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五行驭灵师之林间侍卫(3)

作者:九萧 来源:晋江文学城

父亲母亲哭着将我埋在了后山上,我也跟他们走了一路,看着熟悉的人如今是抬着我的棺材,将我下葬。

我再没见秀才哥哥,也没跟着爹娘回去,还回去,有什么意义呢?谁也看不见我,听不见我说话,这后山的风真大,飞来飞去的一群乌鸦,吃着爹娘留给我的贡品,乌鸦的羽毛真黑,嘴巴和爪子确是鲜红的。

太阳就要落下山去,夜色降临,我还坐在坟头上,不知该何去何从,没有鬼差来抓我,难不成是我死得不是时候,鬼差也不知道我死了,要不就是最近死的人太多,黑白无常也忙不过来,听说最厉害的恶鬼是会吃人的,那我在这里,是不是过不了今夜呢?

害怕得呆不下去了,我顺着来时的路,想趁着天还没黑透,走出这乱坟岗,走过山坡上的林子,找个离镇子比较近的地方,这样大约就不怕恶鬼了。

这天真是黑得快,有些出乎意料了。刚刚走了几步就不见了夕阳那最后一点余红,天边显出一点星子来,我想起了棺材铺,想起了往常这个时候,娘都会做好了饭,一家人围着烛火,和和气气地吃晚饭,爹高兴的时候,还会喝上一辆盅酒,我小时候就怕那些黑黢黢的棺材,上面画满了各色的人物花鸟,打开来时可以闻到木头和颜料混合的特殊味道。

我常常幻想,那些花纸做的人和动物,还有房子真的会陪着死去的灵魂在地下生活吗,现在确是知道了,但是又能去说给谁听呢,如果没有周老大,如果不是他害死了我,就是那样平淡淡的日子,或许我可以一直过下去。

爹娘报官了吗?没有,这几天在家里是没见到的,大概不是他们亲眼所见,周围的人也不会有愿意给我作证的人,谁也不敢惹周老大,不对,周老大是县太爷的侄子,县太爷对他的所作所为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算知道了,估计也不会把他怎么样吧。

活着的时候被欺负,死了还要被欺负,难道没有钱,没有势,活着就是罪吗?那么,身为普通老百姓的爹娘生下我,没有看好我让我死去,就是在犯错误?他们什么也没做错,或者的时候要忍受欺压,女儿死了还要承受痛苦,忍气吞声?

这不公平的世间,我虽然死了,但是好似还在这样肮脏的世界,不如我来主持公道,杀了恶人周老大,清水镇的人就再不用交保护费,秀才哥哥上下学也不会被侮辱,但是我握不住阳间的一草一木,我又怎样才能杀了他呢?

夜色罩在了山头上,我回首遥遥望了一眼,爹娘给我烧的香烛的最后一缕烟,也熄灭了。

满天都是星星,原来这山头上,一个恶鬼也无吗?我都要走出林子了,谁也没见着,只听见树上栖息的鸟儿,偶尔的一两声叫唤。

做了鬼,不会冷,不会饿,但是可笑的是,竟然还能思考,听说做鬼做久了,会变成恶鬼,如果是怨气很盛的鬼,那么变成恶鬼的时限更短,我这个样子算不算怨气很盛呢?

到现在也没有人来抓我,是我躲得太偏僻了吗,黑白无常才找不着我?但是我明明也没躲啊,被抓了就要喝下孟婆汤投胎,会忘了前世认识的所有人,做过的所有事,生前犯了错的鬼,还要被拉去受刑罚,甚至下十八层地狱,想一想我是确实没有做过什么坏事的,应当会直接投胎。

但是忘了这一切,忘了秀才哥哥,我能做到吗?秀才哥哥攒够了钱,会不会去考状元,或者娶个女子当媳妇呢?真后悔生前没有好好问过他,以后会怎样打算,现在死了,留下遗憾,横竖我怎么想,也没有人知道了。

出了林子就能望见镇子上的灯光,星星点点,我似乎还能闻到人家院子里飘出的饭菜香味,我找了一棵树,悠悠飘上去,打算找个树杈坐上去,就这样度过离开家后的第一晚。

但是却不想被一股大力掀了下来,我一头栽在了地上,摔了一嘴泥巴。

“你谁啊你,看都不看清楚就往人头上坐啊?”

我吃痛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树上将我掀下来的人,是个白衣少年郎,不过不像人,闻不见阳气,回想刚刚推我的那一下子,又凉又急,大约是个鬼吧。

“你是鬼吧?”

“你才是鬼呢!我看你不仅是鬼,还是个新鬼吧?一点规矩都不懂,不知道给资格老的人让地方吗?居然还敢坐我头上!”

他说着飞身下来,揪起了我胸前的衣服,我瞪大了眼睛看他,这人刚刚下来的样子明明像是生前练过武功的人,他若是现在打我,那我一定死了,不对,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怎么还会死呢?

“居然是个小丫头,算了,前辈我也不跟你计较,不过我警告你啊,不要靠近我,这片林子,都是我一个人的你哪来的哪儿凉快去,听见没?”

他说着松开了抓我衣襟的手,我上前仔细瞅一瞅他,这厮黑眼圈好深,脸还惨白惨白的,头发跟衣服倒是挺整洁的,腰上居然还带着一把刀,果然生前是个练家子啊。

不过看着年纪好像比我还小嘛,怎么就是前辈呢?

“不是,看着你比我小,怎么就是前辈呢?虽然我敬你生前会武功,但是也不能仗着武功欺负人是不是?林子这么大,一棵树你这一头我那一头,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

“你这是,在跟我打商量?我没听错吧?”

他说着向我逼近,露出恶狠狠的表情,右手也伸向了腰间别着的那把金刀,我吓得逼上了眼睛,一动不敢动。

半晌,却听不见声音,我睁开眼睛时,看见他居然又会回树上去了,原来他只是假装很凶,其实根本不凶嘛。

“喂!我警告你啊,不许靠近我,之前坐我头上的事,我作为男人,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是,这是我的树,你不许上来,要睡找别的去!”

好吧,看在他有刀,不,年龄小的份上,我找别的树。

我找了棵树,飘上去坐下,靠着树干,望着那头的少年,闭着眼睛,不知睡着了没有,但是看他的眉眼,活着的时候大约是个非常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不知有多少小姑娘会喜欢他呢,穿得也很像那么回事,大约活着的时候是在不错的人家,但是已经死了呢。

“你睡着了吗?”

那头不说话,像是真的睡着了一般。

“喂,其实我才死了三天呢,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我被恶人推到了河里,我家虽然在河边,但是我不会水呢,就被淹死了,你死的时候,你爹娘伤心吗?”

那头突然传过来一个闷闷的声音:

“我没有爹娘。”

“啊?你醒了?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说我的,你不用在意就好。”

他起了身,也像我一样靠着树干,夜色太黑,我看不清他的眼睛是睁着还是闭着。

“我没有爹娘,我自小长在叔父家,武艺出众,十三岁进宫当了侍卫,跟着太子去打猎,太子受伤,当时跟着去的侍卫,全都被杀了。”

“你是大内侍卫?”

“嗯。”

“那你现在多大?”

“十五岁。”

“你死了多久了?”

“一起死的兄弟都去投胎了,我一直没去,游荡人间,已经半年有余。”

“为什么?鬼差不来抓你吗?”

“你不也是没被抓吗?”

“我也不知道,我死了之后谁也没见着,也没见鬼差,好像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不会吧?我死后被鬼差告知,只能待在这片林子里,等一个人。所以我飘了半个月好不容易找过来,等了半年,还是没等到那个人。”

“那你想去投胎吗?”

“投胎?我也不知道,想也没有人引路,我接了命令,只能待在这里,阳间的很多东西,现在也不去想了,好像再活还是这样,都没有太大区别了。”

“你武功很高吗?”

“武功?还行吧,高不高,我也不知道。”

“那你能帮我杀个人吗?”

“杀推你下水的恶人吗?你说我连这里都出不去,我能杀谁,更何况鬼杀人,也是犯法的,生死有命,没听过吗?”

“你一个会武功的人,说起话来怎么也像秀才哥哥一样文绉绉的?他是恶人,我是冤死的,一命还一命,有什么不对吗?我爹娘生了我,又不是来给他杀的。”

“姑娘,你可以跟鬼差去说你的冤屈,但是你告诉我,是没用的,真正死得其所的,这世间又有几个呢?”

“那你能借你的刀给我吗?我自己去杀。”

“我的刀?你拿得动吗?”

“别小瞧人好不好?我有什么拿不动的!”

我飞身过去,立在他坐着的树干上,把手伸向他,他笑笑不说话,从腰上解下了那把金刀,递给我,我接在手里,他一放手那刀就直直落下去了,差点也将我拽下去,他捞了一把,扯住了我的衣袖,我才抱住了树干,半晌咽了口唾沫。

看来借刀杀人这一招是行不通的。

他手一扬,那把刀好似会听话一般,直直飞上来落在了那人手里,我眼睁睁看着他又把刀系在腰上。

“有什么事,明天再去做吧,你刚死,白天出去也没什么大碍的。”

“什么意思?死得久了就不能白天出去了吗?”

“死得久了,大概超过两个月,就像我现在这样,不能靠近生人,不能见太阳,太阳的光和生人的阳气都会灼伤皮肤,久了还会魂飞魄散。”

“那鬼差呢?他们怎么可以白天去人间?”

“他们是阴间的官差,有金身护体,白天出去,跟常人无异。”

“原来这阴间跟阳间都一样啊,横竖都是当官的舒服,世上哪有公平,都是说出来骗傻子的。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还是夜里去杀了那狗贼,就算下地狱我也无所谓了,横竖都已经死了,他欠我的命,不能就这么算了。”

延伸阅读

鸿懋元加盟  http://www.sosyetiqhaber.com/xo0s.shtml
上海鸿懋元化工有限公司2005年成立,从事乳品行业CIP清洗用酸性复合清洗剂及碱性复

伊斯曼加盟  http://www.sosyetiqhaber.com/awws.shtml
经销优势:个性:顾客的每一件衣物,我们都进行单独洗涤与其他顾客的衣物完全分开,洗净的

天冠啤酒加盟  http://www.sosyetiqhaber.com/purh.shtml
天冠啤酒位于贵州黔西北之明珠金沙县,山青水秀,林泉丰茂,气候宜人,加以的禹龙潭泉水及

皮特公爵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sosyetiqhaber.com/68v6.shtml
皮特公爵皮具护理是上海皮特-公爵护理全球连锁机构旗下的品牌。**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

芭尚加盟  http://www.sosyetiqhaber.com/ukux.shtml
芭尚隶属于深圳市盈鼎轩珠宝有限公司,是银条、银碗、银筷子、银象棋、银手镯、宝宝饰品、

君兰服饰加盟  http://www.sosyetiqhaber.com/paed.shtml
君兰公仔位于各地的手工编织艺品之乡——江苏南通,是一家专营手钩玩具、手钩服装、手钩围

诗奈尔干洗加盟  http://www.sosyetiqhaber.com/yym0.shtml
诗奈尔干洗根据中国市场情况,制定了一套非常适合中国市场的加盟方案和经营管理及竞争方法

广召加盟  http://www.sosyetiqhaber.com/n33u.shtml
广召汽车用品是清河县广召汽车配件经销处经销批发商品,总部经销的汽车换挡防尘套、刮雨条

都唛ktv加盟  http://www.sosyetiqhaber.com/sh6d.shtml
娱乐业呈现出突飞猛进的发展速度,大街小巷开始出现了各式各样的KTV、酒吧等,成为都市

奥柔拉加盟  http://www.sosyetiqhaber.com/yn7j.shtml
一、6年成功运作经验,50多个代理商,70多个城市,家加盟店,欢迎实地考察,亲身验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野楼档案馆第十章在线阅读

    “那皇上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我问道。“朕当然是想听真话,这里就只有你我二人,你也不必忌讳,该说的你就说,朕洗耳恭听。”“那好,皇上这可是您说的,那我可就说了啊。因为我不想任人摆布,把自己困在皇宫那个大牢笼里,我喜欢自由。”这是他当皇上以来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她也是第一个不怕死敢对自己说真心话的人,果

  • 黑篮之无限掠夺第1章在线阅读

    灵堂内,白色幔帐随风飘舞,灵台上面凌乱的摆放着几支香烛,还有一个倒了下来的木牌。【3G书城】原本该是寂静的灵堂,却忽然发出了一声喘息。细细看去,竟是一对男女正衣衫凌乱的抱在一起。那女子娇喘连连,时不时还轻笑一声,媚眼似有似无的划过灵台上的木牌,“景爷,咱们这样在姐姐面前做这种事,是不是不太好啊?”她

  • 寄生初临人间,落脚王家

    张友仁一行人赶在黄昏时分走出了大森林。一个小小的村落映入眼帘,小村依山傍水,林间小河在村南自西向东缓缓流过。村间小路弯弯曲曲,茅屋草屋分布期中。间杂着气派的青砖大瓦房。调皮小子相互追逐打闹,闹的鸡飞狗跳。各家门前站着大人正大声叫喊着自家孩儿回家吃饭。张友仁估摸着那些个泥猴回家之后少不了一顿好打。想着

  • 偷香高手之温情在

    坤宁宫的大宫女李怀玉对如今宫中的传言一无所知。她在丹墀下接过御膳房內监赵文石递过的食盒,脆生生地笑道:“赵大哥,多谢你!”赵文石见这个小同乡冲自己笑得甜美,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贝齿,心中也难免甜丝丝的。他知道近来坤宁宫不太平,可偏生他口笨齿拙,不知该怎么问李怀玉才好,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膳食的口味

  • 重生之将军不好撩之初战(3)

    ----金木的小公寓-----金木一脸沉思的看着眼前的睡美人利世,刚刚他试图用自己从书、电视、电脑上看过的急救方法来唤醒利世。比如什么心肺复苏啦!金木倒是爽歪歪了,然而并没有卵子用。还有什么掐人中的,利世的人中都已经有些红肿了,但是还是不见她有清醒痕迹。“她是喰种,难道要吃人肉才能唤醒她吗?”金木皱

  • 我的系统能回档之给你绣了荷包(6)

    李晗称病在长乐宫待了足足半月之久才迈门去到养心殿见一见李承明。李承明一见李晗那憔悴的容颜,眉头紧锁:“怎么自从上次病了之后,一直不见好?”李晗摇了摇头:“不知。”“张温茂,明日叫叶太医去长乐宫给公主看看。”李承明道。张温茂福身道:“是。”李晗笑着道:“谢父皇。”李承明点了点头,面色一直没能放松,满脸

  • 末世:我开创了呼吸法之凄惨少女(2)

    《呵呵在这里罗嗦几句、简单介绍一下大陆分布》主要分两个大陆、分别为东方大陆和西方大陆,神武帝国位于东方大陆,国势强胜,拥有着千人组成的龙骑士军团。神武帝国的城都,皇天城内有着最大的神武皇家学院,年年大批有潜力的学生被帝国挑走。使一些想发动战火趁机谋去利益的弱小国家忘而止步。天舞帝国位于西方大陆同样与

  • 网游之大笑三界在线阅读第10节

    顾闫拉得太过急切,没把握好手上的力道,而秦暖又正是转身之际,被拉得措不及防的秦暖一头栽进了顾的怀里。头‘砰’的一声撞上了胸膛,顾闫胸膛坚硬,撞上去就跟撞上了石头般,秦暖瞬间眼泪都被撞出来了。秦暖痛呼一声捂住额头,抬头瞪着他怒道:“你没事拉我做什么?”她眼角带泪,神情带着控诉,大眼瞪他的时候看起来非但

  • [综漫]哒宰怎么又挂了之霸道单雄信(1)

    大业九年,山西省上党县外,二贤庄。“二哥,我不嫁,打死也不嫁!”单家大小姐单冰冰握着小拳头,嘴巴撅的都快能够挂上一只油壶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要是敢任性,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二贤庄庄主单雄信罕见的虎目圆睁,话语里没有半点能够通融的意思。作为五省绿林总瓢把子,单雄信的容貌不怒自威,身上自然有着一

  • 直播之我在万界开网吧在线阅读第五章

    事实证明确实没什么好事……沈亦乔拿着那张据说可以让人最难以接受的事情在梦中具现化的符纸,认命的调好自己的状态,飘啊飘啊的飘到了方宅。身为魂体自然不会有什么神奇如暖暖的换衣系统,所以她现在依旧是一袭白裙。白天还好,但在阴森森的夜晚,这样的搭配似乎就变得有些……不可描述。尤其是在别人无法看到,只能自己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