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封神有主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默非玄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会努力活下去。]

——松本·手记

一个人的成长需要多久?

一年?又或者一个月?

对于松本清张来说,从一开始无法忍受到习以为常,只用了短短三天。

带着漠然色彩的灰色眼睛注视着眼前被红色所浸染的场景,松本清张面无表情的脸下已经开始条件反射般的思考——

我能在他身上得到什么利益吗?

“救我——”男人因惊恐而扭曲的面容看起来十分可怕,身上布满粘腻的血液,有很大一部分是他自己的,而他的腿正在被一群野兽啃食。

是的,野兽。

即使那实际上是个被称作野兽的人类。

松本清张在他附近停下脚步,用带着几分漠然气息的灰色眼眸审视着眼前向他求助的男人。他的一只腿被撕下半截,拉扯着他的血肉的是一个瘦骨嶙峋看不出人样的生物,拥有豺狼般的眼睛和尖利的爪牙,下半身穿着宽松破碎的裤子,*露出的上半身上布满了狰狞的疤痕,以及血肉撕扯下来的痕迹。干枯没有光泽的棕色头发已经披散到了肩膀处,凌乱的交错在一起。

那是贫民窟的一大特色,在贫民窟边缘部分流浪着的野兽。

舍弃了理智与人格,凭借着基本的饥饿本能靠袭击人类和啃食垃圾活下去。

松本清张很幸运的在不久前看到了由人类沦为野兽的全部过程。

被抛弃的人类来到了世人所遗忘的地方。

没有能力生存下去的人们,胆怯而又弱小。

他们总会陷入无穷无尽的饥饿与折磨。

于是啊,渐渐被饥饿支配的蝼蚁们,

丧失了神智,

丢弃了为人的资格,

为了满足饱腹欲,

袭击了人类。

靠着袭击同类,袭击那些能力不足心生胆怯的人类,啃食同类的血肉,在被原始欲望所支配的条件下,如同野兽一般苟活着。

“我能得到什么呢?”

松本清张缓缓蹲了下去,近距离看着那张五官扭曲的面庞。他的一只手懒散的撑着下巴,非常悠闲的欣赏着男人苍白扭曲,透露着急切与惊恐交加的脸。

“我……我能给你想要的!食物和水!甚至是药品!!你想要的一切我都给你,快!救救我!”

松本清张眨了眨眼,灰色的眼睛里依旧是无法化开的漠然,带着点颇有贫民窟风格的空洞味道,但却意外的很有神。

“啊,真是抱歉啊。”松本清张面无表情的继续说着听不出一丝歉然味道的话:“你说谎了呢,那种东西,你根本就没有吧。”

松本清张那双漠然如同死水般平静的灰色眼眸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的眼睛,深藏在里面的冷漠如同一把刀般尖锐而刻薄,锐利的色彩闪烁着冰冷的味道,让与之对视着的男人再次惊恐的缩了缩眼球,里面除了不可置信和绝望之外就是颓废的色彩。

松本清张说完以后站起了身体,从男人身边绕了过去,手中的匕首快速攻向了抓着腿啃的‘野兽’,没有意外的,下一秒,滚烫的鲜血从脖子处的大动脉喷涌而出。

“嗯……果然还是不太习惯么。”松本清张若有所思的看着手中被飞溅着的鲜血所染红的银亮匕首,又看了眼还在绝望和颓废之中挣扎着的男人,撇了撇嘴。

在贫民窟已经生活了三个多月的松本清张早已经染上了这里的一些习惯。

例如,尊敬强者,服从强者。

对弱小的人抱着不屑一顾,带着除了对自己以外的生命漠然的态度。

强者为尊,胜者为王。

这一条规在混乱的贫民窟内一直是被所有人不约而同信服着的。

松本清张是个新人,但他却用十二倍的速度去快速学习生存下来的方式和本领。

他想活下去,原因很简单。

他很年轻。

确实,他的确很年轻,年轻的过分,只有不到八岁的年龄,是个实打实的小孩子。但他也很快意识到了,贫民窟是个混乱的地界,他们可能会因为你是个小孩子而轻视你,但绝不会因此而手下留情或者抱有同情心。

但混乱也有混乱的好处。

从尖刀下滚出来的一身本领和对人心的透彻便来源于这混乱。

松本清张是个聪明的小孩,他学什么都快,他的本性也比任何人想的都要冷漠无情的多,天生理智占多数的情感,使他更加深层了解到贫民窟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

人命如草芥,有一定的阶级性质,混乱却又井井有条,看起来资源匮乏但却能活下那么多人,是矛盾的综合体。

在贫民窟外围,生活的都是些软弱无能的平庸者,靠别人的施舍或者是垃圾堆里生存;游荡在外围的‘野兽’看起来吓人却只有一身疯狂和毫无章法的打法,只要掌握点技巧就能迅速击杀。

在贫民窟中层,则是一些有能力的人聚集在一起,大人小孩都有,但小孩的比例很稀少,主要的特点无非是都有一定的自保能力,有生活来源,都见过血杀过人,胆子大一类的。

中层的厮杀相比起来更多一些,因为这里的人都靠抢夺他人食物来生存。

至于最中间的里层,松本清张并没有去过,也只是听起几个人谈起过,那里的人不愁食物和水,连稀缺珍贵的药品也都有,但里面的人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就像一个黑帮一样的团体组织,属于不好惹的那一种。

听说,贫民窟权力最大的那个人,还与恶名赫赫的港口黑手党有过几次的合作。

不过对于他而言,最重要的无非是在中层的势力范围内站稳脚跟才是,要知道这可关乎于他以后的生活质量。

想到这里的松本清张眼睛微眯,一丝锐利之色从眼中一闪而过。他回过头,看着依旧保留着向前爬行姿势向他求助的人歪了歪头,轻声说道——

“其实你知道的吧?失去了一条腿的你即便现在侥幸活了下来,但是之后你还是会死的吧。”

“明知道迎接自己的就是死亡,也还想拼命挣扎多活几天。”

“即使痛苦,也想要活下去,哪怕是多停留一秒钟也罢。”

“可是这里是贫民窟,没有如同书中描绘的美好那样,在死亡的最后一刻会看到灿烂的晨光,也不会迎来救赎式的曙光。每天都与死亡、鲜血打交道,即便是最后一刻也是一样。”

“这样的世界,值得吗?”

值得吗?这个世界值得为此多停留一秒吗?

即使承受痛苦和折磨,也要继续活下去看这个世界吗?

灰暗、肮脏、我们不过是社会上的垃圾。

我们用他人生命来换取自己的生存,内心早已肮脏丑陋,这样的自己,真的值得吗?

明知道世界的残酷与冷漠无情,可还要去努力活下去,支撑着你的,到底是什么呢。

值得吗?

松本清张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他想得到对方的回答。

“我不知道。”

过了很久,松本清张才听到对面传来的声音带着颤抖的回答。

“我就是想活下去啊——活下去有错吗?!!”

他低垂着头咆哮着,低吼声嘶哑而难听,却仿佛道尽了所有的力气。

“苟且偷生又怎样?!像个过街老鼠又怎样?!即便我们从未被世界所接受又怎样?!我只想……我明明只想——”

“让别人知道!!我曾来到过这个世界上!!!”

大风刮起,一时间除了风声和男人喘息着的声音,静籁无声。

他的唇有些颤抖,两眼早已充满血丝变得通红,眼泪糊满整个面庞,十分狼狈。但与他狼狈的外表不相符的是他的内心一片清明,或者说,松本清张把所有事情挑明后,那隐藏在一层又一层的复杂感情下,模糊的存在顿时变得无比清晰。

“啊。”

松本清张应了一声。

“但是你很快就会死了。”

男人沉默了一下,又继续回应了一句:

“对,我很快就会死了。”

“会的。”

在他说完后,松本清张顿了一下,突然冒出了一句让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话。

松本清张转过身来,走到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睛,面无表情的脸上挂上了淡淡的神采,灰色的眼眸中是一片沉静。

“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吧,这样至少你临死之前也知道有个人知道你曾活着,活在这个世界里过。”

男人愣了愣神,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喉咙中挤出两声意味不明的音节,却带着苦涩的味道。

“我没有名字。”

松本清张微微一愣,他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那个面容平凡毫无特点的普通男人,随后发出一声微不可查的叹息声。

是啊,他都快忘记了。

贫民窟的人是没有名字的,名字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奢侈品。

如果说有了名字才算是来到过这个世界的证明的话。

那么,贫民窟的人都是从一开始就被世界拒之在外,是真正意义上的放逐之地。

拥有名字的人,很少很少。

在贫民窟,强者为尊的地方,也只有强者才有名字与代号的权利。

对于从生到死一直在贫民窟生活的人来说,名字这种东西,既是一种荣耀也是种不可求的东西吧。

“松本清张,我的名字叫做松本清张。”

松本清张直视着他,眼中是认真的坚定色彩。

“你记住,你死之前,有一个名叫松本清张的人知道你曾经活着,在这个世界上。”

男人又是一时的怔然。

他扯开嘴角想笑一笑,但拉出的笑容比鬼哭还难看几分,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加上那张布满泪痕的脸,露出的感觉十分诡异。

“谢谢。”

他原本想说这两个字的,然而喉咙不知为何干涩的厉害,始终都发不出一个像样的音节,只能张开嘴巴做出了嘴型。

松本清张看着他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样子,不知为何心里有些酸楚,他也想笑一笑,但笑不出来。

松本清张看了看他,上下一打量便知道他活不了多久了,最多能活几个小时了,那还是在有药物的情况下,毕竟这人不光腿被撕裂了一条,被掩藏在衣服底下的腹部也开了个大口子,鲜血汩汩流出,不注意看还真发现不了。

一个小时,就会失血过多而亡。

松本清张将他扶起来,靠在墙壁上,用尘土将一部分血腥味给掩埋住,随后便跟着他一样,靠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两人之间还是有点距离,不能说远也不能说近,但松本清张能十分清楚的听到对方身上微弱的呼吸声。

一时间又是寂静无声。

松本清张听着他越来越微弱的呼吸声,一种深深的疲倦感袭上心头,他闭上眼睛,手从腿上放了下去,触感却是一片温热的模糊感。

血已经蔓延开了。

已经蔓延到他这里了。

松本清张将匕首握在手中,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脑中一片混乱。

松本的心有些慌。

那是一种多年塑造的思想在一瞬间被打破的慌乱感,否定了自己的慌乱感。

但不知为何,他的思维越混乱,感知反而更加清晰起来,他似乎可以听见那人鼓点渐弱的心跳声,愈加微弱不可闻的呼吸声,渐渐被血液夺走的体温变得冰凉。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席卷全身,他什么都不了,他能做的就是看着对方死亡。

死亡这种事情,真的是经历多了就会变淡了吗?

或许,等到有那一天的时候,自己的心就会变得跟以前一样坚定理智淡漠。

心如磐石。

延伸阅读

琅岛酒店加盟  http://www.dynamicarts-bg.com/any6.shtml
琅岛连锁酒店(湘潭海关店)位于湘潭市建设南路芙蓉路口海关对面,地处桂林市繁华地段,交

中教文化加盟  http://www.dynamicarts-bg.com/gd1q.shtml
2014年,IT行业包括热钱投入在线教育的资金高达10亿美元,除BAT、腾讯、阿里、

兔兔牛加盟  http://www.dynamicarts-bg.com/pmoa.shtml
兔兔牛童装总部是童装、针织童装、童裙、童裤、童鞋、童西装、羽绒服、背心、卫衣、童装、

张博士医考中心加盟  http://www.dynamicarts-bg.com/6uz8.shtml
张博士医考中心公司是国内医学考试成立最早、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一家医学培训机构,其成

比家超便利店加盟  http://www.dynamicarts-bg.com/uxig.shtml
广州市环鑫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初创于2008年,现拥有3个运营基地7家分公司,分布在广州

志鸿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dynamicarts-bg.com/u6ng.shtml
志鸿汽车美容加盟。志鸿汽车美容公司是一家集换油保养、洗车美容、检测快修为一体的专业汽

oneheart鲜花加盟  http://www.dynamicarts-bg.com/ukjp.shtml
心意鲜花oneheart,中国鲜花礼品行业品牌服务商,2016年,心意鲜花网依托于强

芽呗早教加盟  http://www.dynamicarts-bg.com/un9f.shtml
芽呗加盟品牌隶属于上和教育咨询(天津)有限公司,2010年公司以婴儿水育所需要的设备

新浦加盟  http://www.dynamicarts-bg.com/a05p.shtml
新浦金属材料有中技术人员占20人,历经多年的努力与发展,现已成为华东地区钢铁企业。在

大谷汽车配件加盟  http://www.dynamicarts-bg.com/uunw.shtml
大谷汽车配件加盟。大谷汽车配件是大谷(东莞)汽车配件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大谷(东莞)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英美]外星人都得死第三章

    早上醒来,陈芊芊闭眼坐起,伸了个懒腰,睁开眼便见到一张近在咫尺的脸。“韩,韩,韩——”陈芊芊大惊失色,话都说不完。她昨晚一直没见到韩烁真容,谁曾想他居然与那个讨厌鬼长得一模一样!“狗男人。”陈芊芊脱口而出道,说完便知自己失言,立刻捂上嘴。“你说什么?”韩烁语调温柔,好像没有听清,但陈芊芊能看到他眼中

  • 我成了新手村大BOSS之出发魔渊山脉

    “嘿嘿,走吧,我的乖乖徒儿,为师带你去修行啊!”聂老满脸猥琐的挫着手。林木求助的看向林焚,努力做出一副委屈的表情。林焚也是不舍,试探着问道:“聂老,你看,在家族里修行不好吗?所需之物,一应俱全!”“一应俱全?”聂老嗤笑道,眼神轻蔑,“玉不琢不成器,老夫要带他去中州、南岭交界处的魔渊山脉。”林焚闻言,

  • 天玄异变之蛮荒苍兽涂山灵狐3

    青琬被璟瑄拉着去走了好一阵,问了句“还有多远啊?”璟瑄回头笑道“莫急,前面就是了,可是累了?”青琬摇头,又跟着璟瑄向前走,突然感觉好似背后有一人快步的紧跟着,青琬正想瞧瞧是谁,却听一声‘琬儿’,青琬减慢脚步想试着听清楚些,却感觉手腕一紧,璟瑄回过头,如玉般的双眼带着一丝的警惕,“你干什么?”青琬吃痛

  • 私藏一万吨喜欢在线阅读第3章

    苏秦和袁玉返京已经是深夜了,西区的别墅却还是灯火通明。硕大的客厅内,袁然手里掐着雪茄,穿着睡衣坐着。“哎呀呀,阿秦和玉儿这么晚还没吃饭吧,徐妈,你去把饭菜赶紧做出来,对,那个糯米糕,玉儿最爱吃,一定别忘记!”兰芳又是兴奋又是激动的,她连连看表:“怎么还不来,飞机晚点了?”话音刚落,门被一把推开,人还

  • 清风寨入学

    田大力,八岁,五岁开始学武,田小婉,五岁,两人乃幽州人士,均懂些粗浅文字,父母双亡。完颜洪烈在书房听完宇文义的报告,问道:“你看这两个小孩如何。”宇文义沉吟少许,说道:“禀王爷,依卑职所见,田大力长的比常人高大些,又有股狠劲,有些练武的前途,好好打磨,以后护卫小王爷是一把好手。”完颜洪烈在书桌上敲了

  • 万里桃江在线阅读第8节

    往后的接连几日,楚国都被一场秋雨覆盖。这场秋雨并不大,却连绵不止,打在脸上就好像是被棉絮轻抚而过。天空飘满了淡灰色的乌云,这些乌云不像夏至十分来临时的那般狂躁不安,更多的只是淡淡的云过烟过。通往丹阳的古道上,一辆马车正徐徐驶着。也许是因为秋雨,也许又是因为还在丹阳数十里外的古道上,绵绵长路只有这一辆

  • 啤酒加枸杞在线阅读第六节

    欢腾持续了一天时间就渐渐淡下来了,朱雀被家族叫走了,她是家族的大小姐,家里本来就不许她玩**的,创造**才是她们的使命。然而新世纪**的出现让所有**商都破产了,每个国际赛都能获得天外人给的次元奖励,那是其他**商能给的?所以朱雀成为了圣兽队的一员,但是家族的宴会她还是要参加的,虽然她很想和自己的玄

  • 大唐:我有无限大礼包在线阅读第3章

    用过午饭后,还有半个时辰的午睡时间。学堂里有供皇子和伴读们休息的地方,梅洵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下午是习武,习武教头姓马,高大威猛一身的腱子肉,看起来就十分靠谱。太子殿下头一回习武,要从基本功练气,先是扎马步。扎马步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不消片刻梅洵的额头直冒汗,腿肚子直打颤,身体摇摇晃晃,有些站不稳,

  • 特种兵奶爸:陆战之王在线阅读第七节

    空气中到处漂浮着诱人的胭脂味,沉香木做桌椅,香味交织,直叫人沉迷于□□。现在是白天,来的多是有些才情的风流文人,不享巫山云雨之乐,和官妓谈诗论道。沈拂和萧燃坐在二楼的贵宾间,是看下方台上表演的最好视觉。女子翩翩起舞,灵巧的转了几圈,水袖间抖落层层花瓣,引得一众喝彩声。“看中哪个了?”萧燃未曾多看一眼

  • 都市之最强系统在线阅读较真

    滚上来?还立刻?还马上?林子沐嘴里咬着龙虾,低头看了看夹在腋下的T恤。哎呦我去!啃得太欢,忘了这茬!要坏菜,林子沐把嘴里咬了一半的龙虾三下五除二给啃利索了,龙虾壳一丢,夹着T恤颠颠跑到电视柜旁,打开柜门,把医药箱翻了出来。医药箱还挺大,林子沐随手把夹着的T恤拿下来放在医药箱上,抱在怀里,颠颠跑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