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成渣男那些年在线阅读第2章

作者:空煜锦 来源:晋江文学城

谢沂其实做过一个梦。

梦很长,也很苦。梦里他负着夺人之妻的恶名娶了怀中的女郎,却终其一生,也未能得到她的心。

她百般好,只是不爱他。

她心里早已住了一个人,将所有的少女娇羞都给了那人。和他之间,则永远隔着家族对立。瑍儿的出生原本挽回了一点他们相敬如冰的关系,可她父兄的相继离世,瑍儿的夭折,桓氏的篡逆,终是将二人越推越远。

梦的尽处,是她端过鸩酒,来替她兄长送他上路。他愿意以死成全她,却不愿签那和离书。她便平静地代他签字刻印。尔后,从袖中抽出金簪,决绝而艳烈地自杀了。

一句留给他的话都没有。

“怎么还有血?”

庾澄的惊叫声将他从记忆中拉回,谢沂这才惊觉自己的手心已叫她划破了。不独如此,她握着金钗的那只手亦是满满的血迹。他抱着人蹚水上岸,淡淡道:“水底有鱼钩,想是不小心划上了。”脱下外服裹住昏死的佳人,视线寸寸扫过她手心的血,心底却渐渐疑惑起来。

哪里来的这些血?

他从不曾记得有这些血!

一众郎君争相恐后地围来,看他怀中雨浥红蕖的模样,尔后齐齐倒抽了口冷气——雪莹修容,艳色如滴,虽是昏睡之中,却足可遥想醒时的端艳。整个建康城也找不出这般绝色的女郎了。

采绿、采蓝二人此时也被救了上来,看清女郎叫个男人抱在怀里,几乎晕了过去。采绿道,“我们是桓大司马府的家奴,承蒙郎君大恩,不胜感激!劳烦郎君帮人帮到底,送我们回府罢!”

庾澄惊道:“这可奇了,怎会是桓家表妹?”

是十一妹妹还是十二妹妹啊……

他觑了眼王湛,见他神色冷漠毫无反应,恍然而悟,“原来是十二娘,那可真是姻缘前定!恭喜恭喜!”

同行的几位世家子弟亦是知晓桓公当日议婚事,纷纷看着谢沂笑得歆羡。

桓氏势重,拥荆益二州遥制朝廷,当初欲以次女许婚时便允诺将江夏重镇许给谢氏,却被谢夫人婉拒。如今女郎的身子都被他看过抱过了,这桩婚事十有□□能成。

年逾弱冠便能出任方镇,兼有美人为妻。不管是对于家族还是个人都是桩极好的婚事。

谢沂眼眸沉淡如水,却只看着王湛,对方微笑依旧,一幅置身事外的冷漠疏离。他容色一沉,抱过桓微便登了车。一众郎君目送牛车驶离纷乱的河岸,无不艳羡。王湛淡笑着合拢一把绸面竹骨的聚骨扇,“桓十二娘倒真是个美人。仪简有福。”

……

桓府坐落于王公贵族聚集的青溪里。沉香为梁,金银为牖;亭台楼阁,屋舍华美。渐被深蓝填满的天幕下,有如匍匐着的一头巨兽。

桓公名泌,选尚庐陵长公主,拜驸马都尉、荆州刺史、大司马,赐爵南郡公。桓公妻妾不睦,十年前出镇荆州,带走了爱妾沈氏同几个孩子。因此京城的桓府只住着长公主同桓公的妾室及余下的儿女。

“今日之事有劳谢郎君。妾已嘱人备好茶酒衣物,还请郎君小坐更衣。”

谢沂将桓微送到时桓府还未得到消息。长公主携女入宫探望皇后,府中主事的乃是桓公的妾室李氏。虽是妾室,却也是蜀国公主出身,嘱咐人将桓微送进府后,李夫人同谢沂设屏致谢。

“多谢夫人好意。区区小事不足挂齿。”

他全身上下俱被河水打湿,额发粘在一处,掌心鲜血混着河水滴滴答答落在衣袍,虽然狼狈,举止间自透着一股诗书传礼之家所养出来的酝藉从容,初月清辉下,映雪玉树一般。

“沂会请母亲上桓府提亲,无论如何,总不能有损女郎清誉。”

“郎君言重。”

李氏微微笑着,颜若舜华,“事出有因,郎君也是为了救十一娘,不必揽责。”

这便是明晃晃的拒绝了。谢沂淡淡颔首,“沂明白。”

琅琊王氏是南齐士族之首,朝廷要员半数皆出身王氏。桓公总戎马之权,早有不臣之心,急需王氏的支持。考虑到这一点,对方也会拒绝他。

但她的婚事,李夫人说了却不算。他不急于这一时。

李氏的婢子阿竹同采绿奉命送谢沂出府,行至一株茂盛海棠时,谢沂忽觉有道目光黏在身后,冰冷锐利,如刃如矢。

隔着一庭花木,有人立于绿竹披拂的抄手游廊之下,披鹤氅,挑兰灯,身侧只一个婢子,孤冷高华,矜贵无双。似乎正看着自己。

月色昏黄,华灯灿艳,他身影模糊在暖艳灯晕中,如松如竹。

阿竹适时为他介绍:“这位是府上二公子,名晏。不常在京中走动,想来郎君并不识得。”

谢沂眸中霎时透出浓浓的寒意。

是了,他日颠覆南齐、屠戮谢氏的楚帝桓晏,此时还只是桓公府上一个不受宠的庶子。

当日,正是他授意皎皎端来的鸩酒。

云破月来,风碎竹影,廊下兰灯影动,佩玉轻响,想是桓晏已然离开。掌心却传来微微的刺痛,谢沂张开手心,这才后知后觉自己竟还握着她刺自己的金钗。钗尖已然划破了皮肉,鲜艳一片,他竟浑然不觉。

他将金钗收进袖中,淡淡声对采绿道:“烦请姑娘告知女郎一声,就说她有件东西落在我处,请她务必亲自来取。”

采蓝采绿是她的贴身丫鬟,上一世,陪她嫁进来的也是二人。采蓝莽撞单纯,采绿却心思缜密,这话违背礼制,她断不会替他传话。

然而这话却不是说给她们的。

采绿阿竹互看一眼,皆露出尴尬神色。廊下,玉声微滞,继而鸣玉轻响,灯晕渐远,玉人已然离开。

回到谢氏所居的乌衣巷已近子时,谢沂回到自己的房中,从紧锁的柜中取出一方曲草纹檀木小匣。

匣中已然放了一枚珠腕绳,一支玉兰造型的嵌玉金簪。他将那枚玉兰簪从匣中取出来,灯下,一行小字渐渐显形,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间得此簪,既明且好。形观文彩,世所罕有。聊赠卿卿,约同白首。

是陈年的旧物,却不该出现于此时。这枚簪子,是成婚时他亲手雕铸的赠礼。新婚之夜,他将此簪赠予她,却从未见她戴过。只在死时看见它——被她送进了心口。

彼时他已饮下毒酒,意识几近涣散,拼尽最后一丝清明也想要去抓她的手,却被她挣扎着甩开。再睁眼,这枚金簪便躺在他手心,犹带着星星点点的血迹,是她留给他的最后的东西。

他其实不明白,倘若她对他无情,为什么要随他而去。倘若有情,缘何十年如一日的冷淡,直至最后一刻也要甩开他的手。

可这一切都已无从知晓了。

谢沂眼中沉郁下来,将簪钗锁进匣中,束以高阁。

忆起昏时她落水的事,又觉疑惑。

他从不记得她落水的事有这些隐情。

前世,他瞧见她落水便跳进了河中,第一时间将人救了上来,后来顺势向桓府提亲,庐陵长公主欣然应允,一直到成婚都很顺利。

如今,自己只是下水晚了一步,事情的发展却与前世迥乎不同。那么,前世究竟还有多少事是他不知道的?

这个想法才刚刚冒上心头,又很快自嘲地笑起来。

可笑上一世,他一颗心被她的冰冷伤得千疮百孔,如今不过事态略有变化,他便想着其中是否有误会,想要与她重续良缘。

当真是贱得慌!

他只是不甘心罢了。

前世他爱了她一辈子,她却记了那人一辈子,既得以重来一次,他就偏要将她连人带心地抢过来,然后,叫她也尝尝自己前世求而不得的滋味。

……

月华如水。桓公府内松柏榴花,水木明瑟。

桓微被安置在澄心堂内,几名侍女忙忙碌碌地替她绞发净面,间或偷瞄一眼女郎容貌,眼中尽是惊艳。

主上有位长在荆州的嫡女,府里人人知晓。但谁也没有料到,这位女郎竟出落得如此貌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女郎如何落了水?”

李氏人未到声先至。她同桓微情同母女,已是十年未见,如今好容易重逢,却不想是这幅场景。她打量着绣榻间出落得端丽无双却不省人事的桓微,眼中一酸,强忍着在榻边坐下。

屋中侍女鱼贯而出。采绿把一路上的事拣重点说了。李夫人听得心惊肉跳,美眸泛红,丹唇气极而颤。

历阳已是大宸境内,便是遇上水匪,怎会那样巧,独独侵扰皎皎的船!那朱雀航更是烟平波静,又怎会贸然翻船?!

这种事一而再、再而三,分明是有人在其中捣鬼!

可夫主既着人送她回京完婚,显然是已揭过前事。那又会是谁?是沈氏?是阿姊?

李氏恻然望着昏睡中的桓微,背心冷汗突生。

“阿姨。”

却闻微弱的一声呼唤,李氏一惊,床上的桓微已慢慢然睁开眼睛。眸子艰涩地转着,顾盼间,黑瞳点漆,水目明澈。

烛光将她苍白的面容映出几分柔亮的蜜色,仿佛海棠初醒,端艳不可方物。李氏心中一荡,这样的姿容,还好是生在权势煊赫的大司马府,若是生在平民百姓家,注定无法安生。

她喜极而泣地揽住她,“皎皎?皎皎醒了?”皎皎是桓微的小字。

桓微犹有些昏沉,倚在她怀中病喘微微,李夫人心疼不已,端过汤药亲与她喂了,并不忍心过问前事。桓微食过蜜饯,略略平复一晌,忽而道,“阿姨,会是母亲么?”

母亲出身皇室,不愿桓氏与王氏联姻,更不喜欢自己。如今自己清誉已毁,她怕自己辱没她的脸面,先下手为强,也不是不可能。

可笑,出了这样的事,她的第一反应竟是怀疑自己的至亲。

她超乎年龄的淡然与冷凝令李氏满腹心疼,触动前事,声音里竟带了些哭腔:“皎皎……你……你在荆州!到底出了什么事?!”

延伸阅读

德邦物流加盟  http://www.worldurllink.com/62ux.shtml
德邦是“AAAAA”级物流企业,主营国内公路零担运输业务,创始于1996年。截止20

明策工艺品加盟  http://www.worldurllink.com/pzo5.shtml
明策工艺品经销批发的陶瓷工艺品、饰品、陶瓷材料、颜料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沃柯玛加盟  http://www.worldurllink.com/yv0o.shtml
沃柯玛磁疗水智能洁身器,特有的通便功能,的水流技术,形成特殊状态的水柱,进入直肠(刺

渔语鱼加盟  http://www.worldurllink.com/unoq.shtml
渔语鱼酸菜鱼专门店开创于2014年,隶属于深圳市渔语鱼库餐饮有限公司,是以中国传统名

弘泰工贸设备加盟  http://www.worldurllink.com/nnyp.shtml
北京弘泰工贸设备有限公司主要经销欧美企业产品及成套设备。公司主要经销的品牌有:德国E

华朔加盟  http://www.worldurllink.com/xjnj.shtml
华朔老人休闲收音机位于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主营移动电源、插卡音响、数码电子等。在家用

洗发水生产设备加盟  http://www.worldurllink.com/gd1q.shtml
设备汽车设备

达因加盟  http://www.worldurllink.com/db5o.shtml
山东达因海洋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10月,是一家高科技制药企业,注册地

联合一百自愿连锁便利店加盟  http://www.worldurllink.com/sre6.shtml
联合一百自愿连锁便利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联合一百网络营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9月

比邻客加盟  http://www.worldurllink.com/b9he.shtml
比邻客加盟详情比邻客照明项目介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火影大战海贼之惹到大佬了

    —来不及赶回学校,洛莘莘只能在蔚县随便找了个旅舍落脚。没办法,原主过得实在太拮据了,她这种住惯五星级豪华酒店的也只能将就将就。累了一天,她连衣服都懒得换,仰面躺在床上,从不大的窗户刚好可以看到繁星点点的夜空。应该很快就能收到HC**的回复了吧。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到时候该怎么谈条件呢?洛莘莘默默筹

  • 部落争霸:签到能变强第六章在线阅读

    严正浩忍不住焦虑起来,“别墅里没有太多食物,如果没人发现,营救不及时的话……”文静,“……”此刻,她满手的食物碎屑,身边空了两个薯片袋、一个饼干盒。在被困住、并缺少食物的情况下,场面显得尤其尴尬。她木着脸想,原以为下午就会离开,打算把零食消灭干净再离开呢。全部吃光不好意思?完全不会。严正浩请他们到别

  • 异世之浮世清欢之二娘,奴家饿了(3)

    深夜,孙渺茫睡在孙二娘的房里,眼睛睁得老大,嘴里念着“一只小姐姐两只小姐姐三只小姐姐”,这没有手机刷微博打王者拖死党后腿的晚上,简直没有夜生活可言。想到那个只有在**里才能碰到的死党,想着对方已经结婚生娃了,而她还在为工作发愁。没办法,想要自由必先舍弃限制很多的安稳。当然,她睡不着也不止是因为这个,

  • 我的老公是病娇在线阅读第1节

    人世间所有的起承转合,都不过是为了与你的最终相遇,心动也好,心痛也罢,能遇见,便是上天最好的恩赐。苏小小喜欢简新,可她自己不知道。高中新入学,军训之后的大家都变成了皮蛋一样的颜色,骄阳映照之下的音乐楼里时不时传来一阵又一阵钢琴声。解散之后,我常会望向音乐楼五楼,一边跟新认识的同学胡乱吹着牛皮,一边琢

  • 铁戟画眉录在线阅读三个响头

    “啪……”徐景把楠木盒打开,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便迅速弥漫了整个别墅大厅,半透明略呈黑色的培元膏,静静地躺在了楠木盒里。徐景看着这块本该属于他的培元膏,神色间略有些不舍。唐神医见到此物,瞳孔骤然一缩,惊骇万分道:“这……这难道是……”李山健看了一眼,原本浑浊无力的老眼猛地瞪大!双手紧紧的抓在了沙发上,

  • 铁塔与梧桐的爱情在线阅读救治小狼

    从墨段铃的大殿里出来后,墨白辰便在心里有了决断。如今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提升修为,因为在原作中,墨白辰就是在南天书院遇到主角的。而要进入南天书院,他就必须在三十岁前到达筑基,而且越早越好。如果去的太晚,等到主角一行开始出去历练时,他想见主角一面就不那么容易了。修仙者前期的修炼总是比较容易,所需要的灵气也

  • 无奈被黑粉pick了在线阅读第七节

    回了蒋府,宜安长公主带着姐妹三人去镇安堂回禀蒋老夫人。彼时蒋赵氏和蒋钱氏也都得了信儿,齐聚在镇安堂里。蒋老夫人一字不落地听完,神色不变地颔首:“做的不错。”一时,姐妹三人都悄悄地松了口气。蒋老夫人看在眼里,不禁露出了笑容,心想虽说懂事,到底也不过是三个孩子。“嘉梅和嘉兰向来是最让人放心的。”宜安长公

  • 请你改邪归我第十章在线阅读

    微信聊天界面,快要被橘静依给刷爆了。但始终没有秦枫给他的留言!而剧组门口,也迟迟不见秦枫的身影出现。橘静依痴痴地等,感觉整个人神魂都快出窍了。那种失魂落魄,像是把她扔进了万丈深渊,却始终无法落地。一直都在下坠!太难受了。“小橘,导演让你过去呢,准备点蜡烛了。”一个女演员招呼了一声。“哦,好……”橘静

  • 衣手遮天无人问津

    第九章无人问津在乔迁宴的帖子送往各个府上之后,成域便吩咐乔管家安排置礼采购事宜,全力以赴地准备二十六日的大宴。当帖子送至富商赵家时,直接吃了闭门羹。门口小厮以一句主人不在,不能接收请帖为由,半轰半劝地便将成王府送贴的小厮赶出了门。当然这不是个例,在南城上官家,青云巷尉迟家,涯石街李家等都是同样的情形

  • 掉马后我是白月光第1章在线阅读

    《大明奸臣的小情诗》/残星星星点点的雪粒从空而降,缓缓落在大明嘉靖二十一年的北京城。黄昏将尽,最后一抹夕阳融进街角的阴影里,窗外绵延四坊的府邸被雾雪笼罩,为这古香古色的建筑添了些历史的深沉厚重。但是现在萧诗晴没时间惊奇她是怎样来到如此的环境中的。她正被反手绑在一间客栈的客房里,一群官兵在她眼前虎视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