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武侠之我之第十章(10)

作者:闲鱼大佬 来源:飞卢小说网

楚樊的动作因为这两个声音停止。

来人是楚樊的父亲和棕发男孩的父亲,郁汐也知道了那棕发男孩的父亲是军部的钱袋子,楚家得罪他总的来说弊大于利。

“楚队长这件事您打算怎么处理啊?”声音尖细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把棕发男孩肿起的脸给楚父看。

郁汐紧张地看着楚父,这件事不是楚樊的错,但楚父平时十分严厉...

楚樊一言不发回到楚父身边。

楚父露出一个粗犷的笑容,睁着眼睛说瞎话:“小孩子闹着玩受点伤实属正常,男孩子没那么娇气,这红印一会就下去了。”

“红印?这明明肿起来了。”楚父这话怼得那男子眼皮直跳。

楚父虽然态度不错,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你儿子受伤都是小孩们之间闹着玩的正常现象,怎么还要我们大人插手?

郁汐在一旁松一口气,楚爸爸我爱你!

事情在楚父打哈哈的声音中草草结束。

画面一转,淘淘已经被治好,书房里楚父问楚樊:“想好了,舍得送走?”

郁汐疑惑:为什么要送走淘淘?

楚樊毫不犹豫的点头,“父亲我明白了,身为楚家的继承人我不应对淘淘表现出过多的喜爱,更不应让别人察觉到自己的喜好。”

楚樊的话让楚父别过脸,郁汐飘至一旁刚好看到楚父的表情,不再是严厉、感叹,而是难过。

再次回头楚父已经恢复严厉的样子,他看着楚樊说:“那就这样。”

“嗯。”楚樊点点头。

淘淘见到楚樊来欢快地摇起尾巴,楚樊盯着它湿漉漉的眼睛看了半天,双手抱起将淘淘交给钟欣。

“钟叔,送它走吧。”

淘淘对钟欣并不陌生因此没有挣扎,它见楚樊转身离开,嗷嗷叫起来。

楚樊听到叫声,步伐没有停顿。

周围似有迷雾笼罩,郁汐什么也看不清,在醒来时天已亮,郁汐摸向旁边的位置,入手是一片冰凉,楚樊已经离开很久。

郁汐猛地睁开眼,穿上拖鞋冲出去,路过的钟欣见他焦急的样子,说:“少爷在下面用餐。”

郁汐点点头,回房以最快的速度洗漱然后冲下楼。

番外最后楚樊那个决绝的背影在郁汐脑海中挥之不去。按照年龄推断,这件事对楚樊来说已经过去很久,也许他早已经能平静看待,郁汐还是忍不住扑过去抱住楚樊。

“怎么了?”楚樊问。

“没事,做了个噩梦,现在好了。”郁汐靠着楚樊蹭蹭,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他没必要再提起,揭开楚樊已经愈合的伤疤。

郁汐拉开椅子坐到楚樊旁边,楚樊吩咐人给郁汐拿双碗筷。

楚樊来得早此时已经用餐结束,他放下筷子,一边用光脑查看昨天未处理的文件一边说:“时间不早,用过餐后准备一下,我们出去。”

“干嘛去?”郁汐咽下口中的食物抬头问。

“登记。”楚樊回道。

郁汐又往嘴里塞个小笼包,快速咀嚼后放下筷子含糊不清地喊道:“我们现在就去!”

郁汐暗道:“兴奋!楚大佬要成为我的人了!”

-

郁汐要以繁育者的身份才能和楚樊登记,因此他今天穿的还是女装。今天是郁汐穿女装最高兴的一天,甚至他还为登记照相化了个精致的妆。

过程很顺利,登记后两人去拍婚纱照。

婚纱店内郁汐指挥着工作人员给楚樊换领结。

“不要,黑色的不好看,要那个双层设计的。”

新的领结换上,郁汐满意地点点头,高兴地说:“楚大佬你太帅啦!”

“楚大佬?”

郁汐暗道不好,他把给楚樊起的外号说出去了!

郁汐挽着楚樊的胳膊,将头靠过去撒娇地说:“楚大佬就是楚大佬。”

郁汐长相娇艳,撒娇的模样偏偏带着点天真感,楚樊见此目光微闪。

一旁的工作人员默默捂住口鼻,这撒娇谁顶的住啊!实名羡慕,他也想要个这样的小娇妻。

雷泽今日照例巡逻,路过一家婚纱店时,透过玻璃他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店内郁汐和楚樊穿着同款白色礼服,郁汐挽着楚樊的手笑得开心。

这两人是要结婚了吗?雷泽想到这眼中浮起一丝渴望,他也想和念慈结婚...

雷泽脚步一转推开婚纱店的门。

雷泽的那张脸在帝都可是家喻户晓,店员发出惊呼声:“二皇子?!”

“嗯。”雷泽点点头,脚步不受控制的走向郁汐和楚樊。

见到雷泽,郁汐警惕地把楚樊往身后一拉,没好气地说:“二皇子,真巧。”

郁汐下意识的保护举动让楚樊嘴角上扬起一个极不易察觉的弧度。

雷泽面无表情问:“你们这是准备结婚?”

“已经登记,过两天办婚宴。”

想了想郁汐又说:“二皇子这下放心了吧,我们家楚樊不会对苏念慈有什么想法,以后还请二皇子不要找我们麻烦。”

提及苏念慈,雷泽理智下线,他打量楚樊一眼嘲讽地说:“一个基因残破的人,还想念慈对他有什么想法?”

这话说的郁汐就不高兴了,“是呀,那也不知道之前是谁自作多情?哦,对了,二皇子不也输给一个基因残破的人?”

提起这事雷泽面色发黑,输给一个基因残破之人,是他人生的污点。

“我不跟女人一般见识。”雷泽忍住想暴打郁汐的冲动,对楚樊说:“有空我们再比一场。”

郁汐一脸鄙夷地说:“堂堂双S异能者非要和一个基因残破的比,输了吧没面子,赢了你也好意思?”

这就好比一个正常人指名要和一个残疾人比赛,根本就是欺负弱小。

“呵。”雷泽气的冷笑一声,无视郁汐继续对楚樊说:“躲在女人后面算什么东西,不愧是基因残破的废物。”

“他不是废物!”郁汐说着又向前一步,企图用他的小身板将楚樊挡得严实。

一直未发声的楚樊从后面环住郁汐,平静地说:“二皇子说的没错,我就是个废物。”

楚樊弯腰将下巴放到郁汐肩上,语气带上了些炫耀,“宝贝一直保护我,当个废物也挺好。”

宝...宝贝?被楚樊环住的郁汐脸上浮起薄红。

这个称呼郁汐在很小的时候听郁唯朵叫过,那时郁唯朵还没暴露出她疯狂的一面。

小郁汐问郁唯朵什么是宝贝,郁唯朵告诉他,宝贝就是对最珍贵,最爱的人的称呼。

郁汐转身将脸埋进楚樊怀里,心砰砰直跳。不管楚樊说的是真的还是逢场作戏,他喜欢这个称呼从楚樊嘴里说出来。

雷泽表情一言难尽,他觉得两人黏糊的令他恶心,可这恶心中又带着不明的酸意。

通讯器响起,看来是帝都内出了什么乱子,二皇子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围观全程的店员试探地问:“两位可以开始拍照了吗?”

按摄影师的要求两人面朝镜头靠的很近。

“3...2..1”

就在摄影师倒计时结束的瞬间,郁汐双手搂上楚樊脖颈,这一幕被记录下来。

楚樊低头对上郁汐带着依恋和不明亮光的双眼,眸色转深,狗崽的心思太直白。

很快照片修好,这张照片郁汐笑的灿烂,楚樊微微低头“深情”地看着郁汐,整体还挺不错。

楚樊办婚礼的目的就是为了告诉其他人,郁汐受他庇护,因此一定要办的盛大。

为了不引人怀疑,新婚后的蜜月他也一定要去,刚好郁汐说想玩水,楚樊将婚礼举行的地点定在南海域。

敲定这些楚樊把结婚信息和那张结婚照发到他的星网朋友圈里。

楚樊这一举动实在突然,圈子里这些人又都知道郁汐,前天才和陆家那个解除婚约,转眼间就和楚樊结婚了???令人迷惑。

虽然迷惑但表面上大家还是和和气气,该祝福的祝福,该送礼的松礼。

楚樊不管他们到底什么心思,他只是通知这些人,郁汐受他庇护。

陆庭钧也有楚樊的朋友圈,见到这个消息他十分诧异。点开婚纱照看到两人“甜蜜”对视又有点羡慕,他和念慈什么时候才能举行婚礼?

想到其余三个适配者,陆庭钧面色不愉,那三人肯定会为了谁先举办婚礼明争暗斗,到最后极有可能是五个人的婚礼一起举行。

虽说大家都是苏念慈的适配者,但他可没兴趣大被同眠。

-

雷泽的工作就是每天在帝都里巡逻,处理突发的事件,路过约赛尔的店雷泽看到苏念慈和约赛尔坐在靠窗的位置。

约赛尔的尾巴轻晃,身体前倾,苏念慈用小勺子舀起一点奶油送至约赛尔口中,约赛尔幸福地眯起眼睛。

雷泽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身体靠在约赛尔店铺对面街道的路灯,他目光晦暗的看着两人。

约赛尔虽然是双S但长相可爱,像个少年,很容易激起人的保护欲,再加上约赛尔十分单纯平日他们也把约赛尔当半个弟弟,在他们四人中念慈也总是会对约赛尔更温柔。

是不是适当的表现柔弱一点会获得念慈更多的关注?

雷泽看了两人一会,想到那个自认废物的楚樊,站直身体,挽起袖子露出一片被灼伤的皮肤。

今天繁华街有个店铺被人打砸,他去处理的时候没想到那人还有异能,他的胳膊被火系异能灼伤。

他当时看着伤也不知怎么没用外伤喷雾处理,现在明白了。

雷泽露着伤痕推开店门,径直坐到苏念慈和约赛尔那桌。

雷泽不动声色的将受伤的胳膊暴露在苏念慈眼下,说道:“路过,看到念慈就进来看看,你们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约赛尔指着桌上被挖过几勺的蛋糕说:“在聊今天我做的蛋糕,雷泽哥要不要尝一尝?”

雷泽嫌弃地说:“甜腻腻的东西,难吃。”

“好吧。”约赛尔因为失落耳朵耷拉下来。

苏念慈安抚地摸摸约赛尔的耳朵,转头对雷泽说:“你一进来我就注意到那伤口,怎么不用外伤喷雾?”

约赛尔经苏念慈这么一说也注意到雷泽的伤,约赛尔匆忙站起:“我去拿医疗箱。”

雷泽看看两人的反应,眼皮半阖,再抬头恢复往日的有些匪气的模样,他将挽起的袖子放下,说:“没事,这点小伤用不着。”

约赛尔拎着医疗箱回来,焦急说道:“怎么把袖子放下了?拿出来啊,不然怎么上药。”

苏念慈见约赛尔猫眼瞪圆的焦急模样,轻笑说:“约赛尔别忘了阿泽和你一样是双S,这点小伤算什么,不用替他着急。”

约赛尔还想说什么,雷泽猛地站起,指指通讯器,“又有麻烦要去处理。“

离开两人雷泽烦躁的抓抓头发,想起了他和念慈的初见,雷泽告诫自己:念慈喜欢的是强大的他,他想用这伤证明什么?他和楚樊不一样,他不需要念慈保护。

可...有那么一瞬间他也想当念慈身后的小废物。

雷泽烦躁的拿出外伤喷雾处理伤口,他因为雷系异能早早的加入帝都巡逻护卫队,维护帝都的安全,大家对他的印象多是强大,他也习惯充当保护者的角色。

可有时候他也会疲倦,想歇息一下,也想有个人保护他。

延伸阅读

贤妻要从小开始养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cbmoney.cn/a6np.shtml
等到罗嫂子回来的时候,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三四十岁左右,身上背着一个大箱子。罗嫂

[主大唐]执伞之第二章  http://www.cbmoney.cn/a71m.shtml
桑蒙拾掇了一下,她没有忘记父亲说过晚上带她回老宅,家中亲戚要见她。桑路远看到女儿施施

(主刀剑乱舞)田中君的本丸慵懒日常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cbmoney.cn/sp63.shtml
“贝纳勒斯”号于第二天午后不久,驶入了边陲。动力器中的一条蝠鲼死掉了,当时离目的地仅

还珠同人之护国公主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cbmoney.cn/gujh.shtml
凤无世虽尊崇长生之道,却也深知一个为君者维持朝堂两派平衡的重要性,有时候为了笼络大臣

我略知她一二在线阅读发病  http://www.cbmoney.cn/si51.shtml
就因为这件事,周水莲在木家头都抬不起来了,后来,任由刘幺妹各种指桑骂槐,都不敢吭声,

师兄献丑了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cbmoney.cn/d3k6.shtml
“小肖,今天这事你做的对!那姓赵的狗崽子就是欠收拾,要撞我手里,非打断他几根骨头!”

不死天域萌动的好奇心  http://www.cbmoney.cn/1t3.shtml
[还以为得是坠入爱河之类的才会有这样的魔力。]金南俊继续着这个话题,还开起了玩笑。虽

回古代傍个昏君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cbmoney.cn/sjpl.shtml
墨有限公司总部,位于燕京市的城内区,这栋大楼是进几年建成的。98楼,会议室,我在众人

被黑后还是成了天下第一第三章  http://www.cbmoney.cn/ysw0.shtml
三人收拾完,一起去了黄祯祯极力推荐的酸辣粉店。店面不大,是一对老夫妻在经营,收拾的很

特别监督人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cbmoney.cn/n7jh.shtml
大西王朝三十九年的冬天,比起往年显得格外寒冷。玉贵妃抱着手炉在院子里坐了好久,院子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际暴力毛绒绒在线阅读第八节

    尤傲玉倒是没有想到这方面上,她讨赏一般地看向自家娘亲,要是给她一条小尾巴,肯定骄傲地能晃上天。“啊啊啊啊,拿命来!!”突然一股很强烈的力气冲向自己,尤傲玉只觉得脖子被紧紧地掐住,那股力气把她推向了不远处的柱子....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尤傲玉只觉得两眼一黑,瞬间就没了意识。在混沌之中,林瑶仿佛看到一

  • [花滑]论肢体语言的交流性在线阅读第一节

    2019年9月9日这一天,阳光明媚,晴空万里无云。突然……一声晴天霹雳。把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吓了一跳,纷纷抬头看向天空,一时间议论纷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在城市的另一端,通往蓝天市的高铁上,一名青年神情恍惚的坐在车上,青年刀削一般的脸颊显得有些苍白,但是却难掩那一抹凌云之意,透露着一股不凡气魄。

  • 女芺燕王妃

    御史府东南有个小院落,四周全部是用糯米浆加石灰砌成的墙,院墙每隔一步就会画上驱邪的纹路。院落里种满桃树柏树,在正中间还有个八卦盘。此时正是春季,桃花绽放,粉白的花瓣飘落一地,一个八九岁大的小和尚正在落英缤纷中练武。小小年纪,出拳有风,步履轻盈。旁边立着一位周身缀满银饰的少女,欢喜地给小和尚鼓掌。不远

  • 桃花下酒倾盏月之张氏病逝 (捉虫)(4)

    史张氏略略交待,便觉得整个人疲惫不堪,虽是有些撑不住了,但一双眼眸始终没离开过那小小婴儿。见着史张氏一双眼睛全都落在一旁仍酣睡的小婴儿,眼眸中尽是爱怜之色,史王氏心中一动,又感谢史张氏的提点,许诺道:「大嫂若是信我,妾身以后定将小云儿当作亲女照料。」史张氏闻言大喜,问道:「当真?」史王氏镇重的点了个

  • 落难龙女发家史重建球队前的轻松

    又到了周六放学的时候,郭旭没有着急离开。他找到董波,“小波,你等我会儿,我去找一下校长,我打算下周就开始重建篮球队,找校长说一下,一会儿咱们出去嗨皮嗨皮,庆祝庆祝。”“真的啊,咱们可是好长时间没嗨皮了,既然这样那我等你,不过你可是快点。”郭旭点了点头就出了教室朝校长室走去。咚咚咚,郭旭敲响了校长室的

  • 念念入骨在线阅读第9节

    看见门牌上所写的三个大字后段时飞终于大大的松一口气了。大学,所谓的大学是不是因为地方大的无话可说而跟学习知识没关系??天知道她走了多久、来来回回兜了多少个圈才在找到来这里。学校大也就算了,还干嘛规定新的入学生要到校长室办入学手续啊。“叩,叩,叩。”放下手中的行李,段时飞伸手在紧闭的门上轻轻的敲了三下

  • 网游魔兽之万界玩家在线阅读第四节

    小包间前面有一个立麦,林维桢先是走到点歌的地方加了一首,才不慌不忙地走过去。聚会的都是自己人,唱歌不过是图个高兴,一个人唱的时候,其他人并不一定在听,总之结束叫好就是。但林维桢走到立麦旁,轻轻“喂”了一声试音后,其余四个人都移不开眼睛了。少年坐在高凳上,一平米不到的地方,有了他,就像一个阔大的舞台。

  • 刀出不留人在线阅读第一章

    惊天山脉。这里是整片大陆上人尽皆知的禁地,是人类不可闯入的绝对死地。原因无他,只因为短短的四个字。惊天妖帝。莫惊天,一个令无数人心寒胆颤的名字,一个一身霸气,睥睨天下的绝世男子。虽为灵兽之身,却一生披靡,无人可挡。一千余年,破洪荒,晋圣者,成大帝。成为无数修士心中的梦想。万兽追随,所过之处,无不地动

  • 我心已许在线阅读第一节

    时代发展至今,网络已经成为人类不可或缺的存在。忙碌劳累了一整天,回到家中打开电脑或者手机。听听音乐,看看视频,和朋友聊聊天,都是人们放松心情,舒缓紧张情绪的最佳方式。而直播就是人们消遣**的主要平台了!晚上是各大直播平台流量的高峰期,这个时候的人,基本放学的放学,下班的下班,忙碌了一整天,都在这个时

  • (火影)雨中鲛字字戳心

    “不错,我们这次来是有话想对夏姑娘说,你知道皇后娘娘被送走的事么?”紫薇似乎是被夏盈盈那句“皇上一定极疼爱你”给戳着了,面色不佳,也没有开口说话,尔康背着手,倒是一副温和的样子,若是他表现出兴师问罪的样子,只怕夏盈盈也没有心情跟他们俩来周旋了。“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整个杭州城都在议论,我当然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