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和鸟人的日常在线阅读第4章

作者:陆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当我再次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乌漆抹黑的一片,周围什么都看不见,莫不是? 有人给我收尸把我扔在了棺材里面? 身体突然紧张,麻痹的身体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边呼喊一边往前推敲,什么毛都没碰到。双手锤着空气玩呢。

不一会,在我右边远处传来亮光,伴随着紧急的脚步声出现,一名中年男子穿着怪异的服饰出现,他留着一头长发,手里提着一残损的蜡烛放在旁边的案板上对我客气道:“您终于醒了? ”

“这是什么地方?看来我又没死成,我的雇佣军去哪了?”我对眼前的陌生并没有把状态调准过来对这名中年男子问道。

“此地名为腾莱山,属徐州琅琊国治下,公子所言的雇佣军,在我大汉闻所未闻”中年男子把我扶起来道。

“徐州?江苏徐州?徐州还有琅琊国,这我也是闻所未闻。雇佣军是我花钱雇佣的一支军队。他们为我出生入死,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我叹息道。

“哦,公子如此说来我有些许明白了,雇佣军说的可是私兵呀? 想必公子是家门显赫,不知是当朝哪位将军大人的公子?”

“我曾经是…………集团军137师新编机械化旅的旅长,一名年轻的少将,我并不知道你说的大汉、徐州琅琊国,在我看来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希望您能理解?”

中年男子展眉露出好奇的目光道:“奇也 奇也,公子乃奇人也。” “公子所言皆奇闻妙事,今夜可道不尽。 公子有伤在身,今夜就此入眠,明日畅谈其中可好?”

我躺下表示默认,中年男子把蜡烛带走离开了这个房间。

第二天,我一大早的就下了床,我发现我的服饰被更换,一身做工粗糙的衣服穿起来还不很适应,眼前的房间显得格外朴素,矮木床、矮桌案,离开房子再看就是一间茅草屋,而在22世纪可是见不到如此风格的建筑,呼吸着这没有雾霾的新鲜山林的清新空气,沐浴早晨第一缕阳光,在朝阳下心灵显得格外轻松,身体也是从未有过的舒适,即使身体不时传来神经疼痛,也没法疼过这舒服的感觉。

我在茅草屋周围随处转了转,发现茅草屋地处山林隐蔽之处,周围数里渺无人烟,常有飞禽走兽映入眼帘,像是有人刻意如此。

此情此景,此时此刻。我知道我来到了一个未知的地方,一个陌生感觉还不错的地方。

当我坐在屋外我自认为挺干净的一片草堆上琢磨我的此情此景,此时此刻的时候,一句充满礼仪的问候打断了我,是昨天那名中年男子。 他领着一名少年,少年手持比他高出大半截的木质长枪,从屋子方向迈着平稳的步伐一同向我走来。

突然间我才想到,我受了足以要我小命的重伤,陷入生死徘徊边缘,当我睁开双眼。虽然我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怎么回事,但是这名中年男子无论左看右看,前看后看,甚至不用看都知道他一定有恩于我。 看着中年男子和少年走到我的身前我连忙弄了个表示谢意的手势鞠躬行礼道:“救命之恩,有恩必报,若有需要尽管吩咐。”

中年男子见状赶紧将我扶起道:“公子快快请起,救公子之人不是雄付,雄付也是受故人所托将公子带回家中调养身体,所以雄付受不起如此大礼啊!”

中年男子将我扶起,中年男子口中的雄付又是谁?带着一脸蒙逼的疑问。“雄付又是谁,我咋个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中年男子表情差异,但还是耐心解释道:“吾乃蓬莱枪神散人童渊 字 雄付,雄付便是童渊,童渊便是吾。”

“吾便是我,我便是你,你便是童渊,我的救命恩人。”我突然打断道。

“就如公子所言,不过救你命的另有其人,我只是受其托付好生照顾于你。”中年男子回答道。

“另有其人?什么人?好人还是坏人?有什么目的?”我都不知道问什么好,中年男子笑了笑回答道:“公子莫要乱说,救你的人可不是凡人,可是一位潜藏在人间功法高深的仙人。”

我听着好奇,但是心里还是决定做个无神论者,用无神论者的语气道:“装神弄鬼,这世界上哪来的神仙、妖魔鬼怪。或许是一些人别有用心吧。”

“公子莫要胡说,雄付亲自讨教过的,千真万确。”中年男子有点动怒道。

我不为所动道:“你算哪根葱。”

说完我便后悔我说的话,不是因为我否定了神仙的存在,而且我不该对一个帮助过我的人说出这样的话。

中年男子对我使了一个发怒的眼神夺走少年的木枪走到一旁耍起了木枪,这动作,这姿势,这节奏,还有这速度,我只能说溜的飞起,木枪在他手里舞的是精彩绝伦,娴熟无比,简直让人目不转睛,赞叹不已。转眼间长枪划破天际再一个动作之后往前刺出了千奇百怪的鸟一般的光体直击前方将远处一棵硕大的大树击倒在地。 被击倒在地的大树留下的是显而易见被烧灼的痕迹。 这要在22世纪这简直可以称之为神迹。 太不可思议了。

中年男子表情怒气未消向我走来道:“公子可知刚才雄付所使是何招式?”

“明知故问? 我哪知道嘛?”我不自然的回答道。

“雄付刚才所使乃 ‘百鸟朝凤枪’ 此枪法乃雄付花了数年时间创立,问世至今从未遇到敌手,也正因此雄付才归隐山林,蓬莱枪神散人的名号也是因这套枪法得此名号。可面对救你的那两位故人,雄付连出招的机会都没有,那两位故人上天入地雄付之能也是有目共睹的,别忘了他们二位可是救你姓名的恩人。 ”童渊回解道。

“无论怎么说,您也对我杨未有恩,我不能将您的恩情视而不见,至于救我的那两位恩人,若如你所说他们果真是神仙,那我杨未可得好好与您谈谈这个话题了。”见我如此说道,中年男子童渊把少年给我做了简单的介绍。少年名叫 童飞 ,15岁,童渊的独生子。

童渊把木枪还给少年童飞,让童飞上一旁练习枪法,在我面前席地而坐道:“公子刚说要与雄付谈论那个什么话题,是何物?”

“向您请教你说说的神仙是如何出现的,他们有多大的能耐,然后呢他们又是怎么造福所谓天下苍生的,随意谈论。”我如此答到。

“雄付不知其如何出现,神仙之强大可是我等凡人不可仰视的,神仙当然做了很多造福天下苍生的事情,千年万年,都有人去传唱和赞颂他们的功德。”

“功德啊? 真是的, 诶! 你们这里有战争吗?”我突然有一个问题问道。

“唉! 灵帝荒淫无道,朝纲不稳,又有黄巾贼寇祸乱天下,狼烟四起,百姓流离失所,我等归隐之人束手无策啊?”

“束手无策? 你可以束手无策, 这世界上不是有神、有仙吗? 他们应该是能制止这些人间悲剧吧?”

只见童渊面相有些许尴尬“ 仙人们远离世俗凡事,若是有心便会天降祥瑞于人间,……”说的不清不楚的,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说。

见此我笑道:“远离世俗? 那么人们搭建庙堂、设计神佛像祭拜,祈福,求救。让那些所谓的仙风道骨的家伙享尽人间香火,接受万人朝拜, 念诵他们用来指引人们的经文。这些不过是人们的一厢情愿? 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此一举?” “如果要人们立庙塑像,享受人间烟火,这还算远离俗尘凡事? 。”

“这?”童渊听了我的话瞬时间哑口无言。

“如你所说今日天下大乱,百姓流离失所,那些所谓的仙人就这样坐视不管,还要享受人间的供奉?”我双目冰冷,把我之前被迫害无论是人神鬼都坐视不理的那份愤怒强加在对童渊反问的语气道。

“怎能说是坐视不理?他们也是有苦衷的,天命难违,就是仙人们也不可逆天而行?”童渊夺理道。

“天命难违。天命,真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啊?”我突然起身走到正在默默武动着木枪的少年童飞面前使了个眼色,童飞刚停下我突然间一手把木枪抢过手里,就连童渊自个都没反应过来我能用这么快的速度夺取童飞手中武器。 夺过木枪凭借刚刚一睹童飞风采时的记忆模仿童渊的动作一招又一招,一个动作比一个动作快,足足比童渊刚才舞弄时快半拍且不失,精准稳,在最后蓄力的环节我却改了出招环节往前方下盘方向快枪挺去连刺三枪,第三枪不收回直接使出全身的劲猛挑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口子击出数十只火鸟冲击前方击中前方一座小山丘,只听一阵巨响泥草溅起,飞石滚地。

这一幕惊呆了童渊、童飞这对父子,只见童渊目瞪口呆,惊讶万分,好一会才回过神,在杨未将木枪还给童飞时童渊走到杨未面前用惊讶的口吻问道:“公子到底何人也? 竟能参与透在下数十年所创 百鸟朝凤枪 ?”

“我只知道我叫杨未,至于我究竟是何人,我也不知道怎么跟您解释你才能听明白。 我不是这里的人,我莫名其妙的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你的百鸟朝凤枪确实精妙绝伦,刚刚改掉了百鸟枪最后一招也是出于自己想给对手一个出其不意的攻击方式,攻击对手下盘既可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也可以使对手来不及防守自己的下盘,就算守住了,我那一挑用力刚猛,速度奇快,恐怕再强的对手都难逃我这致命一击吧?

“公子的百鸟朝凤虽内力不足,招招都精准有余,还能拆招改招,难得,实在难得啊?”

“我突然使出百鸟朝凤枪不是告诉你人才难得,而是想让你知道,这世界没有什么天命难违,这只是一些有能力的人对没有能力的人见死不救,随意践踏而制造出来的谣言罢了。”我对童渊的观点表示死磕到底道。

“公子所言不无道理,只是人世如此,我等凡人甚是无力。 ”

“我也只是陈述自己的观点,并不愿意因为这个话题与您冲撞”

“公子能说会道,雄付说不过你,不过公子刚刚使出的可是雄付的独门枪法,不入我门下,公子这可是偷师,传出去会留下一个不好的名声的?”童渊见我刚展示的天资,有意收我为徒道。

“偷师?偷学您的武功啊? 虽说是无意的,多少钱您开个价。以后有钱还你就是。我不理解童渊用意回答道。

“公子有意转移视线,莫非公子已有恩师不愿认我雄付为师?”

作为回应,我不躲避道:“不是我不认您,只是我现在不比曾经,曾经我家财万贯,如今两袖清风,连穿在身上的衣物都还是您的,我怕认您做师傅我现在交不起学费呀。”

童渊又听蒙道:“何出此言?”

“在我们那,学东西都得交钱,交钱还不一定学的到东西呢,像你百鸟朝凤枪这么好的武功,我……”

听我一解释,童渊好像听明白了回道:“作为一名学武之人,能有公子这般人才为弟子,可是千年不可遇,百年不可求,您我师徒之情怎可用钱财度量?”

“师傅?”我满不在乎的突然跪倒在地道。

童渊又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不过感觉有点怪怪的,这时旁边的少年童飞提醒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我恍然大悟,有样学样纠正道:“师傅,请受徒儿杨未一拜。”

“快快请起。”童渊又一次将我扶起道。

如此一来我便成了,蓬莱枪神散人童渊的关门大弟子,虽然我早就学会了百鸟朝凤枪,但是我还不能因此骄傲自负,毕竟我是吃过亏的人。 成为了童渊的关门大弟子,我一边请教百鸟朝凤枪的更多招式努力学习专研,一边请教这个陌生的世界的事和物,另一方面我和少年童飞也培养了浓厚的师兄弟情谊。更重要的是我问童飞他长大后有什么打算的回答引起了我对他的兴趣。“愿学许子将,唯鉴赏天下英雄为乐尔!” 意思是“他喜欢去看在天下有名望有本事的勇士,欣赏他们的勇武,品析他们的个姓,但又不是想跟他们交手,只是远远的观察欣赏而已。”

延伸阅读

南宫鲁中焊接材料加盟  http://www.cyber-grad.com/pa8t.shtml
南宫鲁中焊接材料创建于1997年,是集科、工、贸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也是中国焊接学

米让加盟  http://www.cyber-grad.com/yyml.shtml
米让配方奶粉“米.让”品牌,源自一位总督的名字。中文喻意:米——中国上下五千年,一直

吉的堡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cyber-grad.com/st0u.shtml
吉的堡自1986年第一家儿童美语学校成立以来,在提供孩子一个优质美语学习环境的教育理

翊山加盟  http://www.cyber-grad.com/gx98.shtml
上海翊山电器有限公司系外商独资企业,ESIM属英国品牌,28年按摩器械行业产品研发生

白鹰户外加盟  http://www.cyber-grad.com/gkqm.shtml
宁波春天旅游用品有限公司(宁波顺丰塑胶制品有限公司)坐落在浙东美丽的港城——宁波!这

康门童鞋加盟  http://www.cyber-grad.com/a7mx.shtml
康门童鞋,系温州市鹿城区重点企业鹿城区外贸出口出众企业是集开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

悦尚九仙加盟  http://www.cyber-grad.com/udbp.shtml
悦尚九鲜火锅只为您提供健康的食物,悦尚九鲜火锅能异军突起在很大程度上就凭借着这个“鲜

蝶印加盟  http://www.cyber-grad.com/ncqa.shtml
蝶印经销批发的饰品、民族服装挂饰、家居、布艺、日用百货、饮料副食大卖消费者市场,蝶印

容声集成吊顶加盟  http://www.cyber-grad.com/stnn.shtml
容声环境事业部是由广东容声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为拓展产品品类、发展智能厨卫空间而成立的专

实田汽车维修加盟  http://www.cyber-grad.com/gs4.shtml
一直以来,实田都以实际行动回馈客户,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专业、多样化、体贴便捷的汽车服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魂魂果实捉鬼!第一章在线阅读

    电脑前面,是一位看起来只有15、16岁的青少年,青少年此时也是笑着盯着电脑显示出来的屏幕“ZXZ_xz(真新镇_小智)大神!能不能给我几个大师球?”青少年笑了笑,把他背包里带着的一组大师球都扔给那位称呼他为“大神”的人!那人拿到了大师球,便打字说:“谢谢大神!”青少年看着电脑里的字幕,摇了摇头这不过

  • 玄幻之我在地球养龙雨中斗法

    有风。路上的油折伞被刮的摇晃不止。有雨。算不上倾盆的大雨依然让匆匆赶路的行人狼狈不堪。风雨之势却让“升龙客栈”人满为患,就连邹掌柜都跟着小二一起跑堂了。“升龙客栈”起名是为了契合青龙镇这个名字。传说这个镇子的后山压了一条青龙,因为到处为恶,祸害人间,被邱道长制服后压在了这里。但是几十年来,镇上的老人

  • 西游之万妖之王成功筑基

    张皓文在按着内心中的玉帝功法开始运气,张皓文突然发现自己身体怎么越来越热了。“固守本心,静守灵台!”洛璃突然大声说道。张皓文听到也是赶紧照着洛璃的话去做。“固守本心,静守灵台,固守本心,静守灵台。”张皓文嘴里一直默默念道。突然,张皓文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劲的气流,直接将屋子中的床边的茶壶,水杯等东西给吹

  • 我的大脑能进化在线阅读第三节

    “哟。”炅宇拿着一袋泡椒凤爪猛啃。“僵尸肉,毒死你丫的!”我活动了一下颈部,一阵噼啪。“怎么才下?”我不回答,问道:“啥卡组?”“杂皮。”炅宇答道,仍然没有放下那包凤爪。在**王中,有些卡片是有名字前缀的,这些卡片通常会相互关联,相辅相成,产生更大的威力,自然比一般的散卡组更好用,这些有名字前缀的卡

  • 我的宿敌是贝利亚在线阅读第10节

    孟婆来到李云飞身边之时,但见李云飞额头已经渗出些许汗滴,心中寻思:“儿子这般为我担心,可真是让我欣慰的很呀。”李云飞见到孟婆,心中欣喜,迫不及待的问道:“干妈,怎么样?没有被发现吧?”孟婆道:“儿子,你怎变的愚钝起来了,干妈要是被发现了,现在岂能出现在你身边?”李云飞尴尬的笑道:“这也是,只是我心中

  • [猎人]第十二夜在线阅读第4节

    “是我。”不等杨情再发问,回答道,“我每晚都在这里和两个朋友背英语单词,今天刚来,便听到有人哭喊,今天天气不好,太黑了,你们**学还是不要乱跑的好。”听说是在背英语,晓月不禁高看了一眼这位不起眼的同学,平日里在班上并不出众,个子也不高,甚至皮肤还有点黑,想不到,还挺上进的,真是个好学生,忍不住在心里

  • 从幼虎开始进化第5章在线阅读

    “娘。【3G书城】”柳欣妍的一声低唤,愣愣站在灶台边的季敏猛得僵住了身子,下一刻,她飞快地伸手在两颊抹了抹,而后笑眯眯地转过了身,“妍妍怎么过来了,可是饿了?再等一会儿,饭菜马上就好了。”若她确然只有十二岁,此刻只怕早就扎进她娘亲的怀中,笑话她顶了个花猫脸,祖父祖母嫌弃她是个丫头片子又如何呢?她爹娘

  • 拾*遗在线阅读第10节

    他现在恨不得立刻长大,不想喝兽奶,不想被小屁孩胖揍!现在他眼中怀疑,那犹如九天玄女般的小姐怕是不喜欢男孩,故意让自己将自己放在这部族整天挨揍的,其实韩枫的身体在轮回之地走一遭剩下的都是精华部分,这熬练跟喝兽奶也就算了,这天天被打到底是什么个意思?“白玲仙子,喝完奶我们要活动筋骨了哟!”这边韩枫喝完兽

  • 恶灵散第7章在线阅读

    活下去,带着整个公孙氏的希望活下去。她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被动接受,将这个包袱背在身上。只因为她是公孙氏唯一还活着的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公孙丽姬看着那个背对着自己的冷漠身影,几日前在酒肆相逢时的画面回荡在脑海中。那个不会伤害自己的男人却灭了她满门。她低下头垂泣,不知道该怎么办,该去往何方。“没

  • 玄幻之天命在我第9章在线阅读

    绯真拉着云衣走的很快。作为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绯真单方面认为)的人来说,虚总是极为可怕的存在,尤其是这一次大范围的出现高级虚来说。就在两人走时,裂隙再次出现。但这一次出现的地方却是绯真和云衣的四周!一只只大虚从裂隙中出来,他们发出嘶吼,包围着绯真和云衣。绯真的脸上惨白,可以说是毫无血色可言。绯真很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