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tUHLg
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凌日生命第五章在线阅读

作者:拾光知 来源:17K小说网

第五章

港黑本部大楼顶层——

首领办公桌后的黑发中年男人背对着来人陪那金色长发的洋装幼女玩得正欢,原本无处不显低调奢华的欧式风格房间地面上七零八落地堆放着各种画具。

“呐呐,爱丽丝酱是在画我吗?我好开心!”男人拿起一幅画眉眼弯弯地冒着小花。

趴在地上画画的女孩不禁抬头白了他一眼:“大笨蛋林太郎,我画的明明是树啦!”

“但是——爱丽丝酱画了两棵树,所以是‘林’呀~四舍五入不就是我了嘛。”男人也不恼,笑呵呵地解释说。

“我多画几棵就不是了!”爱丽丝一把夺过画纸,立即在纸上又胡乱添了几笔。

男人笑得更灿烂了:“爱丽丝酱,这样的话……就是‘森’了哦~!”

“……吵死了吵死了!果然林太郎最讨厌了!”

爱丽丝嘴巴一撇,用手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摔了画笔作势要走。

“这个星期都不要陪林太郎买裙子了!”

“唉——?!不要啊爱丽丝酱,我真的知道错了啦——”

男人哭丧着脸想要拉住对方,爱丽丝却不吃这套。

她气鼓鼓地挣开男人的手,提起裙摆从办公桌后边径直小跑到呆站着的Frisk身边,末了还不忘扭头冲他吐了吐舌头。

太宰治站在Frisk身后眯起眼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眼角沁出几滴生理泪水来,纤长的手指顺势搭上面前人的颈侧大动脉,指尖传来温暖的触感。他感觉对方缩了缩脖子,但没有反抗,于是得寸进尺地用拇指腹轻轻磨蹭起那片光滑的皮肤。

Frisk不禁抖了个激灵,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听到身后紧跟着传来一阵低低的笑。

……恶趣味。

早就习惯了幼女控首领日常脱线的中原中也面不改色,摘下帽子按在胸口略微躬身,说了句人已带到便站到房间内靠门口的一角待命。

“你就是Frisk?”

爱丽丝凑到Frisk面前,好奇地端详一阵。

“……是的。”

“为什么要加入港口黑手党?”

Frisk听到女孩不带感情的直白问题,不禁一愣。

是啊,他为什么要加入港口黑手党呢……

时间回溯至三小时前。

——港黑人员将缴械投降的残余敌人五花大绑,正准备例行处决,太宰治却在这时突然接到一通电话。

他从头到尾只是应着“是”或者“知道了”,电话内容没有透露半点。

不一会儿,少年便将手机揣回兜里,对中原中也淡淡道:“森先生叫我们把白道的人都放了。”

“啧……任务呢?”中原中也看了眼地上那个昏迷不醒的青年。

“任务中止。”太宰治说。

分明是功亏一篑的结果,可见他神色自若,似乎并不懊恼。

“咳咳……你,早就知道了吧。”

尾野常狐抬眸看他,眼神相较之前已经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有一种混杂了恐惧,兴奋与敬佩的复杂情绪。

“哼~怎么说呢……”

太宰治略过他向被拐孩童所在的货车走去,右脚跨上后车厢的边缘,稍作借力便轻松登上。Frisk警惕地退后两步,苍白的火焰在太宰治面前一字排开。

异能力“人间失格”,能够通过肢体接触使对方的异能力消失。

后者顿住脚步,略微低头看向这个刚觉醒异能就能自如操控火焰的孩子,单手托着下巴作思考状,也不知在盘算什么。

“中原中也没下死手。”尾野常狐说。

从大脑中枢芯片传来的信息判断,他的这些临时部下没有一个死透的,至多也只是重伤昏厥,而刚才射向重力使的子弹也悉数掉在了地上,没有被对方当作武器加以反击。

能让行事一贯雷厉风行的中原中也临时做出这种改变的,除了港黑首领森鸥外,无疑只有身为其搭档还掌握了“银之神谕”的太宰治本人。

考虑到时间与距离的限制,再加上港黑首领对这个年纪轻轻却已是干部候选的少年之重视,尾野常狐把话说得那样果断也不无道理。

都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黄雀之后还有打鸟的林人,眼前这少年却早将自己从这偌大的棋盘上摘了出来,悠哉悠哉地旁观这场牵涉了黑白两道多方势力的大型博弈。

“只是不想增加无意义的工作量罢了。”太宰治对他的判断不置可否。

尾野常狐沉默良久,不由苦笑出声。

“无意义……吗。”

果然是那个“太宰治”啊。

Frisk听得一阵云里雾里,感觉脑子又不够用了。

——不如说自从这家伙出现以后,他的脑子就没够用过。

他利用眼角那点余光悄悄寻找咲乐的身影,看见她被一个男孩小心抱住时,才稍稍松了口气。

政府这边应该不会再找受害者的麻烦了,港黑暂时也没理由对他们动手,眼下最需要关心的,大概是他们离开之后的食宿问题……

没错,就是他们。

他和咲乐,如果可以的话,还有其他同为龙头战争孤儿的孩子。

想到这,Frisk下意识瞟了眼倒在尾野常狐身边的白发青年。

这是他目前,唯一能为安河做的事了吧。

“是在担心你的朋友吗?”

……嗯?

Frisk后知后觉地抬头看他,才反应过来是在和自己说话,犹豫了一下,却还是轻轻点头。

毕竟他不是那种擅长撒谎的人,也不觉得眼下有任何撒谎的必要。

紧接着便看到太宰治鸢色的眼睛微微眯起,那眼神不像是对自己,更像是在透过他看着什么人。

“你叫什么名字?”绷带少年突然问。

“……Frisk。”

这就是两人当时全部的对话。

没让他们久等,政府方面派遣的相关人员很快便前来交接。

在两边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的交涉结束后,港黑方面用扣留到最后的两名重要人质交换了一口不大的黑箱子。

就在这时,Frisk心口突然传来一阵钝钝的痛。

他伸手攥紧贴近心口的衣服,勉强分辨出那种疼痛不是来自心脏,而是来自隐藏于其中的红心状灵魂——身体的痛感迟钝是不会让他产生这种程度的疼痛的。

难道是魔法……不,异能力的使用,已经到极限了吗……

偏偏是在这个时候。

他能感觉到暗处针对他的恶意——背后的孩子们并没有脱离危险。

他暗自咬紧牙,呼吸有些失稳,但还是极力忍耐。

由中原中也把关,太宰治亲自开箱验货,确认无误后,又拨了一通电话报告交易完成,双方大部队才开始有序撤退。

这场无声的拉锯战总算暂告段落。

白焰一朵接一朵地消散在空中,直到最后一丝余烬也悄然泯灭。

过大的灵魂负荷让Frisk疼到失神,他背靠着铁皮墙壁缓缓滑坐到地上,额头和后背上都是冷汗。

换了一个世界,连能力也会受到大幅限制吗。

感觉真是……糟透了。

“那个,你……没事吧?”稚嫩的男声听起来有些小心翼翼。

Frisk勉强睁开眼,视线缓缓聚焦,他先是注意到对方怀里抱着的咲乐,然后又花了一点时间回忆,才想起对方就是之前那个帮忙照顾咲乐的男孩。

他说他叫幸介,身边还跟着几个更小的男孩,Frisk没有注意听他们的名字,因为之后有更多的孩子围了过来。

孩子们在他耳边七嘴八舌地叽叽喳喳着,Frisk最后只记得他们说过最多次的“谢谢”。

他的嘴角在不知不觉间悄悄上扬了一点。

【*你成功保护了这些孩子,这使你感到由衷的喜悦——你充满了决心。】

心口好像也不是那么疼了。

“唔哇——真是,累死人啦……**也没能通关。都怪中也太不争气了!”

太宰治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嘴里还嘟嘟囔囔地抱怨着,一旁看护箱子的中原中也再也没忍住一脚踹过去,结果被早有预料的太宰治险险避开。

还好咲乐睡着了,不然会吓到她。

Frisk苦中作乐地想。

“真要说累……那也,该,是,我,吧——!”赭发少年黑着脸,一击不中,紧接着又出一拳狠狠捣在对方小腹上。

太宰治这回挨得结结实实,不禁闷哼一声,捂着肚子往后退了几步。

“痛痛痛……真过分啊中也,我明明立了大功唉。”他瘪着嘴一脸委屈地看看对方。

“单看结果确实是立功……但你这家伙完全就是在豪*啊!”

中原中也一手按住帽子,直接戳破了他的语言陷阱。

“要是刚才那小鬼没有觉醒异能你又打算怎么做?”

“唉——这个嘛……”太宰治用食指抵住下唇,目光悠悠转向被孩子围在中间的Frisk,

“矮子蛞蝓就不需要知道啦~”

不出预料,某条不作会死的青花鱼又遭到了中原中也的毒打。

收拾完全世界最讨人厌的搭档,赭发少年轻嗤一声,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土。

他可不打算继续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果断决定做点百分百更有意义的事。

“喂,刚才那个用火的小鬼——”

中原中也足尖轻点,利用重力轻轻松松跳上了后车厢。没想到在被对方的火焰阻挡之前,几个年纪不大的男孩竟然率先将他拦住。

“不准你伤害阿弗!”说话的是为首的男孩幸介。

“没,没错!”后面稍小点的几个男孩不太一致地紧张应和。

“阿弗没有干坏事!你不能抓他!”有孩子补充说。

“笨蛋,他可是港口黑手党啊…!阿弗干坏事也不会被抓起来的吧……”幸介一听不对,连忙凑到那个孩子耳边小声纠正。

中原中也听得一脸黑线:“你们,知道我是港口黑手党还敢阻拦……”

心是有多大啊。

“都跟他们说了不要这样贸然冲上去……”后面的孩子里有理智派窃窃私语。

更多的是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呜呜呜,好像要被杀掉了……”一个看起来十岁出头的女孩子捂着脸哭哭啼啼。

然而幸介为首挡在中原中也面前的男孩硬是一步也不肯让。

港黑堂堂重力使中原中也居然会被几个小孩子拦住,说出去百分之两百是要招人笑话。

而且这小鬼……

他有些头疼地看向男孩们身后靠墙坐着的Frisk,只见对方微蹙起眉头眯着眼,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该不会是真晕过去了吧?

Frisk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了一个又一个周目自己坠落在遗迹最终又离开遗迹的片段。

一切都很美好,直到最后一次……

他杀死了遗迹里的所有怪物。

包括自己的“母亲”。

【*Determination.】

——他猛然惊醒过来。

“唉……中也,你该不会连这种小孩子都要欺负吧。”

是太宰治的声音。

Frisk有些恍惚地抬起头,发现中原中也就站在自己正对面,中间还隔着好几个不怕死的小萝卜头。

所以……这又是什么情况?

“啧,说谁欺负人呢太宰!你这家伙不长眼睛的吗?!”

旁边的孩子见他醒了,凑到他耳边磕磕绊绊,颠三倒四地将事情的经过描述了一遍。

Frisk抓了几个关键词,大概明白了是这些孩子以为港黑的人要找他麻烦,所以才拦着不让对方接近自己。

……勇气可嘉?

不,这有什么好夸赞的。

因为槽点实在太多,他不禁沉默了一下,然后才扶着墙缓缓站起,分开人群兀自走到中原中也面前。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中原中也先生?”

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等到现场清理得差不多了,军警才姗姗来迟,接手处理被拐儿童去留之类的琐碎问题。

34个不同年龄阶段的孩童中,警方只带走了十来个,大部分是能够自主说明家庭信息的孩子,少部分是因为年龄太小,必须通过医院鉴定寻找家人。

来自贫民窟的大部分孩子却没有那么好运。

于是一些和Frisk年龄相近的孩子又当着军警的面,毛遂自荐加入了港口黑手党。

没办法,龙头战争之后,港黑人员也是折损惨重,留出了大片空白等待填充新血,这也是港黑方面最近格外关注横滨人口贸易链条的原因之一。

Frisk坐在已经缓缓发动的车上,听他右边翘着二郎腿抱胸坐着的赭发少年这样解释说,而左边打着绷带的棕发少年正把一本红色封皮,用白色字体写着“完全自杀手册”的书盖在脸上假寐,闷闷地说了句中也好啰嗦。

两人立刻拌上了嘴。

至于为什么他会在港黑专车上,而且还是坐在这样两尊大神中间……

【“你的能力还算过关,有意向加入港口黑手党吗?”】

当时中原中也这么问的时候,他没有犹豫就答应了,然后就被人拎着衣领子一块上了黑车……不,港黑专车。

思来想去,如果不加入港黑,被异能收容所盯上的自己处境会十分不妙,咲乐他们也很可能遭到波及。

加入港口黑手党至少还有稳定的工资,而且能够受到港黑的庇护,唯一存在的问题就是他缺乏工作经验……

“怎么,身体还不舒服吗?”中原中也见他发呆,随口问了句。

Frisk回过神,立刻答道:“谢谢中也先生,已经好多了。”

因为叫全名加敬称听起来太别扭,中原中也干脆就叫他改口了。

Frisk脑内检索了一下,大概是这个国家的基本社交习惯。

老实说,他对这个性格有些暴躁但意外知晓分寸,并且实力强劲的赭发少年印象不错。

更何况对方还答应自己会想办法安置好车上那些龙头战争的孤儿,包括只有两岁的咲乐,以及那几个不到十岁的小男孩。

至少现阶段是不需要对他们的食宿问题太过担心了。

“喂喂,我说中也……你可是我的狗啊,居然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抢走主人的劳动成果吗?”

太宰治拿下盖在脸上的书,一脸怨念地指指点点,然后结结实实地吃下对方迎面而来一记恶狠狠的直拳。

“噗哇……痛——!你看啦弗酱,这个短腿蛞蝓又开始施加暴力了哎!果然你以后还是跟着我比较安全哦。”

“……我现在就让你永远闭嘴,混蛋太宰!”

就这样一路吵闹着,三人带着那口箱子一同来到了港黑本部大楼的最顶层,时间正式回到最开始的那场闹剧。

——所以为什么要加入港口黑手党呢?

“因为……我有必须要守护的东西。”那个穿着条纹衫的孩子睁开眼,金色的眸子闪闪发光。

“守护吗……哈哈,的确是个好理由呢。”

森鸥外将那两个字含在嘴里慢慢咀嚼了一遍,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笑眯了眼。

“欢迎加入港口黑手党,Frisk君。”

“我很期待哦,你未来的表现。”

延伸阅读

来邦珠宝加盟  http://www.goodvibespromo.com/6wow.shtml
LeBon.来邦珠宝是“香港晶雅珠宝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在国内独立注资创立的新兴时尚珠

久久结婚网加盟  http://www.goodvibespromo.com/gomi.shtml
久久结婚网是中国结婚门户网站,是为中国结婚新人提供婚庆、婚礼策划、婚纱照、婚纱摄影、

proscenic加盟  http://www.goodvibespromo.com/goux.shtml
商家介绍深圳市憬源丰科技有限公司是台湾浦桑尼克(proscenic)在中国大陆市场的

维卡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goodvibespromo.com/ye32.shtml
维卡汽车用品是2005年集生产,销售与研发为一体的,车载DVD、汽车显示屏、汽车低音

御康堂鼻炎馆加盟  http://www.goodvibespromo.com/na0.shtml
御康堂鼻炎馆高起点,高标准地制定了公司的行为准则和企业文化,荟萃八方人才。按照市场要

质美办公家具加盟  http://www.goodvibespromo.com/6dgz.shtml
质美办公家具有限公司立足上海,面向全国,作为的现代办公环境整体解决方案的规划者与实施

红岩弯弯加盟  http://www.goodvibespromo.com/nfzq.shtml
红岩弯弯荞麦面是四川云盘山峰食品有限公司旗下产品,家庭安全食品供应商,成立于2011

永盛源加盟  http://www.goodvibespromo.com/pgwu.shtml
永盛源水产品主要经营海产品生产及出口(出口和内销淡干海带丝、腌渍海带、海带化工菜、海

金石加盟  http://www.goodvibespromo.com/dh4p.shtml
金石消毒柜全部采用好材料,并可根据用户需求进行设计加工。经过长期努力,产品不断更新换

邦盛加盟  http://www.goodvibespromo.com/g5mh.shtml
邦盛清洗工程是一家集高压水射流与化学清洗为一体的现代化高科技环保经营型企业是华北地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变非酋后我坑遍逃生界在线阅读第二章

    “Ihaveadream,asongtosing我有一个梦想,去唱一首歌Tohelpmecopewithanything以帮助我去应对一切Ifyouseethewonderofafairytale如果你看到了童话中的奇迹Youcantakethefutureevenifyoufail即使你失败了,你

  • 破茧纪元第一章在线阅读

    “编号Üc207764ni64yi,你准备好了要出去旅游了吗”“准备好了!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去探究心的其他形式了”“在这里我特图给你赐名,汝之名为因达尔—多拉”特图说“去吧!记得给我带点儿特产回来!”特图一jio把因达尔踢进了传送门。在满是空间裂缝的通道里,因达尔理所应当的蜷缩了起来,开始休眠,再说,

  • 网王之最强亚久津在线阅读坦白身份

    叶雅婷刚走进家门,一道身影便迎了上来,当看清来人时,叶雅婷不禁怔住了。“小痕,你怎么回来了?”“妈妈,你不欢迎我吗?”叶念痕不悦道。“对啊,我是不欢迎你,你回美国吧。”叶雅婷丝毫不留任何情面地说。她可是很热衷于蹂躏这个儿子的。“啊啊啊,妈妈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儿子呢,我可是听说了你要参加选美大赛特意赶过

  • 半仙重生考大学在线阅读第5章

    她苦涩一笑,自己这样做,其实也有私心。她要上学,他一直给她出学费,又把家里的房子给修葺好了,她只是内心一直想报答他。因为想要报答,昨天才没能忍住推开他,即便现在她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夫人。”佣人敲了敲门。她打开门,看到她端着一个手托盘,上面还有药和水。“东方先生说,让我把这个药拿给你。”苏嫣看了

  • 我是小说家第十章

    到了叶家,喵子熟门熟路,等叶小舷停好了车,她已经和他妈妈在交谈。湛未未向来喜欢喵子活泼可爱,叮嘱叶小舷带她去客厅坐坐,她要亲自在厨房监督厨师和保姆做菜。客厅里,叶家养女向北正和叶小舷的哥哥叶小舫说话,边上还坐着湛未未朋友的女儿尹莲如,尹莲如喜欢叶小舫很多年,两家也有意撮合,但叶小舫似乎对她没什么感觉

  • 全能学霸[直播]第八章在线阅读

    不好意思,来晚了,路上有些堵车,中年男人坐了下来。您就是李先生吧,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付保国,MIR国际的一名客户经理,您的需求我们都可以解决,只要能挖来的人我都会尽力给你挖来。,请您一定要相信我们的实力。好,那我先说一下我的需求,我现在需要一个职业经理人,一个**公司经理,另外一个人,我希望这个人

  • 我家男神居然是妹子?!龙族基因

    “……谢谢你,……就拜托你了。”“谁在说话?”王超睁开了眼睛,眼前出现的是熟悉又陌生的天花板,“还是半夜啊,”看着旁边窗外黑乎乎的天空,王超摇了摇头,“刚才我到底,做了什么梦?”王超试图回想起刚才醒来的原因,却奇怪的发现自己居然什么都想不起来,这太奇怪了,因为自从王超强化了黑光病毒血统后,他所有的记

  • 玄学大佬在线续命在线阅读=疯狂囤囤囤=

    或许是这个价格太过让人惊讶,以至于江俞声音落地后,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久久没人出声。江俞显然对会场里的反应非常满意,看向江亭远和叶舟,眼中染上了几分挑衅。坐在他身边的程然早在他喊出二百万时,脸色就变得煞白,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修剪整齐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他们一共就带了三百万过来,直接砸进去三分之

  • 能我得到了未来科技时空风暴

    第五章时空风暴拜完,马小风一本正经的说道:“师傅,弟子以后就是您的人了,以后有什么吩咐您尽管说。这些都是弟子应该做的,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还有弟子听说,弟子执拜师礼完毕后,师傅都会给予弟子回礼的。虽然弟子对此诚惶诚恐,但是师傅给予的,作为弟子就必须得收下,方可表示对师傅的尊重。如果您只给十件八

  • 被将军暗恋的日子第5章在线阅读

    花姑子茫然地看着两个陶醉,一时之间忘了自己来干什么的。还是钟素解释了一遍自己来意。江源想不通这件事与自己有何干系,以他一贯的习惯并没有打算插手的打算。钟素倒也没有想过指望他,只可怜兮兮地看着陶醉。陶醉一贯心软,更何况两个重视的妹妹同时求他一件事情。现在是救安幼舆要紧,因此花姑子并未急着问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