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tUHLg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帝命九天三)

作者:烦恼多多 来源:17K小说网

傅时禹中枪后虽然山坡上滚落下来,但腿脚却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

唯一算重的就是膝盖骨在滚落途中磕到石头,有点轻微骨裂,不过在灵泉水的作用下已经愈合,只有外部的皮肉还青紫红肿着,但走路是不成问题了。

“我扶着你吧。”

苏乔乔看傅时禹走起来的样子,明显是膝盖疼的用不上力气,又想着那裂了的骨头刚刚长好,别一用力在裂开,造成二次伤害,就过去把他的一条手臂架在肩膀上继续走。

傅时禹原本是想拒绝的,只是还未开口,苏乔乔就开口把他的话堵死了。

“你的膝盖骨不能在受伤了,不然以后残废了有你哭的时候。”

他自然是不想残废的。

苏乔乔又说的认真,想着自己的一身伤都是被人家给治好的,想来是医术高明,自己不该不听。

如此一想,傅时禹就忍着心里的怪异感,让苏乔乔架着自己。

一路被苏乔乔瘦小的身体架着他这个人高马大的大男人,傅时禹尽量不把重心压在她身上,尽管如此苏乔乔也累出了一头汗。

“要不歇一会吧?”傅时禹有点不忍心起来。

人家一娇弱的小姑娘,看起来还在长身体的年纪,别再被自己给压坏了。

“好吧。”苏乔乔点头。

放开傅时禹,扶着他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下,自己也跟着坐在一边休息。

随意的看看四周,苏乔乔擦了把额头的汗,问傅时禹,“你怎么样,膝盖还疼吗?”其实不用问,苏乔乔也知道,自然是疼的。

那边傅时禹却是笑着摇头道:“还好,没有之前那么疼了。”

这话明显是安慰苏乔乔呢,不想她太过担心,苏乔乔也不说破,低下头开始柔自己的腿。

“很累吧。”傅时禹看的蹙眉,他自己有多重他是在清楚不过了,就算一路他尽量给她减轻负担,但她想来还是不轻松。

苏乔乔累吗?

自然是不累的,别说是一个傅时禹,凭她现在的身体素质,就算在来一个她也能直接扛起来,只是这却是不能让人发现。

“还好。”苏乔乔笑着说完,微微低垂下脑袋,从傅时禹的角度,只能够看到她白生生的额头和修长卷翘的睫毛,还有白嫩圆润的耳垂。

傅时禹盯着耳垂看了一会,看着如此白嫩可爱,摸起来的手感一定更好,想着喉结不自然的滚动了一下,等他发觉自己之前的轻浮想法,耳垂忽的红起来,有些慌乱的移开目光。

自己真是禽兽不如,居然对着一个明显比自己小许多的小姑娘生出这种想法。

难道真是如朋友说的,老大不小,该成家了?

傅时禹心中思索,也许回去后应该试试看。

“你想什么呢?表情这么严肃。”苏乔乔好奇的问。

也许是以前对着大魔王习惯了,此时竟然自然而然的伸出手指,在傅时禹的眉心折痕处揉了揉,把那道蹙起的痕迹给揉开,却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动作是有多么的亲密。

傅时禹呆住了。

从来没有哪个人对他做出过这么亲密的事情,就连他的母亲都没有。

苏乔乔收回手也才反应过来,面前的这个人并不是之前的大魔王,自己的动作似乎逾越了。

“对不起,我……”

“没什么。”傅时禹见她一脸尴尬,也不忍心说什么,而且他也不讨厌她的亲近。

想到这一点,傅时禹心中忽然生出一个想法,看着苏乔乔直接问:“你爸爸妈妈呢?”

这也是时禹之前就想问的问题,只是两人并不熟悉,他不好开口问。

“不在了。”苏乔乔伤心黯然的低声道。

傅时禹听后却只是面色肃穆了些,却并不是很惊讶。

他早就想到过这一点,不然一个年轻的小姑娘,那个父母会忍心,让她深夜独自出现在荒山里,怕不是早就漫山遍野的找人了。

“那其他的亲人呢?”傅时禹又问。

苏乔乔也没有隐瞒,直接说出事实,“我会出现在这里就是被他们给害的,我爸妈去世后他们窥觊我家的财产,而我是独生女,所以他们就把我骗到家里想害死我,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我居然没被他们给闷死,而是从乱葬岗里爬出来了。”

傅时禹听得眉头越蹙越深。

“我在想我爸爸妈妈的死,是不是也和他们有关。”

这也是苏乔乔和原主人之间的交易条件,她借出自己身体的使用权,而苏乔乔帮助她查清楚父母的死因,还有就是为她报仇。

“交给我。”傅时禹忽然出声道:“我帮你查,帮你报仇。”

这世上果然最不缺的就是心思不正之人,居然加害一个如此年幼无辜的少女,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自身的利益,仁义道德全都不顾了。

“真的吗?”苏乔乔很开心,自己能够省些力气,自然是好的。

“自然是真的。”傅时禹含笑点头。

“那,这可不算在报恩之内哦。”苏乔乔说。

“自然。”

既然他要去查,苏乔乔这边自然该做些准备。

第一点就是身份信息等问题。

原主人的名字可不叫苏乔乔,而是叫苏然然,而她的外表,经过她灵魂的一番改造,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五官变得与苏乔乔的灵魂越来越像。

如果是之前认识林然然的人见到她,第一眼一定认不出她是林然然,这些都是需要小V去修改。

【主人放心,我一定会改的天衣无缝,让那些认识苏然然的人都觉的主人本身就是长这个样子的,苏然然这个名字也会被苏乔乔替代。】

苏乔乔道:你做事我自然放心。

这些事情对小V来说,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不然苏乔乔也不会这么任性,要用自己的本名了。

至于样貌,就是没办法的事情了,除非是用法力遮掩,不然在她的灵魂之力下,这具身体的容貌,只会越来越靠近她灵魂的样貌,当然也不会完全一模一样,毕竟这身体不是她的,总会带些原身的特点。

两人在原地休息了十多分钟,苏乔乔就站起身要继续走。

傅时禹很听话的主动把手臂搭在她肩膀上,两人慢慢的往前面狭窄的小路走去。

在路过一面平滑的山壁时,傅时禹忽然停下了。

“怎么了?”苏乔乔疑惑抬头看他。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山壁眼熟,我昨天夜里应该来过这里,而且……”

傅时禹说着目光一动,好似在寻找什么,“我的车应该在这里。”

有车,那他们就不用走了。

苏乔乔也开始四处看,不一会两人就在一处洼地的草丛里看到了车的影子。

“这能弄出来吗?”苏乔乔蹙着眉头,有点担忧。

面前的是一处洼地,里面因为地势低常年积水,里面存了很深的淤泥,而车的轮子陷进淤泥里一大半,想要开车来根本不可能,除非用人力抬出来或利用其他机器。

看到这,苏乔乔也明白了傅时禹身上厚厚的泥块,是从哪里来的了,想来他昨天就是从这车里爬出来的。

“确实弄不出来,不过别担心,车里应该有手机。”傅时禹安慰她。

任是谁看到希望后又落空也不好过,而且从这里出去方圆十里都少有人经过,他们若单靠一双腿走还不知要走到什么时候,他又受了伤,苏乔乔更辛苦,还要架着他走。

“那我过去看看。”苏乔乔主动说,就要下去淤泥里。

“等一下。”傅时禹拉住她,摇头,“不行,这淤泥很深,还不知道里面会不会有深坑,你下去万一掉进去怎么办?”

“那要怎么过去拿手机啊?”苏乔乔也没又一意孤行,汤泥水的事情,谁也不会喜欢做。

“我看这淤泥粘稠,我们找些树枝干草铺在上面试试。”傅时禹先看一下道。

苏乔乔点头,觉得这办法可行,转头就去找树枝树皮什么的,相对宽大的东西,傅时禹在后面交代了一声不要走远,自己也开始在周围搜寻起来。

不一会苏乔乔就抱着一块比人还宽,有一米多长的树皮回来。

来到傅时禹身边道:“这块可以吧?”

傅时禹点头,笑着道:“乔乔运气真好,这么大块的树皮可不好找。”他自己也就只找到几根枝杈多的树枝和一些枯草,大块的是一个都没有。

“我是好运气的姑娘。”苏乔乔听出他话中的夸奖,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反而还很是骄傲的样子,看的傅时禹嘴边的笑越发深了。

此时两人之间的生疏早已消失,多了些患难见真情意味,相处起来也自然随意多了。

两人把找来的东西铺在淤泥上,由体重轻的苏乔乔上去。

“小心点,动作不要太大。”傅时禹看着苏乔乔站在树皮上,动作间树皮开始往下陷,抓着苏乔乔的收手不由得收紧。

苏乔乔感觉到他的手掌都出汗了,就扭头对他笑笑,“放心,没事,我这么轻怎么会陷下去。”

苏乔乔如此说,之后树皮枯草果然就没有在往下陷,她很顺利的来到开着的车门边上,爬进车里,找到傅时禹的手机拿出来。

直到苏乔乔站在地面上后傅时禹才暗自松了口气。

“手机。”苏乔乔把手机放进傅时禹手里,看着黑暗的屏幕,不知道还有没电了,毕竟放了那么久。

傅时禹把尝试着开机,等屏幕亮起来后唇边露出笑,好在手机还有电。

翻出一串号码,傅时禹拨出去,只是手机中却传来嘀嘀两声,之后自动挂断了。

“怎么了?”苏乔乔问。

傅时禹拿着手机看了下屏幕上的信号格,发现果然是没有信号,这荒郊野外中,没有信号也不让人意外,只是对他们现在的情况不利。

“没有信号。”傅时禹蹙眉道。

苏乔乔一听不由得哀叹一声,看来他们还要在这太阳下面呆很久的时间。

延伸阅读

水兔子净水器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f7e.shtml
关于净水市场的产品越来越多,水兔子凭借着自己的实力产品得到了消费者的喜欢,促进的市场

友邻有家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6ifp.shtml
友邻有家,排名靠前次听到这个名字,它给了我一种强烈的归属感。友邻有家隶属四川友邻有家

上海瑞可【homewheel】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g8a6.shtml
实行区域代理,支持代理商权益.持续稳定地为代理商做全面服务工作.提供合法的经营手续.

秋芦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at7o.shtml
秋芦枇杷主要供应本地三大水果,枇杷,桂圆,荔枝。多亩泥鳅塘,年产500万条泥鳅!还供

瑶鄱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nsq8.shtml
瑶鄱裤子总部经销批发的服饰、打底裤、三分裤、七分裤、九分裤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

俊雅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gynu.shtml
俊雅干洗洗衣洗衣培训干洗干洗洗衣洗衣培训上海俊雅洗涤设备有限公司多年来在各省市范围内

杜尔茜内娅化妆品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tqd.shtml
化妆品的市场利润在增强,有着口碑影响力的支持,迅速满足市场不是难题。杜尔茜内娅是行业

友邻有家超市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bnk2.shtml
四川友邻有家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智慧社区便民生活服务的综合服务平台,以“B2

汉得书店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uror.shtml
汉得书店怎么样呢?汉得加盟店的所有书都是可以租也可以买的,租书是采取会员制消费的,只

麦亿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n3wi.shtml
麦亿皮具是保定白沟新城麦亿箱包加工厂经销商品,总部是品质女包、箱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祭司大人很难搞hard模式

    “变态,醒醒啊!”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声音,路城感觉自己的心脏猛地跳动一下,紧接着,他整个人都愣住了。“宿主,别睡了,否则就真的玩完了!”系统怒吼道。然而她的声音在路城耳朵里却异常的微弱,如果不是那股温暖的光,路城根本无法察觉。“系统………系统?系统!我死了!”倏的一瞬间,路城的精神一抖,整个人异常清

  • 落荷大陆之系统启动(6)

    “这位先生您好。”美队史蒂夫带着冬兵巴基走到李羽面前敬畏的看了一眼李羽恭敬的说道。这位可是一个牛逼到不行的人物啊,先是从空中砸下来自己没事房子结果毁了,而且他刚才可听说了人家一个眼神干掉了无数士兵和几个能量坦克。“嗯。”李羽淡淡的点了点头,此时的李羽因为漫威事情脑子还有点乱。“先生,请问您有没有什么

  • 穿成民国大佬的心尖宠荼靡,会是你吗?(求鲜花,求收藏!)

    “还带这样的功能?”陌黎哭笑不得啊,这究竟是什么奇葩的东西啊?偏偏咋就还让自己摊了呢,“陌陌,你最近有没有碰到什么可疑的人和奇怪的事?”汪大东可没有她那么轻松,而是一脸的凝重,连辰翔眼眸微闪,他首先想到了辜战,不过他没有开口。一切看陌黎自己定夺,更不想这样贸然的误会人。可疑的人?陌黎陷入沉思。难道是

  • 朕保证只对你好在线阅读第9章

    刚刚走进食堂,那浓烈的豆浆的味道就深深的吸引了两个人的嗅觉。“好香啊!池鑫,我们也喝一碗豆浆,好不好?”拉拉池鑫的领带,云紫琳就开始四处觅求这香味的来源。“你不是要喝粥吗?”池鑫本云紫琳这样拉扯着,很是痛苦。“不了,咱们改天再喝吧。”唉,真拿你没办法,池鑫无奈的摇摇头。“看到了,在那里,走。”继续拉

  • 狼人族的女孩们在线阅读第三节

    欧阳灱一路狂奔,却任然未见那两个黑衣人的踪影,地上的脚印也很浅,几乎看不见,但是间隔却很远,甚至空气中没有一丝魔力的反应。这两人看来用了什么高级的魔法,要不是欧阳灱感知能力好一点,根本感觉不到地上的脚印。又过了一段时间,欧阳灱跑到了一个类似仓库的地方,在欧阳灱的印象中在这块地方从来没有过仓库,没有人

  • 表妹软玉娇香之人美心善(3)

    “听介绍,好厉害的样子。”林婉瑜听见吕子乔的话,脸色露出佩服的神情,出声询问道:“不过这物品到底有什么用处的?”吕子乔也是听见林婉瑜的话,对着林婉瑜竖起大拇指道:“这位姑娘问的好!”“准确来说它是一个可以激发人类美好生活向往的床上用品。”说着吕子乔又从怀中拿出一支笔,在介绍信的反面开始画了起来。不出

  • 执十年许你永远在线阅读第一节

    很多人羡慕漫天的神佛,他们觉得神仙总是那么自由自在。曾经,我也向往着神佛的自由,直到后来,我成为那个我憧憬的神佛。我生来为神,永远被禁锢在神界,神皇总是告诉我,身为神便是生于神界,死于神界。那时候的我,听着这句话也只是笑了笑,并未作答,直到我真正经历了这一切。他微笑着走向我,就像平常一样,只是我没有

  • 一又爱分之一在线阅读第1章

    穿越的第九十二天,尤伊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想起刚穿越时的不适和无措,现在的他反倒有一种自得。尤家的试验田里所种植的植物在远远看到尤伊的身影时,就开始发出细微的交谈声。“是尤伊,尤伊来啦!”“我最喜欢尤伊了,今天要多摸摸我呀。”“走开!我才是最喜欢尤伊的那一个,尤伊今天要多摸摸我。”“昨天尤伊唱歌给

  • 余生全是你第4章在线阅读

    一从系统空间中退出来,朱炆便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紧紧抱着。那是他的贴身侍女霜儿担忧他的病情,希望能够减轻他的痛苦才一直搂着他。朱炆消化完忽然出现在脑海中的前身记忆而不再面露痛苦之后,霜儿还以为她的举动真的能够为她的殿下止疼。所以哪怕朱炆已经没有再痛苦的**了,霜儿也没有松开他。毕竟能够如

  • 西游:大唐太子之秦安

    大秦,青阳县,万仞山。四名短打装扮的大汉手持刀兵,正与一名少年对峙。少年面容清秀,一身灰袍,背着竹篓,手持一把柴刀。胸前一个巨大的洞穿伤正在兀自流血,这使得少年面色苍白,脚步虚浮,但他仍旧孤傲的挺直身体!“秦安,识相的交出纳灵丹,我们哥几个或许可以留你一条全尸,如若不然,休怪我们心狠手黑了!”为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