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男配迷上了狐狸精[穿书]在线阅读第2节

作者:花左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一章 稚子

人族新历九百四十一年,也是魔族新皇历九百四十一年。九百四十一年前,魔族在最鼎盛之时举族攻入人族境内近万里,直逼人族圣地天阳山。在紫阳河一战中,魔皇不敌当时的人族圣尊逍遥子,身受重创,大魔君白长夜为了保护魔皇,重伤逍遥子,却被人族火圣司徒烈封印。第二年老魔皇白非夜重伤不治,大魔君命魂灯长繎而无法破印而出,最终二魔君萧铭越以铁血手腕接任魔皇,统领魔族全境。同年,逍遥子病逝,弥留之际将一身斗气灌顶于寒圣,使之强行破入圣人八转境界。寒圣成为人族新任圣尊,当是时,人族甫经战火,百废待兴,寒圣遂更年号为新历,取义欣欣向荣,万物新生。

魔族和人族最后一战失败后便开始走下坡路,但是两族边境处的战争却连绵不绝,八百里边境线狼烟处处,烽火遍地,在新魔皇的铁血政策下,魔族近半区域的子民对战争并不陌生,对人族更是有发自骨子里的仇恨。

魔族东北部,白象郡,此地距离魔族东北边境不过五百里,地势偏远,民风彪悍,但是因为靠近人族边境,往来多有行商走客,因此子民生活倒也算富裕。

白家是白象郡第一大家族,此时正值深夜,白家府中却一片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连白家家主都亲自出现。

“贺兄贤伉俪喜得麟子,连我白家都沾了许多喜气啊。”白飞宇一身青衣,腰悬一块品质极好的羊脂白玉,英俊的面庞上挂着真诚柔和的笑容,向院中的黑衣男子抱拳行礼。

黑衣男子身材魁梧挺拔,凤眼蚕眉,狮鼻阔口,相貌英俊且带有极致的阳刚,身上更是带着一股浓重的军营气息,肃杀而冷酷,此时却眉梢眼角尽是笑意,不经意间便露出了嘴里一颗虎牙,顿时就显得多了些生气和喜意。他看向白飞宇,仍是开心地笑着,客气道:“实在麻烦飞宇兄了,小弟此行实在不巧,恰逢拙荆分娩,在这白象郡又人生地不熟,只听闻白家家主义薄云天,广迎天下来客,才斗胆叨扰。”

白飞宇爽朗一笑,指向身后一名老者,向黑衣男子道:“北英兄,这位先生是周围七郡中最有名的王算师,若是公子没什么不方便,不妨让王大师替公子看一看面相?”

“飞宇兄费心了。王大师,请。”贺北英闻言神色一正,向白家家主和算命先生抱拳道。

进了里屋,贺北英从熟睡的妻子身边将婴儿抱起,却不料手臂一重。他低头看去,却发现妻子仍闭着眼,只是近乎本能地抓住了婴儿的裹衣。贺北英微微一笑,眼神柔和,轻轻握住妻子的手,靠近妻子耳边轻声道:“放心,是白兄请了算师,要给咱们儿子取个好名字,搏个好前程。”

妻子的手松开了,他握着妻子的手,轻轻放下,掖好被子,才抱着婴儿出了屋子。

王大师从贺北英手中接过孩子,低头看去。

白色金边的裹衣里,婴儿肌肤莹白如玉,睫毛长而疏,鼻梁挺拔,嘴唇轻抿,薄而透明,额头上一只三寸长的金黄色小角笔直竖着,显得贵气而优雅。

“好!”王大师不由赞道,随后掐指算道:“以后,他叫贺渊吧。”

“多谢大师赐名。”贺北英眼神一亮,随后接过婴儿,抱在怀里轻轻哄着:“贺渊,渊儿……”

“错!”王大师突然道,然后看着一脸茫然的贺北英,道:“他叫,贺渊。戊寅年生于城中,属土命,七月流火,命中火旺缺水,取名贺渊,是取命中大势,如壑如渊之意,固土而补水,五行平衡,先天土脉圆满,修行之事,六年后他检测血脉后,我会再来。”

“多谢大师。”贺北英恭敬施礼,与白飞宇一同将王大师送入客院。

“飞宇兄,多谢了。”出了院门,贺北英真诚地向白飞宇道。

“北英兄不必客气,北英兄既然在落难之际想到我白家,那就是我白家的客人,是我白某的朋友,区区小事,何足挂齿。”白飞宇轻声道,“只是不知贺兄未来如何打算?我看贺兄身上煞气极重,有东北边军的影子,想来是要往京城走?”

贺北英道:“飞宇兄好眼力,在下是从东北回来,这次家中妻子分娩,贺某正是想退出边军,往魔族疆域中部走走,寻个差事,好带着妻儿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年纪到了,毕竟还是求个平淡日子。”

“不知北英兄看我白象郡如何?”白飞宇闻言,眼神一亮。魔族外貌与人族近似,唯独额头生角,是血脉之力的象征,此角出生之时长一到三寸不等,长大后随着修炼,血脉之力被逐渐开发,角会随着增大,直到魔族修为达到骨魔境界,对全身骨骼收缩自如,才能将角收回体内,即便如此,额头上也依然会有一块明显的痕迹。而贺北英夫妇额头光洁,却有明显的魔族血脉波动,至少是两个烈魔境的高手。因此刚一听闻贺北英夫妇有寻业定居的心思,白飞宇立刻起了招揽的心思。白象郡虽然富庶,但毕竟靠近边境,魔族境内,边民实力偏弱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整个东北七郡内,达到天魔境的战士也寥寥无几,烈魔境已经几乎是可以见到的巅峰力量,即便白飞宇自己也不过是烈魔境巅峰,却已经是白象郡郡守之下名副其实的第一高手。

“白象郡民风淳朴剽悍,物资丰富,往来走商甚多,白家更是义薄云天,行事讲究颇有古风,是个不错的地方。”贺北英颔首微笑道。

白飞宇闻言,神色一喜,知道对方这是回应了他的暗示,道:“在下与贺兄一见如故,贺渊更是得王大师青睐,看来贺兄一家确实与我白象郡有缘。既如此,在下斗胆请贺兄留居白象郡,在我白家任一客卿长老,一应吃穿用度与族中执事长老平齐,贺渊此子,在族中地位与在下亲子一概等同。不知贺兄可愿屈尊降贵,助我白家鼎盛。白家上下蓬荜生辉,感激不尽。”说罢,双手抱拳,微微躬身,向贺北英施礼。

“天大地大何处不为家,既然白兄要留,小弟恭敬不如从命,先谢过白兄好意。”贺北英也抱拳施礼。

“哈哈哈……”白飞宇爽朗大笑,将贺北英请进了府中,此时两人一个初得能人,一个得以安居,心情大好,便在书房中挑灯夜谈了起来。白飞宇开始向贺北英介绍起了白象郡。

白象郡,是魔族东北七郡中地域最广,物资最多也最富饶的一郡,郡中凡是达到骨魔境者,全都参与过与人族交界边境的攻防战中,可谓民风剽悍。

白象郡中共有四城,分别为圣象城,白城,安城,北护城,其中圣象城为郡守居住,军队驻扎的地方,守备森严,地位崇高。另外三城分别属于白家,安家,北堂家和王家。其中北堂家和王家共住北护城。这三座城中皆分内城外城,内城为本家人与各长老居住,白城内城也是贺北英一家落户之地,外城则分市集与族落区域,族落区域属于各家附属家族。

白象郡虽为东北七郡之首,但是边民修为实在低弱,如今白象郡境内只有天魔境一人,即白象郡郡守,不算驻军的话,烈魔境也不过十余人,因此两名烈魔境夫妇的到来对白家来说实在是不小的助力。其余三大家族的执事长老之类,大多是在骨魔境,实力不强不弱,刚好足够处理一些事务,却也不会带来不必要的潜在威胁。

考虑到贺北英的军队出身,以及孩子刚刚出世需要照顾,白飞宇决定让贺北英担任白家的家族护卫队总教头,训练城中的一万护卫,对此贺北英也是乐得不用出远门。

正在贺白二人把酒言欢,秉烛夜谈之时,一间地宫中的密室里,这里常年有夜明珠照亮室内的一切布置,密室正中的地面上刻印着一个庞大的八卦阵法,四周摆放着各种算筹、桃木签一类的阴阳风水用具。此时,王大师盘坐在这八卦阵中央,双手捏莲花印置于两边膝上,闭目肃容,念念有词。

角落处一枚精致的白铜香炉中,有极淡的白烟袅袅上升,清雅宁静的檀香味从炉中逸出。王大师抬手一挥,周围的无数算筹顿时飞起,在王大师的头顶飞旋盘绕,最终结成了一个与地面上一模一样的八卦阵,乍一看去,地面的八卦阵如同投影一般。

算筹组成的八卦阵飞快地旋转着,有光暗不一的斑驳光影洒落显现,却极为不清楚。王大师眉头皱起,手再次挥出,大量的木签飞出,作为算筹阵的补充。

“噗”,王大师陡然吐出一口鲜血,算筹与桃木签散落了一地,却在王大师面前摆出了七个规整而诡异的字符。

“十生十世斩天神……”王大师披头散发地坐着,丝毫不在意身后原本乌黑的长发已经白了一半。“果然是,未祭血脉者不可测,自老夫登入天魔境以来,有多少年没受过如此反噬了?”王大师勉强笑了笑,自言自语道,“罢了,既然老夫看到你如此卦象,便替你挡一挡这天神的视线吧……先天土脉,了不得啊,哈哈哈哈……”老人说着说着便大笑起来,映在散落的算筹木签和一头半黑半白的乱发中,显得分外诡异。

这一日,东北边军曾经战功赫赫的将军安居白象郡,白象郡最大的白家张灯结彩,东北第一名算子王无术一卦算去百年寿命,一切只因一稚子。

延伸阅读

蓝宝加盟  http://www.mtvernonplace.com/px93.shtml
蓝宝玩具依照ATI标准生产、质量管理和出厂检验,蓝宝显卡拥有设计,用料豪华,性能强大

杰米兰帝童装加盟  http://www.mtvernonplace.com/smz5.shtml
广州浩桦商业有限公司隶属于香港浩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

火苗加盟  http://www.mtvernonplace.com/xhcc.shtml
火苗水杯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原野加盟  http://www.mtvernonplace.com/xyn4.shtml
原野装饰板材主要包括人造板材、橡胶促进剂等。我们拥有雄厚的经济基础,强大的关系网络,

长沙神来福厨师培训集团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mtvernonplace.com/dpqr.shtml
神来福2013年推荐套餐小吃培训,油条+芝麻球+南瓜饼+葱油饼+早餐稀饭.2000元

昵美创意手机壳加盟  http://www.mtvernonplace.com/gb2j.shtml
昵美创意手机壳按照客人要求录制各种视频,自动生成照片定制在各种产品上,只需用手机扫一

启智小巨人幼小衔接加盟  http://www.mtvernonplace.com/6eo2.shtml
幼小衔接是指幼儿园到小学一年级,这两个相邻的教盲环境之间的过渡!让孩子提前适应小学生

安尔维丽加盟  http://www.mtvernonplace.com/agjc.shtml
安尔维丽内衣项目介绍:安尔维丽内衣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塬则,坚持“质量,

X板栗加盟  http://www.mtvernonplace.com/4t7.shtml
X板栗隶属于东莞一颗栗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是国内首家板栗产业智能创新服务的综合营运

迈东加盟  http://www.mtvernonplace.com/anrk.shtml
迈东美甲经销批发的QQ甲油胶、美甲工具、彩妆、睫毛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因为是你因为是我在线阅读第4节

    至于后面那句话。郑曦就更不待见了。不是明天,也不是一个月后。而是“下次”。看似做出承诺,可大家心知肚明,这是永远不会到来的下次。明摆着的敷衍。郑曦心里默默吐槽。另一边,向晶晶和张翌却明显兴奋过了头。郑曦一脸冷漠。不明白他们在兴奋什么。向晶晶十分惊讶:“你真的不知道?”“知道什么?”“两年前,ATE全

  • 我爱上僵尸之获生

    游城黄家。“喂,黄兄,我听说“圣毒邪尊”游兰思他死了,真的吗?”“当然,飞老大亲手斩杀的,你还不信?”一旁黄雨仑的待从回道。黄雨仑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缓缓张开了眼:“虽然飞老大的确斩杀了那魔头,不过魔头死前杀了无名英雄、封了自己的剑、毁了那英雄的故所......”黄雨仑站了起来,走

  • 玩转爱恋ABC之医院无策

    4“这个,没有好办法。”主治医生哼了一声,似乎是黔驴之技了,最后总算是说了一句:“实在严重了,就做手术吧!”“颈椎部位做手术,风险太大了!”白玲在旁边接话说道。“风险大也没办法。别说我们这小医院,就算是医科大学,也只有做手术一种办法。“就没有什么药么?”段野当然不甘心,心想,只告诉病情拿不出治疗办法

  • 冷小姐之爱上不能爱的人在线阅读第二章

    “……我们现在连线韩国的记者。”“主持人你好,这里是韩国首尔青瓦台,从今天下午3点开始,青瓦台外面已经聚集了超过30W的公民,手持各种标语,要求政府公开真相,韩国政府已经紧急发表了电视讲话,呼吁人民冷静……”“……韩国的各个机场都挤满了人,很多人认为是三胖子的核试验,造成了韩国的神秘现象,为了躲避即

  • 命中注定:恶魔校草爱上倔强丫头在线阅读第一节

    戊都国325年......这时的朝廷,无论何人揽起大权都会是一块烫手山芋,国库空虚,王帝徒有其名。本该到帝子恒登基时,太师东苍竟成却称,“举国上下能拿得出百万雄狮千万财宝之人才配称为君”众人虽知,说这种不可能之事,其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帝子恒登基但东苍家三儿一女,大儿是常常跟着帝太子车宜的常胜将军东苍奇

  • 好好学习,甜甜恋爱之巧克力豆嘎嘣脆(7)

    “咳,盟主。”季子祁扯了扯顾晓楼的衣袖。顾晓楼摇着头,手拍了拍季子祁的肩:“我也不想笑,可实在是太好笑了。”这两人人太有意思了等顾晓楼守住了笑声,峨眉派的帅大叔才是皱着眉,问道:“不知盟主为何见我发笑?”顾晓楼连忙摆了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只是我刚好想起个笑话而已。”开玩笑,她总不能说,自己认

  • 爱情公寓第六季:张伟的奇妙冒险之追击田伯光(8)

    追击田伯光青年的笑声忽然戛然而止,就像什么卡在了喉咙里,他艰难的想扭转脖子。身后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如果我是你,就不会乱动。”青年的头僵住了,从他的肩头,王青的笑眯眯的脸慢慢的探了出来。原来,虽然朱子柳去找郭襄了,王青始终难以放心。况且郭夫人和郭靖并不知道王青是追踪的高手,因此王青留下一封书信,孤

  • 来,本座教你怎么死![快穿]在线阅读AA

    终于等到老钟在讲台上说完话都12点了,等下还要下操场听校长讲话,现在又正值夏天我看了看蔺慔的小身板,虽然挺高的,但是很瘦,现在又正值夏天,室外温度更是高达37度(我绝对没有说,我只有一米七的事实)结果老钟一走我的小角落就被一群女生,和一群爱好学习的中等生围的水泄不通我在小角落,第一次来那么多人,还真

  • 好吃小鬼爱美人(原名小鬼历险记)第七章

    这一天早上,桑梓哈欠连天地睁开了眼睛。意料之中的,黑豆又已经蹲坐在了桑梓的床前,等着桑梓去遛它。自打住进了巫家堡,黑豆就再也不能在早上偷溜去野外捉鸡吃了。这之后,黑豆每天早上的常规活动就变成了等桑梓带它去遛弯。桑梓遛黑豆的地点是巫家堡的内院。巫家堡占地面积非常大,几乎盘踞了蚩尤岛三分之一的中心位置。

  • 专治强迫症之章这是什么兽兽(下)(6)

    只在魔法皇后的记忆中看到的存在,竟然真的呈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刘景德的双拳啪的一声握紧了。“你是什么……”刘景德有心要问你是什么人,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对方头上的金色独角已经清楚的表明了身份,哪里还能用人来称呼。或许,刘景德真的应该问一声:“阁下是什么神……”但这样的话又哪里能够出口。“喔?”老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