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幽灵之列惊变1

作者:幻火燎原 来源:17K小说网

青都大学附属中学是本源星最著名的一所高中了,据说里面的学生非富即贵,最糟糕也是个品学兼优、成绩异常出色的学生。一句话,都是人类未来的栋梁之才。

这会儿,上午的课已经上完了,学生们三三两两地在校园里赶路,有的是去往食堂,有的是回宿舍休息。

“星月,你不去吃饭?”一起离开教室的女孩见程星月不往食堂走,好奇地问道。

“嗯,我想回家一趟。”

“哦,今天是周五,你哥哥会给你通讯吧?”那问话的女孩像是想起什么来似的,羡慕道:“你和你哥哥的感情真好。”

程星月笑笑不说话,她和哥哥的感情旁人并不能理解,她也没必要多解释。

“星月的哥哥是那个著名的基因编辑专家,叫谭……谭海韵的那个是吗?他也是我们校友呢!听说他还是青都大学最出色的毕业生之一,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基因编辑领域的首席专家了,真的很厉害!”另一个一起走的小姑娘似乎消息灵通,半是炫耀,半是羡慕地说:“星月,你真是太幸福了!有这样的哥哥,难怪你的生物学得那么好!听说这次本源星中学生生物竞赛你又是第一名,不愧是首席专家的妹妹呀!”

程星月皱了皱眉,心里不太舒服。每一次她非常努力才取得的成绩,在旁人看来都是理所应当的,并且为她找好了理由——你哥哥这么天才,你当然也应该这么天才咯!

这些年,她连跳三级,16岁就多次获得本源星中学生生物竞赛第一名。基本可以这么说,有她参加的比赛,旁人只能争取第二名,她是这项比赛的无冕之王。但是,在哥哥谭海韵的光环下,这也并不算什么,仿佛这一切都是应该的,而她的努力和付出仿佛没有人看到。

程星月并不开心,她既觉得自己矫情又觉得自己可悲。作为一个被谭海韵收养的孤女,能有今天的生活和成绩,还应该有什么好抱怨的呢?但是活在哥哥的阴影下,她又觉得憋屈的厉害。她更是拼了命地努力,但是始终没有人看到她,一个努力的真实的程星月,而不是谭海韵的妹妹。

但是她很快就释然了:至少哥哥是知道的。旁人知不知道其实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哥哥知道就行,他改变了她的命运,将她从孤儿院的泥沼中救了出来,并且眼看着有更美好的未来——刚刚班主任老师已经通知她青都大学生物学院将会免试录取她,她即将成为哥哥的学妹啦!

想到这里她更是急着回去,等谭海韵发通讯给她的时候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这一回谭海韵去半人马座南门二星方向的太空探索,一去就是大半年,虽然每周都与程星月通讯,但是少了他的陪伴,程星月还是觉得孤单得紧,只能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基因编辑相关的理论学习和实操实验上。今天又是周末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了,她与谭海韵通讯的日子。

“谭教授样样都好,只除了他不能说话,还是天生的。哎,可惜呀,所以说老天爷是公平的,给了你才华,就必然要拿走你点什么。这基因上的毛病,只怕这辈子都难成家咯!怪不得他会在基因编辑上这么厉害呢,说不定是想治好这个毛病呢!”突然,旁边传来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

这声音的主人程星月很熟悉,她回头一看,果然是她——谭家幺女,谭海韵的小堂妹谭海彤。谭海彤比她大两岁,但是因为程星月跳了三级,所以是同一届。自从程星月与她同一届开始,谭海彤就处处针对她,不过这也怪不得她,谁让程星月在同级生中实在是太耀眼了呢,而虚长两岁的谭海彤反而成了反面教材。

“生物学挂科的人也有资格谈论基因编辑么。”程星月语气平静,但是语义却一点都不平和,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你!”谭海彤气呼呼地瞪了她一眼,快走两步往食堂旁边的小厨房去了。

这种级别的斗嘴在程星月看来都不算是小波浪,每次跟着谭海韵回谭家才是需要她绞尽脑汁费尽口舌的时候。不过至少今年,凭着生物竞赛第一名以及免试入青都大学这两项成绩,她和谭海韵应该能够好好度过这个春节了。

正傻乐地臆想要怎么对付谭家那帮子极品亲戚时,班长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程星月!程星月!”

程星月回头,看到胖乎乎的班长吃力地往他这边跑,迎了上去问:“怎么了班长?”

“校长找你,你赶紧去。”班长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道。

无缘无故地,校长怎么要找她?莫非是为了竞赛第一名的事?还是青都大学免试录取的事?程星月在心里嘀咕。

“你赶紧去吧,好像是有什么重要人士找你。”稍微平复些的班长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补充了一下。

不会又是谭家的哪位亲戚吧?程星月一边慢悠悠地往校长办公室踱去,一边在心里猜测。这些年,借着各种理由来为难她或是观赏她的各种谭家亲戚她实在是见过不少了。远远地透过校长室的窗户看到里面坐着一男一女,男的穿着普通,其貌不扬,女的却是一身警服,看上去英姿飒爽,颇有几分凌厉。

程星月心里一咯噔,脚下加快几步,推门便进了校长室:“校长好!您找我?”

“程星月同学来了!”老校长笑眯眯地站起来,对于这位给学校争了不少光也带来不少麻烦的同学,他还是印象非常深刻的:“这两位是本源星安全委员会的毛处长和太空巡警本源星分部的克莱德警官。他们有点事想问问你,你要是知道的话就跟他们说一说。”又转头跟两位来访的客人道:“程星月同学品学兼优,为我们学校争过好几次光,是个好孩子。”

那位毛处长点了点头,也笑着说:“翟校长放心,我们就是例行公事问一问。”

程星月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问道:“是不是我哥出了什么事?”

另外三人的目光都转向她,那位毛处长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反而继续跟翟校长说:“翟校长,此事属于我委一级机密,不知能否请您回避一下?您放心,我们只是问几个问题而已。”

翟校长看了看程星月,又看了两位访客一眼,道:“行。那我在隔壁办公室等,你们说完以后来找我。”说罢就出去了。

“为什么你会觉得是你哥出事了?”一直没说话的克莱德警官突然问道。她金发碧眼,一脸严肃也不能掩盖其精致美好的五官,望之令人心喜。

“我哥出什么事了?”得到印证,程星月更是着急:“我要与他通讯。”

“程同学,你别急。勘探基地传来消息,称谭教授他们在探索中遇到了星盗,暂时失去了消息。”毛处长一边安抚一边抛出了一个重磅消息:“所以我们今天来,主要就是想问问,有没有什么奇怪的陌生人跟你联系。”

“你是说我哥他们被星盗绑架了?”

“不一定。如今只是失去了他们探索船的消息,有可能是船只的通讯设备出了故障,当然,也不排除你刚刚说的这种可能性。”毛处长为程星月解惑。

“可你刚刚说他们遭遇了星盗?”程星月不解。

“不错,在失去联系前两天,他们的探索船曾经报告过见到疑似星盗的太空船,勘探基地让他们尽快折回,不要跟星盗起正面冲突。当时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立刻按照基地的指令往回赶,但是两天后却突然失去了联系。”克莱德警官将事情的经过简单地叙述了一遍。

程星月的心立刻提了起来,回想上次与谭海韵通讯的情况:那是在一周前,当时他表现得一切正常,完全没有任何遇到星盗的紧张感。当时他还很兴奋地跟自己比划道:等回来以后有个好东西要给她看。

“程同学,你想起什么来没有?”毛处长见她沉思了很久,催问道。

程星月抬头看了看他,摇摇头:“我一个星期前跟我哥通讯过,当时他一切正常。”

“一个星期前,当时他们应该还没有遇到星盗。”克莱德警官道:“这一个星期内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吗?或是奇怪的人找你?”

“没有。”程星月答道,又请求道:“如果有最新的进展能否告知我一声?我想知道我哥的安全能不能得到保证。”

“当然。我们跟他们再次联系上之后会第一时间让他们跟家人报平安的。”毛处长道,想了想,又问:“听翟校长说,在生物学方面你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是谭教授教导你的吗?”

程星月心里一动,觉得有点不对,不过还是实话实说:“我自小见我哥做这些,慢慢便有了兴趣。他很忙,只在必要的时候指导我一下。怎么了?”

“哦,没什么。谭教授是基因编辑领域最年轻的专家,没想到还教导出一个更年轻的栋梁之才,真是厉害。”毛处长笑着恭维了几句,话题一转,又问:“那你知道他最近的研究方向吗?”

程星月越发警觉了,脸上却不动声色道:“哥哥这次太空探索之前,嗯,大半年前了吧,刚刚把一篇关于植物知觉基因作用流程的论文写完。”这却是对方一查便能查到的,也没必要藏着掩着。

“那么这大半年来,他有跟你提过他最近的研究方向吗?你们应该定期通讯的吧。”毛处长追问。

“是的,我们差不多一周通讯一次。不过主要是我向他汇报我的学习生活情况,而且您也知道,我哥他,通讯并不方便。”程星月委婉地表达了不知情。

谭海韵自出生起便被发现存在先天性缺陷——声带缺失,不能说话。不过比较幸运的是他的听觉并没有问题,除了不能说话,他跟旁人并无太大区别。可惜,他生在谭家那样的家族,便是这一点缺陷,也为他带来了许多歧视和麻烦,最后导致他不得不离家生活。

但是上帝关上一扇门的时候,肯定会为他打开一扇窗。离家之后,他在生物学,尤其是基因编辑方面的天赋逐渐展现出来,并且,他还找到了新的家人——程星月。日子越过越好,谭家便又将他找了回去。到底血浓于水,谭海韵免不得偶尔要去敷衍这些家人,也为程星月的将来铺路。

“这样。”毛处长点了点头,道:“那行,程同学,如果近期有什么情况,你跟我们说。来,咱们加个通讯号。”

程星月乖觉地点了点头,跟两位访客都交换了通讯号,目送他们离开。转头就跟班主任请了假,班主任虽然不太赞成,但还是给了假,道:“程星月,马上就要高考了,虽然你一向成绩不错,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家里若有什么事,也先放一放,等考完以后再说。”

程星月敷衍了几句,匆匆忙忙往家里赶。她想起了前几天曾经收到一个包裹,写的收件人是谭海韵。当时她没有放在心上,也没有拆开。如今想来,熟人都知道谭海韵在太空探索中,怎么会给他寄东西,真要有什么东西要寄来,也应该以程星月为收件人,除非……

想到这里,程星月归心似箭,也就没有注意到有人在偷偷地跟着她,而她的行踪也早已在刚刚的两位访客的监控之下。

“这个小姑娘没有跟我们说实话。”毛斌点着监控画面,笑眯眯地说:“没想到谭海韵最信任的人不是自己的亲人,反倒是这么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姑娘。”

“她很不简单,不像一般的同龄人。听到这样的坏消息,还能不卑不亢,进退有度,条理性逻辑性还这么强。听说她跟着谭海韵生活了近10年了,谭海韵将自己最重要的秘密告诉她也不稀奇。只可惜到底年纪小了点,涉世不深,倒为我们开展工作提供了便利条件。”艾德娜·克莱德点头评价道。

“如今也只能指望这小姑娘知道谭海韵将那母本放到哪里去了,不然的话,上面恐怕难交代。”毛斌叹息道。

“尽人事,听天命吧。”艾德娜·克莱德也叹道:“谭海韵已经死了,若是实在找不到,也只能继续在太空中寻找,看能不能找到其他母本了。不过我听闻谭海韵做事非常谨慎细致,他应该会将母本妥善收藏的。”

“你跟谭海韵很熟?”毛斌却是立刻敏感地从中嗅出了兴趣所在。

艾德娜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说:“谭海韵是我学长。”

“哈哈,我就是随便问问。”毛斌笑道,又指着监控画面说:“她到家了。”

艾德娜点了点头,在监控设备上操作一番,立刻,程星月家里的画面显示在监控设备上。

“谁能想到,人们为了安全而在自己家里安装的监控设备,最后却是方便了咱们的信息收集。”毛斌边笑边叹:“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你错了,危险的不是世界,而是人心。”艾德娜随口道,指着监控画面道:“你看她在找什么?”

程星月在找那个包裹。她记得是个普通的小小的包裹,被她随手放在谭海韵的书房里面了,如今却是不记得放在了哪里,所以从书桌找到书架,一一仔细看过。最后,在书桌的抽屉里找到了。

打开包裹,里面是个小小的黑色圆球,还附有一张便条,上面写着:接入任何智能设备即可。程星月一愣,取出圆球仔细地观察起来,果然在不起眼处发现了一个接口,犹豫片刻,将这圆球接入了房屋智能管理系统。几乎是立刻,系统发出了警报声:系统重启!系统重启!

程星月还在犹豫是否物理拔出这奇怪的圆球的时候,毛斌和艾德娜这边却出了大乱子:监控设备突然全部失灵了,监控上尽是些不堪入目的画面,即便艾德娜呼叫信息监控中心的专家来处理,也一时解决不了问题。

“那东西是什么?”艾德娜细细地将那圆球的形状描述给专家听,然后问道。

那专家想了片刻,从随身手环中调出一张图片来给她看:“是不是长成这样?”那图片上也是一个小圆球,不过是绿色的。

“嗯,很像。不过我看到的那个是黑色的。”艾德娜指出两者之间的区别。

“黑色的?!”那专家颇为震惊:“这东西叫魂钮,据说里面可以储藏一个人的灵魂,颜色越深越高级,我还从来没听说过有黑色的魂钮。你是在哪里看见的?”

艾德娜顿时无语,半晌说道:“我可能看错了。你先帮我处理一下这个监控设备吧,我这正监视一个重要疑犯呢!”

毛斌听他们说了半天,知道一时半会儿这监控设备修不好,便将艾德娜拉到一边,建议道:“我们先把那叫程星月的小姑娘控制起来吧,我担心迟则生变。”

艾德娜犹豫片刻,终于决断道:“好。我请当地警署帮忙,先将她控制24小时。”

延伸阅读

惠诺生物保健品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aliq.shtml
惠诺生物保健品,是从事医药制品、保健品、和美容化妆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多元化高

清山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gw16.shtml

雳声/Luusmm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gbvx.shtml
Luusmm雳声隶属于东莞市跃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旗下品牌,位于中国广东省东莞市南城

冰尊净水器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hps.shtml
冰尊(BENSHION)净水器是世界净水器的和,被誉为“世界净水”,是全世界公认最的

企鹅共享洗衣机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shx.shtml
企鹅共享洗衣机品牌现在在全国各地打开了市场,是好项目,旗下产品种烊齐全,受欢迎程度高

乐斯尼玩具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uo1k.shtml
巨鹿乐斯尼游乐设备有限公司,坐落于秦汉古郡、魏征故里——巨鹿。公路四通八达,交通十分

法威利门窗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2za.shtml
现在市面上那么多的门窗肯定有很多人迷惑,建材现在创新也很快,我们今天介绍的项目就是很

大方连锁便利店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srsk.shtml
大方便利连锁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十几年的稳健经营和十几年的积极进取,大方便利逐渐成长

汽车安全自动防撞产品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dqzw.shtml
汽车电子用品汽车安全产品自动主动防撞器随着市场的发展,汽车越来越多,买车已经不再成为

DIAMANA加盟  http://www.zhongguoshuhua.net/ny6c.shtml
DIAMANA是国内自有法式品牌,提供一系列保养、彩妆商品,创造无语伦比的保养效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战罗大陆在线阅读第3节

    此时的房间里面已经挤满了人,除了第一次醒来看过的苗香、熊平以外,又多了差不多十个人。离苗立最近的位置,坐在一男一女,男的大约70岁左右,身穿一席灰色粗布长袍,银灰色的头发在头顶扎了个发髻,皱纹已经爬满了他的脸庞,但是一双深沉的眼眸显得格外神清气爽,此时的他左手一边捋着银白色胡须,一边上下打量着苗立。

  • 楚乔传之皓月千里第一章在线阅读

    3030年J市国际机场孟名扬从飞艇上下来,看着变化万千的地方,居然有些茫然,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对的。二十年了,他离开这里已经整整二十年了,却因为一个电话回到了这里。当年的他还只是一个懵懂的少年,虽然家里很穷,但是却很快乐,但是这一切全都被一场事故弄乱了。他闭了闭眼睛,又很快的睁开,大步走了出去

  • 我真的喜欢那个男二标配的汉纸在线阅读第二节

    康家阁楼上。目前阁楼主要是四哥康祁耀和康祁扬一起住。没办法,像康家这种比较传统的家庭,还是十分讲究辈分的。他和四哥两个小辈只能在同一个房间里将就,不像其他几个大哥可以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刚迈进门口,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上下铺的铁架床,占据的房间的大半。四周墙上挂满了各种足球明星的海报。康家的几个兄弟都是足

  • 炮灰Omega辞职不干了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七节

    在老四电话的再次催促下,黄超开始收拾东西返校。这次回京找个机会把瓷器卖了,所以瓷器要带走。背包太小了,于是打电话给小妮儿:“小妮儿同志,党交给你一个伟大的任务,去商场买个拉杆箱,捎回来如何?”小妮儿道:“返校了?”黄超道:“对,我们要去华山游。”知道黄超要返校,心里不舍,买了箱子亲自拎着回来了。黄超

  • 只恨缘浅负情深第4章在线阅读

    全一火彻底崩溃了。儿时的梦魇在他高中后又卷土重来。他没有了可以倾诉的对象。而在第12天夜里的那个梦里的声音该是一种怎样的暗示呢?“鬼嚎仔,你今天晚上别闹了。不然我可要揍人了。。。”孙大明中午过来全一火的宿舍拿东西,猛的推开门嚷嚷道。“孙大明,你小子叫谁呢?”二铺的贾兴宇问道。“你还不知道我说谁??诺

  • 天之塔在线阅读第8章

    不一会就有几名忍者被血腥味引来,发现同伴被杀,当下也立马明白过来肯定是被龙神所杀,其中一名忍者朝着天上打出一枚信号弹通知其他人来这集合,“你们几个去追踪龙神,他受伤了应该跑不快,我留在这等大部队,小心点别被发现了。”“嗨”其余忍者沿着一些蛛丝马迹追踪而去。神忍山本一木看到了信号弹,面露喜色知道是发现

  • 腹黑遇病娇在线阅读第四节

    “孤独的岁月,庆幸能遇见你;在这薄情的世界,依然深情地活着。”——歌曲《灿烂》许巍慕容天,在看守所里,再一次被那个噩梦惊醒,汗水湿透了发际和后背。“这个梦没有那么可怕,可能是这里狭小闷热、不透气。”他安慰了一下自己。可他还是禁不住要揣度这个梦的涵义,反复做同一个梦到底寓意着什么?象征着什么?人类不是

  • 三国:只要挂机就变强在线阅读第6节

    研究人员的观察日记(1)1947年初,我被上头调到西伯利亚的一个秘密基地里,给一个据说是代号为1的极不稳定实验品做观察员。这可是个危险的差事,我曾亲眼见过我的同事被他的任务目标掐死,就发生在我的眼前,我心情忐忑的来到了这个基地。我到达基地的时候,看见武装到牙齿的警卫们,一部分簇拥着佐拉博士从实验室的

  • 洪荒:从夺舍纣王开始做选择在线阅读第十章

    苏雪平时存在感就不强,今天出去很长时间都没人注意到,还是苏语最先发现的,她满心疑惑的问刘素玲:“苏雪呢?”刘素玲也没在意:“不知道,刚才出去买盐就没见回来。”苏语皱了皱眉头,忽然意识到点什么:“我说她这么勤快去买盐呢,肯定是贪图剩下那些钱。”刘素玲也纳闷:“是吗,那你出去看看。”苏语从家里出来,这会

  • 飞驰小子第五章

    “叮——”“编号0000为您服务。”岳谅睁开眼睛,天上是晴空万里,好天气。“欢迎光临新手工业园,以下宣读本轮**规则,规则仅读一遍不重复,请注意倾听。”“本轮**为单人任务模式,任务共计五百种,每位玩家随机对应一个任务,任务确认时间为截止时间最后一秒,完成任务即为通关。”任务一共五百种,玩家却有一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