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综]好大一只蝙蝠精之情敌

作者:尔风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今日那位青神君的儿子易知真君,便要要挑战太子殿下金鸿,地点就在凌霄宝殿外。

作为一个吃闲饭的仙官,牧遥是没有资格前去凌霄宝殿议事的。但看热闹这件事不分高低贵贱,池迟便拽着牧遥一块儿去围观这场‘惊世之战’。

他们来的比较晚,还未靠近牧遥便听见锵锵锵锵的声响密集的传来,好似是刀剑相撞,速度极快。

人头攒聚的大殿之外空出了一大片,场内比试的二人牧遥还未看见,先被半空中如烟花一般璀璨的灵光闪了眼。

而后他看清了,那不是灵光,而是一柄长刀在空中飞速旋转,拖出数道长长的虚影。

那些刀影密不透风向下压去,被刀影压制到几乎喘息不过来的易知真君手中的剑都快握不稳了,只能被迫和那把刀一般飞快旋转,才能勉强抗住来势汹汹的长刀。

“呀!是太子殿下占了上风呢!”池迟激动的捂着嘴,“我就说太子殿下最厉害了!他才不会输呢!”

牧遥默默踮起脚,才勉强从人堆里看到了中央的两道身影。

一黑一白,十分容易分辨。

看清了人后,牧遥第一反应并未去看正在缠斗的太子殿下和易知真君,而是在周围搜索着阿虹的身影。

阿虹是太子殿下的侍从,这种情况下应当会在附近吧?昨日他帮了自己那么大的忙,牧遥还没有好好感谢他呢。

找了一圈,牧遥没有找到阿虹的身影,眼神有些落寞,看向了正在打斗的二人身上。

可那穿黑衣的人面上竟带着面具,将半张脸遮住了,看不清具体长什么样子。唯独能看见被压制的白衣男子脸型方正、浓眉大眼,是个标准的俊朗男子。

“穿黑衣的是太子殿下吗?”牧遥小声问,“他怎么带着面具啊?”

池迟十分不舍的将视线从场内的二人身上收了回来,看着自家主子快速解释:“太子殿下不愿被寻常仙官们打扰,大部分场合都不出面。就算非要出面,也会带着面具,不让人看清自己的真容。”

二人小声交谈着,而场中的二人几乎要分出胜负。

剑雨总有停的时候。

易知真君只觉自己的双手都不再属于自己,最后将所有力气都凝聚在剑身上双手握紧,自地上一跃而起,朝着太子殿下的左臂砍去!

剑影闪烁,照亮了太子殿下脸上的面具,发出闪耀的光芒。

而他泼墨画一般潇洒流畅的眉眼比剑影更加闪耀,其内藏着万到剑光,气势骇人。

太子殿下的右臂垂在身侧一动不动。面对来势汹汹的剑影,他只是抬起来另一只手,普普通通的拳头,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朝着剑身挥去。

噹——

雄浑的仙元化为无尽的威势,一圈一圈自剑身波及开来。易知真君只觉握住剑的双手被震得麻木,而后身子一翻,整个人被气浪掀起,狠狠掼在地上。

地面震动,肉眼可见的灵力波纹快速向外扩散。

易知真君一半的身体都被砸进了地面,而那大块的、坚不可摧的地面被砸穿,裂纹一道一道,朝着众仙家的脚下延伸。

“吓!”有人不断后退,那裂纹又深又长,里面蕴含着极强的仙元威势。

易知真君被砸得头脑昏沉,一时间眼前黑白不定,闪闪烁烁。

而后一张带着面具的脸自下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金鸿握了握左手,骨节发出咯咯声响。见易知真君浑身无力瘫倒在地缝中,轻扯了扯嘴角,对他伸出了手:“起来吧。”

围观的众仙家简直被太子殿下的恢弘气度折服!

青神君带着儿子高调挑衅受伤的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接受挑战一言不发,未责怪易知真君胡闹行为半句,而后准时现身,仅用一只左手,就将易知真君揍趴下了!

太子殿下甚至没有握起自己的武器!

易知真君躺了一会,终于缓过来一些,既不甘心,又觉得羞愤,咬牙切齿道:“金鸿!你别给我来假惺惺的一套!你我地位同尊,我不需要你施舍我你可笑的怜悯!”

金鸿歪了歪脑袋。

他看着躺在地上的易知真君,方才强装出来的客气被常年征战的杀气粉碎的干干净净。

一步,两步。他走到易知真君身边,蹲了下来。

众仙家紧张的围观着这一幕,易知真君的话可谓大不敬,他们生怕杀伐果断的太子殿下当众拧下易知真君的脑袋!

不知为何,二人身边的空气凝固了,他们竟听不见太子殿下此刻的声音。

众仙家只看到太子殿下的嘴唇动了几下,而后躺在地缝中的易知真君面色大变,从脖子开始往上翻涌着猪肝红,而后噗一声,吐出大口精血。

“与我谈尊卑,你配吗?”

金鸿封住二人周围的空间,目光一寸一寸扫过易知真君的脸,扯了扯嘴角。

语气不屑,咬字轻佻。

说罢,金鸿起身,随意掸了掸衣摆沾上的灰尘,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独留易知真君一人躺在地缝遭众仙家围观,气到吐血。

他恨得牙痒痒,耳畔全是那个伪装成君子的小人张狂的话。

什么叫你配吗?他可是青神君的儿子,和白帝的儿子差在了哪里!

易知真君越想越气,又连吐了好几口鲜血。

牧遥在外围看着易知真君疯狂吐血,不自觉抖了一下:“太子殿下……挺吓人的……”

“嗐!这才哪到哪儿啊?”池迟满眼都是崇拜的小星星,激动道,“星君,您是没见过太子殿下对待真正的敌人!对易知真君他还是留手了呐,换个妖族来的话,眨眼功夫就能拧掉上百个脑袋呢!”

牧·妖族飞升·兔族·遥,双手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脖子,扁了扁嘴。

更可怕了!

·

看完热闹回天相宫的路上,池迟叽叽喳喳说了许多话,可是牧遥有些心不在焉,一大半都没听进去。

池迟脑筋简单,也不知道自己一句话吓坏了牧遥,见他兴致不高,问:“星君您怎么啦?是不是饿了,池迟回去为您准备灵食呀!”

一想到方才易知真君吐了满地的血,又不自觉在脑海里想象了铁面太子殿下一手拧掉了自己脖子的场景,牧遥整只兔子精神都垮了,蔫儿哒哒的提不起精神,摇了摇头:“没胃口。”

“怎么没胃口呢?”一道清朗的嗓音落在牧遥身畔,“司禄大人这是怎么了?不开心也要吃点东西,不然伤身。”

牧遥听出了来人的声音,很想提起精神来,可实在有些难受,勉强扯了扯嘴角:“度厄大人……”

“叫我清川。”陆清川在他身侧站定,稍稍低头道,“不若去我那里坐坐?没胃口的话,用些茶水点心会好一些。”

牧遥实在没什么胃口,摇了摇头。

陆清川也不强求,道:“那便一起回去吧,说不定走着走着,你便有胃口了。”

牧遥不好再推辞,与陆清川并肩而行。

行至天相宫附近,牧遥远远便见一个黑色的身影。他穿着一身劲装显得格外利索,所有头发束起一个高高的马尾,正在天相宫门前踱来踱去。

“阿虹!”牧遥眼睛一亮,朝前跑了两步,“阿虹你怎么来啦,今日不忙吗?”

金鸿刚想低头同牧遥说话,却见一袭紫衫的度厄星君陆清川,双手抱胸立于牧遥身后,微微抬着下巴,将他从上到下看了一遍。

“!!!”怎么陆清川也在!

金鸿有些心虚,眼神飘忽不定。

牧遥见陆清川跟了过来,热情洋溢的为二人介绍:“阿虹,这位是天枢宫的度厄星君,他是我来天界以后交的第一个朋友!清川,这是阿虹,是我的好朋友!”

陆清川的嘴角忍不住上扬,看着金鸿那身不知从哪位侍从身上扒下来的衣裳,忍笑道:“阿虹?”

这位太子爷不是刚刚才在凌霄宝殿外揍得易知真君狂吐鲜血,怎么眨眼的功夫就换了身行头跑这儿来了?

衣物也就罢了,怎连名字也要借用贴身侍从的?

谁料金鸿经过方才一瞬的心虚后很快就适应下来,面不红心不跳,甚至还朝他行了个礼:“度厄大人。”

这一声度厄大人喊得陆清川太阳穴突突的跳。

他还想多活几年,受不得太子爷这么大的礼。

“客气了。”陆清川拱了拱手,“大家既然都是牧牧的朋友,便都以姓名相称便是。”

金鸿不由皱了皱眉:“牧牧?”

陆清川的眼神里带着些戏谑,十分做作地撩了撩头发,笑道:“是啊,牧牧没有告诉过你吗?同他亲近的人都是这么喊他的。”

若有若无的杀气从金鸿的身上蔓延开来。

陆清川摸了摸鼻子,清了一声嗓子。

“阿虹,你今天是特意来找我的吗?”牧遥并未发现二人之间的小动作,仰着头和金鸿说话,“我刚和池迟看了热闹回来呢,路上碰到了度厄大人……”

说到此处,他有些为难,回头看了看陆清川。

走了半路他依然没胃口,但他想和阿虹出去玩。

陆清川看懂了牧遥眼中的为难,笑道:“既然‘阿虹’特意来寻你,那你今日便同他去吧。反正你我住的这么近,随时都能过来坐坐。”

特意在‘近’和‘随时’二字上咬字加重了些。

说罢,陆清川不去看金鸿的表情,甩了甩衣袖,潇潇洒洒的溜了。

见陆清川走远了,牧遥才舒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刚才我看完热闹回来正好遇到了度厄大人,他邀我去天枢宫喝茶吃点心来着,但我没胃口……对啦,今日太子殿下和易知真君的比试你去看了吗?我寻了你许久,都没有看到你呢!”

金鸿万万没想到牧遥也去旁观了那场比试。

好在他寻常以太子殿下身份出面的次数不多,天宫内能认出他真容的除了身边亲近的人之外,也就只有文然和陆清川了,当即编了个拙劣的借口,道:“我身份低微嘛,今日就没有同去。”

为避免再被追问今日他做了些什么,金鸿先下手为强,问牧遥:“你和度厄大人关系很好吗?”

牧遥思考了一会儿,认真答:“度厄大人对我挺好的,他是我飞升以后第一个同我打招呼的仙官呢!上次我去天枢宫玩,他还请我喝了一种凡间的茶,叫……叫龙井!可好喝了!”

金鸿听他竟什么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不知为何心有不快,哼了一声:“不过是龙井罢了,我那儿有更好的茶,下次带来给你尝尝。”

“阿虹也去过凡间吗?”牧遥惊喜不已,“凡间好不好玩?怎样才能去啊?你跟着太子殿下去的吗?”

见小兔子越问越多,金鸿一时之间编不出那么多谎话,只能将锅丢给自己的另外一个身份:“太子殿下赏的。”

“哦……”牧遥向来不会刨根问底,又拉着他说起了别的好玩的事情了。

·

当夜,白虹殿内,陆清川不请自来。

见金鸿心情十分不错的样子,陆清川径自坐下,理了理衣摆。

“太子殿下不解释一下吗?”他挑了挑眉,“用自己亲信的名字取接近一个妖族的事?”

金鸿好似没看懂他眼睛的揶揄,义正言辞道:“我这是为了天族,你别乱想。”

“哦。”陆清川敷衍了一声,自顾自找小童要了茶水自斟自饮。

他这一坐便不打算起来了,面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神色,也不再问,只是静静的喝着茶。

可金鸿坐不住了。

他连续看了陆清川好几眼,越看越觉得胸闷,憋了半天,终于将心头的话问了出来:“你与牧遥走得很近?”

陆清川微微点了点头,十分坦然:“对啊,怎么了?”

“……你不是不喜欢妖族么?”金鸿又问。

陆清川品了口茶,表情十分享受:“我有说过么?忘了。之前是没了解,认识牧遥以后,我发现他虽是妖族,却挺可爱的。”

“?”金鸿隐隐觉得不对劲。

见金鸿有些紧张,陆清川笑了:“怎么,太子殿下这么惊讶,难道改名换姓潜伏在牧遥身边别有所图?”

被戳中了心事的金鸿嘴唇有些干,忙倒了杯茶一饮而尽:“没有的事。”

见他否认,陆清川面上的笑意更浓了。

“那就好。我倒是挺喜欢牧遥的,要是你……那就不好办了。”

金鸿被入口的茶呛着了,大声咳嗽起来,而后嗓音都沙哑了:“你说什么???”

延伸阅读

【火影】创设组政治值点满了!之第七章  http://www.kanglao365.cn/bxlp.shtml
“A队已就位。”“B队已就位。”“C队、D队已分两路,包围了这里。”“狙击手已覆盖8

嫁给枭雄的女装大佬任务完成  http://www.kanglao365.cn/g09k.shtml
“她们为什么总盯着我?”在连续被偷窥一百零一次后,夏衍知终于冷着脸将这个疑惑问了出来

科举反面教材全解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kanglao365.cn/sk5k.shtml
夺命魔大叫数声,右手撤出,随即双掌齐齐拍向树桩。夺命魔那刚猛无铸的掌力透过树干击向四

普天之下我主沉浮混淆黑白的高手  http://www.kanglao365.cn/pbpd.shtml
穆家是云州的传统豪门,当年穆家如日中天的时候,实力要远胜于如今的韩元德之流,云州市内

玄幻:让我当普通人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kanglao365.cn/pmin.shtml
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云上影照样胡闹,每天都虐待他弟弟,偶尔捉弄江天暮,把两人弄得

大明财阀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kanglao365.cn/s1qw.shtml
(ps:声明,本书属于完全架空的异世界。)“是时候开始了。”一间不大不小的出租房中,

问心仙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kanglao365.cn/xsk1.shtml
花铃看了看妈妈,又转头看向镜子:“我听明白了,也就是说我吃下了那个东西睡着了以后就变

大千邪主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kanglao365.cn/ug0q.shtml
钟小葵后来的修炼一直没有间断,但身体的负荷越来越大,不仅开始吐血,而且越来越频繁。·

朕真的很绝望啊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kanglao365.cn/17x.shtml
冲虚现在头疼的是,去那里找件衣服给韩星。总不能把韩星光着身子带回师门吧?那样的话,那

给豪门狂犬当抱枕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kanglao365.cn/pf0p.shtml
天元十年春,薛皇一夜中暴毙而死,遂群臣拥戴太女上位,自此改国号为天佑,意为上苍佑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科幻剧作在线阅读当恶毒女配重生成男人后

    重生前,秦翡作为秦家三小姐的日常无外乎派对、逛街、各种吃喝玩乐。秦家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式企业,秦翡的父亲是秦家这一代的继承人,母亲是E国贵族,大姐接手了母亲那边的产业,二哥是有名的房地产公司董事长,作为老幺的“她”备受宠爱,相当自由。秦翡当过模特,唱过歌,设计过服装,名下还有个飞悦**,“她”什么都做

  • [综英美]今天叔叔反水了吗在线阅读第7章

    “杨凡同学这样的成绩告诉我们一件事情,那就是只要你努力就有可能取得好成绩,杨凡同学之前学习成绩并不好,这一次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完全是因为在这之前他的努力。所以,我希望在座的一些成绩比较差的学生,你们不要气馁,不要以为自己现在学习成绩不行就没有前途,只要你们努力,你们也完全可以像杨凡同学这样。”政治老师

  • 虐杀原形之孤独一人第六章

    古桐镇的事情算是结束,剩下的就交给警方处理。女人被警察带走时,依然有些神智不清,嘴里始终放不下两个字——“闫芽”。那天夜里雾气散去,月很明亮,天很干净。叶韶凡还在古桐镇的其他角落里找到了几个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学生。“你们胆子真大。”叶韶凡笑着看着卓异一群人,伸手在每个人额间轻轻点了一下。“回去好好休息

  • 我不可能会有未婚夫[综]第9章在线阅读

    十分钟之前,严陌和季萧寒说完话,便将季萧寒交给他的手机里的语音备忘录打开,然后放入口袋里,当做录音设备。录音播放中。严陌走进画廊后,先是自个转了一圈,默默地打量着屋子里的画,装的像个顾客,过了一会,他才对后厅喊:“老板,在吗?我想定画。”接着就听见冯建的脚步声。冯建从后厅出来,他脚步很轻快,随手便将

  • 大千宇宙系统在线阅读第七节

    回来吧,尼多后。圣代收回尼多后后走过来道:小圣,你赢了,你真的是很厉害啊。哪里,圣代小姐你过奖了。小圣谦虚道: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么我和小霞她们就告辞了。小圣趁圣代不注意使用了幻胧魔皇拳控制了圣代等一下,少年。老先生,你叫住我们有事吗?小圣问道。对于老人他还是比较尊敬的。你很不错,可以打倒

  • 衡雨第三章

    篱落停下了奔跑的脚步,怀里抱着苹果,警惕地看着他。两个人站在倾斜的山体上,一上一下,互相审视着对方。篱落不知道他口中的“地球土著”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并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杀意。他稍微放松了紧绷的身体。小仓鼠在刚才篱落奔跑的时候就爬回了口袋里面,听到动静后顶着衣盖露出了小脑袋。它看着面前的两脚兽,又扭

  • 长得祸国殃民第8章在线阅读

    顾微汐这一脚踹得不能算重,她此刻的力气有限,但这一脚倒像是触发了某根导火线,让那股药力顿时倾巢而出。那一瞬间的情潮涌现,几乎将黎江耀整个人都烧得理智全无。他的手用力地压住顾微汐,目光凶狠,脸上的表情几乎可以用疯狂来形容。顾微汐一瞬间被吓得魂不附体,所有的旖旎念想统统消失得一干二净。她伸出一只手奋力地

  • 医圣妙手见不得光么

    “吵什么呢?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老婆子,还不回家给大夫拿诊金?”千福临一脸严肃的斥责了自家老婆子,之后看了眼千落,“你大伯母的做法虽然欠佳,你作为一个小辈,也不该顶撞。还不进屋去?”千落看着眼前年过半百的老头,眼神眯了眯,这是准备和稀泥?还是想掩盖什么?“大伯,我出去一天,还没进门呢?就被大伯母堵着

  • 重生之明星夫妇在线阅读第五章

    奉平十三年四月二十日。天气逐渐炎热。在和江如前往护国寺之前,江容和宋和又陆陆续续地跑了几次长平侯府和永信伯府,甚至还让人悄悄地跟在柳龄若身边过,但终究是查不出更多的消息。这次前往护国寺,柳龄若原本也是仗着与永信伯夫人的关系闹着要跟着来的,只是余祁想到之前宋和与江容帮永信伯夫人带的话,出于对柳龄若安全

  • [刺客列传]班长忙着拯救自闭症在线阅读第5章

    “小子,赶紧放了我们,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要是你不识相,小心你在凡间的家人朋友,我背后的势力可是会让他们死得很惨的!”黑衣人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能*一把了,要是对方不是什么隐世家族的天才。那自己*对了,对方若是怕家人被报复。自己就还有机会!他已经看到了吴汉身旁的血字。可他没有想到,李流年就是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