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我在清朝做直播之第一章(1)

作者:箫一然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春节刚过,天气还没有回暖,Funny电子竞技俱乐部的正选训练室中已经热闹的差点掀了屋顶。

“卧槽!快追啊!残血残血!”

“追个屁啦!中路过来支援了没看到吗?”

“撤撤撤,人来了人来了!”

几个年轻张狂的少年坐在电竞椅上,手指飞快地在手机屏幕上按动。

“老牛,跟我来这里蹲一下。”将有些长的刘海用一个黑色头绳扎到头顶的任嘉微垂着头,无比认真地看着手机屏幕。

“来了。”被任嘉称呼为“老牛”的是Funny战队的辅助位选手牛文光,长得人高马大的,但一手鬼谷子玩的出神入化,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阴到对面团灭。

两个人尤为耐心地在蓝buff草丛蹲了半分钟,果然对面刚刚复活的打野位直直往这里走过来,后面还跟着中单和辅助。

“来了!”

任嘉一声令下,牛文光立刻开启大招和二技能,在对方的打野要探草丛的瞬间往外用了闪现,将对面的打野、中单和辅助全部控制住。

任嘉操纵着打野英雄娜可露露,一个大招飞起来再一屁股坐下去,直接拿了三杀。

“牛皮!”

“任哥牛皮!”

任嘉抬眼看了下叫自己“任哥”的上单位董杰,抬脚踢了下他的椅子,椅子滚轮“咕噜噜”带着董杰滑出去老远。

“比我大还叫我哥,白被你叫老了。”

“不就大那么两天吗?”董杰跳起来抱怨,等他抱怨完,自己手底下操作的花木兰已经被敌方射手给打死了,同样的,敌方幸存的射手和上单也在守水晶时,被送回了泉水,敌方水晶跟着被推了。

最后的结算界面出来时,董杰只觉得脑壳疼,本来刚刚那波他没分神的话,一定不至于死,那就能保持住第一百次王者局不死战绩了,绝对能发微博炫耀一下。可现在,他要白白再多打一把。

“还打不?”

“不打了。”任嘉是第一个丢下训练用手机的,他站起身摘下头上扎着的皮筋,“我出去剪个头。”

“你哥马上要回来了!”牛文光在后头扯着嗓子喊。

任嘉毫不在意,摆了摆手走出了基地。

今天是Funny电子竞技俱乐部新年刚过重新开始运作第三天,这三天,Funny战队包括任嘉在内的五个正选度过了没日没夜的自由**时间。但这自由**时间不会保持很久,下午Funny战队的教练就会回来了。

Funny战队的教练是任嘉的亲哥,叫任博,曾经是某知名moba网游的世界级职业选手,在二十五岁时因为手伤退役,转而进入Funny电子竞技俱乐部做了《王者荣耀》这款**的战队教练。

任嘉这辈子有两个特别怕的人,其中一个就是他哥任博。

任博这人哪儿都好,就是对弟弟特别严肃,不让抽烟,不让喝酒,更不让熬夜。

前两点任嘉能忍,但最后一点他不能忍,电竞选手怎么可能不熬夜?

想东想西地走到俱乐部附近最近的一家理发店,任嘉找熟悉的老师傅帮自己把有一段时间没剃的头发给剃了。

“回来训练了啊?”任嘉是老师傅这里的熟客,老师傅一看到他,就笑眯眯地问。

任嘉点点头:“马上春季赛了。”

“哎呦,你们这一年到头比赛不断的,太累了也不好,毕竟你还年轻呢。”老师傅颇有些心疼。

“也不年轻了,队伍里新来的小朋友才十八岁。”任嘉今年二十一了,要是放在两年前,他还真的算得上年轻。但最近他和队伍里最小的队员solo赛时,虽然没输过,也总有种过不久要被超越的危机感。

老师傅笑呵呵道:“那看看老头子我呢?”

任嘉被逗笑了,闷声笑了会儿,没再说话。

老师傅手脚麻利地帮任嘉把头发剃好,老规矩般只收了他一半的钱:“下次再来剪头发。”

“好嘞!”任嘉应了声,转身出门买了份炒饭送给了老师傅,才离开理发店。

无聊地转着手机等红灯时,任嘉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虽然他们的俱乐部坐落在郊区,但仍旧躲不过所谓的中午休息的高峰期,车子多的晃眼。

将卫衣帽子扣在头上,任嘉一抬头突然怔住,一个晃神间,似乎看到了两年前那个熟悉的身影。再定睛一看,任嘉自嘲地笑了下,只当自己魔怔了。

回到基地,牛文光和董杰正为了争火锅里的一块肉而闹得不可开交,中单熊喻在旁边安安静静挑着青菜吃,adc、也就是俗称的射手卓耀一正叼着筷子看动漫。

“别抢了,喏。”任嘉将手里提的夫妻肺片放到桌上。

原本为了一块肉争抢的牛文光和董杰立马转换战场,开始争夺夫妻肺片。

熊喻给任嘉递了双筷子:“队长,筷子。”

“谢谢。”任嘉接过筷子,道了声谢,将被牛文光和董杰糟蹋的乱七八糟的夫妻肺片端了回来,“不吃别糟蹋。”

“别啊,队长,这见者有份不是么?”

“你两抢成这样还见者有份?饿成这样,过年没吃上好的?”任嘉拿筷尾各敲了一下两人伸过来的筷子,端着夫妻肺片给两个十八岁的小孩熊喻和卓耀一分了点,又给自己倒了点,才将剩下的给他们两去抢。

熊喻看了任嘉一眼,道:“队长,教练回来了,他让你待会儿吃完了去会议室找他。”

“……知道了。”任嘉叹了口气,有种又要被任博谈话的无力感。

吃完饭,任嘉让闹得最厉害的两个人去刷了碗,自己则拿着手机上了三楼的会议室。

推开门,就看到任博坐在里面翻文件。

“教练。”任嘉叫了一声。

任博抬眼看了他一下,又垂下头继续看文件,摆明了是要把任嘉晾在那儿一会儿。

任嘉也不急,他对于自家亲哥的脾性已经习惯了,盯着外面的蓝天发了会儿呆,就听到任博叫他。

“过来,看看这个。”

任嘉迈着步子走过去,看了一下任博推给他的文件:“改赛制了?”

“嗯。”任博点了下头,“上面还没公开出来,不过过几天就要发布了,毕竟春季赛要开始了,你觉得这改动怎么样?”

“对我们不太友好啊。”任嘉客观评价道,“卓耀一……年纪还小呢……”

任博点点头,没吭声。

《王者荣耀》这款**每年一共有三次大型比赛,每年三月底开始的春季赛,年中的冠军杯,以及九月下旬开始的秋季赛。任嘉在Funny电子竞技俱乐部待了两年,这两年来,战队一共捧回了一次春季赛、两次冠军杯和两次秋季赛的奖杯,只有头一年的春季赛,他因为一些私人原因并未参加,但当时Funny也拿了亚军。

所以总的来说,Funny电子竞技俱乐部下面的《王者荣耀》分部战队基本可以称作是《王者荣耀》所有职业战队中高不可攀的顶峰。

但顶峰也有顶峰的烦恼,以前比赛都是以Bo5的形式进行,也就是五局三胜制。如今改成Bo7即七局四胜制形式,不谈赛制好坏,只谈适应,任嘉不免有些担心队员的心理素质。

卓耀一是去年秋季赛前刚进队伍的,打**有着一股骇人的猛劲,但这股猛劲用完了就跟被抽空了大脑一样,完全当机。在队长的角度看,赛制的修改对卓耀一至少是不利的。

“而且听说年前西皇招了个新的辅助,很厉害,意识超群,可能比老牛更胜一筹。”任博提醒道。

西皇电子竞技俱乐部,是Funny电子竞技俱乐部的宿敌,不管是哪款**,对方总能和Funny比个高下,唯独《王者荣耀》这里一直被压制,只有任嘉没参加的那场西皇拿了个冠军。

“知道了,我待会儿去给他们通通气。”任嘉知道自己作为队长责任重大,承下了任博话里的意思。

任博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道:“去剪头发了?”

“……嗯。”

“剪了挺好,之前那太长了,看的闹得慌。”任博似乎挺满意现在的任嘉的状态。

“那我先走了。”任嘉一听任博这语气,就知道他接下去又要说些婆婆妈妈的话了,赶忙申请离开。

任博张了张嘴,最后把他放走了。

从三楼回到二楼的训练室,任嘉看到吃过饭的牛文光和董杰又开了一把**,两个人用自己的小号双排了荣耀局。

任嘉见他们玩的入神,不打算打断,站到两个人旁边看他们打。

一般职业选手在休闲时间玩**都会挑平时赛场上玩不到但又手痒痒想玩的英雄,所以牛文光玩的是中单位的小乔,董杰则从上单转为adc,玩了一手孙尚香。

董杰这人虽然生活上大大咧咧惯了,但打**是最有耐心最细致的那个,在他被对面野辅联合抓死了第四次后,他忍不住爆出了一声粗口。

“草,对面这辅助太鸡儿烦了!”

“香香前期就崩,怎么感觉这把凉了?”

“卧槽!又来!”在被抓第五次后,董杰看着复活倒计时的秒数和0-5-0的战绩,差点砸手机。

一直盯着看的任嘉原本还想调侃两句,可在看到那辅助一晃而过时,他脸色陡然变了,一把夺过董杰的手机:“借我看一下。”

手机滑动到可以看到对面野辅的画面,那辅助顶着个“StarM”的名字,明晃晃的,扎的任嘉眼睛又开始难受了,心口还跟压了块石头似的,躁的不行。

延伸阅读

反派总是觊觎着情敌(快穿)之云南白药  http://www.shoujob.cn/a39p.shtml
将吴邪要说的话抢过来,将吴邪要做的事说出来……你只是仗着知道剧情而已,你有什么比得上

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shoujob.cn/bmpz.shtml
去吧,去踏向你未曾驻足的世界。话是这么说,我拉上仁花一起进入了排球部去当经理人。至于

顾少轻些宠在线阅读去酒吧,烦人的苍蝇侮辱人  http://www.shoujob.cn/nl0v.shtml
“人家要的是奖励,是荣誉。什么为了正义,为了和平,那都不管用。”两者之间文化的差距,

[花样] 穿越韩花之秋佳乙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oujob.cn/2lk.shtml
换导师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院长还是闻讯赶来。“怎么回事,好端端换什么导师?”这

渣渣们都等着我称帝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oujob.cn/xnbp.shtml
宋衍沐完浴,换了一身素色的丝绸长袍,墨色的青丝披在脑后,眉眼如画,越发的像不食人间烟

我在火影卖彩票第八章  http://www.shoujob.cn/ugvq.shtml
导演的具体要求,其实是——需要钟意先增肥到一百五十斤,然后再减肥到九十斤以下。如此刁

综漫:次元之旅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oujob.cn/ga2f.shtml
不过穆伽蓝很快就给出了原因。“皇帝陛下做了检测,结果显示太子殿下和皇帝陛下不存在生物

未来微信之横跨太平洋  http://www.shoujob.cn/a3ru.shtml
阿狸可可一脚踏进门里,入目的居然是一片海。“哇塞!好漂亮!”感叹道。赶紧将另一只脚也

你可以是自己的太阳之丽嫔晋封为丽妃 之 怀上皇嗣  http://www.shoujob.cn/aow7.shtml
皇上晚上来到了坤宁宫与陈皇后共进晚膳。陈皇后帮皇上斟酒说道:“皇上!月到中秋分月明,

啊啊啊!我跟你没完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shoujob.cn/g3yx.shtml
俞珺琬翻开了自己的包包,找来找去,还是找不到自己的车钥匙,一般她都是下车就放进包里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十万年后苏醒在线阅读第8节

    小紫在系统空间中,狠狠地翻了下白眼,说道:“老板!你能不能别闹,这种白痴问题还用问吗?肯定不会出现你所担心的问题,丹田会随着你实力的提升,容量越来越大的!”木叶丸听到小紫说不会影响他的实力突破,顿时松了口气!不过,当木叶丸听到小紫说他白痴的时候,顿时一阵恼怒,随后,恶狠狠的对小紫说道:“小紫,敢对你

  • 第三个日夜在线阅读第七节

    生死一线的刺激感像毒品一样,冲淡了泰隆身体的强烈的疲惫感一脚踢开野狼的尸体,捡起黑狼爆出的任务物品和几枚薄薄的金属片,有五枚铜褐色的,还有一枚银白色的,上面都雕刻着一种美丽植物的花纹,反面刻上了几个奇异字体的文字,对比之前任务奖励的10枚铜币,泰隆认出这些怪物身上掉落的金属片就是这个世界的货币“可惜

  • 九天宝鉴之金刀一念决(6)

    浑浑噩噩来到李陵碑前,父亲依旧摸着碑文,子翼低着头一句话不说,他是个贼,一个日走千家,夜盗百户的贼。朝廷?关他何事。天下?又关他何事。可是杨继业却和他有关系,所以他只认准杨继业这个人。“你看到了?”杨继业轻声问道。四郎木然点点头。“四郎,为了这五十四个兄弟,你必须去,自古忠臣不怕死,为了我大宋,我杨

  • 大唐之天兵阁主矛盾激化

    “贼子!尔敢!”燕四一声怒喝,一道白芒闪过,整个包厢里面充斥着惨烈肃杀之意。当的一声。那小二手中的短剑被燕四击飞出去,长剑顺势封喉一股热血飘洒了出来。燕四一把将长孙萍拉开,但还是让那喷撒的血粘上了她那鹅黄色的长裙。小二努力的捂着脖子,奈何血管跟咽喉都被燕四一件划破,只能绝望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夫人

  • 第一黑料影后在线阅读第1节

    ————聘聘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轻影碧檀身未入,巧笑嫣然声先觉。江南一隅院内“姐姐,姐姐我还想你听讲故事,家里爹爹整天不是让学女工就是女传,我都快闷死了,今日爹爹不在,还是趁机来听你讲故事有趣些。”还未及屋内人对答,只听那声音又接道:“嘻嘻,你可别告诉爹爹我又偷跑出来了,不然回去又不免受爹爹

  • [长得俊]《骗婚攻略》偶像练习生abo林彦俊尤长靖cp在线阅读第六章

    卓惜咬了口菜叶子,不好意思地朝着季洺萧笑了笑:“这么多吃下我就饱了。”“当明星太累了。”“是啊,上次吊威亚把腿都磨破了。”“这些东西,你不是一直用替身吗?”季洺萧随口问道。卓惜手一顿,刚好吃完了菜叶子,连遮掩的东西都没有,她拽了张餐巾纸,擦了擦嘴,然后朝着季洺萧笑了笑。大概是希望季洺萧能换个话题,然

  • 全世界都是我信徒[快穿]在线阅读漫画大师系统

    一间普通的房间里,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一头乱发,正在两张桌子拼接成的大桌面上画着什么。桌子上散乱的扔着各种外卖食品的盒子,HB各种型号的铅笔,油画颜料等等之类的,看起来相当的杂乱。“嗯!这是最后一张了!终于完成了!”摊开在苏枫面前是一张张的动漫人物画像,以素描的形式画出来,全部是动漫女生人物。女帝波雅汉

  • 我家工厂通古代在线阅读第三章

    女配罗倩以前的角色跟本用不到威亚,无论是现代戏还是古代戏,她的戏份都太轻了。这第一次吊威亚,罗倩保持不了平衡,这一耽误又是1小时,男女主演的脸色都黑了,何况是导演。“你是猪吗?这么简单都不会,都不会,都不会吗?”江导拿着剧本死命的敲。罗倩一脸无辜:“不会啊!”江导:“……”如果不是因为你走后门,我真

  • 我在手游疯狂刷钱之渊源

    面对胸口突如其来的剧痛,李先生深刻明白;这并不是自己的身体受到什么伤害,而是因为自己在刚才制造紫冰的时候;逆天而行,强行释放了封印在自己体内的紫冰力量;从而导致自己遭受天谴!因为紫冰力量可不是一般的力量,它原本是在上古时代;曾经祸乱人间的可怕邪神,“明之帝王”的独有能力!“明之帝王”,原本是被李先生

  • 女盆友的爸爸老揍我[综英美]在线阅读第7章

    自从将手抄佛经送到贤姑太太面前,沈氏便隔三差五的带着何子衿过去,与人说起便是,“姑妈佛法精深,为人慈善,且姑妈不嫌我愚钝,我有不懂的,正好请教姑妈。”事实上,沈氏对佛事没半点兴趣,贤姑妈是看何子衿顺眼,沈氏又是个聪明人,极会讨人喜欢,与这样的人来往,并无不愉之处。转眼便是何老娘的寿辰,何子衿也在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