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偏执男主白月光我不当了奇怪的黑猫

作者:赵史觉 来源:晋江文学城

张明万念俱灰地躺在床上,脑子里依旧对自己做过的事懊恨不已。

“妈的,穷人果然不能做好事,不被打死也要冻死,不被冻死也要被饿死,不被饿死也要被窝囊死。”

摸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张明又将目光凝聚到了那张名片上。

“好在李经理有情有义,给我介绍了工作,否则没两天我就得饿死街头。”

想到这,张明从床上一跃而起,这就准备去名片上的那家物流公司找钱大宏经理。

那家物流公司在郊外,走路过去明天也到不了,要坐公交车。张明掏出公交卡亲了一下,暗暗庆幸道:“人穷却不笨,还好我机智,前几天充了一百块钱进去,不然现在连坐公交的钢镚儿都没有。”

张明匆匆出门,来到公交站。现在是下午两点多,坐公交车的人很少,站台上就他一个人。

公交车还没来,张明百无聊赖地坐在条凳上呆呆地看着公交车来的方向。以前等公交车的时候都要玩手机,这会儿,一想到手机两个字,张明的胸口就一阵绞痛。

“妈的,我以后再做好事,就让雷给劈死!”他心中暗自发誓道。

“喵~”

不知何时,一只黑猫挨着张明蹲在了条凳上,斜目看着张明。

突如其来的猫叫声把张明被吓一跳,他扭头看着黑猫,心中暗暗惊奇。

这黑猫,通体混黑,除了两缕白色的胡须,身上再无它色,就连一对眼珠都像是两颗黑曜石,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好漂亮的黑猫啊!”张明自言自语道。

“喵~”那黑猫似乎听得懂张明夸它似的喵了一声,语气中竟然透出一丝开心。

张明忍不住伸手要去抚摸它,哪知黑猫突然往旁边一跃,躲开了张明的手,然后距离张明一米的样子后又蹲了下来。

“喵~”

见到猫不愿意被触摸,张明也就收回了手。他又仔细地打量了一番黑猫,发现黑猫身上光光的,没有猫牌,没有猫圈,没有一切作为宠物猫应该有的标志。

“看样子是个流浪猫!”张明叹了口气,突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对猫说:“我现在跟你一样,就要流浪街头了,指不定哪天,我还得跟着你混呢,到时候你可得罩着我哦!”

“喵~”猫又应了张明一声,还点了点头。

“我擦?这猫听得懂人话?”

张明看着猫的反应,心头一阵惊奇。而后他摇了摇脑袋,扇了自己一巴掌自言自语道:“我他妈真是被打傻了,跟猫说什么话?猫哪里听得懂人话?”

这时,公交车正好到站,张明撇下猫赶紧挤上公交车。

“喵~”

黑猫蹲在原地,朝着离去地公交车又叫了一声。

一个半小时后,张明到了目的地,顺达物流公司。因为有李经理的介绍,所以很快就跟经理钱大宏见了面。

简单地介绍了几句,钱大宏说:“你是老李介绍来的,我不能不给老李这个面子,这样吧,我这里刚好缺一个仓库管理员,你就暂时先做着吧,一个月三千,包吃住。如果表现好,再给你升职加薪。”

一听包吃住,而且钱也不比在KTV挣的少,张明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赶紧千恩万谢地连声答应。

钱大宏点点头说:“既然同意,那就先去仓库看看吧!”

说完,他对着门外喊道:大牛,你带这位新来的去仓库看一下。”

这时,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从外面进来,面相凶恶得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张明心头一紧,但没多想,便跟着这个叫大牛的壮汉来到了仓库。

仓库在物流公司偏僻的旮旯,里面很大,估计有一千个平方。不过里面库存的货物却不多,集中堆放在右手边的角落,所以显得仓库极为空旷。

张明走到前面,环视了一眼整个仓库。

“这个仓库真大啊!”他拍了个马屁,想讨好一下这个叫大牛的壮汉。

哪知大牛突然在身后偷袭,一掌削在了张明的脖颈子上。

张明顿时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来,然后双眼向上一翻,昏倒在了地上。

再等张明醒来,发现自己依然身处仓库,不过却被人双手反绑,用铁链困在了一张沉重的铁制椅子上。他试图站起来,但那铁椅子实在太沉,无论他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仓库的大门被紧锁着,仓库里一片漆黑。只有张明头顶一盏老旧的白炽灯,发出昏暗的光亮。

这会儿他终于醒悟过来,自己中了圈套。

“他妈的,肯定是那个死胖子王总给我下的套。还有李经理,怪不得突然变得像菩萨一样给我介绍工作,原来跟他们是一伙儿的。”张明心中骂道。

“救命啊~救命啊~”

他歇斯底里地呼救,然而除了他的回音之外,没有任何动静。

“救命~咳咳……”

他喊得太用力,不禁咳了两声。

以前总是拿“你喊啊,你喊破喉咙还没人来救你”这句台词开玩笑,现在却理解到了,真当有人喊破喉咙叫救命的时候,是该有多么绝望。

“救命~”张明调整了一下呼吸又叫了一声。

“喵~”

突然,角落里传来一声猫叫,张明精神不禁为之一振。

这时,就见阴影处,一只黑猫踩着猫步,悠然娴雅地走进了张明的视野。

张明看到了那只黑猫,眼前突然一亮,这不就是来这之前,在公交车站台遇到的那只黑猫吗?它怎么会在这里?

“喵~”

黑猫走到张明面前半米的样子蹲下,抬头仰视着张明。

“猫爷爷,猫祖宗,您老是神仙吗?是的话还请您救救我吧,我以后天天给您买小鱼干。”张明竟然将希望全都寄托在了黑猫身上,不禁地哭诉道。

“你完全可以自救啊,喵~”

突然,黑猫竟然发出了婉转轻柔,如空谷幽兰,酥软人心的少女的声音。

虽然刚刚还寄希望这只黑猫是神仙来救他,可真当听见这黑猫说人话的时候,张明还是被吓了一跳。

他身子后倾,生怕接近黑猫,寒毛卓竖,战战兢兢地说:“什、什么情况,我能听得懂猫话?”

“白痴,是我会说人话!喵~”黑猫瞪了他一眼说。

“那、那你怎么会说人话?”

“因为我是神仙啊!喵~”

“……”

“既然你是神仙,那赶紧救救我吧!”

“我刚才说了,你可以自救。喵~”

“……”

“那你来干嘛?”

“来告诉你,你可以自救。喵~”

“我去……”

“那我该怎么自救?”

“调整呼吸,屏气凝神,当你感受到你体内有股气的时候,你就找到自救的办法了!喵~”

“诶?”张明根本听不懂黑猫在说什么。

“闭上眼睛,平稳呼吸,将思想全部集中在你的脑袋里,快照做!喵~”黑猫白了一眼张明,心道:“真不知道,全通圣君为何选了你做他神元的转世宿主。”

张明按黑猫的指示,闭目养神,气律舒缓,将心跳跟自己的呼吸节奏调节一致。

果然,试了几次后,他渐渐地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忽然有一股气团,像是一条小鱼一样在他体内游来游去,很不稳定。

“我感受到了,我感受到了。”张明兴奋地喊道,可他一开口,那股气倏然消散了。

黑猫突然平地跃起,在张明的脑门上挠了一爪子。

“我擦,你干嘛?”张明疼得龇牙咧嘴。

“屏气凝神,不要有杂念!感觉到那股气息后,学会控制它,慢慢将它移到你的脑袋里。喵~”

“哦哦~”张明继续照着黑猫的指示去做。

“哐当~”

就在这时,传来仓库大铁门被人用力打开的声音,然后就是一群人的脚步声。

黑猫腾空一跃跳进了阴影里,在空中对张明说:“记住,不要害怕,只顾聚气,将气转移到你的脑袋里,你就能自救了。”

“啊?”张明听得稀里糊涂,黑猫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时,五个身影走到了张明的身边,为首的正是王总。

王总全名叫王志成,亿万富豪,这家物流公司只不过是他企业下的一个子公司罢了。

跟在他身后四个打手都是穷凶极恶之人,各个嘴角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其中一个面孔很熟悉,就是白天带张明来仓库的大牛。

不过张明没时间去仔细打量他们,而是赶紧闭目凝神,再次聚气。有了经验之后,这次他很快就感受到了体内那股像是小鱼一样游走的气息。

这时,一个打手搬来一张椅子放在张明面前两米的地方,王志成面对张明坐下后瞪着眼睛说:“你小子,知道我是谁吗?连我都敢打。”

张明充耳不闻,只顾努力去控制那股气息。

见到张明不说话,王志成还以为他害怕了。

“怎么,怕了?昨天给那骚货出头的时候不是很威风吗?妈的,想起这骚娘们我就来气,等我处理完你,就把她绑来这,找人轮了她。”

张明依旧无动于衷,他似乎感觉到自己能够控制那股气了,可要将这股气转移到脑袋里,还是很艰难。

见张明还是跟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像是完全不把他当一回事儿,王志成气得直哆嗦一屁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张明骂道:“草你妈了隔壁,死到临头,还拽什么拽?”

说完,一招手对身后的打手说:“给我好好教训他,不要手下留情,只要别打死就行。手脚都给我打折,多少钱我都赔得起。”

四个打手立刻上前包围了张明,可他却依然全神贯注地控制那股气,全然不顾四周的危险。

ps:新人新作不容易,还请喜欢这本书的读者大大能给个收藏或者评论,如果有鲜花之类的,那就更加感激不尽,谢谢!

延伸阅读

中病毒的贾先生[红楼]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dqshbkj.cn/y5w2.shtml
看看时间快到中午了,刘鹤轩也快训练回来了。萧禾有些不知所措,对于刘鹤轩来说她们只分开

八神戒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dqshbkj.cn/d2j5.shtml
“你是说康睿明?”“嗯。”再次向江曜宁确认后,姜寻凝还是懵的,不是两人的约会吗,怎么

荒年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dqshbkj.cn/33b.shtml
梦之境,镜花殿。大自然鬼斧神工,让万物自由生长,从而打造出了这虚幻而缥缈的美丽殿堂。

败犬女神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dqshbkj.cn/nuzt.shtml
站在学校的门口,看着路旁粉色的樱花缓缓飘落,中野悠突然感觉有些恍惚。一年前,也是这个

大师兄貌美如渣[穿书]之绿星会(9)  http://www.dqshbkj.cn/65b9.shtml
楚瑜略感惊讶,道:“你的老大?”刘强嗯了一声,缓缓点了点头。本来以为刘强就是一个不可

你爱过大海吗之变化(4)  http://www.dqshbkj.cn/xgaa.shtml
有点痒。确实好像有点痒。不,好像有点不对劲,杨宇逐渐意识到,为什么感觉这么奇怪?好像

把哪吒捡回家之后负岳兽  http://www.dqshbkj.cn/dptz.shtml
“是,他们也属于妖族,不过他们是血妖,我们是灵妖,两者水火不容。”铁牛,愤恨的说道。

丞相别这样之事后风波(9)  http://www.dqshbkj.cn/blmg.shtml
可以说,若不是鲜红的血液还残留在书记额头处,在场的人都以为刚才一切都是梦,那破了的额

穿成大佬后被全世界宠爱[快穿]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dqshbkj.cn/6mwe.shtml
安允在,外号安哥,练习生中公认掰赢姜栋昊的真男人,在某一天以后这个称号的后面被贴上了

七十年代娇媳妇气昏吐血  http://www.dqshbkj.cn/bdf0.shtml
第4章气昏吐血静,死一般的寂静,秦山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易,竟然一拳将秦苍海给打飞了,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行在线阅读第一章

    “飒飒!”共工连敲门都忘了,直接推门而入,对着我的后脑勺就是一掌,“别消沉了,不就是失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幽幽转头看着他,咬牙道,“姜共工,你找死吗?”知道我失恋了,还敢来戳我伤口,还一巴掌下去,坏了我刚写好的一卷帛书。我用袖子一把擦掉了脸上的墨,祭出我的疾风银谷扇,共工立马从身后拿出一坛百花

  • “渣”攻警告第5章在线阅读

    陆良晨作为组长是用青帮成员的身份送贺礼而来,并不打算亲自动手,现在只能一边掩护撤退一边寻找完成任务的机会,看出金城雪子的意图后,果断跑去梁萧附近对着梁萧旁边开了一枪,子弹接着又精准的擦着他的一个组员肩膀而过,梁萧本能向后挪了两步,恰巧提前避开岩崎秋城的子弹,躲到柱子后面,还未清楚发生了什么。金城雪子

  • 摄政王他总让我心动(重生)之《邪诀》

    徐成帮邪默选完灵技后,因为任务,就和邪默分开了。深夜里,邪默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有点睡不着,或许还是不习惯这里的生活,有或许是因为别的。他在床上又坐了起来,下了床,在旁边拿了一件比较厚的衣服披在身上,然后坐到旁边的柜台上,把抽屉拉开,里面并没有太多的东西,唯一只有一本书,没错那本书就是《邪诀》

  • 道寻缘第七章在线阅读

    天气很好,大太阳明晃晃挂在当空。初夏的风穿堂过巷,将春天蓄积的灰尘小小翻腾了一下。街上已经有人早早穿上夏装和凉鞋,经历北方漫长的冬天和短暂的春天,京市披红着绿地重新焕发生机。何念把老楼梯踩得啪叽、啪叽响,危楼坚强地挺住一次又一次的震颤。师叔邻居的仓鼠脑袋在楼道里闪了一下,从窗口捞了颗干葱又迅速闪回去

  • 农家福娃在线阅读第六章

    余星野气的要死,溜溜达达地跟在谈喻非和肖诺身后。要是再让谈喻非跟肖诺在一起,指不定谈喻非要怎么骗肖诺呢。这么乖的小孩都忍心去骗,也就谈喻非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了。眼看着余星野跟在身后,谈喻非拿着r1895,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余星野:“星野,你不是不喜欢堵桥吗?跟着哥干嘛?”余星野毫不畏惧,吐槽谈喻非:

  • 全球探秘第六章在线阅读

    孟学义带着乔伊斯和贝蒂二人正在全力向禄宇明所在的位置靠近,他们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他们和禄宇明之间的差距真的很远。虽然禄宇明最先离开的,但是孟学义很快就注意到了禄宇明的离开,这样的情况下禄宇明会突然消失最大的可能就是去了那在不断散发刺耳电流声音地方,所以他带着乔伊斯和贝蒂开始追逐禄宇明的步伐,三人

  • 圣火之域后妃争宠

    后妃们每日里要到坤宁宫跟皇后请安。大明的皇后贵为后宫之主,却总是压不住后宫嫔妃,无他,出身是硬伤。朱元璋下令皇后选自民间小门小户,却挡不住皇亲贵戚往后宫塞妃子,豪门白富美,进宫后哪里看得上平民小白花?因而崇祯的后宫自来是热闹的紧。宫中妃嫔们挨个来请安,一时之间只见环肥燕瘦,一屋子莺莺燕燕十分热闹。皇

  • 春日心静 待花开第一章

    六月入夏,骄阳似火折落白昼的热度。道路两旁的阔钟状悬铃木顶着一碧如洗的晴空郁郁葱葱,光影从叶隙中细细筛落,剪碎一地斑驳。正午将过未过,学生们撑着伞争先恐后地从学校的南门涌出。人语声、脚步声、过往车辆的鸣笛声,清脆响亮的车铃声……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一隅烟火之地,顿时把原本聒噪的蝉鸣鸟叫压过。其中不少人都

  • 警察纪事在线阅读第一章

    “老师好~”下课后,孩子们三三两两的嬉闹活动。脏兮兮的小脸上满是天真的笑容。“你好。”裴晓偏头看去,对着路过的孩子们笑了笑。这里是茂市,一个充满了硝烟、晦暗的城市。G国常年战争,使得经济、教育各方面水平都遥遥落后于世界水平,仍处于上个世纪的发展阶段,止步不前。专项评估后,联合国进行了财政拨款、各国援

  • 我家成了星球回收站在线阅读第7节

    顾洺齐坐在顾洺峥的旁边时不时地偷瞄秦御,每被顾洺峥训斥之后安静不了半刻钟又故态复萌。“齐儿,莫不是又想学规矩了?”顾洺峥低声呵斥。“今日姐姐姐夫回来,母亲心中高兴,定不会让齐儿学规矩,兄长莫要吓我,”顾洺齐在椅子上晃了晃脚,“兄长,咱们换一下座位吧,我想坐姐夫旁边。”“胡闹…”顾洺峥压低声音,饭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