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黑执事]海妖之歌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青卡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老陈眼神飘到前方的贺云妁身上,有质疑,低声与罗子尤耳语。

“子尤,这个姑娘身上真的有丹药吗?”

“难道你还不信我的嗅觉么。”罗子尤皱着眉,似乎对老陈的质疑很不满。

“自然是信的,但是从此女衣着与所饰来看,定是位家世不错的小姐,怎么会带着上好的丹药来里夕森林?”

罗子尤对老陈的疑问不太在意,“谁知道呢,说不定人家就是想出来玩玩,这些年好奇心重的少爷小姐还算少吗?”

老陈想想也是,这位姑娘看起来也不像会武功的样子,掀不起什么风浪的,也就放下心中的疑惑。

“那好,解决完面具人再对她下手吧。”

而前方的贺云妁并不知道这些算计,她眼一亮。

环翘花。

想要!

丢拍卖行去可以卖个好价钱!

曲浔远还蹲在地上挖环翘花,察觉到有人靠近,抬眸看她。

贺云妁半蹲着轻声说:“公子,那个...环翘花换不换?”

曲浔远挑挑眉,“尧清丹?”

“对。”

曲浔远将手中刚挖出来的草药扔给她,站起来,眼神淡淡的看着她。

贺云妁偏了偏身子,娇小的人被男子高大的身躯挡住,旁人只看见曲浔远的背影。

贺云妁稍微靠近了一些,将尧清丹放到他手里,仰起头眉眼弯弯,“嘘,不要让他们知道哦。”

曲浔远微微点了一下头。

简单粗暴的交易啊。

贺云妁笑了笑,曲浔远继续向前,她在原地等老陈三人跟上来。

老陈问:“姑娘与面具人认识?”

“不认识。”

“哦,姑娘还是小心跟着我们好了,那人可不是什么善茬。”

贺云妁暗笑,却还是装作听进去了的样子点点头。

夜降。

那三人一起坐在火旁,贺云妁看了看,捡起拾枯枝的路上随手摘的果子,走到坐在树下的曲浔远旁边。

老陈他们眼神微变,在远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呐,公子吃一个么?”贺云妁弯腰递过去一个果子。

曲浔远闻声看着她,深邃的眼里流露着探究与淡漠。

摇头拒绝。

真冷漠啊。

贺云妁撇了撇嘴,没再说什么,往他身旁坐下啃果子。

夜深。

该休息的时间,这些人却一点睡的意思都没有,空气中弥漫着躁动的分子。

贺云妁等了许久,终于,那三人拿着武器“一言不合”的站在曲浔远的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他,终于开始了么。

曲浔远看了一眼周围的三人,也不动,就保持倚着树的动作。

真墨迹。

贺云妁挪到另一边,确保不会殃及她之后,摸出一个果子啃,吃瓜群众默默看戏。

“兄弟,将你的药筐给我们你就可以走了。”老陈说。

“呵。”

见他仍是不在乎的样子,老陈直接朝他冲过去,动起手来。

对于传言,老陈是不信的,这人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绝世高手。

曲浔远面不改色的看着迎面而来的剑,直到要碰上他,人才轻飘飘的退开一步。

楚馨儿和罗子尤见到这个情况,赶紧上去帮老陈。

毫无看头的实力碾压,贺云妁有些失望,以为能看到一场高手对决,结果只看见曲浔远的墨衣飘了几下那三人就倒地了。

曲浔远利落的解决了三人,反身离开,路过贺云妁时,眼神一顿,轻飘飘的掠过她,又恢复目不斜视的样子。

这人是想说些什么?

贺云妁不在意的笑了笑,他们看她的眼神里透露的算计与贪婪她又如何看不明白,只不过是各有所求图个方便罢了,她打不过眼前这人,那三人她还是足以应付的,没一点底气她怎么敢随意跟别人走,当她傻么。

在曲浔远经过她身边时,贺云妁突然开口,带着一丝笑意声音清软,直望进他深邃的眼睛:“公子也带我走可好?”

曲浔远挑眉,顿了一下,步伐复又继续。

哼,就知道这人不会理她的。

贺云妁正想着,身体突然腾空,一只有力的手揽住她的腰,将她卷入怀中,惯性让她揪住眼前墨色的衣襟。

腰很细。

手中的触感让他陌生,自幼起入军营,整天与的是男人与兵器打交道,所触到的都是硬朗的东西,所以...

女子都是如此娇弱的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曲浔远搂着她在河边停下,一落地就放开她。

贺云妁理理衣服,戏谑着说:“说让带我走,你就带我走,公子你莫不是...”看上我了吧?

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尧清丹。”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带你走的报酬。”

“...”

看上什么看上!居然是为了尧清丹!?

见她没动作,他撇了她一眼,冷声道:“不想给?”

月色下映着他的面具越发的冰冷。

现在后悔可还来得及?

贺云妁咬着下唇,掏出一瓶尧清丹扔给他。

“这一路的报酬。”最后几个字说得颇有些咬牙切齿。

这人怎么这样,看样子一副高人的样子,怎么还在乎尧清丹这种东西。

曲浔远接了瓶子揣进怀中,拾了些枯树枝堆在一起,掏出火折子生火。

果然是接了报酬的人,真自觉。

贺云妁在火堆旁蹲着,歪着头看他摆弄。

有的人一出现气场强势,气质卓越,而他总是漫不经心却让人感到危险,但就是不知为何,她觉得这人不会无故动手,所以才这样放心的跟着他。

也不知让他领着自己找药是对是错,只希望凭着他之前那一路的幸运让她找到鼎云草。

“公子。”

曲浔远闻声看她。

“你可知鼎云草该在何处寻?”

“不知。”

贺云妁叹息一声。

连他都不知可如何是好,哥哥还等着用药,娘亲也还催着她参加宫宴。

“拿了鼎云草就离开?”见她蔫蔫的不知在想什么,他突然出声。

贺云妁闷闷的应了一声,两人都没再说话。

双手环膝,头抵在膝上,疲惫漫布,她的意识渐渐散去。

曲浔远扁头看一眼身旁睡过去的姑娘,将火加大了一些。

就这么放心的跟着他?也不知道是缺心眼还是傻。

昏昏暗暗又是一夜...

第二日,天蒙蒙亮贺云妁就被曲浔远叫醒,战战兢兢的跟着他走了一路,终于是忍不住拽拽前方的人。

“公子,我们这是去哪?”

曲浔远瞥了一眼她,“不是要寻鼎云草?”

“对啊,但是...”

但这真的是寻鼎云草的路吗?

她的右方三步的距离两条蛇在爬着...

她本就有些怕虫蛇,而且前方不远处...密密麻麻的蛇群...

她这是进了蛇窝了吧!

贺云妁欲哭无泪,蛇就在脚边怎么走!这要怎么走!

曲浔远已经走到蛇群旁,面色淡然,丝毫看不出恐惧,过了一会儿,终于意识到身后的人没跟上,回头一看,那姑娘脸色惨白,僵硬的小步向他挪动。

曲浔远皱起眉头走回去,想着女子为何如此麻烦。

贺云妁注意到他的脸色,轻声打着商量:“公子可否换条路走?”

曲浔远未答,直接伸手揽住她,手臂圈着她,手拽着她的衣服,运起轻功,脚尖轻点几下便远离蛇群,没看她一眼放下她就走。

一回生二回熟,这是抱出经验来了?手刻意没贴着她的腰,是有多嫌弃她,她都没介意呢。

贺云妁自己吐槽一下也蹭蹭蹭的跟上他。

他走得很快,贺云妁跟得吃力,小声嘟囔着,走这么快,肯定是单身二十几年的速度。

前面的人速度却慢慢缓下来了,贺云妁没多想,以为他走得太快,终于累了。

她小声的自言自语他自是听到了,前半句懂,后面那句虽未解其意但听语气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走了一会,山脚下出现一个洞穴,藤蔓遍布,杂草丛生,看样子阴阴凉凉的。

奇怪的是,前面如此多的蛇,这洞穴边却一条也没见到,甚至什么生物都不曾见到。

贺云妁正要往前走,前面的人却停了下来,转头看了她一眼,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指了指不远处的大树。

“到那等我,有事就叫。”

也未待她回答就一人进去了。

贺云妁看着那棵树,皱了皱眉,微微叹口气走到树下。

他是在嫌弃她?也不在那洞里有什么,算了,既然他叫她在这等那她就待着吧。

烈日当空,擦擦鬓角的汗,贺云妁抬手挡着刺眼的太阳,躲进树阴里。

燥热,许久不见他出来,无聊得慌,贺云妁索性席地坐下,从地上捡了几个石子抛着玩。

太阳时候又毒辣了一些,将手中的石子随手扔掉,贺云妁站起来拍拍裙子,这么久他都没出来,她忍不住了。

“拿着。”

曲浔远从洞穴里出来,将手里的东西丢给她。

“这是什么?”

手里的草药呈绿色,条状,根须很多。

“鼎云草。”

贺云妁惊异的看他,突然才发现,他鬓发微乱,下巴全是汗,手臂上也被划开了一道。

“你...”

她来之前问过叶闻然,知道鼎云草并非一般草药,生长环境恶劣,周围异象危险重重。

看他一路领着她走,定是了解鼎云草在哪的,他刚才独自给她摘鼎云草去了,难道只是为了尧清丹么?

“谢谢你啊,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不用。”

曲浔远避开她伸过来的手,自己扯了块布条单手绕在手臂上,很熟练的样子。

贺云妁收回手在一旁等着,感谢他是真的,想帮他包扎一下是真心的,但人家都拒绝了嘛,她也不好意思再说了,那...她把剩下的尧清丹都给他好了。

看他包扎好了,她开口:“寻到鼎云草了我就准备出去了喔,你呢?”

“出去吧。”

出去的路上一帆风顺,比起进来时容易多了,半日就回到了榕城。

她以为曲浔远一出森林就会和她分开的,结果等她到了住的客栈门口他也没走。

“公子,我到了,这一路上谢谢你啊。”几日奔波终于解决压在心头的事,似乎整个人都轻松不少,说的话带上了真心实意。

突然又想起什么,贺云妁将袖中的盒子拿出来,“害得你受了伤,剩下的尧清丹都给你好了。”

曲浔远拿着丹药有些好笑,这姑娘拿丹药当糖豆子吗?一盒一盒带在身上的。

“那,我走了,有缘再见吧。”

“嗯。”

她朝他笑着挥挥手走进客栈,其实也知,或许天涯何处再也无缘。

他看着姑娘的背影,如果她不是贺云轼的妹妹,他或许不会帮她寻鼎云草吧。

他笑了笑,会再见的。

延伸阅读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求抱抱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zbquandu.cn/mxw.shtml
打完这一场旷日持久的比赛,大家的精力和体力都有点透支,纷纷摘下耳机休息。千溪这才发现

妖火现世之富贵集团成立(4)  http://www.zbquandu.cn/asy8.shtml
“村长,我想迁到镇里去。”其中一个村民攥紧了手里的钱,为眼下的利益所吸引。“我也要搬

[魔笛MAGI]大撸骚年的错误打开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zbquandu.cn/xdnt.shtml
白耔心剧烈的跳动着,砰砰的声音十分的浑浊有力。猝不及防的惊恐,让她久久难以平静。外面

大明:横扫世界的工业帝国成了  http://www.zbquandu.cn/az7l.shtml
李峰回到家是四点多了,李峰前脚刚进屋,门都还没有关,李和正陈香梅两口子后脚就来了。见

从型月开始的次元之旅师傅,您确定这东西能叫做剑  http://www.zbquandu.cn/6yrj.shtml
交代完毕,姜蘅玉又道:“今天天下很不太平,要么横生,正是我辈施展所学,除魔卫道的大好

[综洪荒]祖龙今天也不想生崽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zbquandu.cn/sy4m.shtml
坐在车子里面,灰崎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呵呵干笑,“赤司,多亏了你,不然非得

燕云录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zbquandu.cn/wj3.shtml
”这玉佩是通灵之物,只有主人危急之时或者用主人鲜血才能激发“张扬又急说道。此时,四周

捉妖小能手之背叛  http://www.zbquandu.cn/g6w4.shtml
十二月的飞跃悄然落下。在门前扫雪,为等迎春,翎七在这个家已经呆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从

红豆殇(网王金弦同人)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zbquandu.cn/ne3c.shtml
一年的时间对于冥河来说太长了,虽然对于修行者来说一次闭关的时间都是以成千上万年计算的

美滋滋污蔑 (新书开启,谢谢支持!)  http://www.zbquandu.cn/gbvp.shtml
丰州,世纪天成别墅小区。此时已是深夜,万籁俱寂,但有人却未入睡,而是缓缓睁开双眼环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暗桩大战(2)

    “杀光他们,抢回火种源。”威震天对着手下的霸天虎们怒吼道。“滋滋……”山姆抬手射出一道道白炽电浆,如同电浆炮一样,将冲向他的霸天虎轰成碎片。电浆炮是一种高能粒子武器,用电磁场控制等离子体发出攻击。等离子体,温度可达数百万度,被电浆炮击中,可以让物体瞬间气体化消失。山姆发出的电浆攻击受限于他的控制,仅

  • 网游三国之提前登录第六章在线阅读

    他低下头再一次覆上了若薇娇软的红唇,嗅闻着少女身上冷凝的蔷薇清香,南黎一瞬间便沉迷了进去,唇瓣情不自禁地细细摩挲吮吸着,鼻端的呼吸也不可自抑地重了起来。白嫩的脸颊不知为何有些微微泛红,但事实上若薇懵懵懂懂的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感觉。但为了能够最后赢得美味的食物,她还是学着南黎对着自己的样子也小心细致地

  • 奋斗的生姜在线阅读第六章

    “不去!”我一听,脸立刻拉下来了,“我就是被人打死,也不会跟花少混的。”黄若珊打趣我道:“哎吆,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小脾气的。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反感花少?”我总不能告诉黄若珊,是因为看到花少对李雨柔动手动脚的缘故吧,于是就说:“没有原因,我就是看他不爽。”“得了吧你,肯定是因为李雨柔和花少关系

  • 化龙九变之与天后同游古镇(6)

    古镇是个容易产生浪漫情绪的地方,尽管小美对我们的秦山同学还是保留着不满,但是小镇的风情还是让她暂时忘却了这写情绪。张静诗跟在秦山的后面,听他讲述着小镇的历史与文化,听着他的声音,越来越确定这个眼前的少年就是跟他发生着绯闻的男主角。看他侃侃而谈的样子,应该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了。之前看他写的歌曲,

  • 重生大佬的追妻路金教授

    江容若带着学生住旅馆,季宸希由X大安排住的酒店,两地相差十分钟的路程,早饭的时候,季宸希赶过来和学生一起吃的。但在这看似是为了激励学生的背后,其实是他不放心江容若。早饭后,江容若带着那群熊孩子赶去了比赛场地,相差两三岁的年纪,让江容若很快就和这群学生聊得火热,吃喝玩乐,谈天说地,完全没有半分比赛前的

  • 西游之蛇游三界在线阅读第四章

    鬼悸大郎和鹰宫海斗处理一些低级任务,因为有鹰宫海斗这个杀器,鬼悸大郎一路都很安稳。夜里,鬼悸大郎掏了一窝兔子,处理之后烤起了兔子。“……每次都是兔子,能不能换个?”鹰宫海斗吐槽。“兔子窝好掏嘛,别的不是不好弄嘛,再说,我烤的兔子不好吃吗?!”他笑嘻嘻的说。“……”好吧,这家伙手艺的确不错。“锥生一缕

  • 绝地求生之至高王座第7章在线阅读

    “什么清风,什么梧桐枝,哪有说的那么轻巧。”李思韵看完信以后,嘟囔的说道。现在李思韵已经冷静了下来,不管是怎么个原因,是蛇莓的意思还是别人的。自己一定要找到她,因为这最后的时光里自己想要陪着她,而她一定也希望陪着自己。李思韵第三次找到了老婆子,这个嘴不严却消息灵通之人。李思韵问道:“今天府里有什么奇

  • 高者为攻,低者受第1章在线阅读

    皎洁苍白的辉月,如雪一般盖满在一处断崖上。妙曼的舞姿随着琴声的旋律轻盈扭动着,另一位妖娆美艳的身影半倚在石牙上,腰间挎着一把精美绝伦的匕首,左手轻抚着弹动琴弦的男子。三人的对月起舞当歌,好不自在快活。“待会你们走吧,我不需要任何人陪伴。”男子冷淡的说道。崩,语出弦断,恩断义绝。说完从掌心而出一团真元

  • 烟火欲燃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上午,文采扬和文凯来到了位于贵港市最繁华地段的南大街。本来文采扬只想一个人来的,让文凯给他向小洪请个假,但文凯一听他是来和别人打架的,就执意要跟来,文采扬也不强求。两人很快就找到了精武散手俱乐部,推门进去,只听得整个屋子都充斥着“喝,哈”之类的吼声。但见整个一层楼都是俱乐部的地方,进门是前台,

  • 今天开始做召唤在线阅读第一章

    “《天启》**将于今晚七点准时开服,各种职业最新介绍以及优劣之论。”“各大国家联合将一款**纳入到高考项目之中,之中到底是何缘由?”“《天启》**,或许将会成为一款影响整个世界的**。”.....看着手机网页上面的信息,躺在房间里面的高阳脸上充满了唏嘘。“竟然重生回到二十年以前了。”《天启》全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