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tUHLg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和尚流浪记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没有网名啊 来源:纵横中文网

樱井晨又一次经历了心惊胆战的感觉。

她看见他的小姐从一辆车上下来,车上坐着凤家的三少爷。

小姐你千不该万不该跟凤家其他人扯上关系啊!至少……不该是现在……而且对方还是凤三少……被先生知道了你要怎么办哪!小姐小姐,就算你失忆了也该记得和那些人保持距离啊,你的警戒心哪去了?……

她急急跟在夕姬后面进了屋,满腔热血谏言在喉头打了几转,在习惯性的朝上方看时尽数咽回了肚子。伊藤管家站定二楼回廊,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樱井冷汗滚下,停步目送小姐上楼直往房间去。

怎么忘了,在这个家,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以随便说的……唔,那么,今天的事要不要给那一位报备一下呢……诶、天花板真的太脏了,什么时候能清理下啊……

*

夕姬回到房间,倒在床上,踢掉鞋子,乏意上涌,打了个呵欠。

就先眯会儿眼吧……舞会前醒来就好……

——礼服的钱不值一提。只要你来参加舞会……

——春天的尾声,迎接夏天开始的庆典,紫川小姐,请务必光临。

——你如果不去,环万一想起来找你,我的麻烦就大了。

她不欲欠人情,凤镜夜是抓准了她的弱点。

就去走个过场,无所谓的。她想着,意识模糊了……

一睡不起。

转眼深夜至,鸟眠人寂静之时,一道黑影停驻在夕姬房前。门把一旋即开,黑影潜进少女闺房,立在少女床前。

月光下,少女玉容平静,呼吸均匀,全然不觉有人正眷恋地贪看她的睡脸。

黑影静看少女许久,忽然俯首……

闷雷隆隆,妖魔横行之夜,罪恶滋生。

闪电陡然划破夜空,一刹那的光明震碎幻梦,映亮黑影的脸孔,狰狞似恶鬼!

先生!

蓦地睁开眼,帘纱飘动,昏黄光线如水波泠泠。

……还没过时辰哪。

夕姬放下心,撑着床沿坐起,半边身子因睡姿不良有些酸麻。于是又躺将下去,黑发披洒在雪白床单上,撩人心弦。

她想起那个梦,噩梦吗?或许……

那位先生,也是近一个月不见了。莫非太想念他?摇头,怎么可能。他临走前的话响在耳边,几许森然:

“夕姬,我要出国商谈些事务,最迟一个月内回来……你,一定要想我啊。”

他笑吟吟地说,手指漫不经心划过她光滑的脸颊,眼中幽幽了无笑意,牢牢盯着她,让她无处可逃。

真恐怖的男人。

夕姬知道自己绝不会想他,但反抗的话又怕他继续纠缠不清下去,便自然地点了点头。做人要诚实这道理她懂,不过那要看情况才能实践的。

而这一月下来,她只顾研究凤镜夜了,更加把先生抛诸脑后,甚至连他真实姓名都忘了向家仆三人组询问。嗯,早点融入状况方为上策,那……再说吧。(真没危机意识……)

床头钟显示时间不早了,她换好衣服,赴会去了。

樱井送她到门口,临走前握住她的手,忧心忡忡:“小姐你穿那么漂亮,不妥、不妥啊……请您千万小心!”

挥手告别。如果手里加上一条白手绢更好吧。(……)

*

夕姬的本意是:既然我只是个跑龙套的,就去转悠两下露个脸,和那帮美少年(女)吆喝一下,顺便吃吃喝喝舞会上的点心,满足口腹之欲后就走。

她现在站在一方餐桌前,手捧一小碟巧克力慕斯蛋糕,嘴里咬着叉子一嚼一嚼的,醇香滋味萦绕唇舌,她望着那个围得水泄不通的地方,不由暗暗苦恼起来。

要不要去呢?人好多啊,她的脚称不上莲足,肯定插不进去了。

依这盛况看来,多她一个少她一个都无人在意,他们必是早将她忘了,何必去凑热闹?

睨了桌上花样百出的各式甜点几眼,最后一口蛋糕滑进喉咙,夕姬决定移驾到别处。不想才转身走出几步,一个轻快的身影与她擦身而过。大概辨出那身影是莲华,公关部的常客。

——撤销前言,一点也不轻,倒是快得险些撞翻她!

她扶墙稳住身形,脚腕上突地传来胀痛。弯腰查看,发现那伤处已浮起一片异常光亮的红肿。

脚扭了。

夕姬忽然觉得不哀叹唏嘘一下实在对不起自己。莫名其妙穿到与自己格格不入的世界,好不容易能穿得漂漂亮亮的来参加舞会,却连个护花使者都没有(是你身处之地太偏僻了=_=),还落得一个飞来横祸的脚伤……

惘然的迷绪来得快去得也快,遇到这种情况,怨天尤人也解决不了问题。她偏头,直起身,扶着冰冷的墙壁一步一步的朝门外挪动。

徒留闪着珠光的手提包哀婉的躺在地板上。

她走出礼厅已经很是费力,到了门口时便不顾直挺挺立着的侍者目瞪口呆的表情,把脚上的细跟高跟鞋脱了,单脚独立,一跳一跳的往花园方向去了。

——脚都痛得她频频吸进凉气了,哪还管得着别人怎么看?

粉红色的鞋子随着动作在她手上晃着,明亮光华跳跃,异样的美丽。

跳啊跳,不辨方向。细汗布满额头,夕姬才想起可以打电话叫原田司机来接她……可是装手机的手提包……貌似被她大意遗落在某处了。

对自己无言。

嘛,先找地方休息吧。待会再跳回去找手机。(作者:你……很好,很强大……)

附近就有个喷水池,她在汉白玉质材的(夕姬不懂行,纯粹胡乱推测)台阶上慢慢地坐下来。

音乐喷泉仰仗变幻无常的灯光,彩光晶莹水色如烟,珠落玉溅声若清铃,头顶一轮月弯似弓,如此良辰美景,她一时间,看得痴了。

*

镜夜重新束好领带,信步走出礼厅。刚从众人环绕中脱身出来的他,想找个地方透透气。

剩下的交给须王环应付就够了,不强出风头是他的原则,适时收敛锋芒才符合他的计划。不自觉的扯起嘲笑,步入花园中。

影影绰绰中那片光亮处,有人捷足先登。

……是她?

只见黑发少女痴望着喷泉,眉眼间落落寂寥,斑斓的灯光在她身上流动,直映得她眸子如星光闪耀,显出几分清艳出尘之色来。

原来她在这里。难怪刚才巡视会场一圈都没看见她人影。

他不是刻意寻找,只是责任使然——虽然今天晚上的环压根没想起来追究她这个责任。

嗯?内疚?没可能的事。

不是金主也没有利用价值,镜夜绝不会施舍哪怕丁点的温柔。

并非势利,而是太现实。现实得可怕。

既然再次相遇,理当打个招呼。

不知基于何种理由,镜夜忽略了另一个“当作没看见悄悄走开”的选择。

“紫川。”他出声唤道。

夕姬闻声回神,抬眼看来。

她的眼清若镜湖,不染喜恶,不惹尘埃,无论何时瞧来都那样无辜。眼神对上的那一刻,那双眼霎时漾起层层涟漪。

夕姬很诧异,诧异于在此时此地遇见此人。诧异来势甚猛,转为惊吓。

人在遭遇惊吓的第一反应就是采取防卫动作,所以夕姬下一秒的行为很好的遵循了人类这一特性,只不过,方式错了。

她茫然的站起来,却忘了脚上有伤,疼痛抓准了机会肆意张扬,她脚下一颤,整个身子便向后栽去。

——许是风太大,许是用力过猛,谁知道呢?不论原因为何,都影响不了结果。

夕姬扑通一声掉进了喷水池。昂贵的衣服鞋子泡汤了。

镜夜哑然,落水一幕在他眼前发生,抢救不及,甚至来不及想明原因,唇边便溢出一缕低笑。

缓步走近池边,俯视边咳嗽着边从水中冒出头的少女,他脸上带笑,“你还好吧?”

夕姬悲哀的发现,每次碰上凤镜夜都没好事。

“一点也不好。”她拨开淋在眼前的大片黑发,近乎埋怨的喃喃,“脚扭了,又落了水,真麻烦……”

“你扭了脚?”镜夜微微俯身审视她,只看到她的纱裙下摆飘忽的浮在水面上,像一大朵娇艳盛开的花儿。

“是啊……”她无心回应,撑着池沿,想勉力站起。

“等等。”

一只手掌伸到眼前,五指纤长,她不解上望,他说道:

“我拉你上来。”语中似乎流露出对她逞强行为的不赞同。

“……”

夕姬顺从的握住他的手,镜夜握紧她滴水的手,一使力,她半立的身体便跌进了他怀里。温软的肌肤透过半湿的衣衫与他紧紧相贴,心悸油然而起。

镜夜胸腔微紧,她湿冷的礼服也淋湿了他的衬衫,透心凉。半拖半拉地带她出了水池,他托住她手肘助她站稳,她拧着秀眉要推拒,最终还是因为脚伤不得不依靠他。

“对不起,弄湿了你的衣服。”

“没关系。你能自己走吗?”

“嗯……好像不能。”

被冰冷的池水一浸,痛觉愈发强烈了,倒是方才跌坐在水中时感觉不到痛楚。

那要怎么办?两个人就僵在这?

夜风吹来,镜夜感觉半靠在肩上的身体一阵瑟缩。

“你不用管我,先去换衣服吧……啊!”

原本轻轻搁在胳膊的手掌突然下滑,来到腰际,紧接着身体便腾空了……呃,公主抱?

“我带你去换衣服。”镜夜当机立断。

“……诶?…哦,好的。”

绕是她历来镇定,面对从未经历的阵仗也不免心慌意乱,唯唯诺诺。他倒好,默默抱着她前行,神色未有变化。他们靠得很近,她清楚听到他的心跳声,没有一丝一毫紊乱。

这个少年,果然不可小觑。

抱着她,如同捧着一根羽毛。完全在镜夜意料之中。

人都说出水芙蓉,她充其量是出水落汤鸡,还殃及池鱼……镜夜暗想道,快步走向贵宾室的同时,忍不住低头查看她的状况——她安静得过分了。

她的皮肤本就白皙,现下黑发湿透,尽数贴在脸颊边,使得白的更白,黑的更黑。月光下,她肤色白得近乎透明,有种不抓紧便会消散在空气中的错觉。

她敛着眼,睫毛颤动,对他的视线若有所感,仰面望来,竟是轻柔一笑。她说:

“凤君……我可以叫你镜夜吗?”

步履一滞,他答:“可以。”

盛大的烟火霎时在头顶爆开,璀璨亮丽。星光暗去,艳彩消褪,四散不知所踪,徒见她笑开,娇颜如花。

“那镜夜也可以叫我夕姬。”

镜片后的眼神深沉不见底。

“……好,夕姬。”

夕姬打的主意很简单。取得直呼其名的特权(公关部的客人都有这个特权的,汗),说不定能一步步接近中心。中心当然就是接近凤镜夜,好窥得他的华丽笑容。

什么?你问镜夜不答应的话?……那就算了呗。

夕姬啊,是只肯努力一次的人。

*

贵宾室内,镜夜拨了一个电话,然后把夕姬带到洗手间。

“你等一下,替换的衣服很快就来。”

她拨弄了下还在渗水的头发,瞥了眼他胸前染上的一大片水渍,心中有愧,“那你……”

“你以为我会忘了自己吗?”他反问,几分戏谑。

“……”

服务人员的效率很高,十分钟后就拿来了两套衣服。

镜夜帮夕姬关上门,自己到外面换衣服。夕姬展开衣物,是校服。继而发现还有一套贴身衣物……呃,镜夜你真细心……

长舒一口气,她除下湿漉漉的礼服开始着装。镜夜的眼光就是犀利,衣服的尺码都很合……她记起刚才他打电话时说了什么“A”的,当时没留意,现在却……

她摸了摸脸,有点热。心跳也有些急了。

摇头决定不再想。套上制服裙,小心翼翼的,怕触及伤处。几番折腾后穿上身,不想在拉上背后拉链时出了点小问题。

拉链卡住衣缝了。

这件事可大可小,不过夕姬尝试了几次后始终不能把那小巧精致的拉链拉上来,脚*又痛得不行——她想早点换好衣服回家上药啊。

想了想,只好求助于人。

单脚跳到门边,打开门,向那边的少年叫道:“镜夜……”

——怎么像猫叫一样可怜巴巴的?又不是在跟他撒娇。

清冷少年转过来,衬衫上还余了两颗纽扣没扣好,衣领半敞,露出细致的锁骨。

美色啊……

“怎么了?”

她定下神说:“我……拉链拉不上……可以帮我一下吗?”口吻中不觉含上了委屈。(丫的你就是在撒娇吗!掀桌!)

镜夜微挑眉,走过来。她心知他是答应了,便转过身背对他。

他看着少女背部*露的大片白嫩肌肤,拨开她的长发,手指掠过她光滑的颈背,引来她一丝细微的颤动,顿时烫人的温度自指尖而上——

他早已不是未经人事的青涩少年,这短短的肌肤接触断不会影响他,大抵是她体温过高了。

他这般想着,寻到樱花形状的拉链,凝神拆解卡在里面的衣料。

只听“嘶”的一声,拉链闭合,受凉的皮肤被衣料所覆盖。夕姬感觉那人退离了身后,温热的呼吸远离,她心中微感惆怅,也不知原因为何。转过来面向他,想要道谢,却在他目光下突然局促,嘴唇嚅嗫几下,竟无声发出。

她也会害羞?镜夜细察她神色,淡淡一笑。

这一笑,大约是出于常人看见可爱生物犯错时的怜爱之心,但于凤镜夜来说,世界上哪有什么可爱生物?是以他这笑,可谓异常珍稀。

夕姬终于又看见她朝思暮想的笑颜。

“你这样笑最好看了……”

轻微的叹息在烟火绽放的喧嚣中如尘埃无声落下,细白的纤指探出,他凝视她的眼眸,不闪不避,任由那微凉犹带湿气的指尖触到他的脸庞。

她眸中写满发现宝物的雀跃与痴迷,他被这纯然的感情撼动,动弹不得。

一双清丽潋滟的眸子从此于他心间扎根,终其一生无法拔除。

Q剧场:

镜夜:“橘,你觉得我怎样笑比较好看?”

橘:“(惊愕非常)呃……少爷你怎样笑都好看……(心内大呼:洪水猛兽来了、世界末日到了、火星撞上来了、镜夜少爷发烧了……)”

镜夜:“……”

啧,没眼光的家伙。

延伸阅读

纳芙芮加盟  http://www.jmfprinting.com/pu1s.shtml
纳芙芮化妆品,中国药妆行业的出众品牌,立足于药妆产业,是集药妆化妆品产品的研发、销售

香格莱加盟  http://www.jmfprinting.com/xcao.shtml
香格莱香水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

晶美特加盟  http://www.jmfprinting.com/yabw.shtml
晶美特灯饰总部是一家集产品设计、生产、营销为一体的灯饰生产厂家,历经多年的锤炼,逐步

超赢加盟  http://www.jmfprinting.com/yc9z.shtml
我们的人才观:用创新人才尊重知识,重视人才。企业对人才保持的渴望,给予充分的发展空间

德众加盟  http://www.jmfprinting.com/xszo.shtml
无锡德众很声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8月,公司位于无锡市锡山区科创园。主要从事很

妮美彩妆加盟  http://www.jmfprinting.com/td0.shtml
妮美彩妆秉承“精选优品,给你很好”的效劳理念,努力于为女性提供全新的美妆精选生活方式

华豪加盟  http://www.jmfprinting.com/n0db.shtml
华豪医疗器械系列产品中的一次性负压引流装置是苏州市华豪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销量节节高产

树杰圣诞树加盟  http://www.jmfprinting.com/belc.shtml
树杰圣诞树加盟_公司简介树杰工艺品(深圳)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位于中国深圳市龙

椰贝原味椰子鸡加盟  http://www.jmfprinting.com/ymp.shtml
现在的椰子鸡,一直是作为特色美食,在行业当中,大受市场的欢迎,各种优质特色的椰子鸡,

瑞亨休闲食品加盟  http://www.jmfprinting.com/ygw4.shtml
瑞亨休闲食品主经销批发的果脯、蜜饯、干果炒货、肉类少食、即食海鲜、糖果、巧克力、饼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叔你才到碗里去第八章在线阅读

    “当年那个完颜阿骨打在东北那边儿统一了女真各部族,然后成立了集权成立了金朝,那时候古代的人都喜欢什么定鼎中原,逐鹿中原什么的。而那时候的中原是宋朝,金国和宋朝结盟灭了辽国之后,那个宋朝就成了南宋。后来又被蒙古打金国的时候,几乎杀光了完颜氏族的人,造成了那时候人口一下消失了百分之八十。反正死了好些个人

  • 向往的生活之动物王国狼群升级

    拥有群攻技能,升级最快的方式,当然是选择群刷怪物。而在新手村内,要说怪物成群的话,最好的怪,便是狼群了。苏元就朝着狼群的方向走去。狼群,刷在这片树林尽头的草原上,是属于六级怪物。“狼的血量有2000,我现在的魔法伤害在60,使用虚空轰炸,伤害提升300%,也只有180点伤害。我需要施展11次虚空轰炸

  • 爱的最终章在线阅读第1节

    第一章“晚上好!欢迎大家在晚上七点二十七分来到我的直播间,关注主播,不迷路哦!”顾思昀一边在巅峰赛选英雄页面选择英雄,一边说着,她的声音很好听,吐字圆润,谈吐清晰,每个语调都带着南方人特有的细润绵软。弹幕姬:穗禾小姐姐,晚上好!吃饭了吗?“晚上好!嗯!吃了。”她看着三楼选了娜可露露打野,心里有些遗憾

  • 超级战队:美漫抽取在线阅读第9节

    第九章宥京的记得上一世金信是被徐美兰逼着离开的YBS,而后在去了另一家公司之后,因为曝光该公司旗下分公司的罪恶行为而被辞退,中午吃饭的时候,宥京就想,要不现在自己和金信就辞职算了,做网络,或者去相对小一点的公司,自己创业,算起来有很自由,反正金信的性子和徐美兰是绝对没有办法相处的。“想什么呢。”金信

  • 陆爷的小可爱又变身了第四章蓝色+善男

    接下来的一个月马陆一直陪着崔恩熙,去警局录口供,指证犯人,放高利贷的人都被抓了,但是他们一口咬定任顺妈妈是崔英雄推倒的,最后赔了些钱了事。崔英雄不知跑到去了,已经成了通缉犯。结案后小乔又去医院,处理崔妈妈都后事,还在家里摆了一天的灵堂,有些街坊邻居前来祭拜,最后安葬崔妈妈,七七八八的将赔的钱都花的差

  • 有你真的很好就是一口气

    金虎若有所思的看向桃花村,我心里面很着急,进帐篷拿了望远镜,朝着村子里面看去。桃花村里的女人们,之前白天会出来活动,但是今天,桃花村里面异常的安静,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这种安静,让我感到恐慌,我怕,怕胖子在村子里面已经出事了,也怕自己被黑衣人盯上。金虎回去睡觉了,我知道,他不会轻易的相信我这么一个陌

  • [新网王]深爱在线阅读第9章

    站在平月子的房间里,悠还能嗅到依稀的血腥味。晴明和博雅已经去前厅查看尸体了,留下她在这里呆着。虽然明白他们的顾虑,但是悠却没有之前那么愿意了。先不说最近无法阻止、而且日益凶残的梦境,让悠的心理素质得到了几何倍的增长;悠那个龙神姬的身份就决定了以后遇见这种情况,她不会是能袖手旁观的人。此时的晴明和博雅

  • 网游:我能看到必杀率之银尾铁齿狼(3)

    此时刺了空的精瘦少年有些震惊,要知道他自身资质也是E,身体素质远超于普通人,攻击速度自然也远超超常人,虽然还没觉醒,但也不是许宙这种F级选手能轻易避开的啊。他自然不知道许宙现在已经获得了系统赐予的‘战斗本能’,整个人已经发生了质变。“许宙,我劝你自己麻利点滚。不然后果自负,要知道死在了壁垒之外可是没

  • (《麻雀》&《伪装者》)明丽如斯省无眠之第八章(8)

    第二日,清浅身体刚好一点就匆忙赶去承清宫看微晗,一踏入承清宫,清浅心中忐忑。清浅看着承清宫一片死寂,周围的宫女脸上都难掩伤色,清浅心中又是一惊,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她还没有进入内宫,微晗的奶嬷嬷就突然跪在她面前,求她劝劝微晗,清浅皱眉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孩子的事不是解决了吗?清浅扶起奶嬷嬷,看着奶

  • 陛下心尖宠第9章在线阅读

    “哎,兄弟们,你们觉得谢吟吟这人怎么样?漂亮吧?”一回到宿舍阿波这小子就急切的问,我猜八成是对人家有意思。我倒是奇怪号称“花花公子”的阿波怎么就被谢吟吟给吸引了?“漂亮是漂亮,不过就是脾气有点太火爆了!”“嗯,对绝对算得上是女魔头!”“这种女生太强势了!”“不过抛开性格不谈,她还是不错的!”“我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