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卡术炼金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半城烟雨 来源:纵横中文网

了因戳完了人一阵心虚怕被别人发现,又赶紧从床上滑下来,抱着自己的大草帽乖巧的坐在矮凳上看着床上那个长得好看的人。

仿佛自己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动过一般。

看着看着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床上的人眉头微皱,似乎睡的不是很安稳,连呼吸都粗重了些。

了因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她,眼底滑过一丝恐惧,生怕她下一刻就没了呼吸。赶紧趴到床边去摸她的脸。

还是热的。

了因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眼里恐惧渐浓,身子抖个不停,连草帽从怀里掉下来都不知道。

不、不要死……

“醒、醒醒,不要死……”他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伸手就去拍她的脸,“不要变凉,不要……”

也不知道是他的话起作用了还是拍打的动作起了作用,床上那人慢慢舒展了眉头,暴戾的神色奇迹般的平静了下来。

了因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还没掉下来呢,就看见她似乎是又没事了,愣了一会儿,悬空的手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着拍。

他抿了抿嘴眨巴掉眼泪,举起手又试探性的拍了一巴掌。

四岁的孩子,力气虽然不大,但是打在从来没挨过巴掌,脸庞白皙的人脸上,还是有反应的,至少一旁的脸都微红了。

这啪的一声巴掌声响起,床上的人眉头似乎是不悦的皱了皱。了因咻的一下收回手,一屁股坐在矮凳上,挺直腰杆脸上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

……他等了一会儿,那人似乎是没别的动静了,他才伸长脖子看了她一眼,见她跟之前一样睡着了,才松了一口气。

没死。

了因伸手用手背抹掉脸上的泪痕,弯腰将脚边的草帽捡了起来。他来的时候师傅说王府里什么都不缺,他那些东西就留在寺里吧。

其实禅意是想他的东西都在这,天恩寺还是他的家,也会为他留一间屋子,等他随时回去。

了因不知道禅意的意思,但师傅既然说不拿他就不拿,唯一带着的就是这顶防晒的大草帽。

光着脑袋,容易晒得头皮疼。

了因将帽子放在床脚,转着漆黑的两只大眼睛好奇的在这屋里又看了一圈。这房子里也不知道放了什么,一点都不热。

凉爽湿润的午后,鼻尖是熟悉的药香味,面前是软乎乎的床,了因坐着坐着就觉得眼皮越来越重,最后脑袋一沉就趴在床沿上睡着了。

梦里他又看见了娘和爹爹,爹爹站在一座桥上对他哭,说担心他放不下他……

爹爹身子一向不好,常年吃药,身上总是有股淡淡的药香味。娘跟他说要听话,不能惹爹爹生气,否则爹爹的病会好的慢。因此他从小就懂事,不跟别的小孩一样闹脾气爱撒娇还粘人。

这次他们一家是来京城给爹爹看病的,他睡在爹爹怀里,再醒来的时候面前就是一片血红色。

还没等他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被爹爹伸手推到了一旁的沟里被横生的杂草掩住,“嘉嘉乖,别出声。”

这是爹爹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了因之前是不叫了因的,他有自己的名字,他叫南嘉。

睡梦中趴在床沿边的孩子身子都在抖,单薄瘦小的身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手指攥着胳膊下趴着的床单,颤着浓重的哭音小小声的喊着爹爹,眼泪濡湿了一片被褥。

忽然他的手开始在床上摸索着,似乎是想抓住什么一样,终于他碰到了一只手,赶紧攥住抱在怀里,像是有了安慰一般,南嘉的哭声渐弱,抽噎了两下睡着了。

而手的主人楚栖还在晕厥中。她又梦到了过去,亦或是说未来,毕竟她现在才十六岁,而那件事却发生在她十九岁时。

皇上驾崩,她同父同母的亲姐姐楚枢迅速掌控朝堂,一道圣旨将还在边疆的她连夜召回。本以为二姐喊她回京是帮她稳定局面,她也的确是这么替她打算的。

毕竟从她十五岁封王能够出宫建立自己的府邸起她就在暗处替她二姐打点一切,去办她不方便做的事。

父君总是说亲姐妹必须相互扶持方能在这吃人的宫中活下去。

她乖乖听话,斗过了三皇女和四皇女,最后却死在了她亲姐姐的手里。

那夜北风大起,雨雪纷飞。

已经登基为帝的楚枢亲自出城在郊外等她,身后带着三万禁卫军。可怜她担心二姐匆匆回京,身后带着的只有自己的三百个亲卫兵。

结果可想而知……

“五皇女楚栖带兵谋反,企图篡位,依照先帝旨意,杀!”

那人高高坐在马上,一脸冷漠,仿佛和她对垒的不是亲妹妹,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叛逆之徒一般。

她随口捏造事实污蔑她声誉,楚栖有口难辩。先帝驾崩,楚枢已是皇,她要如何自清?

只是楚栖不明白,她一心帮助楚枢,从未有过异心,即使她手握重兵,可那也是为她平定边关叛乱,只要楚枢说要,楚栖定不会贪图这权力,自觉奉还兵权。

许是她被人背叛后的模样太过于悲痛,对突如其来的变故神色懵懂的太过于有趣,楚枢嘴角冷笑。

她想让京中那个最耀眼最明亮,一向骄傲张扬的妹妹彻底绝望,才微启薄唇吐出最刺骨寒心的话。

“不是我想让你死,是你本来就不该存在于这世上。你的存在就是父君的耻辱,他永远也不能原谅自己有了先帝的亲骨肉。

我们之所以对你好,完全是想利用你。让你吸引老三和老四的注意力,祝我顺利登基。如今你的使命完成了,也没必要回京去恶心父君了。

楚栖,别怪我,怪就怪你不该出生。”更不该这么优秀!

直到此刻楚栖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管如何努力都分不到一丝父君的爱,为什么他不喜欢看见自己,还说服母皇提前封她为王出宫建立府邸。

她本以为父君是疼她的,不成想自己原来只是一个挡箭牌……

父君杨安是杨家养子,和杨家长女杨宣青梅竹马,私下里两人早已暗通款曲。那时的杨丞相还不是丞相,皇上微服私访杨府看中杨安,收入后宫。

杨家人不能抗旨不遵,只得将人送入宫中。而谁知道那时候的杨安早已有了一个月的身孕,那孩子就是楚枢。

生产时他买通稳夫就说孩子早产,瞒过众人视线。

杨安是恨皇上的,恨她拆散自己和杨宣,恨她霸占了自己的身子。这份恨埋在他心里,生根发芽,最后茁壮成长,最后变成一棵阴谋算计的大树。

他长得漂亮,利用这个优势成为宠君,取得皇上的信任。再假意疼爱自己和皇上生的女儿,用她来替自己和**生的孩子楚枢挡去所有的明枪暗箭。等楚枢称帝后,再将她杀掉,来抹去他的耻辱。

当楚栖亲耳听到楚枢亲口说出这些真相的时候,整个人如同坠入冰窖一般,浑身发冷动弹不得,连呼入肺中的空气都觉得寒冷刺骨犹如实质,就跟吞了一桶冰水一般,又冷又沉,呼吸不得。

楚栖不怕死,却不能这么轻易地死去。她身后还有三百个信任追随她的亲卫,就是死,她也要让楚枢付出惨痛的代价!

冷冽的北风呜呜作响,犹如从地狱里逃脱的魔鬼嘶吼一般,遮住了郊外的厮杀声。

一夜大雪,遮住郊外尸体无数。

楚栖以三百人之力重创楚枢三万人的军队,虽死犹荣。

她含恨而终,死不瞑目。睁着眼睛躺在冰雪之中,任由大雪将她掩埋,耳边响起的似乎依旧是厮杀声。

如有来世,她定要让负她骗她的这些人好看。

如是想着,再次睁开眼睛之时楚栖发现自己回到了四年前,自己才刚搬出皇宫建立府邸。

为了不再被人当成靶子使,那时恰逢秋猎,她从马上摔下。楚栖利用这个意外,说自己摔断了腿,从此不能行走更别提骑马。

前世为了楚枢在武将里有人支持,她年仅十六就主动请缨挂帅出征,为她挣来兵权。如今,她倒要看看楚枢如何让自己残疾的妹妹再上沙场。

为了不让自己在外人看起来像个废人,楚栖一手成立了刑狱司,掌管天下刑狱案件。

只要是当官的,谁手里能没点不干净的东西,没有些拿不上台面的事?

楚栖冷笑,她要用刑狱司的信息网,光明正大的去收集这些东西,最后捏在自己手里。

只是重活一世依旧留下些许后遗症。莫名其妙的晕厥,以及畏寒……

许是前世死在雪里,此生才受不得寒吧。

畏寒还好,只是这晕厥太过于诡异。有时候睡上几个时辰就会醒来,有时候要一两天。

这次似乎是和往常不同,因为楚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个风雪夜,耳边是呼啸的北风夹杂着楚枢阴狠的声音,她问自己为什么活着,怎么还不去死!

她杀红了眼,就在前世最致命最无法闪躲的利剑穿透胸膛前,楚栖似乎听到耳边有人在说“不要死,醒醒……”

还有人是真心想让她活吗?

楚栖这个念头一闪,随后眼前所有的景物都变了,慢慢她觉得身体有了知觉,似乎有人握住了她的手。

楚栖一怔,紧接着脸色阴沉。

……是哪个蠢奴这般胆大!

胆敢碰她的手!

延伸阅读

博祥机械加盟  http://www.trimming-cafe-artisan.com/p8jf.shtml
博祥机械总部紧跟着时代的步伐,以出众的企业文化,高素质的人才为基础,以现代化的管理,

梦飞科技加盟  http://www.trimming-cafe-artisan.com/yrqj.shtml
福州梦飞邀请您一起观看4D影片福州梦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专门从事新技术研究、生产、

新航道英语培训加盟  http://www.trimming-cafe-artisan.com/sasv.shtml
新航道国际教育集团(newchannelinternationaleducation

嘉禹特钢加盟  http://www.trimming-cafe-artisan.com/amb3.shtml
上海嘉禹贸易有限公司是从事钢材产品销售以及钢材加工.配送于一体的中型流通企业。与国内

梦兰床上用品加盟  http://www.trimming-cafe-artisan.com/sstl.shtml
梦兰床上用品加盟_公司简介江苏梦兰集团坐落于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江苏省常熟市,主体产业床

安琪永逸儿童乐园加盟  http://www.trimming-cafe-artisan.com/fv8.shtml
安琪永逸儿童乐园隶属于北京安琪永逸科技有限公司。安琪永逸儿童乐园打破了以往的儿童乐园

易水文具加盟  http://www.trimming-cafe-artisan.com/gudf.shtml
易砚是中国古砚之一,素有“南端北易”之誉,在祖国博大精深的砚文化传播中,具有重要的历

META健康眼镜加盟  http://www.trimming-cafe-artisan.com/uywp.shtml
META的含义是“技术起源”,前身是美国光学实验研究所,为一线品牌提供光学与智能化技

吉峰加盟  http://www.trimming-cafe-artisan.com/y3a7.shtml
宁波市鄞州吉峰文具制造有限公司位于宁波市通途路旁五乡工业区内厂区面积1800平方米地

CMC十字绣加盟  http://www.trimming-cafe-artisan.com/sw9q.shtml
黄梅挑花工艺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创始人陈敏策(chenmince)先生以弘扬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宰龙主第1章在线阅读

    清晨。秋风萧瑟,落叶纷飞。金色的阳光,照进武阳城内一座古朴庄园。方家偌大的武阁广场上,响起阵阵急促的破空声。“沙……沙……”方成身穿葛衣,神情专注,不停刺出手中的长剑,眼中再无他物。背后突然响起急促的破空声!方成豁然转身,只见一道流光乍现,飞射而来。方成手腕一抖,挥剑横斩。“当——”流光破碎,却有一

  • 论戏精的诞生(快穿)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二天,隔壁不知谁家养的公鸡发出了嘹亮的鸣叫,接着村子中的其他公鸡也不甘示弱,纷纷发出啼叫。如同一个信号,闻声者都挣开了紧闭着的双眼,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与生活。夜斗也不例外,起chuang梳洗一番,换上他的那件破旧黑色浴衣,活动一下身体走出了门口。他的训练计划,从早到晚,唯一可以算作是休息的时间,除了

  • 星河远望无上存在,天帝敌手!

    蓝星,本来很明显没有修行者的痕迹。或许曾经有过,但是早已经绝迹,要不然也不会让科技发展起来。但是现在,当天宫降临,散下灵脉后,地球就改变了。天地之间,多出了神秘物质,也可以称之为灵气。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人身上也开始显露奇异。就如现在,一些人身上发光,就是奇异之一,是他们本来的体质在复苏。修行一道,注

  • 复活之后皇后成了克隆的在线阅读第4节

    白薇从包里拿出小巧的化妆镜,递给苏梓。苏梓终于看清自己,她一时没有防备,吓得直抽气!——差点以为见了鬼!事实上,苏梓对慕紫的长相没什么印象。虽然都住在慕家,但是白薇和她的一对儿女身份微妙,除了慕容承因为住在前面主宅所以会常常遇见,白薇和慕紫一直住在花园后面的小洋房里,平时不怎么露面。苏梓只依稀记得,

  • 天生我柴必有用在线阅读小狐狸

    心中的好奇驱使着林阳上前看了一眼,这一看,他的眼睛就收不回来了。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肤若凝脂,让人很想抱着那双美腿从上抚摸而下。顺着看上去,一袭白裙下包裹着火热曼妙的身材。凹凸有致,以一个极其魅惑的姿势躺在地上,那雪白的沟壑都大半露在了林阳眼前。“嘶……”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此时

  • 机甲系统在线阅读第六节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三个人在外面随便吃了点饭,沈娅本打算陪着她们母女回家,叶初晓摇头:“都这么晚了,你赶紧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呢。”“那你明天怎么办?要不我帮你请个假吧。”沈娅问。“不用,我晚上给唐茜茜打个电话就行。”她怕唐茜茜要是说了不中听的话,依沈娅那个暴脾气会吵起来。“那好吧。”沈娅

  • 金牌丞相(穿书)个喜欢的姑娘

    长安城来自外乡的陌生人,越来越多,想来十有八九都是冲着那只妖精而来,短短三个月时间,官衙管不住百姓们的嘴,天子也懒得搭理,有妖精的事情大街小巷也就不是什么秘密,顶多心照不宣,恰逢寒冬,桃子坞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与此同时,长安街道名不经传的学塾那边,不知为何一个红袍少女忽然暴露人前,许多世家子弟慕名

  • 王妃是个交换生在线阅读第8章

    “你真的放我走?”阴煞难以置信“我说话算数,不过别让我看到你!”“好,我走!”随后准备转身离开,“等等!”阴煞被青龙叫住“你叫阴煞?还有别的名字吗?”阴煞摇了摇头“没有我只记得我是被我的师傅收留的,我从小就不知道我父母是谁…”“嗯,好吧,你走吧…”随后阴煞便离开了。“怎么了?想起什么了?”道祖问到青

  • 似年华在线阅读第一章

    当田玉言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荒无人烟,树木多而茂的地方,简单地说是荒郊野外。田玉言努力地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她记得她是跟她的兄姐一起去高山远足的。突然,刮来了一阵奇怪的大风,她就失去了知觉,醒来就在这里。忽然,田玉言想起她的兄姐。环顾四周也不见一个人影,更别说她的兄姐了。于是,田玉言拍拍自己

  • 总裁家的吸血鬼真是活见鬼!

    宙斯仰躺在他松软的,铺了厚厚丝绒草的小床上,若有所思地啃完了一个鲜美的李子。他是在捱时间。到了这时候,角斗士们都吃完饭了,也都回到各自简陋的石室里休息去了。其实就算他们在角斗场的地下四处走动,宙斯也没什么可怕的,他是圣鼠,每次上场前,绝大部分的角斗士都会来请求他为自己祷告。所以,在角斗场神秘的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