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tUHLg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洪荒之开局暴打蚩尤第二章 汉角(一)

作者:贴膜法师 来源:飞卢小说网

眼前的一幕好像和什么奇怪的记忆重合在了一起,幻灯片似的不断闪过。

曾几何时在一片灰色的世界里,有那么一个穿着短裙的妞站在他的面前,她的两只小手紧紧地拽着绣满了花边的裙角,低垂着头,看不清她的脸,长长的黑色额发遮住了她的眼帘。女孩口中吐出一连串模糊而显得陌生的音阶,像是闽南语和法语勾三搭四的结合在了一起。

女孩的眼角不断往下掉落着什么东西,看起来像是冰渣,又像是透明的弹珠,白御桐知道那不是眼屎,因为一个人的眼屎怎么会多得像水龙头没有拧紧时往下漏的水一样呢?

女孩说什么,记忆中的自己都无动于衷,最后她转身反手用手背遮住口鼻上,像个悲情剧里的女主角一样匆匆逃开了,再也没有回头,直到她传来的抽泣声渐渐变得模糊。

白御桐看着女孩的背影,一言不发,上课铃响了很久,他才缓缓地转身离去,步调慢得像一具头上是地中海的中年丧尸大叔一样。

白御桐不知道为何这样的记忆会突然冒出来,他现在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像是受损的文件夹一样,缺少了某些点阵数据,破碎的部分又被一些奇怪的填充了起来。

也许他该找个脑科医生了,又或者该吃几斤核桃补补脑,因为手边实在是没有称手的工具,不知道被门夹过的核桃还能不能补脑。

“我还不知道怎么出去呢……”白御桐没有正面回答雨点的请求。他完全不认识从山里出去的路,他手边也没有高德地图。

该往哪里走,他没有头绪。

白御桐想自己真是个傻蛋,一个天使一样的软妹子降临在你的世界里,指名道姓的要你和她一起去米其林三星餐厅吃个宵夜,那一晚夏虫长吟,夜空璀璨,星河斑驳……结果你非但没有正面接受她的邀请,还说了一句“最近猪肉又涨价了”的屁话。

去高档的餐厅用餐,消费的是情操和格调,要的是那种浪漫的feel,怎么会有人去米其林餐厅吃饭只是为了吃打折的猪肉?

像白御桐这样的合金钢直男大概连被斩立决妹子们都嫌他活着的时间太长了吧。

“我们一起走,一定会走出去的!”雨点看着远处的天空,微微一笑。

“好啊。”他说。

虽然决定了要离开,但白御桐俩儿还没有具体的计划,他决定休整几天再出发,一是因为雨点的身上有伤,还需要调理;二是因为他们还不知道怎么走出这片山区,需要摸索一段时间。

这一天连白御桐自己地不知道怎么过来,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惬意地躺在床上,旁边一如既往的是软妹子雨点。

他望着天花板,不自觉地想起了乔安娜,他一直在想她是否真的存在,因为她的每一次出现都像是梦境。

明明在现实中的木屋是夜晚,梦境里的“豪宅”却是昼日,每次梦里的感觉都很真实,但昨天晚上乔安娜给了他一种贯穿现实与梦境的感觉,而今天左手上的印记也证明了乔安娜是存在的,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臆想。

他有太多问题想问乔安娜,诸如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你这房子是怎么盖的之类的问题。

白御桐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脑子里一直重复念着乔安娜的名字。下一刻,他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明亮了起来,他坐起身来四下张望,脸上不禁一阵慌张。

咦?这不是苍月神殿吗!白御桐一头雾水,难道乔安娜又召唤他了?

金色的琉璃瓦片整齐划一的垒在屋顶上,八根镂空的红色柱子支撑在房檐下,白色大理石精心修葺的每一级台阶上都刻着奇珍异兽的浮雕。二十米宽的台阶边是两道木质的扶栏,木栏上没有使用一刻钉子,整个结构都是用木头拼接而成……这需要精湛的技艺,最好的木匠都是以使用钉子为耻的。

远处传来高跟鞋清脆的声音,白御桐猛的一抬头,不禁瞪大眼睛,那是……乔安娜!

此时乔安娜慵懒地打着哈欠,右手扶着白色的木栏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阶,动作优雅又不失惬意。今天的她穿着一身金色的吊带连衣裙,隆起的胸前绣着简朴的暗蓝色小花。

白御桐连忙起身,慌张的站端正,像一名见了领导的士兵。

“有什么事?”她驻足在白御桐面前不远的地方,表情懒散。

这是什么要命的问题?说得好像是自己找她有事儿一样,白御桐想,他只想离这个瘟神远点。

他扭扭捏捏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像个正在相亲的老男人,“额,那什么,嗯……你这边天气不错啊……”

说完他简直想抽自己一巴掌,这句话一听就像是在掩饰什么东西。

乔安娜却不以为然的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还是那副慵懒的表情,“是挺不错的,要不要进来坐坐?”

没想到乔安娜居然接了他的话。

“好、好啊!”白御桐干瘪的说。

跟着乔安娜进了房间之后,白御桐变得更加紧张了起来。他来之前在心里说了乔安娜一些坏话,但在她面前的时候却怂得说不出口。

这就像你即使背着老婆说了她许多坏话,但当着她面的时候还是会低声下气地说一句“老婆你累不累啊,我来帮你捏捏脚”。

“随便坐。”乔安娜走进卷帘门,指着房间里的桌子。

“哦好。”白御桐奴才似的点头哈腰。

不久后乔安娜走了出来,换了一身精致的黑色套裙,细腰的裙摆上别了一朵盘子一样大的暗红色玫瑰,两条露着的腿上穿着黑色的过膝袜。

脚下的绑带高跟鞋让这个女人瞬间从贵妇进化为了傲娇型御姐。

乔安娜坐到了白御桐的对面,两腿交叉,双手叠在大腿上,看起来架子非常大。

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这里有茶。”

“哦好。”白御桐赶忙捧着茶杯应了一声,然后给自己倒上了一杯刚沏好的茶水。

“说吧,你找我干嘛。”乔安娜看着正在喝水的白御桐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白御桐呛了一口水,他连忙咳嗽几下,然后惊慌失措地看着乔安娜的眼睛。

什么叫我找你?此时他的脑海中炸开了锅,对于乔安娜,白御桐从来没有主动过。他不明白乔安娜为什么这么说,每次来到这座豪宅都是因为乔安娜找他,但是这次她却说是自己主动找她的,这是碰瓷吧?

白御桐心惊肉跳了起来,“呀!那、那个我没有鞋穿,你这有没有我能穿的鞋……”说完这句话,他只觉得自己的额头和背上布满了冷汗。

“有,自己去找。”乔安娜分开交叉着的双腿,冷着脸翻开了一个倒扣着的茶杯。

白御桐忽然冒出一种自己在向父母伸手要钱的错觉。

“有袜子吗?”他傻乎乎地问了一句。

乔安娜正在倒茶的手突然一僵,表情凝固了起来,“你要穿我的丝袜吗?”

一股凉风吹起乔安娜柔顺的发梢,连带着她那蓝色的耳饰微微颤动着。白御桐的鼻尖隐隐捕捉到了一缕淡淡的茉莉清香。

“不不不,我怎么会穿您的丝袜呢!您真爱说笑……不过我可以给我那朋友带几双鞋吗?”

“嗯,随便你。”

“谢谢您嘞!那我就不客气咯!”白御桐兴冲冲地跑进了乔安娜的闺房,像是个没有文化的流氓。

乔安娜抿了一口茶水,“怎么跟以前比起来傻了不止一点啊……就像是个话剧演员……”

不到十分钟,白御桐就用精致的锦布包了几双鞋,然后退出了超有格调的宫廷式闺房,结果却看见了一脸郁闷的乔安娜。

“你怎么了?亲戚来啦?”

“没有,我家人很早以前就死光了。”乔安娜淡淡地说。

白御桐知道乔安娜曲解了他的意思,他所说的亲戚其实是女生的生理周期——大姨妈。但他却没料想到自己会迁出死全家这种话题。

“哦哦,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有意提起的……”白御桐满怀惬意地坐到了乔安娜的旁边。

“没事,我只是有些累了……”她将茶杯推到桌子中间,然后双手端放在桌边,将头侧靠在双手臂弯上。

她的睡相就像一只高贵的波斯猫。

这一幕白御桐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当他还佩戴着红领巾的时候,他的好哥们熊文杰就已经在谈恋爱了,对象是同班的柳萧萧。

对于白御桐来说,熊文杰就是情圣一般的存在。

柳潇潇是个矮个子,五年级的时候大概才一米二几的样子,属于坐公交车都不用打卡的短发娇俏萝莉,她喜欢在脑袋上梳两条又长又密的马尾,长得也就那么回事。

在熊文杰几番狂轰滥炸之下,终于是抱得萝莉归,白御桐承认这得多亏熊文杰的爹妈把他生得俊秀,有一副典型的小清新面孔,不然光凭他的口才想搞定这个傲娇女,估计是够呛。

后来白御桐既吃了不少狗粮,也亲眼见证了两个人玻璃一样破碎的感情。

说到底他俩破碎的感情只是两个小学生的山盟海誓都化作滚烫的泪水,然后打湿了鲜艳的红领巾……这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柳潇潇和熊文杰分手的真正原因居然是因为熊文杰吃辣条要嗦手指!

考虑到这事儿严重打击到了熊文杰的心,于是白御桐就像只猴子一样在熊文杰旁边蹦来蹦去地安慰他,而熊文杰却只是一声不吭地趴在桌子上,没有理会面前这只闹腾的猴子。

在白御桐苦口婆心传教的时候,熊文杰就侧着脸看向那堵刻痕满满的白墙,墙上混有简陋的涂鸦和有杂乱的划痕,还有几排扭扭歪歪的文字,其中一行码得方方正正的是“一辈子爱LXX”。

看着看着,熊文杰就这么安静地睡着了。

乔安娜……失恋了?白御桐想。

白御桐懒懒地坐在树荫下,远远地望着跪坐在水边摆弄着秀发的姑娘,姑娘自顾自的整理着妆容,完全没有注意到后面有个痴汉在偷窥自己。

看着她,白御桐不禁想起了自己的高中同学里有个叫杨思怡的江南妹子,她是个非常温柔的眼镜娘,喜欢开各种玩笑,同时她还是个拉拉队队长,身材棒极了。

每次午休时她都会摆弄自己那可爱的短发,有时候扎成双马尾,有时候束一条蝎子辫……

雨点站起身来,看起来像是梳妆完毕了,白御桐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向她走了过去。

白御桐问:“弄完了吗?”

“嗯,弄完了。”雨点看着他的眼睛,用手指卷起了肩头上的秀发。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白御桐征询着她的意见。

“嗯,好啊!”雨点笑着说。

两个人都不知道怎么才能走出这片大山,于是白御桐提议顺着白云溪向下游走,雨点同志欣然采纳了白御桐同志的意见。

以前白御桐看过一本野外求生小说,里面有句话是:当你身处森林走投无路的时候就顺着河的流向走吧,虽然少不了弯路,但总不至于兜圈子。

白御桐用单肩背了一个不大的麻布包裹,里面主要装着他们的衣服鞋子之类的,他的手里还抱了个鞋盒差不多大的黑色箱子——箱子的八个棱角都有镀金,六个面都刻有繁密的白色花纹,看起来里面装的东西挺值钱。

雨点的腰上也背了个包裹,包裹是由一张兽皮捆起来的方块,她用麻绳把包裹系在了的腰背间,看起来像是女式和服背后的小枕头。

她脚下踩着一双暗黄色的短筒皮靴,是白御桐号称在路边“捡的”。她脑袋上的头发盘得像刚出笼的花卷,上面的丸子缠了一把木头梳子来固定。

据说这把梳子是雨点的奶奶过世前留给她的遗物。

雨点一路上蹦蹦跳跳的,像只觅食的兔子,看起来心情不错,应该是很喜欢白御桐送给她的靴子。

白御桐瞧着雨点雀跃的小身板,脑子里就不禁回想起昨天那些令人面红耳赤的对话——

“这是什么?”

“啊?这个叫内衣……”

“哦,这个内衣是干嘛用的?”

“用来穿的……”

“哦,这个怎么穿啊?戴头上吗……”

“这个啊是这么……”

“你帮我穿一下吧!我不会弄这个……”

“诶!你先别急着脱啊……”

……

现在这么单纯的妹子可不多见啦!就像地球上的石油,挖一点儿就少一点儿。朋友,如果有一天文艺范的女青年们都不再讨论文学与晴天了,你还能指望什么诗和远方呢?

当女孩们齐聚在一起吹嘘服饰与珠宝时,就像一只只妖媚的粉色狐狸一样不甘示弱……那样真丑。

头顶艳阳高照,给人置身沙漠的感觉。

雨点还是蹦跶在前面,脸上说不出的兴奋,像是景区的导游。

白御桐被阳光晒得目眩神迷,他摇头晃脑地朝前面的雨点有气无力大叫一声,“嘿雨点!我们休息一会儿吧……我顶不住了……”

白御桐非常不理解,为什么雨点的体力那么好,这都走了快四个小时了,那姑娘还是像是一匹驰骋疆场的骏马,在毫无遮拦的天空下穿越疾风,溅起来的泥屑挨不到它透亮的毛发。

而白御桐既不是套马杆的汉子,也不是马背上雀跃的小姑娘,而是一只左右摇摆踢着蹼的麻花鸭。

“哦,好,我们去那儿歇会儿吧!”雨点听到“游客”的呼唤,回头看了一眼气喘吁吁的白御桐,然后指着旁边树荫下的那块大石头。

白御桐宛如死狗一样,走到雨点旁边自由落体一般地往石头上一坐,然后用力往树干上靠,眼睛变成豆豆眼,口中好像冒出一缕哽屁的白色灵魂。

得救了……他心说,真想赖着不走了。

雨点看到他这个样子吓坏了,连忙问了一句:“白御桐你没事吧?”

白御桐强撑着把背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节竹筒,递给了雨点,“帮我打一下水喝,都快渴死了。”

雨点接过空空的竹筒,“哦”了一声后起身向着河边跑了过去。

白御桐抱着蜷曲的双膝,下巴靠在膝盖上,眼神中饱含落寞和疲倦。

在他的心里,乔安娜属于武则天一样强势的女人,一生君临天下,雨点属于那种积极生活主义者,一生追求极致的生命意义,而他则是个loser(失败者),是个只会跳楼的胆小鬼。

本来他毫无诗意的人生就该有一个烂尾,就像继续往已经发臭的垃圾桶里丢一筐发霉的香蕉皮。

但就在本该结尾的点上时,突然衍生出了一个续集——重生之我叫白御桐。这看起来像是即将熄灭的手电被闪电击中,发出璀璨的光芒亮瞎了所有看热闹的人的眼睛。

白御桐颓废了一会儿,摇了摇头,看着弯腰匍匐在河边上去水的雨点,眼睛里说不出的寂寞与惆怅。

他脑中不禁冒出了‘海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的臆想。

真是浪漫的诗歌啊!这得需要多少感情的沉淀才能凝聚出这样的心意。

白御桐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自己从初中同学那儿偷偷抄来的诗句:

江南万载东流水,秋千荡,处子西望;

归若未期未为妻,叶子漾,推波助浪。

这首诗出自赵临坛自写的小说《君不知流水长》,他有点佩服赵临坛的文采,虽然不明白他编的诗是个啥意思,但是押韵不就行了?强行解释最为致命。

雨点将竹筒递给了白御桐,然后靠坐在他旁边,像一位贤内助。白御桐抱着竹筒往嘴里灌了几口水,漏出来的水顺着他的下巴撒到了他的裤子,还有脚下的泥地上。

真爽啊!白御桐想,他满足地看着远处的天空,那里有几道淡淡的炊烟。

“我们就快到了!”

“你怎么知道?”

“你看见那几道烟了吗?有烟的地方就有人,这就是当初我找到你家的原因……”白御桐遥指着河流下游的方向,灰色的烟由下而上升起,由细变粗,由浓变淡,最后消散在高高的云层中。

“原来是这样!”雨点恍然大悟,“那我们快走吧!”

——————————

新人求收藏

延伸阅读

赛蒂皮件加盟  http://www.chuozu.cn/nsi6.shtml
赛蒂公司注重企业形象及品牌宣传,始终抓好产品开发和市场拓展等营销工作,销售网络遍布各

美比石英石加盟  http://www.chuozu.cn/axzy.shtml
美比的使命“以诚铸信、以质致胜”。美比人视产品品质如生命,以诚实信用为灵魂,以用户满

雷芬速热地砖加盟  http://www.chuozu.cn/5yj.shtml
发热地砖:又名纳米碳墨芯地暖瓷砖,是集瓷砖、地暖、纳米碳墨三合一的全新陶瓷产品。其外

皮洁仕加盟  http://www.chuozu.cn/6beo.shtml
皮洁仕作为中国擦鞋市场快速消费日消品的开拓者和创新者,在见证中国擦鞋市场的繁荣发展的

兴协加盟  http://www.chuozu.cn/xfm5.shtml
兴协工艺品总部尊崇“踏实、拼搏、责任”的企业精神,并以诚信、共赢、开创经营理念,创造

捷豹牌电动自行车加盟  http://www.chuozu.cn/bwiv.shtml
天津捷豹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电动摩托车、电动自行车为主的集研发、制造、销售、服务为一

PlayABC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chuozu.cn/68xo.shtml
PlayABC少儿英语是PlayABC为精中教育集团旗下的品牌,专注1至8岁儿童的英

四季色彩形象设计公司加盟  http://www.chuozu.cn/nlrj.shtml
公司介绍】武汉四季色彩公司是四季色彩(香港)公司国内分支机构,主要业务有:色彩咨询、

韩厨世家加盟  http://www.chuozu.cn/x12s.shtml
韩厨世家,可以用手摩擦锅身感觉锅体打磨的光滑程度。工艺好的锅摸在手中,圆润光滑,而打

顺佳无纺布制品加盟  http://www.chuozu.cn/d2kw.shtml
广州顺佳无纺布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多年历史的无纺袋(制品)的生产企业。公司集设计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我的宠物能进化之方已归来

    方已生于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多少也算节日,方外婆诵经吃斋半辈子,自认正气浩然,不惧牛鬼蛇神,能压住方已身上阴气,未料失算,方已如七月火球,走哪烧哪,天天闯祸,方外婆余下半生忙于替方已灭火,驾鹤西去时方已整十岁,把小方已叫到床边,留最后一口气说:“你要是不乖,以后中元节,我带你下去玩。”方已嚎啕大哭,

  • (AWM)原来你还在这里第9章在线阅读

    朝阳的光辉笼罩了整个罗刹峰的时候,一身白衣的霍可道来到冥王殿门前。今天要召开宗内大会,幽冥宗内所有重要人物都要参加,作为少宗主,霍可道自然要在场。早饭后,他匆匆送走了沐瑶,领着一言不发的崔行之,来到冥王殿前等候。“大师兄!”山门外出现一个青衣身影,霍可道抬眼一看,小师弟梁璟笑嘻嘻走了过来。梁璟与霍可

  • 可以就是你敌人是什么鬼啊

    这是第五天。轰焦冻醒来后脑海里想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这种玩笑一般的闹剧已经第五天了,这种荒唐的事情他只想快点结束。想着,轰焦冻拖着少女的身体慢慢的坐起身,感受着这个身体内他不熟悉的力量,轰焦冻看了看摊开的掌心,上面薄薄的茧可见是有些年头了,但是之前给雷诺拉训练的时候,她却没有表达出这方面的倾向。体力

  • 我真的不想当主人之以身相许

    艾漂沧见后立马跑走,“你们给老子等着!”吴天宇将剑收入鞘中,冷冷道了一句:“为何不以绝后患。”龙过凡终于把自己从树上弄下来,摇了摇胳膊,说道:“他好歹也是中天灵院的人。”“哦。”吴天宇语气十分冰冷。龙过凡正准备去扶一下刘常风,突然他看见树倒下的地方,刘常风不见了踪影,然后他将头看向了陆草莹那边。果不

  • 无限循环第一章

    正午时分,护送着聂家小少爷的车队停在野外小树林旁。“又是烧饼,天天烧饼,我都快吃吐了!”马车内,飞出一个烧饼,砸得地面出现一个深坑。聂小武从马车上跳出来,少年的圆脸气呼呼的,叉腰不爽。管家无奈,出门在外,又是荒郊野外的,除了吃干粮,还能吃什么?“少爷,您先忍忍,等到了前边小镇,就可以住店吃点热乎的饭

  • 求求你别装萌新了[无限]之入学(求收藏)

    宁远大学是一座高等级的学府,坐落在宁远市的黄金地带,占地面积极大,是整个东海市人人向往的学校。今天是学校开学的日子,校门口挤了许多人,大多是来报名的学生,更有许多是家里有钱的富二代,他们开着豪车前来,极尽炫富之能。哪怕不是富家子弟,在学校报名的第一天也尽量穿着得体,将自己最好的衣服穿上,希望能够给别

  • 披着马甲靠近你之希望之海 的人鱼部落

    “喂喂,我说执剑寻,你确定现在就要去无尽魔海?”一个男性人鱼看着面前的一个身穿新手布甲,新手鱼叉的人鱼无语的问道。“这是当然的了,大家既然都是高级玩家,又有缘的选了鱼人这个种族,那么我想大家肯定都是对无尽魔海有一些想法的吧?”执剑寻面色淡然的说道。这里是位于希望之海的一处人鱼部落。里面的总人口大约是

  • 从开始爱上你在线阅读第七节

    【不要学别人说话。】他不喜欢这样的小助手。阿精心中吐了吐舌头点头称是,面上依旧是高冷御姐范,缓缓道:“这里是八号当铺,只要典当你的所有物,我就会给予你所想要的,内力,武功,什么都可以。”陈珏有些懵,刚刚害死火场残骸,怎么一睁眼就变成这副场景了,还有阿精姐姐……他顺从地坐在椅子上,有些忐忑地开口:“这

  • 佞妃不邀宠(快穿)之桑林夜话(10)

    有道是,地产最多的,是江南花家,珠宝最多的,是关中阎家,但真正最富有的人,是霍休。霍休是世上最有钱的人,也是世上最神秘的人。他的请帖,远比峨嵋掌门独孤一鹤与关中大贾闫铁珊的来得更令人吃惊与珍贵。这个道理,世人皆知,可惜,听风却不知,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霍休是谁。所以,他并没有感到吃惊亦或是受宠若惊。听风

  • 甘负如来不负卿在线阅读第3章

    天佑三人出门看了一下情况,一片乌云朝这边卷过来,顷刻,天空乌云密布。天佑对林子二人说:“你们进屋躲起来,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快点。”林子、啊飞很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天佑看去,只见一具像是人的尸体的东西飞向这边,仔细一看,原来是在墓室中放走他们的那具尸体,等到尸体落在天佑脚下,从那片乌云中传出来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