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你再给老子装同住

作者:春夜清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从森林里出来,暮色苍茫,远处的天海交际线,掉进海里的太阳只剩下最后一点余晖,将海面照得红通通金灿灿的一片,十分的壮观美丽。

六人乘坐来时的商务车沿着海岸线往住处开去。

姜时又被“排挤”到陆景彦身边坐着,他有些闷闷不乐,一上了车就戴上耳机头歪在玻璃窗上,闭上眼假装自己在睡觉。

但这一路却始终没有睡着。

车厢里十分的安静,所有人都累了,有的靠着车座闭目养神,有的已经真正的进入梦乡。

耳朵里放着一首姜时两年前喜欢的一位女歌手的歌,女歌手声线轻柔,如一道和煦的春风,将他一颗因为分房而糟糕透顶的心,渐渐抚平。

车行驶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终于停了下来。

周宣扬招呼大家下车,最先下车的徐凯和伍佳佳一下去就十分激动的叫了起来。

“哇!这是我们今晚要住的地方吗!好美啊!”

“天哪!别墅后面就是沙滩!海景房啊!”

姜时最后一个下来,扫了一眼那栋别墅,别墅红屋顶白墙壁,有一个开满蔷薇花的小花园,花香扑鼻,而别墅的后门,似乎通向细软的沙滩。

但姜时看了一眼就没什么兴趣了,住的再好,同住的人不称心,有什么用!

周宣扬:“伙伴们,我们先进去,找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一下。”

伍佳佳拉着明洁欢快的进了别墅:“明姐,咱们去找考拉房!”

周宣扬和徐凯也进了别墅去找他们的小黄鸭,最后就只剩下姜时和陆景彦站在别墅的小花园门口。

陆景彦看了姜时一眼,见他正扒着花园的栅栏脚下踢着一块碎石,陆景彦略微思索了一下问道:“不进?”

姜时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见还有一组摄影机在拍,漂亮的小脸立刻绽放了一个灿烂的笑:“我等他们先找,最后剩下的一间房,就是我们的。”

那个“我们的”,说得十分的轻柔缓慢,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透露着极致的暧昧。

陆景彦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嘴角浮现几分玩味的笑,然后头也不回的进了别墅里。

姜时最终在外面没待多久,硬着头皮戴着假笑进了别墅。

别墅的客厅十分的宽大整洁,明洁和伍佳佳和徐凯正在盯着节目组准备的露天烧烤的食材看,伍佳佳眼尖看到姜时进来,笑着指指头顶道:“姜时,你和陆哥的房间在二楼最右边,很安静哦。”

姜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回应道:“哦,知道了。”

姜时一步一步上了二楼,走到了最右边那间房门口,他深吸了两口气,压下了心中对陆景彦的各种不适感厌恶感推开门。

房间很大,有落地窗,有一张宽大的双人床,双人床上摆放着一个一米长的玩具熊,另外还有沙发、衣柜、书桌,但房间里竟然没人?

陆景彦在浴室?

姜时敲了敲浴室的门,里面没人回应,看来是真不在房间啊。

姜时顿时松了一口气,立刻放下行李进浴室冲洗了一番,换了一身清爽的衣服出来。

晚餐是露天烧烤。烧烤的地点就在别墅后门出去的沙滩。

沙滩上的沙子细腻柔软,六人脱了鞋踩在细细的沙滩上,开始分工。

徐凯自告奋勇:“我来烤,我家以前是开烧烤店的,你们等着吃就行了。”

明洁:“那我去给大家做柠蒙茶喝,我做的柠蒙茶没有人不夸。”

周宣扬开心道:“那我们剩下的人就等吃等喝了,好开心哦~~~~”

伍佳佳:“我刚才在冰箱里发现有红酒,我去拿。”

六人从白天刚见面的不熟,到现在已经彼此熟悉了起来,他们坐在一起边吃边喝边聊天,伴随着阵阵的海风,十分的惬意而自在。

夜深了,第一天的综艺录制结束了。

姜时一进房间就把房间里的摄像头都遮上,然后跑进浴室洗澡,等他出来发现陆景彦还没有回来。

姜时立刻跳上床,把床上那只大熊摆放在大床的正中间,然后歪头看了又看,思索再思索,又跳下床从柜子里抱出一床被子叠成一个长方形长条放在大熊的身下。

这样,他躺下来就看不见隔壁的陆景彦,到时候灯一关,眼不见心不烦。

姜时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在床上跳了两下准备关灯睡觉,这时手机响了,不用猜也知道是刘云祥打来的。

刘云祥:“今天拍摄还顺利吗?”

姜时:“挺顺利的呀。”

刘云祥:“嗯,你录综艺我还是挺放心的。”

姜时:“哦,没别的事我挂了啊。”

刘云祥:“等等,那个,咳咳,你跟那谁,相处的怎么样啊?没故意给人甩脸色使小绊子吧?”

姜时:“我是那种人吗!”

刘云祥:“面对别人不是,可面对陆景彦,那可真不好说。”

姜时气结:“我和陆景彦相处的怎么样,回头你看电视就知道了。还有,你也太不中用了,你说经纪人不让跟过来,可人陆景彦的经纪人怎么就跟过来了?你好好反省一下你自己吧。”

姜时“啪”的把电话挂断。

刘云祥:……

而此时,夜幕下的沙滩上,白色的浪花哗啦啦的扑上来又退回去,漫天的繁星如璀璨的钻石在夜空中闪耀着,夜空下,陆景彦坐在一张躺椅上,正听着经纪人安美丽恼怒跟他算着账。

安美丽:“你什么情况!今天一开始的摸头杀是怎么回事!揉脸是怎么回事!你还嫌你俩上热搜频率太低?”

陆景彦漫不经心道:“讲道理,是他先动的手!”

安美丽:“他动手?他动手你就要回击?是,是他先主动抱你,他主动他倒贴,可你这么一互动,这么一来一往,在外界眼里这就是调情!”

陆景彦冷淡的回应:“哦。”

安美丽:“你,你不要这种态度,你这种行为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你现在已经被关联上***的关联词了你知道吗!”

陆景彦听了这话抬起头,深幽的眸子看向安美丽,他的眼眸又冷又沉,比这夜还要黑沉许多,他声音低低的,伴随着呼啸的海风与哗啦啦的海浪,一字一句道:“我的确对自己不太负责。”

安美丽瞬间听懂了他的话,脸色刷的一下白了:“你!”

陆景彦:“你和明洁团队商量了想让我们俩配合炒CP,但明洁显然有喜欢的人并不想听团队的安排,我也不想,所以别费心思了。”

安美丽咬着下嘴唇:“可是……”

陆景彦:“没什么可是,我从来不在意外界对我的看法,所以你也不用在意。现在,来说下正事吧,照片的事查到了?”

安美丽:“查到了,果然是季想想干的。”

陆景彦毫不意外:“所以,那晚林意在酒店?”

安美丽:“对。”

陆景彦沉默了一下,声音里透露着冰冷:“你帮我联系季云,就说我陆景彦过两天请他吃饭。”

安美丽手一抖,看了陆景彦一眼:“好。”

……

陆景彦回到房间,已经凌晨2点多了,一推开门冷气嗖嗖的袭过来,陆景彦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床头亮着昏黄的灯,而姜时裹着厚厚的被子睡得正香,陆景彦看了一眼姜时与姜时的“杰作”,啼笑皆非,然后找到空调遥控器,将温度往上调高了几度。

第二天早晨,姜时是被热醒的。

他像蚕蛹一样裹着厚厚的被子,强烈的阳光透过阳台的大玻璃窗照进来,一看今天就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

而屋里的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了,裹在被子里的姜时,浑身是汗。

谁关的空调!

还能是谁关空调!

姜时气愤的从被子里钻出来往隔壁一看,另半张床上早就没有人了。

姜时冲进浴室洗了个澡,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气哼哼的下楼,一眼看到陆景彦悠闲的喝着咖啡,他真想冲上跟那人打一架,可是好气啊正录着节目呢还得忍!

在厨房忙热牛奶的伍佳佳听到有人下来:“谁起来了?”

明洁:“是姜时,姜时快过来吃早餐吧,佳佳亲手做的。”

姜时眼中的怒火瞬间熄灭了,对着厨房喊了一声:“谢谢佳佳。”

伍佳佳端着热好的牛奶出来:“姜时喝咖啡还是牛奶。”

本来想喝咖啡的姜时看了一眼喝着咖啡的陆景彦:“我喝牛奶。”

伍佳佳笑眯眯的把牛奶放在姜时身边:“你是该喝点牛奶,还长呢。”

姜时瞪她:“你这是在变相的说我幼稚?”

几人经过昨天,已经熟到可以互相攻击了。

伍佳佳:“难道不是?”

姜时:“唉,你们不能因为我看着年轻,看着小,就说我幼稚,其实有的人啊,虽然年纪一大把了,却幼稚的很。”

竟然为了报复他故意关空调,明明知道他盖着厚厚的被子,明明知道这里是热带非常热。

这种行为简直太幼稚了!

姜时边说边瞪向陆景彦,发现陆景彦竟然也在看他。

哼,看什么看,年纪一大把,行为及其幼稚,说得就是你!

旁边的明洁将这两人看在眼里,显然误会了什么,意味深长的笑道:“看来小姜昨天晚上过得十分精彩啊。”

姜时没听出来这话里的深意,咬牙道:“当然,十分精彩!”

这时,起身去厨房的陆景彦正好路过姜时身边,他突然伸手揉一下姜时的脑袋。

姜时只感觉自己的头顶被一只大手覆盖住了,正要恼怒,陆景彦低沉的声音便钻进了耳朵里。

“别人在说你昨晚被我……你还这么附和啊。”

“看来不光幼稚,智商也不太高啊。”

延伸阅读

万异皇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lengyu520.cn/yqca.shtml
么住手?”方成站起来,想要阻止田处长,却被两边的保镖死死的压在地上。“住手,住手啊!

和首富老公离婚后我爆红了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lengyu520.cn/gng.shtml
“嗖”的一下,她蹦下了床,余光瞥见那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老流氓同他一样从这床上利索地

表妹怂且甜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lengyu520.cn/60xq.shtml
李文听到这话,忍不住的牙齿打起来颤,甚至抽烟的手都忍不住的发抖,看来是吓得不轻。“需

雪中净土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lengyu520.cn/yoj3.shtml
“又来了,他又来了。”“到底在找什么?”“已经找了一千年了吧?”“咱们地府几乎被他翻

少帅的朱砂痣[重生]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lengyu520.cn/ydox.shtml
酒楼嘈杂,情迷意乱,完全没有发现已有两道身影凭空消失。高天之上,徐有庆耳边风声呼啸,

食戟之见习食神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lengyu520.cn/nxhh.shtml
人类的血液里从不缺乏好战的本性,连番的杀戮已经唤醒了林尘体内沉睡着的凶性……他就像一

退出枪坛后全世界都在逼我复出[竞技]之一拳毙命!  http://www.lengyu520.cn/6dii.shtml
皇宫的夜景向来很美,月光洒满大地似白雪一般,夜空繁星点点,相互映衬,美的像一幅画。可

离婚男女请继续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lengyu520.cn/oi7.shtml
绣玥匆匆忙忙回到西偏殿,在房间里把压箱底的几块碎银子都翻了出来,翻得太急,箱子哗啦一

日光曲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lengyu520.cn/gysx.shtml
建安二十二年,平原郡高唐县一处庭院里一小厮飞一般冲进后院,“少爷你要发达了”。一白衣

我的超无限次元帝国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lengyu520.cn/y661.shtml
“萌芽,今晚龙府老夫人八十大寿,你一定要出席。”鹿萌芽站在窗边,一只手插在衣服口袋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仿品与仿品审神者第十章在线阅读

    周一冲榜啊,支持理想吧,收藏,鲜花,推荐,等等都是急需的,没有账号的也就花个1分钟,免费注册个,收藏了吧,这是对烽火的最大支持,今天最少三更,叩谢了!!正文:这时张胜强小声问赵子亮:“连长,看动作很熟悉啊,要不要换我们的话问问?”同时赵子亮也在咂摸,入朝时师部的战场介绍,北朝鲜人民应该往后撤的,那么

  • 江湖问心不问路在线阅读第10节

    “什么?”杨沐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书就挣脱了他,飞进了机器中。“我一定要讲一句麻麦皮!”杨沐看着正在发出伶仃隆冬声音的机器欲哭无泪。然后没等几秒,屋内突然被黑暗笼罩,一声震雷咆哮,电闪雷鸣。“搞什么,不会失败了吧。”杨沐惊疑不定的看着这场面。【雷劫洗礼,终成大材】系统提示音响过后,雷电退去,七彩霞光

  • 神话入侵之第一天体验结束

    酒楼的包房里,那小山一般大的男子看着手里有点袖珍的黑色豆腐,凑到鼻子闻了闻,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不过,出于对食物的尊重,他还是挑起了一块扔到嘴里。臭豆腐对于男子来说,似乎太小了,都没嚼两下就吞了下去。肉山似的男子化身猪哥,舔了嘴,貌似还没尝到味道。但是应该不会很难吃,想着,只见男子一把将臭豆腐全都倒

  • 江湖少年录第九章在线阅读

    “你为什么要骂他?定然是你这个贱女人将他杀了!”李管家身后一个小厮打扮的男子骂骂咧咧的说道,“他的酒量一向很好,那点酒不可能醉,也不可能会摔死,定然有人将他谋杀,而他死之前,我亲耳听他说起他要去找你,还要求大公子将你许给他,定然是你这小贱人想要攀龙附凤,瞧不上他,就将他杀了!”“他嘴里不干不净,我自

  • 与尔成说第四章

    去诊所的那天,安糯起了个大早。洗漱完,安糯到厨房里热了杯牛奶,煎了两块土司。吃完之后,她又到卫生间里刷了五分钟的牙。反复检查嘴里没有残渣之后才放下心来。安糯走进衣帽间里,来来去去的翻着挂衣杆上的衣服。她烦躁的皱了眉,从其中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件暗色薄线衫。没过多久便放了回去,换成一件亮色的。安糯拿出一条

  • 另类江湖历险记在线阅读第十节

    歘!在胡家众人尚未反应过来之前,两位黑衣人便已施展秘法,一左一右,来到了大灵儿的上空!此女不除,等她将自己二人指认出来就完了。此时就算会波及大灵儿旁边的胡家众人,也在所不惜!“竖子尔敢!”眼看黑袍人对着胡家众人出手,胡铁衣大怒,长枪一横,便欲朝着黑衣人的方向追赶而来。丰腴女子轻轻一笑,跨身挡在了胡铁

  • 问道神衍之第六章(6)

    过了大概一周的时间,《小苹果》发布在了网上,慢慢地渗透到人群中,到处都能听到。沈航便更加确信程卓是重生的了,他还偷偷告诉程卓,重生这样的事不要轻易告诉别人,哪怕现在是法制社会,但也可能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我没那么傻,我就告诉了你一个人。”程卓笑道,“那XY集团的股票还买吗?”“买一点,这只股最近的日

  • 难撩之荷塘月影亦假亦真

    孟舒苓抬头朝她笑了笑,只喝了一碗粥,却是没动那些糕点,就让人都撤下去了。“柴房那边今天可有什么动静了?”用过漱口的茶水,孟舒苓问道。芍药将侍奉的小丫头都打发出去,才回禀道:“还没听见什么动静。侧妃昨日见了吏部尚书夫人,却也没做什么事。”“我那二弟呢?还在学塾里?”“二公子昨日就去学塾里了,今日也没回

  • 梵天仙道第九章在线阅读

    “小凡,又带妹子来吃饭啊!”大盘鸡的店家王阿姨和楚凡相识已久,老熟人,经常给楚凡优惠,再加上味道很好,他常来不懈。“你这个渣男,竟然带那么多女人来吃饭!哼!”陈若萱突如其来,假装很愤怒,大骂楚凡,然后转身怒走。王阿姨一惊,暗暗皱眉,是不是自己多嘴了?楚凡对着王阿姨一阵苦笑,追了出去。“萱萱,你能不能

  • 大荒神碑在线阅读没本事

    天空飘起了雨丝,冷冷清清地,让人瑟缩了一番。怜漪雨刚和林夕道别,不请自来的人到底还是出现了。裴菲菲,穿着黑色短裙白色上衣,眼神越过她的头顶,双手环胸,踩着尖细的白色高跟,很气势凌人地说道:“我们谈谈。”“谈什么。”怜漪雨转身,说的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她和她,本就,没有什么可谈。“谈什么?谈你抢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