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tUHLg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权臣之上[重生]在线阅读第2节

作者:是非非啊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二、初遇火神

武士看见陈川竟敢直勾勾望着银戎王朝至圣之人,顿时抬手给他一巴掌:“区区贱奴,怎敢直视巫燧大祭司?”

陈川耳蜗轰鸣,半张脸都火辣辣的疼。头昏脑涨时,他依稀听到身侧的同伴们开始骚动起来,甚至有几人惊呼出声。

“巫燧……是巫燧!”

同行的奴隶里头,有人才听闻那位大祭司称呼,就开始瑟瑟发抖,如风中落叶那般。

“污秽?巫睡?”只可惜,陈川并没有听清楚那人说的是什么,也不明白同伴为何如此惊惧交加。

“是巫燧…….真的是巫燧!”早前许诺帮助陈川逃离的副将与他解释道,“少将军难道忘记了,咱们摩罗城便是为此人所屠灭的。”

原来还有这个恩怨在里头,陈川恍然大悟,终归将这里的背景故事串联在一起。如果他没有猜错,自己的身份应是摩罗城某位少将军,在城破之时殊死而战,可惜终归不敌银戎王朝兵马,沦为囚奴。

由此可以推断,他们与台上那位大祭司,有血海深仇。按照一惯套路,应该走复仇线。

完美,就是这样!陈川恍然大悟,杀了攻度爆表的,再攻略了攻度第二的,他可不就达成成为总攻的任务了?

“若是属下不曾猜错,此乃银戎请火祭。”副将还不知道自家少将军早已换了魂,仍旧忠心耿耿,“属下愿与那巫燧同归于尽,到时候还请少将军趁乱逃走。”

“等等——”陈川暗道这位副将有勇无谋,不说光看他半个黑面窝窝头的磕碜装备,便是此时敌众我寡,也不该莽撞行事。

陈川想拽住他,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副将猝然起身,夺去护卫长刀,飞身刺向巫燧。

变故骤发,那位大祭司却似浑然未觉,脚下腾跃,手中击鼓。鼓声如咒,萦绕于刺客耳畔。

陈川看见,副将听闻鼓声,就好似丢魂了,提刀的手一沉,浑身都化作木胎泥塑。等到祭台下卫兵冲上前去,他就活生生被□□刺穿胸膛,抽搐着倒在地上。一场暴丿乱尚未开始,就已经结束,只剩下副将死不瞑目。

鲜血飞溅到陈川脸上,只温热了一瞬,就被呼啸而过的寒风吹散了温度。反抗的念头如火星遇到冷风,彻底熄灭。

他已经见识到巫燧的本事,想要杀死此人成为总攻,又谈何容易?如果想要快速通关回魂,还得先攻略攻度第二的人,学习些技能,再想法和巫燧一较高下。

至少现如今,陈川自知贸然动手无异于蚍蜉撼树。

陈川为副将默哀片刻,又在心里提问:“我说,攻度第二的是谁?还是先把他请出来比较好。”

【系统正在为您配置。】

【配置已完成。】

祭台上鼓点渐密,如疾雨骤来,大祭司仍在不知疲倦地跳着祭神舞。在朝阳破开云层,升入雪山顶峰的刹那,鼓声锵然,仿佛可上入九霄,下至黄泉,在寂静山谷回荡不歇,如万马崩腾而来。

祭典高丿潮已至,蒙面武士押着奴隶们起身,踩着鼓点送入祭台之后的山谷。

穆尼拉雪山下有许多冰川水晶洞,都是经由上万年地质变动而来。陈川走入洞口时,看见晶石的星点光亮自冰层后透出来,映出斑斓光晕,不禁暗自咋舌。

武士驻足于洞口,催促着他们往甬道深处走,有人才回身,便又被长i枪逼回来。尔后,石门轰然紧闭,将最后一线光亮也阻拦在外,眼前伸手不见五指。

恐惧源于未知,未知深藏于黑暗。

在现代社会时,陈川也听说过活人祭祀,方法各式各样,但有一个共同点,便是残忍血腥到令人发指。而在那黑暗的更深处,究竟藏着怎样的凶神恶兽呢?

总而言之,别人在异世求生要费脑子,他却要命。

仿佛是为了应证他的预感,一声惨叫倏然划破岑寂。

但也只有一声,而后,陈川只能听到同伴身体摔落在地上,发出“扑通”一声,类似于水泥袋掉落的闷响。紧接着,是第二个人、第三个人……在黑暗之中,蛰伏着能将人一击毙命的凶兽。

陈川倚在石门上,默数着倒下的人数,一二三四——即将轮到第五个,也是最后一个,将是他自己。他看不清黑暗中蛰伏的凶兽,但心中很清楚,在能连续四次一击毙命的东西面前,只怕任何反抗都是无用功。

倚着石门的脊背不住发颤,陈川绝望地闭上眼,等待着死神降临。

想象中的死亡并未如约而至,黑暗里,一双手捧住他的脸,掌心温度灼人,几乎要烫伤饱受严寒之苦的面颊。

是人……是活人?

陈川惊愕地抬起眼帘,看见的却是一双非人类所能拥有的眼——这双眼好似有火焰燃烧在其中,漆黑瞳孔上,赤金二色交融,在眼球上绘成火焰纹路。

不是人!不是人!

陈川未及逃命,倏然看见属性条出现在上方:

【攻度:100,身份:火神,装备:无】

【是否选定该角色为攻略对象?】

“这攻度都满值了,老子还怎么做总攻!”陈川实在忍不住,一时爆了粗口,“我算看出来了,你这**就是猫玩老鼠!”

“你在说什么疯话?”

黑暗中传来沉而有力的声音,如钟磬声响,萦绕于耳畔。陈川莫名恍了神,只能感到有灼热的唇瓣正逡巡在眉心,黑暗之中,那个人的吐息炽热如火。

脊背紧贴石门,陈川不敢稍动,生怕激怒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

谁知道他是怎么对付前几个奴隶的,生吃还是吸血,剥皮还是削骨?

陈川不敢再想象下去,再度闭紧了双眼,却压制不住身体上本能的颤抖。如果难逃一死,最好也给个痛快,钝刀子杀人实在残忍。

只可惜,那个人的想法并非同他一样。黑暗中,有陌生人的长发垂落在陈川耳畔与肩颈,撩拨出几许暧昧的痒意。

兴许是冰川地带实在寒冷,陈川禁不住想要追逐难得的温暖。

“你本不属于这里。”

男人的声音倏然打破岑寂,自黑暗中传来,沉而有力。

“说,你是什么人!”

他的语调骤然狠厉,说话之间,原本捧住陈川面颊的手已改为扼住脆弱的脖颈。

窒息感如跗骨之蛆,挥之不去,在他的手掌心里,陈川就好似初生的婴孩,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陈川只能任由那人单手扼住脖颈,连脚尖都慢慢离开地面,极限将至的时候,骨骼都发出即将错位的悲鸣。就在他以为此命将休的时候,那人猝然松开铁箍似的手,任由他摔落在地上。

此刻,陈川好似溺水者侥幸有命爬上岸,蜷缩在地上捂着脖颈咳嗽,贪婪地呼吸着空气。

“陌生的灵魂承载在已死的躯壳里,有趣……着实有趣。”

黑暗里,那个男人俯身箍住陈川面颊,迫使他抬头望向自己:“你,自何处而来?”

陈川看着那双燃着火焰纹的眼眸,惊骇到几乎肝胆俱裂,等稍稍回过神,才发觉已动弹不得。身体好似僵化成一整块木头,而灼热感也愈发强烈,从温暖变作如火炙烤,由外自内,像是烈焰焚烧进内腔,连血液都快沸腾。

“我是……”剧烈的痛楚下,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不知何时开始,一声声皮鼓响穿过石门,回荡在水晶洞内,引起阵阵晶颤。

陈川可以感知到,眼前的男人开始焦躁起来,不再有耐心折磨他。这个人似乎很忌讳鼓声,仿佛自外面传来的动静是催命符。

“我要你发誓——”

但他的声音依旧沉而有力,穿过重重黑暗,咒语一般萦绕在陈川耳畔。

“我要你立誓,从今以后誓死追随于神,成为神最虔诚的奴仆。哪怕心脏衰竭,鲜血耗尽,生命枯萎,踏入无间炼狱,忠诚也将至死不休。”

鼓声愈发接近石门,传入门内时,盘旋萦绕,连地面碎石都一道震颤起来。

“如果你说出来,兴许还能保住一条性命,否则即便我不杀你,巫燧也不会放过你。”男人愈发焦躁,五指游走在陈川脖颈,近乎胁迫。

尽管并不清楚这个人是何方神圣,要他立誓又有什么缘由,但只要能活下去,陈川就愿意妥协:“我发誓!”

“我将誓死追随于神……”匆忙之间,陈川只来得及说上一句誓言。

时间实在紧迫,男人旋即抢先一步说道:“够了,告诉我你的名字。”

“陈川。”

“我记住了,陈川。”男人的声音穿过黑暗,萦绕于耳畔,引起耳膜轰鸣,“你也要牢记住你的神,司烜。”

【攻略对象已选定。】

“不是,我就是立了个誓,难道不是情节需要吗?”陈川这回学聪明了些,不敢再把跟系统的对话说出口,只能在心里抗议,“你怎么这么简单粗暴?”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机械化的声音:

【系统提示:该攻略对象攻度值:100,难度:地狱级。】

【玩家若是被反向攻略,将直接堕入冰川地狱。】

陈川对着一片黑暗咬牙切齿:“你这是逼我爆粗口!”

可惜粗口尚未对着系统说出来,胸口突有异样,灼热的痛感自内向外流窜,好似有一团火焰要烧焦心脏,烧穿皮肉,蹦出胸膛。

延伸阅读

大哈小哈互联网早餐加盟  http://www.jprecommends.com/693r.shtml
大哈小哈互联网早餐是深圳大哈小哈(深圳)餐饮管理有限公旗下连锁加盟品牌,公司成立于2

洛基地板加盟  http://www.jprecommends.com/djud.shtml
公司成立于2001年,主要经营洛基木有有限公司生产的洛基地板,生产厂家在江苏省常州市

领耀东方加盟  http://www.jprecommends.com/suaa.shtml
广东甲醛清除剂代理加盟,公司大力扶持,零成本创业!甲醛来自于室内装饰纺织品,包括床上

上德加盟  http://www.jprecommends.com/yo2x.shtml
上德金属制品加盟总店是无锡上德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我公司主要以生产金属复合板

三丽欧Hello加盟  http://www.jprecommends.com/a3en.shtml
給孩子一份永恆的財富期待孩子都能進入幸福快樂国内外三丽鸥家族品牌点读笔系列套书,由人

beautyformulas加盟  http://www.jprecommends.com/a3ax.shtml
eautyformulas是来自英国的美容品牌。BeautyFormulas全线产品

心意加盟  http://www.jprecommends.com/a3ul.shtml
心意毛绒玩具总部是毛绒玩具、公仔生产加工的公司。工厂设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拥有完整

冠宏加盟  http://www.jprecommends.com/ghd6.shtml
冠宏丝印材料提供:各个生产厂家的丝印机刮刀回墨刀(开模生产)丝印机卡子,方通3mmX

邦美特纳米液体壁纸加盟  http://www.jprecommends.com/sary.shtml
美国亨特儿集团成立于1938年,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加里佛尼亚洲,注册资本180,000

永盛百源加盟  http://www.jprecommends.com/xpf9.shtml
永盛百源手提包拥有民族包类、民族手工工艺品、民族服饰及配饰类自主原创品牌,多年以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出门,算我输!在线阅读第5章

    郭天雄带着大少,以及一堆老者们送给他的礼物离开了祠堂。祠堂内,目送着他们离去,众人中一人对老者询问说道:“大哥,你把《帝诀》给大少,难道你觉得他能修炼成功吗?”眼神中有些疑惑表露出来。老者微笑着的回答道:“老二,不是能修炼成功,而是肯定可以。”他的语气充满着肯定,让众人听了都是不敢相信。“可《帝诀》

  • 地球赎回中在线阅读斗法

    随着一声金鸡啼鸣声响起,第一缕晨光划破天际。我胡乱吃了几口东西洗漱完后穿上衣服,走到了师姐所住的2107房门口,敲了敲门。“师姐,起床啦!别再睡懒觉啦!”我大声的喊着,因为我知道千雪师姐是个起床困难户,在门中时上早课的时候经常迟到,奈何她法术精深又是师父的首徒所以大家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我敢去

  • 末世的平凡生活在线阅读第10章

    距离上次出发已经是三个月以后。期间周瑜一直在奇珍异宝杂货铺打工做伙计,楼青峰时不时会来教周瑜古玩方面的知识。六爷退休了,转移了户口,搬去了美国。胖爷神龙见首不见尾,几人倒也义气,给了周瑜五十万,不像其他盗墓贼,见财起意是很常见的。六爷等人移民之后,周瑜也倒是一直打听萧逸和夜楠的消息,只是听道上的同行

  • 火影:欢乐草丛伦在线阅读第一节

    景荣五年二月十五,乍暖还寒。冬未褪去,春未来至,空气中还残留着料峭寒意,窗棂上斜斜漏出细碎的光影,微带暖意,却不足以暖身。冬眠时陷入沉睡的皇宫慢慢苏醒,不愿出门的宫女太监们陆续得随着各自的主子请安,原本万籁俱寂,也变得生机勃勃。千禧宫内,更是分外热闹。“咔!”卓云思将手中的暖炉递给宫女白信。“这部戏

  • 今天也要做个男子汉呢!之系统任务居然是这个(2)

    杨杰一个人装逼了一会之后,急忙将手上的血脉丹取出来吃下去。下一秒。“系统,我日你大爷。”然后杨某人直接冲进厕所里面。“噼里啪啦”一顿欢乐的节奏。半个小时之后,杨杰扶着墙壁走出来。两只脚以每秒十八层的颤抖频率摇摇晃晃的挥刀道观里面。“总算拉完了。系统。给我列出属性版。”宿主:杨杰(安宁)职业:道士学徒

  • 打我就要娶我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男朋友’叶凡!在修炼状态的叶凡,感觉时间过得飞快,没多久就听到下课的铃声响起了,本来叶凡打算继续修炼的,可是周围传来很多乱七杂八的声音抬起头暗道怎么这么吵?一看周围,叶凡一阵错愕,看到窗外竟然围满了其他班的人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很快就知道那些人在干嘛了,抬头看向和‘柳欣蝶’同桌飞的陈小乐,再看

  • 网游世界之凡之主角钓鱼,大古上钩(1/3)(4)

    “虽说光之巨人系统用的本来就是迪迦的力量,但一些基本的功能也是要的,嗯,添加一个传送功能,方便大古以后打怪兽上交给系统,接着……嗯,再添加一个个人信息。”离岳念头一动,金字塔上面铭刻出了许多的条条框框,都是一些最为基础的姓名年龄之类的,当然,为了增加系统的神秘性,离岳还添加了一些莫名的词语,比如光之

  • 我的前半生之煜贺难平第八章在线阅读

    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央千澈是很疑惑的。毕竟,就算是身为北宗六扉之冠的道魁央千澈,发现自己在一睁眼的功夫里就从沧海诸星到了秋水长天不说还顺便的换了一身正装面前一群熟悉无比的同门正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都不会觉得很适应的。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问题,这里也没什么幻术的痕迹应是真实,那么……央千澈突然就有些哭笑不得

  • X超能力者的日常之正式离职(6)

    “离职?你真的要不干了?你可要想清楚了,项目快要结束了,项目奖金你不要了?”赵坤元听到邵一敏要辞职,不但没有轻松,反而更加的紧张起来,已经要辞职的人他赵坤元是拿不住的,对方现在毫无顾忌,万一邵一敏把他的秘密泄露给谁,那他赵坤元依旧是要遭。公司的项目奖金大抵能有邵一敏一年的工资,如果是以前,邵一敏绝对

  • 网游之创新纪元第2章在线阅读

    云初凉倏地皱眉,偏身躲开却脚下一滑,华丽丽地从山坡上滚了下去。风肆野没想到这树丛里躲的是个女人,惊愣间便见一个肉团朝他扑来。他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可是身上的伤拖累了他的身体,没等他躲那肉团就压了过来,两人一下滚到地上。“哎呦!”就在风肆野感觉自己的腰被压断的时候,某人摸着自己的腰叫唤了起来,“妈呀,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