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穿越仙剑3之邪剑仙他老大第三章(贰)

作者:哀伤之鸟 来源:飞卢小说网

除掉那人,这便是江湖啊,一个打打杀杀,暗潮涌动的江湖!”

桂天一叹了口气,世间人,世间事,若握手言和多好。人人上沙场,为朝廷,为百姓。摇了摇头,如自己所言,赔笑大方。

来福客栈掌柜走了过来,赔笑道:“二位公子,你们是打尖儿还是住店?”陈申浩说道:“两样都占。”掌柜低了低腰:“两位公子,你们的马,本店可以给你们喂洗,但是,它们不见了,或者说是死了,那与本店无关。”桂天一问道:“掌柜,为何这么说?”掌柜苦笑道:“二位是外地来的吧,现本郡城有些不太平,不知哪座山头的狐狸修行得道,经常下来偷走家养牲畜,我怕二位的马也被偷了,所以给你们打声招呼,还望两位体谅,本店小本生意。若说赔两位的好马,恐怕我得下些本,何况我上有老母,下有妻儿。哎。”桂天一停思半响,摆了摆手道:“无妨,喂洗好就行,其余的不用你们管了。”掌柜呼了一长气,抱了抱拳道:“真是对不住,这样,你们的饭钱免了,二位可会喝酒?本店的酒都是好酒,送二位一壶?”桂天一问向陈申浩:“你会?”陈申浩摇了摇头,桂天一又看向掌柜:“不必了,我们不会喝酒。”掌柜笑了笑,拍了拍桂天一肩膀:“不会好啊,酒乱性,易吐情。不喝的好。”说完便离开了。陈申浩问道:“难道你也不会?”桂天一说道:“嗯,我们家一般都是以茶代酒,很少有喝酒的时候。”陈申浩又问道:“你尝过吗?”桂天一点了点头,满脸苦涩:“酒太辣,刺嗓子,记得小时候偷偷在厨房偷喝了一口仙酿,就一小口,我面色红润,飘然若仙,那感觉,仿佛你到了九天云霄之上。”陈申浩满脸不信:“真的假的?有那么神奇?那再有机会,我就试试,哎,不用等了,我把掌柜的叫来,让他给一壶不就得了。”桂天一摇了摇头:“别了,晚上我们还要捉妖狐。”陈申浩诧异道:“晚上?你知道妖狐在哪里?”桂天一翻了翻白眼:“你没听掌柜的说吗?最近不太平,丢牲口的挺多,我想,这两匹大马,它不眼馋。”陈申浩伸了伸大拇指:“还是读书人聪明一些。”桂天一撇了他一眼,嘟喃了一句:“说自己蠢就是了,犯不着给我贴金。”不料他听见了,“啪”一拍桌子,陈申浩怒道:“小爷给你脸了?”桂天一没有搭腔,自顾自的吃着饭。自从观玉龙经,体内内力有所长进,不过原来如何,这三流武者,已经到了瓶颈,二流可期。书中大多以剑法为主。而且书中也讲到剑通万法。先有圣贤劈山骑牛而过,后有真人四野战死尸,皆以剑法摧之。故而圣贤又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所以剑法通玄,万物皆可为剑。修剑者,心清静时,便是剑心,锋利无比,万物皆摧。只不过说到这里,那名天下第一便又有转折,不过再锋利的剑心,得抵不过红尘中的某人,仿佛剑尖如水,杀不死人,自己还跌了境界。红尘中人是柔情蜜意,让人惬意至极,如同四月暖阳,八月飞雪。惹了红尘,再观剑心,往往没了纯粹之意。不过无妨,遇到某人,真心喜欢,再钝的剑,也能杀人,吾见过千千万个剑士,不乏有剑心如水的。一怒为红颜,剑心变的锋利坚硬。凡事预则立。

午夜时分,马棚的杂草堆里藏了俩人,这俩人便是桂天一和陈申浩。陈申浩问道:“怎么还没来,困死小爷了。”桂天一小声喝到:“小点声,我感觉来了。喏,看前面的树林”陈申浩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两个青色团火慢慢朝马棚走来,呼的一阵妖风乍起,夹杂着一点点腥味。二人心中一沉,来了。

妖风到了马的身后便停了下来,赫然出现的是一妙龄少女,一双媚眼,红唇白面,好生妖媚。看的陈申浩直咽口水。桂天一心中嘟囔:“真他娘丢人。”只见妙龄少女,伸出食指,轻轻的点在马脖处,所点之处便鲜血直流,另一匹马似乎感觉到了异样,正要鸣叫,一只手便掐向马脖,马连挣扎都没有,没了生气。陈申浩要动,看见桂天一给他眼示,便没有动,心中起火,他娘的,马都被你杀了,你要不以身相许,小爷非扒了你的皮。妖风再起,两匹马被卷入后妖风更大,待妖风走后,桂天一从草堆出来:“看来错不了,我们追。”二人便向树林跑去。

夜深月圆,月光照着二人,二人与妖风相差三丈多,妖风似乎知道二人的跟踪,加快了速度。二人也走快了脚步。

约走了一个时辰,二人来到一座山口前。妖风到了这里便不见了。想必这便是它的老巢。桂天一示意陈申浩不要轻举妄动。只听洞中传出空灵美妙的声音:“两位公子,跟了奴家一夜,难不成看上奴家了?”桂天一眯眼问道:“你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妖狐?”妙龄女子再次出现在二人面前,只见这次她穿着红色连衣短裙,羊脂玉的肌肤,修长细腿,甚是迷人。陈申浩眼都看直了,桂天一一脸微笑的看着他,大概知道了自己失态,板正了脸,一脸严肃。妖狐笑出了声:“咯咯咯,我好看嘛?”酥音绕着陈申浩的耳朵,奈何陈申浩的心神还是强大一些。桂天一冷喝道:“到此为止。”妖狐冷哼一声:“你们要干嘛,我知道我杀了你们的马,但是杀了已经杀了,你们还想怎样?我给你们一些钱财,再去买两匹,不要打扰我修行。”桂天一说道:“作恶多端,还继续修行?可知后果?”妖狐不以为然:“我从未杀人,有时还救人。只杀牲畜而吃。”桂天一道:“哦?那我问你,八卦门的一名弟子前来捉你,如今下落不明,你怎么交代?”陈申浩点了点头:“就是,怎么交代?”妖狐坚定道:“我没见过你们口中的人,从以前到现在,就你们二人知道我的住处。”桂天一摇头道:“书中说狐狸阴险狡猾,今日一见,果真如此,陈掌门呐,是你上的时候了。”陈申浩满脸不爽,仍是上前一步,只听他说了一句大跌眼镜的话:“你,要不以身相许,要么,被我扒皮,我劝你选第一个。”妖狐皱眉不乐道:“那我选第二个。”陈申浩口中暴喝:“那你找死!”嗖的一声,陈申浩一拳便打向妖狐,妖狐拿定了他是二流武者,凝声一呵,一掌囊拳,各自后退两步,陈申浩后脚跟一顿,随后一蹬,窜向妖狐,妖狐莲花移步,堪堪躲过。随后怒道:“说了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们要怎么样才罢手!”桂天一站在一旁冷声道:“杀了你,为民除害。”陈申浩点了点头说道:“给了你选择的机会了,你选错了,没办法。”随后,又暴喝道:“吾天门掌门,陈申浩,今日除害!卦起!”说完,以他为中心,出现一四方卦阵!他轻呼一口气,双手向上托起,念道:“风,起!”,卦阵之中骤时狂风大作,卦阵之外也起狂风,原本朗朗明月变的乌云密布,妖狐惊恐的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陈申浩,满脸憎恶。陈申浩也注意到变化,喃喃道:“小爷我现在也没这么强吧?”

九天之上有神明,犹掌万物生灵!

风潇雨落中夹杂了一道威严之声:“孽畜!今日教你九雷轰顶!”

陈申浩反应过来,解开卦阵,轻声细语道:“我知道了,小时候听师父说过,卦阵需要天上神仙的微末法力来维持。天上神仙会可怜可怜你,给你一些玄风雷电。可能天上神仙察觉到了狐狸,才现出身来。按你的修为,尚且杀不得我派弟子。”

妖狐面容凄惨,冷笑道:“说这些还有有何用?我将被雷劈死了,你们二人满意了?”桂天一没有说话,看着陈申浩,在等他定夺,是带着她跑,还是让她受劈,当然,能跑初一,跑不了十五。陈申浩摇了摇头,就转过头去,看着妖狐,满脸笑容。妖狐看了看天空,惨笑一声:“想不到啊,刚修**,便要死了,这贼老天。”说完眼泪顺着那绝美脸颊往下流。陈申浩有些愧疚说道:“你接下前两道紫雷,其余的,算我的。”妖狐疑惑的看着他,又摇了摇头道:“你们走吧,别被误劈。如果你想找你口中说的人,不妨去八里庄看看。”桂天一皱了皱眉,轻叹一声道:“陈申浩,你有办法抗下剩余七道?”陈申浩坚定的点了点头。桂天一又问道:“后果是什么?”陈申浩轻笑一声:“小爷不想再当要饭的了。”桂天一走到他身旁,双眼笑成了月牙:“加油,我看戏。”陈申浩冷哼道:“你除了会看戏还会做甚?”桂天一看了看他背的剑说道:“能不能把剑给我?我怕劈坏了。”陈申浩谩骂:“草,小爷要挨劈,你不担心我?反而担心剑?说,你是不是惦记天门掌门的位置很久了?”桂天一摇了摇头道:“屁话真多,你要不死,我交你这个朋友,我桂天一的朋友,没有一个差的。先把剑给我。”陈申浩一脸想吐的表情,仍是把剑给了他。

第一道紫雷劈下,妖狐本是想躲,奈何碗大的惊雷照着她小腹劈去,她脚下生风,劈到了她的腿,双腿就变的漆黑,带着抽搐。

第二道紫雷又下,在天空劈开一道缝隙,妖狐肉眼可见的紫雷就来到她的面前,她闭上眼睛,凄惨绝望。“磁”这一雷,仍是没有打到她的小腹,打向了大腿,一股焦糊味被冷风吹撒,妖狐痛呼一阵,化作白狐晕了过去。它的不远处,有一柄漆黑无比的剑,插在地上,雷电交加。原来,桂天一在那道雷快落在妖狐身上时,他把剑抛了出去,引到了妖狐的腿部。桂天一得意的向陈申浩笑了笑。陈申浩说道:“有什么了不起,看小爷的!”

延伸阅读

爱宝儿全脑教育加盟  http://www.myseafm.com/9ye.shtml
爱宝儿全脑教育拥有一流军事教育基地,总建筑面积约700亩,国内少有,由“军事主题乐园

煜讯轩加盟  http://www.myseafm.com/dei9.shtml
煜讯轩手机壳总部是很薄TPU、很薄彩绘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美佳欣S美宜加盟  http://www.myseafm.com/u05e.shtml
厦门思航纳米科技有限公司专业从事纳米技术的运用开发、生产、销售的高科技企业;公司立足

银龙家加盟  http://www.myseafm.com/n0g6.shtml
银龙家居布艺创立于1995年,总经理刘银怀1997年入驻重庆市朝天门协信商场负一楼,

迪威尔乐园加盟  http://www.myseafm.com/ggpl.shtml
一、儿童乐园“钱”景如何?2010年-2018年婴儿行业市场规模不断增长,总市场很过

远特通信信时空卡盟喜牛APP加盟  http://www.myseafm.com/gqk2.shtml
暂无

兰婷天香服饰加盟  http://www.myseafm.com/ae6s.shtml
兰婷天香服饰是欧韩女装、流行女装、时尚女装、潮流女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华美钻石画加盟  http://www.myseafm.com/6tm5.shtml
十字绣是常见的一种手工DIY了,随着人们对DIY生活方式的接受,十字绣的市场越来越好

尖尖角儿童水上乐园加盟  http://www.myseafm.com/jk2.shtml
尖尖角水上乐园以其丰富多样的娱乐设备、优质的产品质量,无限的游玩创意,而受到了广大儿

K1时尚量贩KTV加盟  http://www.myseafm.com/d9cq.shtml
K1时尚量贩KTV娱乐场所打造成各地的一道亮丽、时尚、现代的KTV,为上海的大众娱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漫威搞事情在线阅读欺君

    “噤声。”从入堂以来从未说过话仿佛只是个背景板一样的郑筱慢悠悠的走上前去,停在司理理背后,似是闭眼太久,他的双眼还有些许混沌。斜眼看了范闲一眼,他微微弯腰,挨在司理理耳边,声音却清晰的能让整个堂上的人都听见:“姑娘现在可是跪在这大堂之上,在这扯谎可不仅仅是遭受点皮肉之苦就能遮掩过去的,你说呢?”直起

  • 奸王与太傅在线阅读第1节

    “呦,大哥,快看!一只雪狐啊,这皮毛,嘿嘿剥下来肯定能耐不少钱。”嗯?是谁?是谁在说话?妙音现在状态很不好,仿佛晕车一般,有一股挥之不去的眩晕感。没等她睁开眼好好的打量周围,就被人抓着后颈的皮毛提了起来。“大哥,这狐狸看起来病殃殃的,会不会是什么大户人家丢的宠物?”另外一人嗤笑道:“二弟你多虑了,就

  • 杀戮维度之胆结石

    “陛下不可,陛下不可啊!”李振远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听不见。而跪在地上其他御医一个个将头压极低,恨不得整个身子趴在地上。李恪得到李世民的许可之后,走进来长孙皇后的床前,此刻,长孙皇后床前只有她最信任的宫女阿碧。长孙皇后也已经疼的晕了过去。李恪也不避讳,伸手摸了摸长孙皇后的额头,正常,那就排除了急性阑

  • 特种兵:我能无限变强在线阅读重返京

    他们只区区二十几人,毕竟是在戎狄的地盘上也不能太过放肆,怕那些杀手的增援追来,便不敢久留,一番兵荒马乱将可怜的南央公主解救出来后,几人只在营地拣了些必需的吃食和水囊便匆匆上马,原路返回,策马狂奔而去。这归去的路途可比来时艰辛得多,日夜兼程,陆梓梓一路风餐露宿,席地盖天而睡,就着清水吃些硬邦邦的干粮,

  • 都市之无限刷寿命在线阅读第五节

    【纽约2012年】众人纷纷坐直了身体。虽然已经猜到了大部分真相,但看着未来的自己真的出现……实在是心情复杂。【三颗原石,两颗在上城区,一颗在下城区】众人看着尴尬扶额的未来浩克,都笑了。托尼和索尔尤其夸张。【要不你也砸砸东西,找找感觉】“哈哈哈哈!”就连娜塔莎都没忍住勾了勾唇,倒是托尼和史蒂夫对视一眼

  • 玄幻:开局杀主角第十章在线阅读

    //宇智波泉奈有点意外。——一是因为大筒木羽烟居然这么直接就承认了这件事,二是因为这还是对方这些天来第一次开口说话。但宇智波的二当家最终只是不在意地笑了笑,像是完全没有在意宇智波一族被人耍了这件事,仍旧温和道:“虽然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但还是给你几个忠告。”要是黑绝在这里他一定会立马指着宇智波泉奈说

  • 小白的星辰冒险在线阅读第八节

    青山沉默了半晌,然后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青雨你就别担心了,好好修炼就是。”青雨很不服气:“哥,你不会这一次还要忍着吧?”青山摇了摇头:“时间自会检验一切。该来的总归要来。”“哥。”青雨执拗不肯。青山笑了笑,拍了把青雨的肩膀:“我的好妹妹,你的心意哥心领了。但是这件事情事关重大,要是哥有

  • 掌上骨第9章在线阅读

    时近冬至,日头格外迟来,虽已近辰时,外头还是灰蒙蒙的。邵峰是个从不睡懒觉的人,生物钟比闹钟还准时,等到他睁开眼便知道差不多七点多左右。身边的少年兀自睡得深沉,昨儿一整日的奔波当是将他累坏了,他脑袋深深埋进自己的怀里,鼻息均匀,让人感觉得到安宁的气息。邵峰本欲起床,可他一动,阮唐便咕哝着有些不安起来。

  • 每天都被仵作打脸[破案]在线阅读第9节

    少女两只美丽的大眼睛转动了几下,转头向着老和尚说道:“老和尚咱们说的条件可要改改了。”面对如此强大的黑虎帮帮主少女打算把先前所提出的条件再提高几下,如此好的时机可不能错过。老和尚面色难看的说道:“怎么改。”“把先前借异宝十天提升到一个月。”少女说道。老和尚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我同意,但是前提你必须

  • 谁最合适在线阅读第4节

    “唐护卫,你的房间在少爷的左边,王护卫,你的在右边,你们先稍作休息,晚点再带你们去见少爷,我还有事要忙,就先下去了”“诶…!请等一下,我们该怎么称呼您呢?”笙晗急忙叫住管家。“喔!大家都叫我常叔,你们也叫常叔吧!”“好的,常叔”俩人异口同声到。上官忆雪在房间里走过来又走过去。“小姐,你不要在走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