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秦岭探秘梭子

作者:蓝调浪漫 来源:17K小说网

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点缀着闪闪繁星,让人不由深深地沉醉。夜初静,人已寐。一片静谧祥和中,那雪白的天使缓缓自夜空飘落。轻盈的雪,和着夜的舞曲,来了。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树梢的叶子……

无限大陆,最高雪峰的峰顶,一男一女相依在一起,坐与雪地之间,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弥漫着幸福的味道。

少女的面庞被面纱遮挡,看不清容颜。依偎在少年的胸膛,洁白的面纱下那殷红的朱唇挂着幸福的微笑。

“如果,时间在这一刻停止,该有多好啊?”半晌,少女突然叹息,幽幽的说道。

少年闻言,手掌怜爱的抚摸着少女那一头柔顺芬芳的长发,轻声说道:“我们现在不是在一起了吗?”

那稚嫩的语气配上那柔情的话语,显得有些怪异,但又让人欣慰。

少女轻轻“嗯”了一声,但是,那令人迷醉的双眸中,却是闪过了一丝落寞与失落,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她离开了少年的胸膛,美丽的眼眸俏皮的看着少年,嫣然一笑,轻声说道:“我为你舞上一曲哦?此舞名为《霓裳》,而且,这一生,只为你而舞……”

语落,她踢掉自己小巧的鞋子,光着脚丫,站了起来,走向雪地中心。

少年看着那道倩影,顺手拿起身边雪地之上的一把木琴,轻笑一声,朗声道:“这一世,我也只为你而弹奏。”

雪地之上,少女身着浅色罗裙,水芙色纱带曼佻腰际,着了一件紫罗兰色彩绘芙蓉拖尾拽地对襟收腰振袖的长裙。微含着笑意,一双眼眸,泛着珠玉般的光滑,眼神清澈的如同冰下的溪水,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睫毛纤长而浓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翘起,伸手点了点小巧的鼻子,一双柔荑纤长白皙,袖口处绣着的淡雅的兰花更是衬出如削葱的十指,她的美目看着我少年,娇声喊道:“这是你说的哦,此生只为我而弹奏……”

在白色面纱下,粉嫩的嘴唇泛着晶莹的颜色,轻弯出很好看的弧度。如玉的耳垂上带着淡蓝的缨络坠,缨络轻盈,随着一点风都能慢慢舞动。

少年没有任何言语,只是看着那舞动着的窈窕身资,双眼充满坚定。双手一动,随着舞步而奏起,美妙的旋律与绚丽的舞姿相互融合了,是那么的和谐,犹如一颗斑斓的玉石一般,没有一点瑕疵……

”谁人不知茶中苦?

谁人不识曲中意?

妃雪楼台,月下独舞;

执此一生为君倾。

衣袂起,长风为骨;

弦音动,夜尽天幕;

玉台之上,踏歌传千古。

贪羡你,倾城一舞……”

忽如间,少女将水袖甩将开来,衣袖舞动,似有无数花瓣飘飘荡荡的凌空而下,飘摇曳曳,一瓣瓣,牵着一缕缕的沉香……

琴,璇动,少年弹着琴,轻风带起衣袂飘飞,而他身前的少女更如临凡仙子,两人搭配成一副绝美的画卷。

从未想过两人站在一起,竟能如此的和谐,如此的完美……

“烽火连天半生误,

琴声转,情为堪;

雪掩前尘,化浊酒一壶。

若有你,不羡人间,

一袖别飞雪几度,一笑倾满城花舞。”

琴声渐急,她的身姿亦舞动的越来越快,如玉的素手婉转流连,裙裾飘飞,一双如烟的水眸欲语还休,流光飞舞,整个倩影犹如隔雾之花,朦胧飘渺,闪动着美丽的色彩,却又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一段情愫,一纸难书;

一世繁华亦陌路。

琴声哭诉,舞步灵动;

你我往事曲中书。

一腔痴情梦中诉。

一人起舞,一人眷顾;

一世缘不相负,一舞倾城伴相顾……”

唱绝,舞闭……少年紧闭着双眼……

少女停止了最后一个舞步。纤长的睫毛挂满水珠,不知是泪还是雪……

雪轻轻的飘落,诠释着二人的盼望……

在这一刻,没有大陆上被誉为第一美人的月独舞,只有专属与少年的雪姬;然而,命运很是会捉弄人,也从这一刻起,大陆第一美人也将从此消失……

片刻的沉默,少年睁开那双稚嫩但带着坚定的双眼,看着她,把木琴放置一旁,站起身,走了过去。而那少女站在原地,任意风的舞动,长发飘扬,看着少年的动作……

当少年来到少女的身前时,静的看着她……

良久,少年的手略微颤抖的往上举,浮过如玉的耳垂,深入迷人的发从,轻轻的揭开少女的面纱……

少女看着他的举动,双眸擒住的泪珠缓缓的滑落,她知道,这一刻,她的心中的夙愿不再是奢望……

随着面纱的揭开,一张美得让人窒息的面容出现在他的面前……

黠长的双眸,纤长的睫毛,小巧的琼鼻,以及那樱桃般的朱唇,与似雪的肌肤……

那一张绝美的容颜,让人深外爱怜。在这一刻,少年有一种守护她一生一世的冲动……或许是上苍的嫉妒,一把匕首与一道人影同时的出现在少年的背后,是那么的突然,就像是凭空出现一般。那人影双眼闪过一道怨毒,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向少年的后心脏,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冷笑。

这一幕,站在少年对面的少女看得真真切切。她心中充满了一种无力感与那份透心凉的绝望。她看着少年那稚嫩的脸庞,双眼闪过一丝不舍……

少年或许察觉到了什么,眉头一皱,可是,少女却突然拉住了他的手臂,奋力一扯,猛然间,他的身体向一旁退去!

“嗤……”

被抱住转动的少年一愣,可当他看到一个人影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刺入了少女的腰部,鲜血刹时染红了一大片,他顿时如遭雷劈一般的傻傻的站在那里。

那人影见状,眼神满是恐慌!连忙拔出了匕首,连连后退。

少年反应了过来,立即上前,接住了少女摇晃的娇躯。

怀里的少女,因为匕首的拔出,牵动了伤口,猛然吐出了一口凄艳的血花,可是,她的嘴角虽不断溢出了鲜血,但她却努力的挤出幸福的笑容,在少年的耳畔虚弱的说道:“你知道吗?我很不甘心,不能与你……与你白头偕老……我不甘心……我宁愿只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和你在一起……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我也甘愿……”

声音是那么的凄凉与无助,却又如此的彷徨。

“不!绝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我们走,我们找个安逸的地方,没有争纷,管她狗屁的状元!只要你没事,我知足了…”

少年的双眼早已被泪水浸湿,他撕心裂肺的喊道。

“这一世,我做……不到了,若有来生,我会……寻到你,不离,也不弃……”

少年的话,令少女那倾世容颜上,带着一丝满足。

“不!我不要!我不相信什么来生!我只要今生今世!”

少年紧紧的抱住了少女柔软的娇躯,似乎,生怕自己抱得不够紧,少女便会消失一般。

他恨上了自己!

若是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她就不会有事!

曾经,她要教自己修真,踏上修真路途,而自己却一味的欲考功名,婉拒了她的好意……

曾不想,当初的决定,造就了今日的悲痛,他恨!恨自己无能!

寒窗苦读,有什么用?功名利禄,有什么用?能够保护自己最爱的人,不受到任何的伤害吗?

“不要……怪自己,你……没有错……记住……没有我……你也要幸……”

紧贴在少年的怀中,她艰难的说出了每一个字,可是,她最终还是无法说出最后一个字,双眸就此而缓缓闭上了,凤目的边缘挂着一颗泪珠,或许是不甘,也可能是不舍……

少年双眼顿时通红,紧紧的把少女抱在怀里,全身颤抖不已,咆哮道:“月独舞!你给我醒来!我不允许你睡着!给我醒来啊!醒来啊!”

可是,无论少年如何的叫嚷,少女的双眼始终都是紧闭着,没有再睁开过……

杀死少女的人影看着这一幕,渐渐的冷静下来了,他森寒的盯着少年,冷笑道:“死了吗?我本来奉门主之令,把你灭杀,拿到那件东西,然后将大小姐带回去。可惜啊,大小姐居然会替你挡下那夹杂真气的一刀,既然你们相爱,那么我成全你们,交出那件东西,待会我会让你们在冥界团聚的!”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

少年没有任何的反应,他紧紧的抱着她,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诉说着什么,任凭泪水的滑落,恍若无人……

人影见少年根本不理会自己,神色顿时一僵,随即冷哼一声道:“哼!既然如此,杀了你,我自己取便是!”

语落,匕首挥动起来,快速的刺向少年的眉心。

少年停止了低语,抬起头往向急刺而来的匕首,惨然一笑,自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但是,他也不想反抗,少年紧紧抱着少女的娇躯,闭上了双眼……

此时此刻,他只想随着她一起死去。

既然,生不能长相厮守,那么,死,就要永不分开……

匕首在人影的控制下飞快的刺来,匕锋的尖端在距离少年二十厘米处的时候……

“轰隆隆……”

忽然,整座雪峰剧烈的颤抖起来,那人影顿时停下了动作,皱起眉头看向四周。而就在这时,以少年为中心的雪地突然裂开,然后快速的将二人吞没进去……

在少年抱着少女陷进雪地的那一刹那,他猛然睁开双眼,看向繁星点点的苍穹,嘴角挂起了一丝笑容……

或许,他应该感谢上苍吧,让二人可以合葬于此,这对他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该死!”

人影暗骂一声,神色变换了一阵,身子立马腾空而起,一把一米多的长剑从他的身体内化做一道流光,直冲天际。

长剑在空中环绕了几圈之后,瞬间来到了人影的脚下,支撑着人影不落地!

“怎么会地震?而且是整座山峰?该死!东西还没有拿到手,该如何是好?”

看着二人沉淀消失的雪地,人影双拳握紧,神色微紧。

“哎,四周都是雪崩,看来,只能等地震停止了再说。”

在人影暗暗做下决定之时,苍穹之上的繁星,不知为何相续的快速闪烁起来,似乎快要熄灭一般,越闪越慢!

当苍穹之上的繁星在最后一次闪烁过后,满天繁星齐齐消失!

与此同时,少年与少女所陷入的雪地表面,忽然泛起一道银河般璀璨的光芒!

人影见状,随即大惊失色:“这是……怎么回事?它居然启动了?怎么可……”

他的话还未说完,那道璀璨的银色光芒猛然冲天而起,直上苍穹,在漆黑的天空中,消失不见……

给读者的话:

新书求收藏,求评论,求推荐!

延伸阅读

特伦新加盟  http://www.fmtoolstore.com/nxd9.shtml
特伦新手机壳总部成立于1995年,是一家生产平板电脑保护套、手机保护套、记事本皮具、

博瑞多功能变频水地暖加盟  http://www.fmtoolstore.com/nxw3.shtml
博瑞,持续专注于智能恒温节能技术与新兴可再生能源产品的研发和应用德国博瑞2005年推

拓宏牌电池宝加盟  http://www.fmtoolstore.com/dbhi.shtml
代理

娇名通心茶加盟  http://www.fmtoolstore.com/gyku.shtml
1.大品牌品牌您信赖的品牌商标——十余载发展,荣誉见证过程,精彩源于肯定,名誉满天下

鸿润家纺加盟  http://www.fmtoolstore.com/6m7q.shtml
创办于1991年7月的安徽鸿润集团,是在夏吉国董事长的带领下,凭借团结、奉献、协作、

anytime艾她加盟  http://www.fmtoolstore.com/y8ql.shtml
艾她家纺中西方风格的圆满融合,中式传统与西式时尚的交相辉印,艾她家纺为广大中国消费者

好爸爸生鲜加盟  http://www.fmtoolstore.com/klt.shtml
好爸爸生鲜隶属于湖南中果好爸爸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推生鲜产品,运用多爱你的互联网开发运

垂钓者加盟  http://www.fmtoolstore.com/dtty.shtml
垂钓者渔具总部是渔具、鱼竿包、EVA鱼箱、鱼竿、漂盒.支架.线组.各种渔具配件.五金

得米节日用品加盟  http://www.fmtoolstore.com/d2j3.shtml
得米节日用品公司成立于2003年,地处中国美丽的海滨城市广东珠海市,厂区占地面积3万

臻品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fmtoolstore.com/aela.shtml
臻品汽车用品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从事无线电子产品如:车载FM发射器,iphone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明末锦绣第六章

    凌云赶到济宁时天色已近傍晚,赶了两天的路,昨晚上还错过了镇子露宿野外,进了济宁府凌云便先找了家酒楼好好的吃了一顿热乎的,暖暖了肠胃。吃过饭,天色也暗了下来,凌云询问了李老伯女儿女婿家的具体方位,又往那儿赶了过去。李老伯的女儿家在城东,离他所在的城北距离并不近,加上城中禁止跑马,他只能慢慢的牵马走过去

  • 网游之枪神记第一章在线阅读

    一阵头昏目眩的感觉传来,一个六七岁的少年缓缓睁开眼睛,只是此时的景象却有些让人难以置信。四周皆是日式庭院,轻轻爬起身来,只觉得周身酸楚,此时一阵和煦的微风拂过,月上中天,四周静谧,只有池塘之中传来阵阵蛙鸣,带来一丝生气。这是一个小小的日式院落,只是此时这位少年却是震惊之极,因为在自己的房间之中的墙壁

  • 辱神之入学

    周一,七点。制服OK,书包OK,妆容OK。拿起发绳,扎了个清爽的马尾,打理好额前的碎发。矢道千璃放下梳子对着镜子满意地点头,正要离开,又想起什么再次回到镜子前,将耳朵上的钻石耳钉摘了下来。这样就行了吧。她再三确认自己的打扮万无一失,踩着拖鞋来到客厅,开始享用绘里香为她准备的早餐。今日的早餐是传统的日

  • (刀剑乱舞)我家审神者才不凶残在线阅读第十节

    曙光学院,上午,这是一个难得的晴天,尤其是在这万籁俱静的冬天里。因为过完这个冬天这座城市在来年的春天将再次迎来魔兽攻城,随着去年的魔兽攻城刚刚过去,而今年的这次的魔兽攻城在有些强者看来是最难守的一年。人族天才频频出世,在去年只有那么两三个神级英灵出现,而今年的神级英灵仿佛不要钱的出现一般。而王者级几

  • 幸运星神青梅竹马也需要缘分

    吸取到上次差点冻死在露台的教训,穆恩决定练箭的事儿先放着,她要先尽快的先熟悉王宫环境,不然下次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两天空闲时间她都很少见到瑞贝塔,恋爱中的人就是这样,恨不得一天到晚粘在一起,这又不知道跑去哪里约会去了。塔瑞尔不住在王宫里,她能帮她的时候有限,穆恩最后只有去拜托莱戈拉斯了。当莱戈拉斯

  • 云天之情第10章在线阅读

    “呜呜,他们抓到我一定会整死我的”倾城带着乞求的眼神望着倾月。倾月看了看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好了,他们逗你玩呢!”这时,背后突然有一股莫名的力道将我给拉走了,我猛地一回头。“许清雪,你拉我来这里干嘛?”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当然是找你有事儿啦!忘记交代时间了,是明天下午一点钟,一定要来!”我无奈

  • 破天狂神之屠魔成瘾在线阅读第八章

    胡勇的整具尸体悬挂在半空中,两只脚在那里不停的来回的摇晃着,刚才落在我额头上的那滴冰凉的血滴,正是从他的嘴角中所溢出来的。我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却一不小心,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感传进了我的体内,我蹲在那里痛得龇牙咧嘴了起来。良久之后,我好不容易从地上再一次挣扎着站了起来,抬头望去,却难以置

  • 明英侠义传桃符

    “算命的?”姜山坐在沙发上,一边撸着黑崽,一边听着张晓晓说话。张晓晓答道,“对,我的心愿就和那个算命的有关。”姜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狗毛,看了眼时间,“行啊,那我们现在就去找他。”一个小时后,姜山牵着黑崽站在路边,透过车流看着马路对面,对着张晓晓道,“你说的算命的就是那个?”马

  • 镇魔曲在线阅读第四章

    叶孤城从昏迷中醒来之时,脖颈处依旧是阵阵火灼烧似的疼。从床榻下出来,看看天色,正是黎明前夕最后的黑暗。月圆之夜已经过去,昨夜的一切阴谋诡计也就此消弭无声,再也无法掀起丝毫的波澜。叶孤城眼神一沉,握着乌鞘长剑的手指稍稍收紧,侧耳倾听,确认四周皆无任何声息之后,方才从屋子里出来,自皇宫紫禁城中悄然离开…

  • 杀戮证道青楼名妓——李师师

    让葵花老祖隐在暗处,赵玄不紧不慢地往会客厅堂走去,不多时,他看到了毕恭毕敬站在会客厅里的童贯。童贯虽然是太监,却不像其他阉人那样yin沉、猥琐,反而国字脸,端正白净,长得颇为正派。坦白说,要不是拥有穿越者的先知先觉,单凭第一印象,赵玄还真未必能发现这坑货的本质呢!或许,正是因为长着一副“道貌岸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