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抖音之我是大网红章(小修)

作者:瓜子花生八宝粥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19/12/6修文

文/月是伢儿湾

“你真是个没用的废物!”

沈一星蓦然睁开眼,头稍稍往旁边侧了点,一只拳头擦过他耳边砸在门板上。

拳头与门碰撞发出巨大的轰鸣,厕所里的每扇门都随之晃动了几下。

“嘶——”

沈一星抬起眸,六七个穿着校服的男生堵在他身边,刚才出拳的男生扭着眉收回手。

面前全是陌生的面孔,沈一星的记忆只停留在自己被人绊倒摔下了楼梯,不记得什么时候有来这个厕所。

这几个人穿的校服沈一星从没见过,红的红,蓝的蓝,宽大的版型和他学校的制服根本难以媲美。

见那男生另一只手挥来,沈一星顺势拽着他的手腕往反方向一翻,膝盖重重地顶在了他腹部。

“草……你大爷的沈一星!”男生疼得说不出话来,捂着下腹骂骂咧咧蹲到一边。

厕所里刺鼻的清洁水味混着烟味飘在空气中,有个没穿校服的瘦高个男生叼着半根烟走过来,他朝地上啐了声,“沈一星,叫你砸个琴都不敢,留着你还有什么用。”

“砸琴?”沈一星贴着厕所门,眯起眼,“你哪位?”

瘦高个愣了会,撸起袖管,劈头盖脸骂道:“你他妈再给我装傻充愣,信不信老子今天把你天灵盖掀了。”

很快有人小声提醒道:“猴哥儿,那是江白逸的琴,他不敢也正常。”

“江白逸他是个屁!”沙骁猴反手往那人头上拍了一巴掌。

沙骁猴最烦这群怂逼,平时打压敲诈低年级学弟的时候这几个人最起劲,但每次一听到江白逸的名字就孬得像条哈巴狗。

好不容易碰上个敢和江白逸叫嚣的沈一星,结果让他去砸个提琴还推三阻四,说什么怕被处分。

“江白逸有什么好怕的?”沙骁猴扯着嗓子对沈一星嚷嚷道:“他就是见了我也得哭着喊我声爸爸!”

“砰——”

厕所最里面的一扇门突然被人踹开,沙骁猴和沈一星同时朝响声那望过去。

那扇被踹歪的门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高高瘦瘦的男生。

男生黑色的碎发下剑眉英挺,细长的眼中含着戏谑的笑,在抬眼看向众人时,笑意逐渐变成无尽的寒冷,像是严冬里的冰锥子,让人莫名觉得疼。

“是江白逸。”

不知道是谁哆哆嗦嗦喊了声,在场的人瞬间吓青了脸。

江白逸这个名字沈一星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他曾经看过的一本狗血耽美小说中主角攻的名字。

还记得那部小说他看了三章不到就弃文了,原因是剧情发展极慢,主角攻的校霸光环过于强大,主角受又一直是个背景板,看久了让人觉得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

没记错的话书中还有个和他同名同姓且喜欢无脑作死的小炮灰。

第二章中曾提到过,小炮灰因为砸江白逸小提琴时正好被江白逸撞见,挨了一顿揍不说,后来还因为欺负主角受被江白逸捶到自动退学,此后文中好像就再没出现过。

沈一星暗自掐了掐自己的手心,在确定这不是在做梦后倒吸了口凉气。

他这是……穿越了?

穿进了书里?

那他现在岂不是成了那个即将被揍到退学的无脑炮灰!?

沈一星无语至极,在场的人都顾不上管他,个个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江白逸。

江白逸慵懒地倚在厕所门口,校服外套随意地甩在肩上,正悠闲地按着手里的打火机。

厕所里静悄悄的,因为仗着人多,沙骁猴的小弟们对江白逸虎视眈眈,但却没一个人敢小觑他。

江白逸打人狠,这是大家公认的。这些人被江白逸从高一压到现在,心里都盼望着有机会能把他揍一顿解气。

“我不过来上个厕所,就碰到了有个儿子想当爹。”江白逸扬起下巴,嘴角带着轻蔑的笑说:“怎么,忘了上个月的惨痛教训了?”

沙骁猴握紧双拳,上个月他和江白逸打架的时候,被江白逸按在地上打了好久,中途还被捶掉了半颗牙。

那颗牙到现在他都还没去补呢,留着就是为了卧薪尝胆,等着找机会报复江白逸。

身后有人凑过来问:“猴哥儿,怎么搞?”

沙骁猴咬咬牙,刚才话都放出去了,现在谁怂谁就是孙子。

他舔了舔自己缺了的半颗牙,那颗受辱的心瞬间燃起斗志,他暴喝一声:“一起上!给老子揍死他!”

江白逸嗤了声,步伐轻盈地往后退了半步,正好躲过了沙骁猴打过来的拳头。

在沙骁猴重心没稳时,江白逸抓住他的拳头往下一拉,手肘用力地打在了他的背部。

沙骁猴被打得扑到厕所门上,其他人没敢闲着,一股脑地冲向江白逸。

沈一星皱着眉退出老远,他一向不喜欢看别人打架,更别说参与其中。

书中没写到过现在这个情节,再这么打下去如果不凑巧碰上路过的老师,在场的人免不了要受处分。

“草,这么多人打不过他一个,一群没用的废物!”

沈一星脚边滑过来个被踹飞的人,那人翻过身死死地抓住沈一星的脚踝,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沈一星……你他妈……倒是上啊。”

脚踝处传来阵刺痛,沈一星倏地皱起眉。

那是他最敏感的地方,看着脚踝上几条透红的抓痕,沈一星想都没想就抬起脚把抓着他的那人踹翻在旁。

另一边又听到咣当一声响,沙骁猴闷哼着骂道:“你妈的……孙子打人真有点本事。”

沈一星抬眸看过去,厕所里三五个人歪在地上,江白逸半蹲在沙骁猴面前,膝盖死死地压着他的肚子。

江白逸伸出手敲了敲那人脑袋,漫不经心地开口:“以后出门前带个脑子,别装一脑子水就以为自己能上天了,懂吗?”

沙骁猴的身子剧烈扭动着,江白逸明明眼中带笑,他却感受到了这笑意背后无尽的阴冷与恐怖。

上次看到这种眼神时,他的脸被狠狠地揍了一拳,等回过神来自己嘴里已经含了血,连牙也被捶掉了半颗。

沙骁猴的瞳孔逐渐缩小,他壮着胆子大骂道:“江白逸你他妈不是人,你就是个畜生!你妈从小没教你尊老爱幼吗?”

“你再说一遍?”江白逸冷冷地开口,丝毫没有因为被骂而影响情绪。他手上稍微加了点力道,迫使对方抬起头。

沙骁猴吃力地仰起头,嘴角不甘心地往下撇了撇,试图触碰江白逸的逆鳞:“哦,我差点忘了。你……你是个……有妈生没妈管的东西。”

站门口的沈一星心中颤了下,书中没提到过江白逸的家庭情况,至少他没在前三章看到过。

有妈生没妈管,是在说江白逸……生活在单亲家庭?

然而心疼江白逸的身世不到半秒沈一星就无感了,从小在别人家长大的人有什么理由心疼对方,江白逸好歹有个家庭,他连个家庭都没有。

“我看你就是欠揍。”

江白逸掐着的手更用力了些,沙骁猴的脖子处泛白,脸却涨得红红的,一副透不过气来的样子,连刚才骂人的那股劲也没了。

沙骁猴瞥见厕所门口的沈一星,艰难地伸出手指着门说:“你要打……有本事就……连他一起打。”

江白逸微微侧头,嫌弃地丢开沙骁猴,后者也顾不上厕所脏不脏,趴在地上直喘粗气。

“出息。”江白逸掸了掸肩上的校服,站起身一脚踢在沙骁猴小弟的腿肚上,痛得人家哇哇大叫。

“打架靠的是实力不是运气。”他套上校服,漫不经心地瞥了眼沈一星,十分装逼地说道:“单看你们的动作,不如直接参加广场舞大赛。”

沈一星谨慎地移开目光,他看见沙骁猴一拳砸在地上,愤恨地抬头看了眼,在江白逸背对着他时悄悄拿出藏着的小刀。

“江白逸,我——操——你——”

旁边有人忽然用力推了沈一星一把,刀刃划破校服的声音清晰在耳。

沈一星撞着江白逸压到厕所门上,校服的袖子上被划裂了好大一口子,手臂上隐隐传来阵刺痛。

他的后领被人拽紧拉到一边,江白逸抬腿越过沈一星,往沙骁猴胸前重重地补了脚。

小刀和拿着它的人瞬间分离开,在空中划出道抛物线后咣当一声掉落在地。

倒在地上的人看到自己老大被江白逸踹飞,个个瞠目结舌。

他们都怕再挨打,两只眼皮子一翻,贴着地面开始装死。

“你们都在干什么!”

教导主任金刚沉着脸站在门口,他不过就是绕路来上个厕所,居然这么巧地碰上了这些被记在学校黑名单上的问题学生。

“又在打架?”他看到地上躺着的刀和人立马警觉起来:“这是谁拿的刀?”

没人出声回应他,怒火一层接一层地烧上来,金刚怒喝道:“你们全都给我滚出来!”

办公室里,所有参与厕所打架的人从左到右站成一排,除了沈一星和江白逸两人面色如常外,其他人都顶着张猪头脸哎哎呜呜地叫着。

“你们两个是高三一班的,”金刚把手指头从沈一星移向沙骁猴,“你们几个是高三八班的,两个班中间隔了一整幢教学楼还能给我打起来?”

“我们桐楠国音是什么学校啊,是音乐学校!学音乐的人就该斯文儒雅,再看看你们做的事,简直就是在侮辱音乐!侮辱文化!”

江白逸倚在办公桌边,装作个旁观者,认同地啧了声:“嗯,真的太过分了。”

金刚的视线扫向江白逸,这张俊秀的脸上印着满脸的无所谓,连一丝悔过的表情都找不到。

以前金刚抓违纪碰到江白逸的次数最多,对于这种进校依靠家庭背景又性子顽劣的学生,他索性放弃了管教,平时对他的违纪行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现在不一样,都上升到打架拿刀了,这已经严重违反了校规,破坏了校园的美好,今天他非得把这群人狠狠训一顿,以儆效尤。

金刚一拍桌子:“轮到你说话了没有!”

江白逸笑道:“我在做自我检讨。”

“把你的嘴给我闭上!”

江白逸耸耸肩,两手一摊,识趣地闭上了嘴。

金刚坐在椅子上唾沫横飞,他知道江白逸这人嘴皮子溜,三言两语就能把自己绕懵,狠狠地对他翻了个白眼后拿站在他旁边的沈一星开刀。

“沈一星!”

沈一星闻声抬起眸,面无表情地盯着金刚,等待他要说的下一句话。

金刚看着沈一星顿时语塞,根据他刚才的了解,这次打架沈一星算是受害者,想来想去也没找出可以骂的事来。

这时,有个壮壮的男生捂着半边脸说道:“老老老老师,沈一星他……他踹我脸了。”

沈一星侧头看了眼,说话的男生高肿着半边脸,好像是在厕所里抓他脚踝的人。

那时候太混乱,何况这人长得也丑,沈一星自己都忘了踹他哪了。

“行了,你也给我闭嘴。”金刚一个头两个大,马上就要到放学时间了,现在能骂一个是一个,骂不完的留到晚自习再骂。

“哎呀金老师,沈一星这学期摸底考成绩不理想啊。乐理成绩得了个F,钢琴演奏整场走音,最后连首儿歌都唱不准调。”

办公室里不知道哪个老师提了句,令金刚茅塞顿开。

金刚作为教导主任,同样也是一班的数学老师,沈一星摸底考数学四分这事儿还没找他算账呢。

趁这当口,他瞪着小眼睛翻出张考卷拍在桌上。

“数学四分,整张卷子就对了道选择题,你说说你怎么考出来的?”

听到四分的成绩,沙骁猴和他的小弟们憋着笑,他们几个平时考得再差也没拿过个位数的分。

沈一星闻言看了眼考卷上的分数,清一色的红叉叉中只有一个钩子,大大“4”落在歪歪扭扭的名字旁边。

真是令人窒息的成绩。

正常人就算瞎蒙乱写也不至于考得这么烂。

沈一星活了十八年从没像现在这么丢脸过,他眼皮子一跳,对原身的成绩十分诧异。

“金老师,你还是先说说打架的事吧。”江白逸开口解围,因为他想起自己好像也只对了两道选择题。

沈一星看向江白逸,正好对上了他深邃的眼睛。

从这双眼中,沈一星感觉到江白逸好像在说——不用感谢爸爸。

说完成绩再回归到正题上,金刚抿了口茶换了个挨骂对象。

“笑笑笑,你们几个笑什么笑!拿刀打架很光荣吗?被打成猪头很开心吗?”

与此同时,走廊上的下课铃响了起来,各班学生的欢呼声透过门缝挤了进来。

金刚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厌烦地对沈一星和江白逸说:“你们两个先走,滚回去各写五千字检讨,明天早上去交给你们的班主任!”

江白逸一挑眉,潇潇洒洒地走出门。

沈一星不紧不慢地跟在他后面,反手关上办公室的门,前面走着的江白逸突然停下了脚步。

江白逸提起沈一星被划破的校服袖管,平时在班上沈一星处处跟他抬杠找存在,今天居然会舍身给自己挡刀,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你不是挺恨我的吗,今天心甘情愿为我挡刀,挺可以啊同学。”

“你想多了。”沈一星甩开手,大步往走廊另一头走。

“喂,走反了。”江白逸下巴往走廊反方向一抬,“那边。”

沈一星僵在原地,隔了几秒后淡定地往回走。

江白逸眯起眼,上下打量了会沈一星的背影后快步追上去。

“说吧,为什么想砸我琴?”江白逸从不拉提琴,他也不会拉,买来只不过是个摆设。

书中没写到原身为什么要砸琴,或许只是为了体现江白逸校霸光环而存在的无脑剧情。

沈一星淡淡瞥了眼江白逸,说:“不知道。”

“老实说呗,我今天又不揍你。”

夕阳拉长了两人的影子,走廊上的灯到点了自动打开,在路过厕所时沈一星猛地停住了脚。

厕所外的洗手台装了块透亮的大玻璃,他缓缓走近,直视着镜中由小到大的人脸。

墨黑色的头发柔软顺直,在镁光灯下被照得锃亮,一张脸干净透亮,就像块精心打磨好的羊脂白玉,长睫下盛着双茶水色的眼睛,还映着点明亮的白光。

他揉揉眼睛多看了几遍,毫无疑问,镜子里原身的脸简直跟他原来的一模一样。

镜子中,江白逸站在沈一星身后抽了抽嘴角,无情地说道:“别看了,看再久也看不出花来。”

沈一星回过神,从镜子中瞟了眼江白逸后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手。

“江白逸。”

柔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沈一星和江白逸同时回头,一个瘦弱的男生捧着几本乐谱站在他们身后。

男生见到沈一星时,红润的脸瞬间变得煞白,他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半步,眼中的惊恐一闪而过。

“沈……沈一星?”

延伸阅读

大地之星油漆加盟  http://www.580yl.com/tae.shtml
大地之星以其每年翻一番的增长速度创造了涂料行业的发展奇迹。迅猛发展的大地之星营销网络

丽贝尔儿童乐园加盟  http://www.580yl.com/urgs.shtml
丽贝尔儿童乐园用多彩的外观及缤纷炫目的游乐系列,引领了儿童游乐界的时尚,在儿童圈中引

德国柏曼加盟  http://www.580yl.com/paj2.shtml
德国柏曼行车记录仪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咔孺加盟  http://www.580yl.com/x1xz.shtml
咔孺懒人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小夜灯、发光玩具、粒子灯、粒子棒、飞碟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

世保康加盟  http://www.580yl.com/6aaw.shtml
世保康是全球知名水处理制造商,旗下品牌为SBOK世保康净水器,是净水行业创新科技驱动

时代试金试验机试制造加盟  http://www.580yl.com/xpqj.shtml
时代试金试验机试制造致力于好环保建材研发,时代试金试验机试制造出众的技术设备,的制作

唯美涂加盟  http://www.580yl.com/gufq.shtml
佛山市康威涂料实业有限公司座落于闻名各省市的涂料之乡——顺德,是美国康威kangwe

核果果树加盟  http://www.580yl.com/pyjq.shtml
我所是经市科技局审批同意成立的科研机构,市民政局登记号:鲁民政字第D00052号,中

茶香丽人加盟  http://www.580yl.com/gpu8.shtml
福建柯佳茶业有限公司创始于1986年,至今已拥有三千多亩的生态茶园,公司总部设在中国

爱尚鲜花加盟  http://www.580yl.com/64b3.shtml
爱尚鲜花品牌将以不断创新的设计理念,优质的服务,高效诚信的作风,为“雅致生活”提供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时空的来电第9章在线阅读

    经过在医院修养几天之后,风月的伤势算是完全的好了,这几天倒是没少向孟庆灌输点泡妞法典,直到风月要离开医院的时候,孟庆脸上还是挂着一丝依依不舍之情,把风月恶心的够呛。“孟庆这老小子该不会是改变嗜好了吧,这么恶心,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鼻涕都流到我的身上了。”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巾,风月脸上充满了无奈,这可就

  • 我也不想做人渣啊![快穿]第七章在线阅读

    “算了,都过去了,现在我终于找到了冬儿,这已经完成了我自己的心愿。”凌夏拂去脸上的泪水,抬起头,看着书远说道。书远也看着凌夏:“以后让我照顾你好吗,不管怎么样,我会一直陪着你。”书远坚定的说。凌夏再次低下头去,嘴角洋溢出一抹微笑,书远看得有些呆了,真的好美,就像是夜晚乍现的昙花,将他的心都勾了去。“

  • 勿忘我在线阅读第1章

    闲定山,御虚宗。宗主余清监督众弟子打完卡,沏上一壶热茶,打开了位于主殿的超清曲面显示屏——差点被一口呛住。“这是怎么回事?”屏幕上,御虚药业的股价在今日开盘后就如疯魔了一般,上下波动毫无章法。“回禀宗主——”“回——”宗主:“慎行,你的剑快,你先说。”黎慎行:“回禀宗主,昨日亥时,星**播出了一档…

  • 我!大明嘉靖皇帝在线阅读第六章

    一番运动后,李龙生龙活虎的搂着一旁已经累瘫了的郑秀抚摸着郑秀的头发,李龙发现郑秀的身材虽然显瘦但是身材却是异常的好。本来李龙还打算继续来一次,但是再郑秀的再三求饶下只能放弃。“行,那你先休息,我在这里包了五天,你先住着,我再给你二十万,你先用着,买点吃的,别饿着自己。”李龙温柔的对着郑秀道。“你要干

  • 六道圣尊在线阅读第10节

    林晓宇知道这个纨绔模样的家伙,这家伙叫丁明,听说是常州市三大家族之一丁家家主的三儿子,不学无术,整天在学校里欺负男生,调戏女生,很是可恶。如果不是碍于郑校长很有背景,能够镇得住丁明的老爸,丁明这家伙还不知道在学校内会搞出什么事情来。即便丁明不敢明目张胆地在校园之中做出过分的举动,依然没人敢招惹他。据

  • 我在古代搞种田在线阅读第五章

    “果然是第一次拼命啊。”叶池揉着酸痛的右手反思,以后战斗还是要省着点力,像今天这样每次攻击都拼尽全力可不是好事,体力消耗得太快,以后一定要注意。还有一定要冷静,脑袋一热就不知道收力可不行。地上散落着七八个烟头,叶池用力的吸完手中的最后一口,把闪着火星子的烟头丢下了楼,反正这年头也没有人会投诉他乱丢垃

  • 王爷他有病第七章

    一想到未来会焦头烂额的作者,江菡珊就产生了某种报复的快感。这种快乐让她忍不住大笑出声,引起了旁边江辗的好奇。他的母亲,又开始沉浸在,她那个体现智力水平低下的世界中了。并且这一次,还发出了诡异的笑声。年仅五岁的江辗,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不行!他几天前才刚刚决定要对母亲好的,他不可以嫌弃她的。江辗趁江菡珊

  • 相思渡第八章在线阅读

    提起那个天人合一武道馆,大家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起合伙盘店子的事。王春丽很热切,但又有些不好意思:“罚款那边的事可以先拖着,我现在总共也就只能拿出五千块来。”薄小微拍了她一下指着景丽笑道:“财神在此,你说什么缺钱!”景丽嘴角抽搐:“钱确实不是问题,我去凑,但要你们拿出具体方案和预算明细,我才好去开口。

  • 斗罗+魔道祖师如果魏无羡穿越斗罗大陆在线阅读强大又迷人的小姑娘蒂利亚

    从酒馆出来后,提亚小镇就已经迎来了黑夜了。虽然酒馆通常都会开到天亮,但是白异可没有打算在酒馆里睡觉,毕竟在那里‘能不能睡’和‘睡不睡得着’又是两回事儿。嗯,那该去哪呢?白异在这个世界醒来后就一直住着的地方就是那已经和“色老头”一起消失的铁屋子了,他在这个世界里,连一个熟悉的人都没有,至于这个世界的‘

  • (火影)当L穿成佐助第六章在线阅读

    门内,在昏暗的光线下身形愈发显得突出的高大男人正静静地站着那里。见两人走进来,他抬头摘下了面具,露出一个满怀恶意的笑容——“两位上将,欢迎来到……你们的埋骨之地。”他口中的最后几个字的语调轻飘飘的,显然充满了愉悦的气息。这个男人正是γ星第二军团的副将,也就是追踪秦释到了尤斯里斯的那人。“我倒是把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