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不灭的星尘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一星一尘 来源:飞卢小说网

到了郡候府上匆匆进门,行者才将人放稳便听见房门被上锁的声音。额头上的青筋不断的跳动,行者闭上眼,隐忍不发。

“………猪八戒!”

“师兄,老猪知道这锁困不住你。可你得想好了,春宵苦短呐!沙师弟都快替你们俩急死了!”

“二哥你胡说什么呢!”

“………”行者抱着毛绒绒的脑袋一通揉,头疼的感觉也没消散。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片,压抑的感觉更甚。都说借酒浇愁愁更愁,他也算是尝到这滋味了。

思来想去,也不乐意跟那死猪计较。于是走到师父床边,替他宽了外袍。

带着醉意的人,连骨骼都格外绵软。白皙光滑的皮肤泛着粉色,呼吸间胸膛微微起伏。这佛子面如满月,目似青莲。可多年的跋山涉水,却让这副身躯格外单薄。胸膛腰腹上只有简洁的肌肉,柔顺而又硬朗。

佛子仿佛在梦中,嘴里喃喃自语,“悟空…悟空不喜欢他的…对不对?”

行者轻笑一声,揉了揉他的眉心。“傻子,我有你就够了。”

这可人儿的模样,让他如何不情动。俯下身便去轻吻他的唇。一靠近这身子,便像被勾了魂魄一般。可这一番动作,却让刚才头疼欲裂的感觉更加严重。

行者长长的舒了口气,看着佛子乖顺的模样,眼里深情款款。俯下身在那小巧的鼻尖轻轻一吻,无比爱怜。“若不是你现在醉着,老孙可真想把你吃干抹净。”

行者躺在佛子身边,压抑着□□,紧紧抱着他。怀里的人几乎被行者灼热的气息吓得颤抖,可穴道被封,动弹不得。

“你吃的什么醋呢?傻子。”

那点小心思,如何瞒得住心思玲珑的孙悟空。素日不贪杯的人今日当着他的面醉了酒,难不成还能毫无缘由?行者吻了吻他的眉眼,语气里似是伤怀。

“当年老孙大闹天宫被降。天尊下令,围剿花果山群猴。天火降世,一抔俱焚。若当年杨戬无心放过,莫说是花果山,怕是整个傲来国,都要遭殃了。”

“师父第一次赶我走的时候,我隔了五百年时光重回故地。峰岩倒塌,林树焦枯。柘绝桑无,柳稀竹少。我的那群猴儿,死的死,伤的伤。饱受欺凌。当年四万七千群妖,只余千把。”

行者把头埋在佛子肩窝,嗅着那人身上的檀香味儿。混杂着酒香,愈发撩人。

“师父……不怕你多心。老孙当年跟着你,便只为个金身正果。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花果山承了我的福泽便能一世无忧。你肉眼凡胎,不辨善恶。老孙实在无法真的将你当成师长。只是那时,我不曾想到,会有今日。”

行者低笑一声,“若我早知有今日,我宁愿当个西行路上的妖怪。捆也好绑也好,你若无有个有本事的徒弟,便不可能从老孙手里抢了你去!你无法躲着我,避开我。我便毫无顾忌的破你戒行,坏你修为,那如来老儿有本事,便把我压一辈子吧……”

手指勾勒着他眉眼鼻翼的轮廓,这张脸何时刻在心里的,他早已记不清了。只知道在他身边的这些年,孙悟空从不曾有一刻,希望这西行之路赶紧终结。若这一生就这样走下去,他便不必面对将来修成正果时,佛子究竟会选择自己,还是选择清规戒律。

“你第二次赶我走后,我不曾回花果山。他们已有能力保护自己,我不必再生忧虑……”

“那花果山再美,没有你,山水无情……”

行者的眼眸渐渐暗淡了下来,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我还要那金身正果做什么呢……有什么意思呢……”

忽然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落在胸膛,行者疑惑的低下头,却瞧见佛子脸上的泪痕。

行者紧紧的盯着佛子脸上的每一个表情,下意识的觉得有甚蹊跷。皱了皱眉头,睁开火眼金睛将这人看了个仔细。意识清醒,周身却被法力封印。

这等小小伎俩竟差点骗过了他……

行者苦笑,到了如今,还想着试探他吗?

夜色愈加沉寂,鼻息间突然钻入了些异香,惹得行者心绪紊乱。那香气消磨着他所有的耐心和深情。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些过往……鹰愁涧,白虎岭………这人在嘴边滚了一遍又一遍的紧箍咒。他的痛苦,他的哀求……以及这人的视若无睹。

为什么,为什么?

头晕目眩间,映目仍是佛子姿容绝世的脸。心头仿佛烧着一把无名火,顷刻要将自己和这人一起焚烧干净。那眼神语气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嘴角轻轻一勾,夹杂着寒意。

“为什么要骗我,师父……你这样很有意思吗?”

鼻息间香气更浓。

“离了两界山没几步,你就骗我。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不相信我。”

佛子觉得肩膀上有些滚烫,透过衣衫渗了进来,成了水痕。忽觉行者在他眉心一吻,顷刻法术尽散。佛子动了动,伸手想去抱住那个人,他却已下了床榻往门外走去。

“悟空!”行者听见这呼唤哪里还走的动,奈何心里有气,固执的不肯转身。

“悟空你别走!”

行者闭上眼,声音颤抖,“若老孙方才对你做了什么,师父怕不会是这个反应了吧。”

佛子听着他清冷的语气,不由自主的落下泪来。

“师父想听的,徒儿都说给你听了!师父宁愿跟八戒一起算计我,也不愿意自己来问我。”

这一点信任都不曾有,那这么久以来,他们之间算什么?他孙悟空在陈玄奘心里又算什么?

“悟空,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是吗?”行者冷笑一声,“过往这十年的时光,师父待我如何?在我面前偏执任性又是仗着什么?你是真的觉得,凭一个紧箍咒,我便离不开你了是吗?”

如梦境里一般,让佛子绝望的场景,只让他瘫软在那里不敢动弹。耳边似乎回响着悟空在梦里嘲讽般的嘶吼………

陈玄奘你凭什么?

你以为我真的很喜欢你吗?

若不是那个破箍子,老孙会正眼看你一眼?

佛子的脸几乎没有一丝血色,挣扎着将身子往前挪了挪。

“不是的悟空,我没有不相信你……你不要…不要说这样的话。”

语气夹杂着哭腔,又软又粘。

断断续续的啜泣声,像风一般的拂过行者心头的□□,霎时将他最后一丝理智烧成灰烬。

行者猛的回过身,挑起那人的下巴,

“师父想解释给我听?那老孙便听你解释。听听师父是如何不情不愿的把我这个不服管教的徒弟留在身边。又不肯给我一点点信任。情也动了,戒也破了,却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一样,冷落我,无视我。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我没有!”眼前的人陌生的让他害怕,他不由得瑟缩着身子,却依旧嘴硬。

“孙悟空,你怎么可以这样想我?你可以在意我与八戒算计你,为何我就不能在意你跟杨戬的关系?”

“老孙什么都没做!”

“那你在怕什么?”佛子面对他时,难得的硬气与倔强,“你知道我被封了穴道,还是装作不知道,我又哪里晓得你同我说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你………”

佛子一开口就后悔了,可这说出去的话,当真覆水难收。对上悟空悲恸的神色,他真的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

“二师兄,这是怎么回事?都是你出的馊主意!”

八戒委屈,八戒坐地上委屈,八戒抱着沙僧的大腿咣咣撞着还是委屈………

“这…这跟我教他的不一样啊!”

行者脸上的悲恸一览无余,恨不得把眼前这人活吃入腹才解气。

“师父你以为,老孙真的半分脾气都没有吗?”

“花果山是我的家,我会拿这回事骗你?”

一滴泪从行者眼角滚落下来,佛子的眉心顿时揪成一团,“悟空…我…”

来不及道歉,来不及辩解。

行者低头看着佛子的眼睛,一手捏住下颌,逼着他张开嘴。

“你就这么大的本事?端会糟蹋别人的心意撕扯别人的伤口?”

“师父,老孙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大的能耐!”

“悟空…你放手!”

【生命大和谐】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被他这般作践?

紧箍咒在嘴边滚了几遭,身上那人手一松便翻滚在地。紧箍勒进肉里足有三四寸。

八戒悟净几乎想都来不及想就冲了进去,佛子听见动静,扯住被子盖在身上,总算住了嘴。

“师父,师父你这是干什么呀!不是说好了,好好跟猴哥说的嘛?”

行者倒在尘埃里,一动不动。过了半晌,才颤抖着撑起身子。模样狼狈,双目猩红。八戒上前去扶,被一把推开。

“猴哥……”

“出去!”

行者擦去嘴角被咬出的血,咽下堵在喉咙里的腥甜。一步一步朝着佛子走过去。

“大师兄,你别这样……”

“滚!”

身后狂风一卷。门扇紧紧的合住。结界封印了小屋,顿时一片宁静。

【和谐】

房间里的香气渐渐淡去,头疼的感觉也不再那么强烈。

“……”

“那妖孽逼迫唐长老成亲,长老情急之下,说自己真阳已损。那妖孽才起了杀心………”

霎时清醒……

师父心里是有自己的…他宁愿一死也不肯让那妖精得逞。

行者钳制着佛子后腰的手猛然一松。那人便趴在他身下再不能动弹。光洁后背上抓咬的痕迹,触目惊心。

怎么可以…自己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一瞬间冷静下来,胸口的压迫让他不由自主的咳了两声。定下神来调试着气息,才察觉到房间里的异样。夜色里看向那窗口,香烟缭绕。

迷香?

这不可能是八戒沙僧的手笔……他们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也没有那么缜密的心思………

更何况,这香……

佛子见他终于停下动作,颤抖着手扯去嘴里的碎布。洁白的手臂垂下床榻,身上仿佛被鞭挞过一般,又疼又热。

他以为自己会恨,会怨。却只在他发了狂一般的控诉自己糟蹋他的心意时,有一点点的庆幸。他还是怕这个人的,面对他的愤怒,他一点点的底气都不敢有。

就像他打死那伙强盗时,那一通“二十八宿惧我,九曜星官怕我”的狂言。他不敢反驳,不敢怪怨。他从来只能仗着这人的纵容,才能在他齐天大圣的名头下稍稍喘息。

可如今,毕竟又不似二贬时那般心有隔阂。这一路行来,他也早不是初出长安的江流儿了。如此想着,反而无比坦然。

“今天是我的错,可你不该怀疑我的真心。”

语气虚弱沙哑,尾音依旧轻颤。

“我知道,我不比他善解人意,也不如他风华绝世。”

“甚至…我也没法真的掂量清楚,你们生命里五百年的岁月该有多么漫长。我不如他活的通透,也不如他懂你的心意。”

“我说不出那些海誓山盟,也无法陪你驰骋天地……可是悟空…”

“能给的我都给你了……”

还不够吗……

佛子埋着头轻轻啜泣着,仔细想想,他不过是嫉妒那个人吧。瞧见他第一眼就嫉妒的发狂。可陈玄奘这人,总是惯会揣着没有恶意的心思说出最恶毒绝情的话……

行者只觉得摧心剖肝,又气又恼,手一挥便掀翻了香炉。静夜里香炉破碎的声音,吓得佛子轻轻颤抖着。行者翻过那人,扯过被子替他盖好。起身便要去看个究竟。

佛子见他要走,慌乱之中伸手去攥他的衣襟,可那人脚下生风一般,哪里来得及。他又被折磨的毫无力气,一不小心便扑了个空。

“师父!”行者眼疾手快的一把捞起差点摔下床榻的人,惊魂未定便让他扑了个满怀。

“好了…我不说…不说那些让你不开心的话。”

“别走,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别走……”

“求求你…悟空,求求你。”

哭的厉害,几乎连话也说不清楚。唇齿间混杂着泪水的咸涩,迷香的药力渐渐散去,佛子神识越清明,便搂他搂的越紧。

行者何时见过他这般卑微的模样……不管是清修于佛门,还是重堕入红尘,他的师父都该白璧无瑕,超然物外。他该护他一生安好,永世无忧……

行者捧着他的脸拭去满脸的泪痕,心仿佛被置于八卦炉里煅烧着,“我不是故意的…师父。我弄痛你了,是不是?”

着眼去看佛子身上的痕迹,青青紫紫,带着血痕。佛子苍白的脸色,毫无血气。

他竟真的残忍至此。

那人仿佛全然不曾听见自己的话,只是紧紧抓着他的胳膊。

“悟空我不想骗你的…我知道你会生气,可是我害怕…”

“他那么好…你待他又那么好……”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花果山的事情,对不起,对不起。”

行者将人抱在怀里,堵住他未出口的话,轻柔的吻似是安抚。

将他的侧脸埋入胸膛,行者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仿佛哄着孩童一般。平素里半分委屈都不忍他受,今日却弄成这个样子。

他若知道是谁动了手脚,非把那人碎尸万段。

“师父,没事了,没事了。你不要哭,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好不好?”

曼陀香药力之强,连齐天大圣都能迷了性情,何况一介凡人。如今他这副模样,想是药力未散尽。如此想着,就越发怜惜。

佛子只是抱着他,一丝一毫都不肯放松。行者指尖一点,施法将屋里的窗全都打开,那曼陀香的气息逐渐消散的一点也不剩。

佛子似是有些畏寒,不住的打着冷颤。哭泣声断断续续的,软在他怀里毫无力气。

“师父,”行者一手托起他的脸,那一双眸子已恢复清明。却依旧温顺的搂着他的腰身,乖的不像话。行者如何忍心看他这副模样。

“悟空……”

“对不起师父…我方才……”回头看着那破碎的香炉,目光凛冽。“我今日醉了酒,一时糊涂。对不起,师父。”

行者不曾同他说这屋子有异样,如今夜深人静,无迹可寻。又惹他忧思,百害而无一利。佛子看他又是平素温声软语,深情款款的模样,这才敢试探着,伸手去牵他的衣角。泪光盈盈的,行者的心霎时软的一塌糊涂。

“悟空,抱抱我。”

行者闻言,用刚刚扯落的衣衫包裹住佛子的身躯,躺在床上,将人抱在怀里。收紧双臂,不留一丝缝隙。

“师父别怕,睡一会儿好不好?”

窗外狂风肆虐,飞沙走石。夜幕里闪过个影子,低笑一声,诡异无比。不过片刻,却又恢复了宁静。行者警觉的看着四周,怕再吓着怀里的人,只能作罢。

佛子用指尖勾住他的食指,被他轻轻握住,这才放松了防备。

抬头去看他温柔的眸子,满是爱意和怜惜。佛子依偎在他怀里,反被他抱住,顿时心安。行者用指尖轻轻抚摸着他身上的青痕,亲吻着他因为受惊轻轻颤抖的眼睫。

他熟悉的气息,温暖的怀抱,无一不让佛子沉迷。眼皮越来越沉,总算睡了过去。

行者听着窗外微风飒飒,紧锁的眉头一刻也放松不下来。换了些干净的热水,替佛子清理一番。毛巾上浑浊一片,夹杂血色。低下头看着佛子的睡颜,一颗心几乎被愧疚吞噬。若不是自己胡思乱想,何至于让这点雕虫小技迷乱心智,伤了他巴不得放在心尖疼惜的人。

眼神落在那一地残灰上,心如刀绞,彻夜无眠。

延伸阅读

卡弗莲加盟  http://www.calexcorp.com/b5dk.shtml
卡弗莲加盟详情卡弗莲家纺成立于2001年,是一家集产品研发、生产、营销于一体的专业家

麦沃加盟  http://www.calexcorp.com/xhn7.shtml
麦沃壁纸我的生活麦沃品牌以其深厚的行业底蕴,很具竞争优势的价格体系,拥有欧、美、中等

特步童装加盟  http://www.calexcorp.com/sf6w.shtml
本公司为特步童装江苏地区代理(覆盖苏州、无锡、常州、淮安、扬州、徐州、连云港、宿迁)

爱轮之家加盟  http://www.calexcorp.com/dalk.shtml
爱轮之家移动轮胎超市项目介绍:爱轮之家移动轮胎超市是一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发明)及国

柏肤贝加盟  http://www.calexcorp.com/gtc4.shtml
品牌介绍:VerteForêt柏肤贝,源自韩国,是婴幼儿洗护绿色环保品牌。Verte

博莱喜加盟  http://www.calexcorp.com/pg0f.shtml
博莱喜懒人用品始终坚持“至诚致信、质量、服务之上、互利发展”的经营宗旨,热忱期待与国

七彩泡泡婴童会所游泳馆加盟  http://www.calexcorp.com/ss0r.shtml
杭州七彩泡泡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经营的是专业的婴儿洗澡馆,全国有很多七彩泡泡婴儿游泳馆加

嘻哈E族搞笑玩具加盟  http://www.calexcorp.com/bj1c.shtml
嘻哈e族搞笑玩具招商连锁_嘻哈e族玩具加盟费_公司简介本公司座落于世界著名的服装城福

培育加盟  http://www.calexcorp.com/dnhl.shtml
培育奶粉致力于婴幼儿配方奶粉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精挑细选好的进口奶源为主要原料,全心

能匠世家品护理加盟  http://www.calexcorp.com/s196.shtml
能匠世家皮具护理研发拥有清洗、烘干、杀菌、除臭、定型、加香6大功能的清洗烘干一体香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这个男人天生克我第4章在线阅读

    “我能用你的东西,那却是你的福气,不信话把你的父亲叫来,我当面跟他说,看看他是如何说的,在这里能找到一个会做灵笔的人,也是不容易,我倒也是想要看看你父亲的功力如何。”林海道。“你……好吧,就算是你说的都是真的,也是不可能的,我父亲从来不见客,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前几年的时候,有一个人出价十万只想看看

  • 网红圈学霸在线阅读第4节

    白净堂盯着这把琴,眼馋的眼睛都要冒红光了。姜清韵一看,把琴收起来紧紧抱住,这可是现在她唯一的能用的琴。“……表妹,用得着这样吗?”白净堂头上乌云密布。姜清韵重重点头,表哥可是前科累累,信誉在她那基本处于随时宣告破产的边缘。小时候骗她出去玩,结果把她扔到白母给他报名的书法班代替他上课,自己跑去星际馆打

  • 我能觉醒万物天赋之网咖艳遇

    第三章网咖艳遇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陆云航睁开了双眼。新一天的到来对于陆云航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他将在这个世界实现他未完成的梦想,以一个新的身份新的姿态面对这个新世界。下床走到洗漱间的陆云航,看着镜子里面这张清秀的面孔,不由来的摸了摸自己外套的荷包,掏出了一个古朴的眼镜盒,打开盒子里面躺

  • 逆袭之九零年代做学霸在线阅读第十节

    苏瑶同武韬宇回汇轩的时候,两个人谈起了小时候的事情,苏瑶这才打开了心扉滔滔不绝起来。“韬宇哥,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一起玩泥巴的时候,你总是说不玩不玩后来比谁玩的都开心。”苏瑶说道,眼睛已经弯成了月牙。那些时候才是最幸福的时光吧。武韬宇笑的红了脸,一边附和着,伸出一只手去帮苏瑶拉开办公室的门。苏瑶在

  • 苍穹道引第一章在线阅读

    编号Earth-199999漫威宇宙,地球,东亚地球的一片沙漠,一个巨大的山洞中。“我说,你就别白费心机了,这里看守的人足有上百个,每个人都是全副武装,小到匕首手枪,大到炸药导弹,全扔出去,就算是炸掉纽约的一个区问题都不大,你还想要从这里跑出去?!”透过铁门的窗户看着里面一个一脸颓废的男子,琼斯脸上

  • 憨憨小青梅饲养手册[穿书]奖励品

    “方言。。。。。。。这个臭小子大半夜地又跑哪厮混去了?”蜗居的房门被推开,李德生站在门口看着空荡荡的蜗居疑惑地说了一句带上房门走了。“倒计时5、4、3、2、1、副本完结,完结离开副本返回准备场!”随着一声声倒计时响起,方言眼前一黑再次回到漩涡前的平台上。很快方言的惨叫声跟着响起:“副本系统你要不要这

  • 九重天霄令在线阅读猎物

    世人只道九幽女帝之心冷若顽石,殊不知……她也有软肋。她可以不顾这个世界是否崩溃,但她无法拒绝能够再次见到至亲的机会。若是能够再次见到他们,再活一世也不是不行。洛淮书平复下心中的情绪,将倒在她怀里的帝疏澜扶好,她移开挡在他眼前的手,他脸上的鳞片并未令她有任何动容,对上反派崽子脆弱的眼神,她开口问道:“

  • 过来我怀里[校园]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6章:找茬的“真的假的?这么厉害?”有人不相信。林家亿想到自己妙手,自然满怀信心:“做不到不要钱!”“那订做的需要多少钱?”有人又问。林家亿犹豫了一下,说道:“看难度了,要求越多越贵,但最少也要……五百块!”他伸出五根手指,虽然按照做这三十个的速度,他做起来并不费事,但既然是订做自然要分开档次了,

  • 相公太上进在线阅读第8节

    自从烧烤生日会之后,雅樾足足过了一个月才再回家,她不想和芳姐起矛盾。此时已经是暑假了。这次回来,她也像往常一样,拿了一大袋脏衣服回来。芳姐接过衣服袋子,看着女儿,心想,看来女儿这一辈子也要背在我的肩膀上了...背就背吧!谁叫她是我和我所爱的男人生的孩子呢?没有怨悔!一个月没见包包,雅樾发现包包的毛长

  • 我的反骗生涯之妖精的祝福,天使报恩

    不好!文夕听到身后传来张九的声音,不禁一咬牙,可恶!如果自己能有坐骑宝可梦的话,他也不至于陷入如此境地!他还不想死!他还想领略这世界的多姿多彩!文夕看着怀中的波克比和谜拟Q,他一咬牙,拐了个弯跑到一处密林处。他将两小只放到地上,用叶子藏起来。“比?”波克比隐约感觉到文夕的不对劲,不肯松手。文夕摸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