还有一张名片。”师兄掏出两张名片。陆离定眼一看,师兄手中的两个名片居然正

  • 身患绝症之后第九章在线阅读

    夜过三更,已是子时。今日许都的天气乍暖还寒,此刻夜风来得尤为猛烈,嘶吼呼叫着似乎要将行人给刮破了胆。氤氲夜色下,那道漆红色的汉宫深墙绵延不尽,似乎永没有尽头一般。那条高墙掩映下的幽幽小巷中,现出两道瘦高的身影,仔细去瞧,才发现原是两位在御前当差的内庭侍奉,手中正端着两盏福禄六角宫灯,火光摇曳不定,却

  • 纸战之殇出嫁

    “啪!”崔小月刚恢复意识,脸就被人一巴掌用力拍偏了过去。浑身疼痛,头也晕乎乎的。尼玛,她不被卡车撞飞了?难道上了天堂的第一个步骤是被打脸?耳边嗡嗡嗡的声音逐渐清晰,陌生又熟悉的大嗓门吵的她头疼。“你个赔钱货,命硬就算了,还把江家少爷克死了,自杀?自杀有用吗,还有脸坐轿子回来?看我今天不打死你…”崔小

  • 大明之锦衣卫沈炼在线阅读第九章

    “哎!”迟南伸出小手:“什么情况,这就走了,别剩我一人啊!”声音嚎的大了些,但也没多大,可能是此刻医院太过安静,还听到了一点点回音。对方一走,迟南顿时觉得周遭一冷,这不嚎还好,这一嚎便显得医院更加安静了,也不知是不是空调开的太过,好像有一阵阵的凉风往身后的领口吹……一阵一阵的,让人寒毛直竖。不明觉厉

  • 大盆村靓崽小分队第2章在线阅读

    李父道,“你出生那会儿,你爷爷给你算了一卦,六爻尽是老阳。然后,老爷子在家算了一个晚上,又是天干又是地支的,算出你六爻皆变,当用用九。所以用九就是这么来的。而后呢,又把你的时辰拿过来一算,说是你九岁会有一劫,十九岁又会有一劫,前为小劫,后为大劫,两劫一过就是飞龙在天,大富大贵的命。”说到这里,李父又

  • 离婚后,我爆红妖妖醒来

    比赛之后,学院里没人再找罗天辰麻烦,也没人再来骚扰罗雨嫣。罗天辰也因为那一战,让自己成为了学院的一个特殊,自己可以去学院的武技阁了,那里有着许多的武技可以挑选。要是别人,那要达到二品灵源境才可以去武技阁挑选一个合适的武技。武技分为体技和灵技。体技是靠着自己身体进行攻击和防御。灵技是靠着体内的灵源来进

  • 圣尊天道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十章跟踪长长的饭桌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食物,贵妇人早已经在主位上坐好,身旁站满了仆人随时伺候,一副气场十足的样子。“淮宁,坐到妈妈这里来。”贵妇人朝着顾淮宁招了招手,脸上满是慈祥的笑容。顾淮宁淡淡的看了眼贵妇人,却绅士的替席沐涵拉开了椅子,随即坐在了席沐涵的身旁:“不了,我坐这里也是一样的。”贵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