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韩娱/EXO]Forever Love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小天呀甜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一声“小鸟儿”叫得练鹊一僵。之前在家门口被张叔那样叫她还觉得亲切。可这么多年来她练鹊也算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侠客了,大庭广众下突然被人叫出小名,属实有些羞耻。

练鹊回头,便看见一个瘦小的老妇人,身后跟着个年轻标志的姑娘,那姑娘手里抱着一个孩子。

那妇人见了练鹊的脸,几乎落下泪来,怔了怔。她平息了许久,才道:“冒犯姑娘了,许是老妇人认错了人。”

老妇人眼睛一错不错地看着她,道:“姑娘生得真是标致,我瞧了便喜欢。”

“我有个女儿,若是在膝下养到这么大,大约也是姑娘这样的模样了。”老妇人欲言又止,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

练鹊瞧着老妇人衣饰整洁大方,虽然稍显老态却精神奕奕。便知道她过得不错。心里的大石已然放下了大半。

“娘,”她颤声道,“是我。”

李翠兰的泪一下子就绷不住了,簌簌地落下泪来,可怜她这么大年纪一个老太太,竟然就这样在大街上不顾形象地哭了出来。她上前搂住练鹊,连声道:“我的儿呀,你好狠的心!”

练鹊亦是十分动容,眼里噙着泪,道:“是女儿不孝。”

李翠兰拉着女儿哭了许久,这才上下打量,一面看,又一面哽咽道:“怎么这么多年了,也不往家里报个信儿呢?”

“女儿一时走岔,唯恐娘亲怪罪,并无颜面写信回家。”练鹊羞愧地说道。

李翠兰哭够了,见女儿无恙,便觉得愤怒:“你回了西陵,怎么也不回家。若非母女连心,我瞧着街上一个姑娘便觉得像你,你还要在外头野到什么时候?”

“偏生就是欺负你的爷娘老子心软么?你这丫头,是觉得我们平日对你太好了怎么的?”

李翠兰缓一缓,又怜惜地说道:“你一个女儿家,这些年在外头得吃多少的苦头,我们不在你身边,可怎生是好?”

练鹊听了,向来能言善道的她也不敢说话,只讷讷应是,说道:“都是女儿的错。”

李翠兰身后那个丫鬟瞧着母女二人对话,也渐渐地觉出不同来,跟着劝道:“老夫人可仔细别气坏了身子。大小姐回家本来是件好事,咱们总得叫老爷他们知道才是。”

李翠兰听了,深觉有理,却还训斥练鹊:“跟娘回家,让你爹好好教训你。”

练鹊十分无奈。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娘还是跟以前一样,刀子嘴豆腐心,说什么教训都是假的。练鹊在外头的时候,敢对她吹胡子瞪眼的人都死得透透的。可眼前训她的是她的亲老娘,还是她叛逆离家后被气到黄泉走了好几遭的亲娘。哪怕是当街骂她除了厚脸皮受着也别无它法。

都是年轻时候不懂事的错。

再者对着李翠兰这泪眼婆娑的样子,练鹊也狠不下心说重话,点头道:“都听娘的。”

李翠兰便同自己这失而复得的女儿介绍道:“你走之后五年,年团儿有钱了才娶上媳妇,你嫂嫂身子弱,却是今年才有了咱们家大宝。”

她指着丫鬟抱着的大胖小子。

“你哥哥一大把年纪了,就这么一个儿子,宝贝得跟眼睛珠子似的。”李翠兰道,“这丫鬟叫宝月,你嫂子孝敬我,专门给我整了个丫鬟伺候,也是个伶俐的。”

宝月冲练鹊甜甜一笑,半大的姑娘倒是不见怯:“大小姐好。”

李翠兰抓着练鹊的手,她便觉出不同来。老太太这些年日子过得舒心,手上也变得软嫩许多。可是此时抓着自己年轻的女儿的手,竟觉得她的手十分粗糙。

她还是改不了在村子里时的习惯,夸张地叫起来:“我的儿呀,你这手怎么跟老树皮一样糙?”

练鹊:倒也……没有那么粗糙?

这被母亲管得死死的侠女满是怀疑地看着自己的手,道:“娘,我的手不是挺正常的嘛?”

李翠兰快要哭出来:“我苦命的儿哟,你这些年在外面都过得是什么日子哦!”

纵马长歌,剑荡天下不平事,快活且逍遥。

练鹊顶着李翠兰谴责的目光,将肚子里的话吞了回去,只道:“娘,你想岔了,我这些年一直在跟着高人学武,并没怎么受苦。”

就只是高人逼着她当个吃花瓣喝露水的仙女,还让她每天风里来雨里去地找人决斗而已。

李翠兰狐疑地说道:“娘没读过书,可也知道习武是比读书还要吃苦的事情,你不要骗娘。”

“岂敢、岂敢!”

练鹊忙转移了话题,挑了这些年遇见的新鲜事同李翠兰一股脑说了。她闷起来像个锯嘴葫芦,可话匣子打开了,也是滔滔不绝,说起故事来一环扣一环,十分精彩。

李翠兰夸她:“小鸟儿,你这故事讲得比咱们家酒楼里说书的还要好听。”

三个人并还在襁褓里的大宝说着说着就走到了一条巷子前,路两边都是一些气派的府邸,李翠兰说他们家现在就住在巷子最深处。

“早年你嫂子让我们搬来跟他们一起住我跟你爹还不愿意,”李翠兰道,“来了城里才知道,这里的生活真是没得说,便利又舒心。”

李翠兰引着练鹊到了门前,她一抬头便看见一道阔气的牌匾,上面写着大大的“白府”两个字。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小时候除了被叫“小鸟儿”的小名,其余时候都是被叫着“白二丫”这个大名的。练鹊这个名字,还是那个高人师父给起的。

她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吗?练鹊生出一些退却之心来。

李翠兰却拉着她进了门,脚才踏过门槛呢,便气沉丹田,冲着几进的院落大声喊道:“老白头!年团儿!阿有!都出来!”

不愧是当年那个隔着好几亩田喊话从不含糊的李大姐。

李翠兰这一声中气足、还带着些尖利,不管你想不想听,都必然能听到的。她当年病重的时候,嗓门还是十里八乡第一的大,如今老了反而精神了,这喊声便越发地余音绕梁。

难顶。

母女两个一面往里走,游廊处便拐出一个文人打扮的老头来。后头还跟着一个一脸生不如死的青年人和一个黑壮的妇人。

那老头一边走,一边道:“你这婆娘,大晚上的叫什么叫——”

“哦呦,这姑娘……”那老头瞥见练鹊,眼睛一下子瞪直了,“你你你……你怎么那么像我们家的小鸟儿。”

“什么像不像的,这不就是我们家宝贝女儿吗?”

白老秀才闻言,上下打量一番,老泪纵横:“是了是了,这么标志的姑娘,是我白进文的女儿。啊啊,小鸟儿都这么大了,长成个仙女模样了……她娘,再扶我睡会儿,这梦可不能醒!”

娘这么多年没怎么变,以前的老学究爹倒是变得滑头起来。

练鹊半是心疼半是好笑地说道:“爹,是我,我回来了。”

白老秀才哼了一声:“胡说,我老白头就一个儿子,哪有什么女儿。”

然而他唯一的儿子却没给他拿乔的机会,快步走过来,激动地说道:“小鸟儿,真是你!”

练鹊如今二十七岁的哥哥白修明已经不再是她离开时那个瘦瘦弱弱的少年人形象了,他长成了个斯文俊秀的青年,乍一看通身的书卷气,又有好皮相的加成,站在那里真真是芝兰玉树一般的人物。

芝兰玉树一开口:“好妹妹,你可想死我了。”

练鹊:行吧。

她往后一瞧,便看见那个与他们家格格不入的黑壮的妇人。那妇人生得确实不好看,眼睛小嘴唇厚,头发稀疏,又黑又壮。看着练鹊时虽然脸上带着笑,却怎么看怎么像不怀好意。

若是平时来看也只像个普通农妇般没有那么多的不妥。只是同练鹊一家站一起,便是云泥之差了。

李翠兰年轻时便是乡里最好看的大美人,生了病又不怎么做事,如今老了也是皮肤细嫩,身段依旧。

白老秀才更是靠着一张脸才娶到的媳妇。不然就他年轻时那个穷样,还真没有姑娘看得上他。

练鹊兄妹两个更是结合爹娘的优点长得,白修明是温润如玉的书生,小时候因为他长得白白净净的,才被人叫年团儿。到了练鹊这里则是直接飞升成了仙子的样貌,见得世面少的都移不开眼。

王氏瞧着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姑子,倒是不觉得被比下——她早知道自己生得不好看,所以找夫婿时一心想着找个好看的,改善下一代容貌。左挑右选才找到了当时算是老男人的白修明。

她就是冲着白家的美貌来的。本以为自己的夫君已经是她这辈子能够到的巅峰颜值了,没想到还有个更加祸水的小姑子。

这小姑子在眼前摆着,每天饭都能多吃几碗。太香了!

“阿有,阿有”李翠兰知道自己这个其貌不扬的儿媳妇的性子,心里有些好笑,无奈地说道,“王有寒,回神!”

王氏道:“娘、咱们小妹可真好看。”

管这个小姑子哪里冒出来的,一想到以后要与美貌小姑子一起生活,王氏在心里大呼:我可以!

“小鸟儿,这是你嫂子阿有,”李翠兰夸王有寒的时候还不忘损一损练鹊,“阿有自打嫁给我们年团儿就不停操心,说是个贴心的女儿也不为过。这些年家里的生意都是阿有一个人照料、今年又生了大宝,是我们家的大功臣!”

王有寒红了脸,不过脸黑却不怎么能看得分明:“娘过奖了,这都是媳妇应该做的。小妹你才回来,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嫂子说!”

王有寒瞧着像个爽利人,虽然表情奇怪了点,但还是显出一种与白家人不一样的精明劲儿。

在练鹊的记忆里,自己爹和哥哥都是老实人,娘整日躺床上喝药,她自认自己不是个顶顶聪明的,对这个精明的嫂子倒是很有好感。

李翠兰又道:“以前没跟阿有说过,这野丫头七岁的时候就被拐子拐了,方才我在街上带大宝晃悠,这才刚好撞上。”

王有寒道:“看来老天爷也怜惜娘的一片思念之心,这才将小妹送到娘面前呢。”

“我要什么怜惜,她自己过得好便是了,”李翠兰还是有些愤愤不平,“这些年都不回家,十多年了,怕不是看我老婆子熬不下去了才回来的吧?”

王有寒道:“小妹一瞧便是个孝顺的,娘想岔了。”

“她以前爹也没给她起过大名,一直都是小鸟儿小鸟儿的叫着。阿有你也这么叫就是。”

一直没能插上话的白老秀才道:“胡闹,如今我们家也是这西陵说得上话的体面人家了,小鸟儿还每个正经名字怎么行?你等等我回去翻翻书,给咱们鸟儿起个好名。”

练鹊道:“我这些年在外头拜了个亲传师父,师父为我起过一个诨名,便是练鹊。也是一早叫惯了的。”

时人对师徒传承看得很重,说是师父其实也相当于半个父亲了。一家人听练鹊说她在外头是被她师父救下,又被传授了一身武艺,当即道:“那咱们就跟师父的叫便是。”

白修明说:“练鹊儿可不就是绶带鸟?这鸟生得好看,入药还可解毒杀虫、凉血止血。雌鸟羽冠短,羽毛上却有蓝色辉光,又寓意吉祥。我往日也捕过几回,确实很适合我们小鸟儿。”

李翠兰道:“你不好好读你的经书,怎么又出去抓鸟了?”

白修明一时不查,说漏了嘴,道:“娘息怒,我是说,族谱那里小鸟儿总得姓白,不如便叫白福。”

如果可以的话,练鹊很想让亲哥哥感受一下她这些年在外所学的武功。

延伸阅读

源隆加盟  http://www.namasteindialtd.com/xeuz.shtml
源隆保健品是一家专一生产提纯胶的厂家,有二十多年的生产历史,始建于80年代,地处中原

世纪缘加盟  http://www.namasteindialtd.com/68tl.shtml
世纪缘是世纪缘珠宝主力品牌,开创了中国情缘珠宝品牌,以“见证爱情神圣时刻,为每一对有

安虎加盟  http://www.namasteindialtd.com/pu59.shtml
安虎坐垫总部经销批发的汽车用品、坐垫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德诚珠宝加盟  http://www.namasteindialtd.com/6shn.shtml
德诚珠宝,是德诚集团重磅打造的全品类珠宝零售品牌。2014年1月德诚珠宝正式起航,D

鑫星达加盟  http://www.namasteindialtd.com/pj0q.shtml
鑫星达办公家具总部是橱柜、衣柜、办公家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易尚轩佛具加盟  http://www.namasteindialtd.com/ue8s.shtml
属相不同本命佛也不同,属相不同性格也不同,性格是决定运势的关键。本命佛主要是命里面缺

安徽黄金网加盟  http://www.namasteindialtd.com/u1j3.shtml
安徽富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黄金投资综合类公司成立于2011年11月15日,公司原

司芳糯米甜品加盟  http://www.namasteindialtd.com/bq5n.shtml
司芳糯米创办人DaisyChow深信甜品是可以带给人幸福的,而周围的亲友们从舌尖上品

华美加盟  http://www.namasteindialtd.com/aclk.shtml
深圳市华美模具塑胶制品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1997年,经过10多年如一日坚持不懈的奋斗

巾品世家竹纤维加盟  http://www.namasteindialtd.com/b7xk.shtml
巾品世家竹纤维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豪盛集团公司创建于1997年,集团旗下的豪盛巾被有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迫男扮女装嫁给冰冷蛇王天元大陆

    “红花姐姐,冬梅姐姐,真是辛苦你们了。”看着两名年纪不过十八岁左右的少女,剑尘轻声的说道。这两名少女都是长阳府中的丫环,乃是专门伺候剑尘日常事务的人,自动剑尘独自一人住一间房之后,他的母亲碧云天就特意派了这两名丫环来伺候剑尘。听了剑尘这话,两名丫环甜甜一笑,其中一人开口道:“四少爷,你千万别这么客气

  • 我才是大反派在线阅读逆光青春(Ⅰ)六.

    我好像并不感到,我曾经的大学时代,是留下遗憾的。也许,是因为那个奇妙的男生。或者,是发现了优优和容容的“秘密”。原来,时光隧道里,还有那两段,我未曾了解的花样故事。我想让过去,好友藏匿的清涩恋情,留下一个完美的思忆。谁说命运不可以改变。我既然有那种力量,就一定能试着做到。他怎么阻止我,都无用。即便结

  • 综漫 良善一念 为恶人间病娇小可爱VS暖心忠犬总裁(1)

    头好痛……长睫轻颤,洛漓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趴在马桶旁。呵呵哒!一瞬间,她再次有了杀人的冲动,在脑海中暴呵道,“438,出列!”【嘿嘿嘿……妹砸,好久不见,想伦家啦?】脑海里,猥琐的娃娃音传出。呵呵哒,她还在小说位面中!作为职业玩家的洛漓在玩**的时候莫名被吸入**中。成为**中的炮灰女配,被系统强行

  • 被迫讨好那个alpha第七章在线阅读

    见江枫不说话,岑归砚又道:“普通的笼子囚不住我,知道这是什么吗?”他双手在铁笼上摸了摸。“来自深海的岩铁,锻造百年,以自身修真之气蕴养。拿出去,是件宝贝。”“他日我若出去,送你好了。”江枫有些心动,可也知道好处的前提是对方得出去,三百年都没能出去,靠他,有点不靠谱。岑归砚道:“你是个好苗子。”江枫平

  • 4房305舍6人黯然

    一个是外甥女,一个是准女婿……“外公,”“出去!”容修烨声音冷寒,他冷冷的盯了眼乔淼,里面的厌恶让乔淼感觉自己的心狠狠被人握住,紧到不能呼吸。“容总,报表我会按您的意思重新整理后给您过目。”乔淼从旁边书桌上拿起那份文件说完,从容的率先离开房间。步伐却是凌乱慌促,容修烨望着乔淼的背影,黑眸微微一缩。“

  • 龙动九天在线阅读第十节

    出人意料的,自家舅舅拒绝了自己拷贝监控的要求,躲躲闪闪的嘟哝着这是规定,半天也没问出什么,只是迅速的接过了案情报告和侧写分析锁在桌子里顾酒沉默的注视了一会黄兰登,像是难以置信的开口道“舅舅,凶手不会那么傻的,你这样做是在加大案情调查的难度。”黄兰登僵了一下,露出一个笑脸问道“什么啊?我怎么啦~~”看

  • [综]个性,编程在线阅读第2节

    腊月二十九,即除夕前一日。昨夜里的一场雪让这座山这座镇都呈现了一副白茫茫的景色。在霜雪镇的一座小院当中,一个有些清瘦的少年已经忙活了好一阵子了,此时的他正小心翼翼地照看着一口不大的铁锅,时不时的往土制泥灶里加一点儿柴火并竖着耳朵倾听着锅里房里的动静,神情严肃、一脸认真。锅里炖的是他一大早出去检查昨日

  • 跑男之明星医厨第五章在线阅读

    时光荏苒,日子匆匆而过。两日的时间转眼而过,对于别人来说,读书是一辈子的事情,而对于过目不忘的李成蹊来说。可能只是两天的事情。什么,两天不够?那就三天!天微微发亮,东方露出了鱼肚白。吱呀一声!院子里的窗户被打开,李成蹊探出头,一股新鲜空气迎面扑来,天边的曙光划破天际。他动动肩膀舒缓身子,走出屋子,像

  • 明星奶爸来自洪荒之神级分解系统【求收藏!!!】

    “什么?普通级?这不可能吧?”“是啊,花颖师姐的努力,我们都看见了,怎么可能只有普通级?”“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没有觉醒天赋之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所有的碧云宗弟子都很是惊讶和惋惜,他们原本以为花颖再不济,至少也会拥有精英级的潜力,可是没想到,花颖的守护灵兽,竟然是普通级。这说明,花颖日后,也只能泯

  • 向往的生活:逐梦演艺圈第十章

    白兰很忧伤……他从来都没发现自己投食的这只冬兵居然是这样一个没脸没皮的冬……所以在大家暧昧不明的视线中缓缓的扶了下额……试图用真诚的语气解释一下……我跟他不熟的其实。还没等吃瓜群众回答,冬兵就皱着眉反驳了哪里不熟?不是每天都把我喂得很饱吗?等等你这话说的不对味啊!!!——白兰内心几乎是崩溃的罗根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