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tUHLg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奥罗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野餐叔叔 来源:17K小说网

希月感到好笑的说“哇噻,重千斤耶,真是不敢相信啊,难道你是猪啊,不对,就算是猪也没有这么肥的,是大象才对。”

听到希月的话后,其他四位妃子都不禁的偷笑起来。

“你们笑什么,哼,我告诉你我宸妃可不是这么好惹的。”

“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我告诉你,我可不会怕了你。”希月说道。

“你看我敢不敢打你。”宸妃举起手掌准备打下去。却被希月一手抓住了。

“啊,痛痛痛。”希月把宸妃高举着的手拿了下来。

“我告诉你,你姑奶奶我也不是好惹的。”

“好,你有种,今天的仇我们是结下了,你给我等着。”说完就气愤的走了。

希月向她做了个鬼脸“嘞,我才不会怕你呢。”

“谢谢你帮了我。”

“呵呵,不用谢啦。”

“你刚才得罪了宰相的女儿宸妃,恐怕以后没有人敢跟你来往了。”

“她是宰相的女儿又怎么样,总之欺负人就不行,如果大家都怕跟我在一起会被宸妃报复,那就一个人好了,反正我也不在乎。”希月无所谓地说道。

“你不会是一个人的,因为还有我,以后我来做你的好朋友。对了,我是新选进宫的秀女叫林雪,刚被侧封为雪妃,你呢。”林雪说道。

“谢谢你,你是刚进宫的啊,我也是才进宫的,刚进宫就交了一位好朋友,我很开心,我叫莫……哦,叶,对,叶,我叫叶希月,被封为仙妃,我还以为被侧封为妃子的仪式很隆重呢,没想到这么随便就侧封好了。”

“因为皇上从不管这些,所以……”

“不管了,反正这皇上不是什么好东西。”希月不满地说。似乎是感觉到有人说自己的坏话,所以皇上打了个喷嚏。

“啊啾。”

“啊,皇上你没事吧,要不要叫太医啊。”

“不用了,千公公去准备一下,朕晚上要去观月亭。”

“是。”

“我可以叫你希月吗。”

“当然可以。”

“希月,你刚才说那些话可不能让别人听到了,否则会遭来杀生之祸的。”

“哦,我知道了。”希月伸了伸舌头说到。

“对了,林雪你是怎么惹上那个母夜叉的啊。”

“呵呵呵。”

“你笑什么啊。”

“因为希月你说的话很与众不同啊。”

“呵呵,在我们那里很正常的,啊。”希月似乎想起了什么,大声叫道。

林雪被希月的叫声吓到了“希……希月你怎么啦。”

“天……天快黑了,对不起哦,林雪,下次再听你讲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就飞快的跑走了。

“诶,希月……呵呵,她真的很有趣。”

哎呀,浪费太多的时间啦,赶快玩会儿再回去。

希月一个人来到皇宫里的一座山前。

“诶,真奇怪皇宫里也有山啊,上面好像还有个亭子……上去看看吧。”这时天已黑了,月亮也来了,希月慢慢的走到了山顶,望着被月亮照得亮晃晃的三个大字。

“观月亭,这个名字多好听的,哇,月亮好亮哦。”希月走进了观月亭,从上往下看,突然眼前的风景让希月惊呆了。

“菊……菊花,山下有好多菊花哦,怎么会有这么多菊花呢,菊花。”希月看到菊花使她想起了她和子单的往事。

“千公公你们先回去吧,朕想一个人去散散心。”皇上冷冷的吩咐道。

“是。”

皇上一个人慢慢的向观月亭走去,希月看着菊花不禁的唱起了她最喜欢的歌。

在我心里面有一个深深的愿望要让美丽的花朵微笑的绽放如果梦总不能实现放弃已是最难的决定我想在这土地里埋一颗种子只想窝在透明的风不需要安慰让我静静的沉睡自己怀抱自己的羽翼我要去寻找命运的方向为着谁的托付一片片羽毛飘向无尽远方

此时希月心里全是和子单美好的回忆,慢慢的眼泪就不争气的掉下来了,皇上慢慢的走到了观月亭前听到了希月的歌声。

“是谁在唱歌,歌声虽动听,但却满是忧伤。”皇上自言自语道,慢慢走进亭子,突然看见一个女子侧身站在台架上,白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在月亮的烘照下,宛如仙界的美女一般,美极了,一阵清风拂过,长裙随风散开,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辰慢慢地向她走近,和着月光,使皇上看到了希月哭泣的模样。

“她在哭。”皇上被她的歌声和身影吸引,静静的站在她身后。

希月唱完后,连忙擦干眼泪,刚转身便看见一个黑影一下子被吓到了,就在身子将摔倒的一瞬间,希月被皇上搂在了怀里,希月回过神来看着皇上,不禁感慨道。

哇,美男耶,身躯凛凛,相貌堂堂。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宽厚的肩膀,给人一种很靠实的安全感,好像有了他,就算天塌下来也不用害怕;希月这样看着他想得入了神。

“你没事吧。”皇上温柔地问道。

哇,说话都那么帅。希月就这样看着他,不禁心如小鹿乱撞,希月忙回过神来,意识到不对,忙挣脱了皇上的怀,往后退了两步,带着羞涩的脸故意生气地问道。

“你是谁啊,干嘛站在我背后不出声啊,吓死我了,还好没把我摔伤,不然有你好看的。”皇上似乎没有听进希月的话,依然仔细地端详着她,细看她,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白色长裙,纤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看着希月,皇上竟花痴起来。

“喂,色鬼,你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希月见皇上没有回应她,更看她差点流口水,便破口大骂,皇上这才从神游太虚中回到现实,表情由惊讶转为冷淡。

这个女子真大胆,居然敢这样跟我说话,这么泼辣的性格怎么会来到宫中,她这么大胆,难道她不知道我的身份……“大胆,你可知到这里是除了朕……不,是除了皇上以外谁也不能进入的禁地。”

“不知道。”

皇上慢慢的坐在石凳上,冷冷的说“你觉得呢。”

希月朝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坐在他对面的石凳上对他说…“不可能,如果你是皇上,长得又那么帅气,怎么会有女孩子不想嫁给你啊,所以,你肯定不是皇上,我想这皇上肯定是一脸皱纹、满头白发、弯着背拄着拐棍的糟老头子,哈哈哈,肯定是啦,这皇上自己不近女色但又娶这么多老婆,真是烂透了,你觉得呢。”希月说完后笑嘻嘻的看着皇上,听到希月这么说自己脸色早已变得铁青了,一句话不说。

“你没事吧,唉,我猜你肯定是皇上的忠实臣子,又或者是皇上的亲戚,所以听到有人说皇上的坏话就受不了,你看你脸都青了,哈哈哈。”

他白了她一眼。

“你说吧,你是皇上身边最忠实的臣子,还是亲戚啊,我还是觉得还是臣子像一些,我说的对吧。”

辰没有说话。

“诺诺诺,不说话便是默认了哦。”

“汗,哎呀,刚才说笑的啦,诶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莫……不是,我叫叶希月,你呢。”希月介绍到,换来的还是皇上的沉默。

“我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没礼貌,是不是你的名字很难听所以你不敢说啊,嘻嘻。”希月一脸戏谑地问道。

“独孤、辰。”皇上冷冷的说。

“独孤辰,很好听的名字,跟你的人一样,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但是也冷傲孤高,在你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

“额,冰凉之气。”

“是啊,靠近你就像是进入了冰窖一般,都快结冰了,难怪有人说皇上是座冰山,因为下面的人都是冰山,难怪他也跟着结冰了。”

“你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这样说皇上,不怕皇上治你的罪吗。”辰问道。

“我不怕,因为我没有让他听到,所以他治不了我的罪了。”

这是个奇怪的女孩,这样大大咧咧的也不怕祸从口出;皇上心想到。

“不逗你了,辰,问你一个问题哦,你是皇上身边的重臣,应该知道皇上为什么会在这里种这么多菊花吗。”希月很认真地问道,让辰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她她叫我辰自从母亲去世后就没人再这样叫过我了,不知为什么心在咚咚的跳个不停?她现在这样叫我,是因为她还不知道我是皇上,如果她知道我是皇上后还会这样肆无忌惮地叫我吗,还是说会像其他人一样,都怕我而去奉承我,皇上心里想着,情不自禁地看着眼前这个让他一阵喜,一阵忧的奇女子。

希月转过身来,看着辰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不禁的想捉弄他一下…“嘻嘻,你这样看着我,难道是爱上我啦。”

听到希月这样说辰的脸渐渐变红了,辰连忙把头转向别处。

“嘻嘻,你可别爱上我哦,我可是皇上的妃子,你没机会的啦。”

“你不是问皇上为什么要在这里种菊花吗。”辰迅速地转移话题,看着亭下的菊花深情的说。

“是啊,既然你知道就赶快告诉我一下啊。”希月好奇的问。

“因为他在等人。”

“等人?等什么人啊,等人与种花有什么关系啊。”

延伸阅读

他的小缺牙在线阅读魔物来袭  http://www.dgdiau.cn/ny1a.shtml
“亡灵法师、、、、”德科特一出来,几乎所有人都一愣,继而一惊,但蓝发中年眼中闪过一丝

幻想乡的血族因果  http://www.dgdiau.cn/dr1d.shtml
一代魔僧静尘就这样消散在了天地中,南宫洌再也控制不住身形轰然倒地。望着天上的月亮,眼

皇上,有话好好说灵儿  http://www.dgdiau.cn/dzat.shtml
“在这么下去,自己绝没有办法打赢它,该怎么办,难道除了逃跑这种无耻的方法之外就没有别

哪吒与敖丙之为你而战在线阅读旧识  http://www.dgdiau.cn/svzf.shtml
方子安皱眉看向远处,见一伙穿着黑衣黑裤的汉子正在一家炊饼摊旁指手画脚大声喧哗。那炊饼

地球弹弓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dgdiau.cn/b46q.shtml
不一会,峰远便跨越了二级的怪区来到了公鸡身旁,峰远依然大举拳头朝公鸡头上砸去,不过这

武侠之神级乌鸦嘴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dgdiau.cn/6oxv.shtml
一顿血色的早饭过后,前往目的地的路上,所有女生被安排戴上了一枚大拇指甲盖大小的星星耳

超次元金手指供应商得了神刀遇乞丐  http://www.dgdiau.cn/nr4i.shtml
“年轻人不要这么急躁,我话还没说完,我是想说,我老婆丢了,你去帮我去村外杀几只鸡,我

剑来将门虎子  http://www.dgdiau.cn/d21.shtml
知道情况的庞羲,找不到人的急切,让他第一次违反了军纪。直接下令随行的三千将士把平高城

溪过南桥跪下吧废物  http://www.dgdiau.cn/ptjw.shtml
如果说第一周只是让尚卿的腿变成了酸菜,那接下来的这周,直接升格成了泡了十几年的老坛酸

神级选择我全都选回家 二  http://www.dgdiau.cn/nro8.shtml
“安德烈?这个名字我咋感觉是那么的突兀与陌生呢?才一会儿功夫就从‘老’姓又跳到了‘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赛尔号之虚拟世界第5章在线阅读

    直道一百六,这是五菱宏光的极限,弯道八十到一百二,这是作死的速度,五菱宏光作死一般开过三十个急弯后,看到了野马的车尾灯。“小丽,坐好了。”王逸对玲珑山的熟悉程度远超杜文杰,在王逸的脑海中这里每一个弯道都清清楚楚,有多宽,有多长,几度的弯,坡有几度,结合这一切的数据,王逸列出了最适合超车的三个弯道。从

  • 《枫情暖意》(受追攻)之第十章

    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姑娘,匆匆奔上了楼,她并不能算太美,却有着一双非常抓人的明眸,只可惜现在充满了说不出的惊慌和恐惧。“姑娘出了什么事?”陈圆满过去将她扶住,问道。小姑娘愣了一下,而后颤声说道,“抱歉,有人在追我,求二位帮帮我好不好?”“好!”花满楼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无论什么样的人,在他看来都是平等的

  • 最强探长之你敢吗(9)

    南宫林诺随着广秋水来到羽化峰内堂,这里就比上次去的宗门内堂少了一点霸气,多了一点女子的娇柔,这正是南宫林诺以前所求的,可是那件事后,南宫林诺就懂得如何保护自己了,所以有时候必须要保持自己的心智,更要隐藏!!在看到公羊雪柔,华丽的外表,加上一身修为,十分的霸气,可是又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让人难以捉摸.

  • 执事妻,惹不得在线阅读第五章

    “孙悟空能有什么烦恼呀?你看他会七十二变,还吓得玉皇大帝四处乱窜,多威风啊!”张天磊坚信孙悟空就是最厉害的人,此时听到小孩说孙悟空不好,便急着反驳。“可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呀!孙悟空好几次差点死翘翘,他一定也很累很烦啊。”小孩噘着嘴,很明显并不认同他的说法。“你胡说!英雄怎么会有烦恼!我不准你说我的英

  • 冷点不是我的错(网王\爱丽丝学院同人)在线阅读番外一

    主题:好奇监察课副课长身边那个蓝发帅哥楼主:如题,虽然我不是监察课的,但是对那个帅气副课长也有所耳闻(是真的帅!),最近听到一点关于他身边那个蓝发帅哥的小八卦,有点好奇,匿名想来了解一下。他们关系真的好到睡一张床吗?1#前排吃瓜2#前排嗑瓜子3#真汉子从不匿名4#前排等嗑cp5#楼上真相6#楼上是不

  • 我可以亲亲你吗[电竞]在线阅读第7章

    陈二的妹妹脸大,陈二的脸也大。他觉得这面相是福气,说不定哪天就发达了。陈二已经想好了,发达以后就雇陈小毛当保镖,小毛身手十分厉害,有他做保镖一准没人敢欺负自己。想归想,陈二最近可闲的要命。自从小毛闭门修炼之后,他就没什么正经事可做了。这一日,陈二带着几个相好的半大小子去镇东集市上闲逛。陈二是不爱逛街

  • 女A攻男O之休妻未果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姜玉姝浑身一凛,本能想后退,心思一转却稳稳站立,福了福唤道:“老夫人。”王氏置若罔闻,她痛失爱子,哭得两眼布满血丝,全不顾侯夫人的涵养,抬手凌空遥指新儿媳,扭头盯着丈夫,憋屈质问:“你总责怪‘慈母多败儿’、怪我惯坏了耀儿,却时常夸赞弘磊‘明理孝顺’。哼,弘磊要是真孝顺,这个丧门星

  • 三生三世似锦年华第9章在线阅读

    叶凌似有所感,觉得有一道锐利的目光在审视自己。也顺着目光传来的方向回望过去。只见一个身传峨眉服饰23,4左右,模样英俊,一头齐肩长发盘起,头上插一发簪,背上背一把飞剑的少年正目光锐利的审视自己。眼神中散发出浓浓的战意,好似一把久未出鞘却又不甘寂寞的剑一般。两人立时目光相对,先是由然而生一股惺惺相惜之

  • 幻墨尘世各方人马

    清晨,大阳升起,阳光灿烂夺目,天边仿佛被烈火雄烧。“娘,我走了啊,我会拿上一个好名次的!”一个男孩匆忙穿上衣服跑了出去。“慢点,娘再家等你……女子站在家门口,他正是林沨的母亲,望着林沨离去的身影,他的鼻子泛起淡淡酸意……林沨这时已经到了村门口,身边正站着几个和他一般大小的孩子,他们都是村里年轻的一辈

  • 大隋:我是暴君!在线阅读第六章

    “大家快跑,怪鱼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往湖面望去,只见三千弱水,浪涛滚滚,妖风四起,湖水被掀起来几丈高。只见那怪,身长一丈,脖子粗短,全身布满逆鳞,背部有巨大的疾棘,棘顶有甲板,四肢如船浆状,张着血盆大口,犬牙交错,吼声如雷,最可怖的是,长着锯齿一般的长嘴,简直就是水冥界中的幽灵。“据说鱼妇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