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诸神之无上仙庭之不教多情误真情

作者:疯语无泪 来源:纵横中文网

晚饭后,阿爹与福多陪着周彦华在后院的大槐树下乘凉,我与阿娘坐在后堂的窗下缝补着衣衫,偶尔听见福多激动又焦急的声音,总是时不时地透过窗子向后院那处去看。

院中蝉鸣不断,山头的最后一缕余辉在男人小孩的交谈声中渐渐隐去了,天色暗了下来。阿娘点上油灯,许是看出我的心不在焉,笑着说:“你总盯着后院看什么?姑娘家不要掺进男人的世界里。”

阿娘捧出两套男士的衣衫,一套青衫白裙,一件灰衣灰裤,色彩虽不艳丽,样式却十分讲究。看尺寸不会是为福多缝制的,看款式也非是为阿爹准备的,我已然知晓阿娘是为周彦华紧赶慢赶地做了两套衣衫。周彦华身量修长,许是受了磨难,身子消瘦得厉害;阿爹身量不高,身体已微微发福。周彦华落难至此,阿娘见他身无一物,便将阿爹宽大的衣裳改了尺码,这才勉强做了周彦华一身的行头。

我常常在夜里听见织布机的声响,不想竟是阿娘不辞劳苦地为周彦华缝制衣裳呢!

青衣长裙,一针一线缝制得精巧细致,衣衫领口与袖口处丝线匝匝,虽无雕饰,却干净素雅。灰衣灰裤显然是简单之物,是寻常人家寻常衣物,毫无特色。然,阿娘的这份用心,令我眼眶发热,心里却感觉奇怪慌乱。

我正捧着两套衣衫细细地看,阿娘已在灯下坐住,轻柔地说:“寻着空子,你给周先生送去。寒碜之物,请他莫嫌弃。”

我心里噗通不已,红了脸颊,将两套衣衫赶紧放下,垂下头继续做着针线,小声道:“我不去!福多与他一个屋子,让他送去。娘净让女儿难堪!”

阿娘叹了一口气,却是笑着说:“你这孩子总是这般倔强,不愿轻易低头。珍儿都与我说了,你不是中意他么?娘也挺中意这个女婿,你可得抓牢了!”

我闷头不再搭话。我知晓,阿娘对阿姊的话从来深信不疑,当初阿姊与佟亚群来往,阿娘即便不愿意她过早地嫁人,可在阿姊三言两语的请求下,阿娘轻易便松了口,含泪看着阿姊嫁了人。较之阿姊,我的性子不怎么讨喜,不会说些甜言蜜语哄人,更不愿轻易低头认错。因此,在这家中,爹娘也更偏爱阿姊,即便是福多也更愿亲近阿姊。

阿姊嫁了,爹娘的目光与关爱才倾注在了我身上。我甚至想得到,若阿姊并不看好周彦华,只需在阿娘跟前说说,阿娘便不会这般热心为我张罗此事。

其实,想来有些悲凉无奈。然而,对阿姊,我始终无法记恨。

她太好了!

周彦华提出了离开一事,经爹娘苦口婆心和福多声泪俱下的挽留,他深思熟虑过后,点头同意了暂时留在白水乡。将养了些许日子,他也能拄着拐杖行走。因他不愿再麻烦我们一家子,又因在福多的陪同下在乡里走动了几圈,他知晓此地人们许多都是大字不识,年幼的孩子更是目不识丁,一心只与山林土地打交道。

这些时日,我常常见他抵着额头蹙眉深思,似有许多心事藏在心中,我不好当面问出。只是一日在饭桌上,他突然与阿爹商议着在我家屋旁搭一座木棚,想要教远近的孩子读书识字,他日若有所成,也能出得这里为国效一份力,也教本地人们能更多地出去看看外边别样的世界。

我们一家人从未有这般大的愿景,白水乡民也少有人有。白水乡民虽深爱着这方水土,却也希冀着走出去,我们一家人自然也有着这份希冀与渴望。

阿爹是随遇而安之人,在周彦华耐心温和的解说下,虽不动心,也帮着他在乡里奔走相告。白水乡民自来尊重钦佩读书识字之人,如今有人愿在此教孩子读书识字,自然乐成此事,甚至提议乡民共同出资建一座学堂,以便收纳更多的孩子读书。然,建造学堂非短时日能完工,乡民也只得暂时将孩子送往我家屋旁的木棚里就读,每人每月交上些许粮食、瓜果或钱财即可;而周彦华却将收到的粮食、钱财统统交给了爹娘。

他心里始终想着要报答救命之恩呢!原来,教学一事只不过是他赚取钱财还人情的方式罢了。

我虽对他如此见外隐有怒气,却又因他愿意留下来而暗自高兴。

每日,我总会自楼上听见孩子们的琅琅读书声,丝毫不觉得吵闹。时常,我会撑开窗户,望着楼下的木棚出神。木棚完成之初,极其简陋,只有几根粗壮的柱子撑起了一方天地,屋顶上铺满茅草,四周通风。后来,爹娘夜以继日地编织着竹帘,这才让这座木棚有了样子,周彦华感激不尽,对于乡民好心送来的礼,他时常会收下几件,然后礼便落入了我家。

学堂开学第一日,白水乡民皆来观看。因乡里从未有过学堂,许多乡民对周彦华的学识也并不了解,并不愿冒险让他教孩子,因此,这登记入学的孩子也不过十来人。

周彦华亲自为这座木棚题了匾额,命为“求知堂”。

半月以来,周彦华依旧穷困,在此无落脚之处。他似乎不愿麻烦许多人,听了爹娘的安排,仍旧与福多同住一间屋子。而因求知堂的落成,远近的孩子午间来去不便,午间用食歇息的事宜却落在了我身上。这一月下来,我也能从此中赚些家用,也不至于抱有怨言。

此时,孩子们才用过午饭,玩闹过一阵后,在周彦华的号召下,乖乖地回到座位下趴着歇息。我透过窗子向下方张望,求知堂四周的竹帘拢起,微微南风吹拂着孩子们的睡脸,安静祥和。

这些日子,我看到了不一样的周彦华。

周彦华对教育孩子一事颇有耐心,早已不似平日里少言少语的他,甚至有说有笑了。面对每一位孩子,他的那双眼里总是藏着慈爱,仿佛父亲对孩子的慈爱关怀。当初收学生时,他便只收六岁至十二岁之间的孩子,他不说,谁也不便多问什么。

静谧安详的午后,偶尔有几声清脆的蝉鸣,我也无丝毫睡意。

四方敞亮的求知堂内,周彦华仍旧低着头在桌案前刻着字,用他那似乎从未离身的小匕在竹片上刻着字,随后又一一誊写在纸上。他教孩子们读书识字,书籍都是他一字一字编写出来的,字迹工整,内容详实易懂,令孩子们爱不释手。福多一心渴望能让周彦华教他读书识字,如今有这么个机会,他却放弃了。我私底下问过他,他垂头丧气地说:“我只愿周哥哥教我时,没有其他人在一旁。”

如此说来,对于周彦华建堂教书一事,他心里该是多有不满。然而,即使再不满,他也得一声不响地接受,一个人躲在求知堂外默默听着课,待孩子散去,他才会找上周彦华,以求解答心中的疑惑。周彦华虽不知晓他为何要躲在外边听课,也不多问,只要福多相问,他总会耐心讲解,直到福多点了头,他才作罢。为此,周彦华常常在孩子们散学后,又花费时间为福多单独授课,甚至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阿娘因怕怠慢了周彦华,时常会在夜里备些小点心。后来,为撮合我与周彦华,阿娘又怂恿我做这份活,我一声不响地揽下了。这一来二去,面对周彦华,虽说无最初那般疏离,却也依旧客气。

晚间,我往福多房间送去点心,福多已然睡下,我本打算送完点心便离去,哪知周彦华却随我一道出了屋门,在身后叫住了我:“小鱼姑娘。”

我转身,细声问了一句:“周先生有事?”

周彦华点点头,态度谦恭诚恳:“可否借一步说话?”

我心中一时茫然不解,点头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下了楼,径直来到了后院的河岸上。此处,正是我初次见到周彦华的所在。至此,我心中更是不解,又见周彦华许久不言语,忍不下心头的疑虑,开口低声叫道:“周先生?”

周彦华低头看了看我,叹了一口气,似乎是犹豫了许久,才缓缓地开口道:“令尊令堂……今日与我提过……你的事。”

我脱口而出:“什么事?”

他张了张口,似乎略有尴尬愧疚之色,我已然猜到了。我对周彦华的心思,爹娘心知肚明,虽说我十分感激爹娘这般费心费力地为我,然而,观周彦华神态,我知晓他心中是不愿的。此刻,周彦华单独与我谈论此事,我不知他是何居心?若他不愿,本该在爹娘提出后就当面拒绝,如今找上我,我一心以为他只想着羞辱我,想让我颜面扫地!

我突然不知如何面对周彦华,故作镇定地笑道:“给先生添麻烦了。我爹娘的话,先生不必放在心上。先生明日还得早起授课,早些歇息吧。”

周彦华斟酌着问了一句:“你什么也不问?”

我道:“既已心知肚明,何必再问?先生早些歇息吧。”

我并不愿在此多做停留,上楼锁了房屋,却是整夜未眠。因夜里哭过一宿,我不愿起床见人,生怕被人笑话。阿娘寻到房里时,扯开被子看到我红肿的双眼,忙问:“我的儿,你这是闹谁的心呢?怎地哭成这副模样了?”

闻言,我的眼泪又落出了眼眶,抽抽噎噎说不出话,许久,才微笑着说道:“娘不必忧心,女儿只是梦见姊姊遇难了,心里难过,便哭红了眼睛。如今这副模样,女儿也不便见人,娘便只说女儿病了需要静养,不能见人。”

阿娘将信将疑地点头,叮嘱了我几句话,后又笑着说:“你也不必多心,这梦见坏事却是好事。一大早佟家就送来了消息,珍儿有喜了呢!娘还想着与你一道儿过去看看她,你既病着,等病好了,再抽空过去。”

我不禁喜上眉梢,笑着说:“娘便先行过去看看姊姊,替女儿向姊姊赔个罪。”

阿娘嗔道:“你这孩子……什么罪不罪的?家人之间也讲这些虚礼,岂不生分了?”

阿娘离去后,我起床梳洗了一番,绞了热帕子敷了敷眼,后又对镜画了眉眼,如此,才将红肿的眼眶遮盖了些许。我正坐在桌前做些针线,听得楼下琅琅书声,起身推窗去看,无意中瞟到周彦华的身影,又赶紧闭了窗子,转回到桌前,一心一意地做活计。福多许是见我闭门不出,又从阿娘那儿得知我身子染病的消息,便前来探望。我并不怕见他,开门请他进屋后,他盯着我的脸看了又看,我横他一眼,他立马凑近轻声询问了一句:“姊,你这样子不像染病了呀?我觉着姊姊比以往都要漂亮些,是有什么喜事么?”

我笑道:“是有喜事!大姊有喜了,你说是不是喜事?”

福多却满脸不解:“那与你有何干系呢?我看,是姊姊你自个儿的喜事吧?”

我并不愿反驳他,顺着他的话头问了下去:“那你猜猜姊姊有了什么喜事?”

福多不假思索地答道:“姊姊也要嫁人了!”

我红着脸嗔道:“胡说八道!”

福多却一脸神秘地凑近了几分。此时,窗外的书声已渐渐低了下去,我偶尔能捕捉到周彦华温润动听的声音,待要细细聆听,看到福多越凑越近的脸,我的心莫名的一阵心慌,连忙抬手推开他的头,心跳却愈发急促紊乱了。

“姊,你昨夜因何而哭?”

我连忙矢口否认:“谁说我哭过了?”

福多满脸担忧:“你眼睛还红肿着呢。姊,若不是听爹娘提起你的婚事,我还猜不出来……你不愿嫁给周哥哥?因为这个,你才哭的么?”

我的心“咯噔”一下,许久答不出话来。福多的心思单纯又迟钝,在他看来,平日里,我对周彦华客气有礼,甚至有些冷淡,有别于我对待白水乡男子的态度。对待乡里人,我一向亲和,我接触过的同龄相仿的男子,虽不说亲密无间,却也不至于如同与周彦华那般相处。即便住在同一屋檐下,交谈总是那样仓促苍白,相处了这些日子,依旧如同陌生人那般生疏。

福多兀自在一旁叹息,我因怕人问及昨夜的事,不敢与人多谈及周彦华;而福多又是与周彦华走得最近的人,我更怕他因我之事而向周彦华谈论嫁娶的事,搜肠刮肚了一番,笑着劝道:“福多,姊姊还不想嫁人呢!周先生世外之人,非姊姊良配。爹娘一时心血来潮,给了周先生烦恼,你也别再拿此事惹人嫌烦。若惹了周先生不快,他不再与你亲近,不再教你读书,你可没处去哭!”

福多连连点头,又小坐了片刻,便捧着书本去找周彦华。

午间,我倚着窗子打了会盹,听见楼下的说笑声,瞌睡顿时走了大半,不管不顾地开门奔到楼梯处,急匆匆地下楼,口中高兴地唤着:“大姊!”

在楼梯口遇上周彦华,我不禁红了脸颊,低头从他身边走过,几步奔到前院中,亲昵地挽过阿姊的手臂,开口便倾诉想念之情。

阿姊瞧着愈发温婉美丽,许久未见,我不禁红了眼眶。阿姊温声温语地开解了一句,抬手替我温柔地拭去眼角的泪珠,忧心忡忡地说:“娘说你病了,我放心不下,便过来看看你。你身子哪里不舒服?找大夫看过么?”

我笑着回了一句:“只是夜里睡得不好精神困顿,不是什么大病。”

我与阿姊说着话的空儿,福多已搬过一条长凳到院中的老槐树下,笑着请我与阿姊过去坐着说话。才坐下,我便见福多与周彦华正合力抬着一张四方小桌过来,我赶紧起身欲指责福多不会待客,脚步才迈出一步,阿姊就扯住了我的衣袖,对我报以一笑,拉着我回身坐下,笑着在我耳边嘀咕了一句:“你该向福多学学,他比你坦率许多,也更得你意中人喜欢。”

我本就不满福多的待客之道,被阿姊这么一说,心中又多出一分气,闷闷地坐着不说话。待四方小桌摆好,福多又张罗出了几碟小点心,拉过周彦华,大大方方地坐在了老槐树下。我暗地里给了许多眼色福多,福多不知何故,低声问过我,我不愿当着周彦华的面讲明缘由,索性由着他自己琢磨缘由。

树下,阿姊与周彦华聊得挺投机,阿姊说些本土的风俗民情,又向周彦华请教他家乡的文化习俗。两人越谈越投机,福多偶尔插几句嘴,却总是跟不上两人的思绪,也只得陪着我吃些点心,随意聊聊家长里短。我与他聊家里的一切,又说天气热了,要去山里伐些竹子编织竹席;河塘里的鱼虾渐渐肥了,福多又要下水**……而他最先想到要犒劳的人却是周彦华。我即便嘴上不满,心里却有几分动容。

听着阿姊与周彦华细微的交谈声,我不经意间抬头看向他,正撞上他的目光,他微微含笑致意,我不动声色地别开目光,却已听不清福多与我说了什么。回过神时,福多已被阿姊支开了,只留我与周彦华对坐无言。

我早就发现求知堂内空无一人,因寻不到合适的时机,便一直未开口问明。眼下,彼此相坐无言,我只得挤出一丝笑容,问道:“周先生今日不授课了?”

周彦华微微诧异过后,仍是认认真真地回答了一句:“过了今日,便是七月节了。”

七月节,极受白水乡民重视。七月初至七月中旬,是鬼门大开的日子,为避免家中小孩出门冲撞了鬼魂,白日里,未满十周岁的孩子都不得出门,至最后两日,家中小孩才会随同家人一同祭祀先人。

“周先生的家乡是如何过这七月节的?”

周彦华不假思索地答道:“便也如同你们一般祭祀先祖,也会放河灯,庙里烧香祈福。”

我从他眼里看出了回忆之色,因心中实在好奇,忍不下还是问出了口:“周先生在思念家里的亲人?”

许是不曾想到我会如此直言不讳地指出来,他错愕片刻,而后才轻轻地点了头,却是不再发言。我内心有些焦灼,即便心痒难耐,也不想再去探听他不愿言明的家事。

许久,我才听到他幽幽地叹息了一句:“家人在不久前相继遇难,恐再难相聚。”

我狠狠地吃了一惊:“这么说,你……无家可归?”

周彦华突然抬头看着我,敛眉微笑:“算是。”

我突然不知如何说话,只得低头道歉:“对不住,我并非……”

周彦华笑着打断我:“你们一家救了我,我无以为报,怎会因你过问此事心生怨怼?”

我讪讪点头。因触到了他的伤心事,也不敢再出言,好在阿姊与福多去而复返,我也因此松了一口气。而阿姊见我与周彦华的气氛沉重,似是随意地聊起了邻近的几户人家,又谈起了自幼与我相好的赖冬青。

赖冬青的家境并不富裕,他娘是他爹从外地娶进来的,并没有像样的婚礼,一切从简。他娘极少出门走动,备受他爹喜爱珍视,因早产生下了赖冬青,身子落下了病根,加上双腿受了寒,腿脚不甚灵便,只在自家院子里走动走动。他娘生得唇红齿白,十指不沾阳春水,像是外面大户人家里娇生惯养出来的大小姐,只是不知为何独独嫁了他爹。

赖冬青像他娘,与他爹无丝毫相像之处,甚至有人猜测他并非他爹所生。这话传到爹娘耳里,爹娘不愿嚼人舌根,更不愿听到我们小辈在背后说人不是,狠狠教训过后,又被拎到赖家登门道歉。

爹娘说,赖冬青是懂事孝顺的孩子,而幼时的我,只觉得他是好看的男孩子。渐渐接触过后,他又与我接触过的同龄孩子不大一样,带着些许稚气的成熟稳重,往往表露出来的却是一股犟脾气。福多被人欺负了,他会帮着福多出气,却绝不开口求饶。

自与赖冬青接触过后,我常在家人面前夸耀他的英勇好义、聪明能干。直至阿姊嫁人了,我便不再当着家人的面提起他,甚至不愿再听到他的名字。

如今听阿姊无意中提到赖冬青,我心里不是滋味,也猜不透阿姊提起此人的意图。

阿姊至今仍不知晓,曾有谁因她的出嫁而哭红了双眼。我曾对赖冬青哭诉不愿阿姊嫁人,赖冬青也红着双眼说了一句:“我也不想她嫁人。”

简简单单一句话,已让我明白了所有。

他与我亲近玩耍,只因我能向他倾诉阿姊的一切,他也能时常见到阿姊。

爱在心上口难开。

他曾体会过的痛苦滋味,遇上周彦华,我也实实在在地体味了一番。

我不敢与家人谈起赖冬青,更不敢与阿姊谈论赖冬青,我怕自己忍不住道出真相,怕打乱属于阿姊那平静的幸福。

赖冬青出了白水乡,在外头做起了珠宝生意,一身光鲜。他在此受了多年的气,想来这乡里该是没了他留恋的东西了。

延伸阅读

种田直播间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xglp777.cn/diy6.shtml
路瑕担心自己出现在薄然的面前,过于频繁,很容易给薄然错的期待感,导致薄然最终爱她爱的

晚冬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xglp777.cn/afbj.shtml
“假的?”程浩然和何文弱不由得惊呼出声。程浩然眉头一皱,诧异问道:“周兄,恕我眼拙。

制霸战魂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xglp777.cn/p4ek.shtml
半途生出的幺蛾子并不能阻止太昊琰将兽潮的事情给推后,甚至很快就将原来的计划进行了调整

异界之骨灰玩家在线阅读神剑铸成  http://www.xglp777.cn/dd6p.shtml
在所有剑仙宗弟子震惊的目光中,异变开始了!“嗡嗡嗡~”剑仙宗上下所有的人,只要是佩剑

逝去的旧时光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xglp777.cn/piox.shtml
人活着总得面对现实。换个角度想,她也是有一百亩地、二百战奴、十六名随从以及不少庄奴的

重生后发现情敌很可爱怎么办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xglp777.cn/avbt.shtml
乔杉被陆子建救下后,就被他带到了一个很隐蔽的小院里,乔杉原本以为在这能见到乔老爷,却

琴酒和利夏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xglp777.cn/nbtj.shtml
周乾发现,自己现在并没有什么无法扛起的包袱。不过,他现在却有不得不做的事情,哪怕是一

金大腿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xglp777.cn/g738.shtml
黑暗之中,余若撑着下颌看着站在台下的两人,另一只手则轻轻的敲着桌面。“哒——哒——”

夏目友人帐同人--一叶知秋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xglp777.cn/p61h.shtml
传说在遥远的拉贝尔大陆的上空有一个神奇的地方,那里开满了各色各样的花朵,那是精灵王的

orz2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xglp777.cn/a400.shtml
张恒刚刚说完,还没有动,几个彪形大汉就如同老鹰捉小鸡一般的将爆炸头几个人抓到了张恒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直播:美食从吃播开始在线阅读目标:第六联队

    魔都派遣军位于出云号战舰上的临时司令部。松井石根脸色平静的听着下面的报告。“司令官阁下,情况已经调查清楚了,从目前确定的情况来看,袭击者确实只有一个,此人拥有一种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倾泻大量子弹的速射武器,并且还有种一种大口径的枪械,这种枪械能够无声无息的发射子弹,没有枪声,也没有开枪时的火光,子弹口径

  • 玄寒之怒在线阅读第十节

    娃娃脸脸色难看,催动袖子里的符贴在手上化成金火后,只见他手臂上缠着一条金光中带着青色、似地狱冥火一般的火焰,再次劈向女孩的脖颈,这次女孩发出尖锐的一声厮叫后猛地晕过去。娃娃脸扶着女孩将她交由女孩的朋友照顾,并从同伴那里抽了条黄色绸带,让女孩朋友把人给绑起来。要是没有刚刚那一幕,这群人肯定不同意他们这

  • 双面凌少第六章在线阅读

    纪华菲抬头朝萧航对面看去,这一看便愣住了,纪家在西城家室也算优秀,英俊的男人自是见过不少,可像这么好看的却还是头一次见。男人眼窝深邃,五官精雕细琢的像是大师手里珍贵的艺术品,身材比例更是完美的无可匹敌,修长的双腿交叠的挑着,一股与众不同的尊贵气质便生生的可以灼伤人的双眼。申穆野很明显注意到她出神的视

  • 大商歌在线阅读第六章

    听说了嘛?雪儿小姐昨天达到灵者六阶了,小厮二:是啊,是啊,听说雪儿小姐是我们姜家最有可能突破灵圣的人,小厮一:本来听说我们少主最有可能突破到半神的,谁想到。嘘,小心点,别让二公子听见,谁能想到大公子仅仅用了5年就突破到灵徒九阶,仿佛遇到瓶颈一般,不能突破,二公子最近突破到灵师4阶,大公子一直不能突破

  • 都市聊斋在线阅读第八章

    “这是哪儿?”尘岳推翻棺盖,飞身跃起,稳稳落地。“旺达和快银呢?”他茫然地看着四周,眉头轻蹙。沉睡之后醒来,周遭没有任何熟悉的人和事,这让他很困惑。按照约定,他沉睡五年之后,快银会唤醒他,可是现在的情况却完全不是这样。很快,他就注意到了一个很抢眼的东西。斯塔克工业的LOGO!“这里是斯塔克工业的仓库

  • [综]纲吉历险记第九章在线阅读

    “好生漂亮的人儿,美女有兴趣参军嘛,很威风的哦。”夙离怨睁开眼盯着陌生的街道和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笑着调戏口吻邀请着自己参军的女人。二十岁左右,很年轻很漂亮。感兴趣的开口问:“参军有什么威风之处?”看着那人吹了声口哨,走到自己的面前笑意盈盈:“你当了兵,就可以接触枪械,可以上战

  • 黑狐之谍中谍圆珠

    不知过了多久,韩天睁开了眼。韩天猛地一下就坐了起来,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自己还在蟒山里。“不对!自己身受重伤,怎么身上痛处不是那么明显,而且自己一直都没有吃过食物,怎么感觉比没有受伤时的状态还要好”韩天立即查看自己的身体。身上衣服破烂,满身的血迹,掀起衣服身上的伤口都结巴了,从伤口上还是可以看出都是焰

  • 灏气菲雪凝情天第1章在线阅读

    “你被开除了。”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校长坐在棕红色的办公桌前,怒气冲冲的对着迟溯怒吼。“今天就给我滚出去,我们学校不需要你这种学生。”肥胖过度的校长越说越来劲,迟溯默默的往后退了一步,避免校长说话时飞溅的唾沫溅到自己身上。一通发泄之后,胖校长精疲力尽的瘫倒在椅子上,松了松有点勒脖子的领带,喝了一口桌上

  • 都市之超级技能提取系统四大花魁

    “杀人了!”梨香居传来这样的喊声,那三名花魁刚进厢房,便瞧见靠着椅子,趴在桌子上的三个人,原以为三人乃是饮酒过度,贪杯醉倒,其中一名花魁大着胆子,上前一推,只听得嘘嘘索索之声,这三人身上骨骼竟都碎了。要知这三人乃辨龙所所住之人,非同小可,寻常捕快也不能管,只能通知玉钤卫,唐写意便带着龙环虎并来了这里

  • 我在大正做直播在线阅读第2节

    周锦言理了理袖口,心道果然不错,沈琢心中恨透了自己,不过是为了维护兄友弟恭的虚伪表面才装作一副恭敬模样。这样最好,周锦言眼底不悦,自己厌恶透了柳氏和沈琢。恶心而又做作的白莲花,贯会做些可怜模样让父亲心疼,母亲在府中的气息越来越浅,周家是商贾,母亲受尽了苦楚,柳氏却来享用母亲的富贵,占了母亲的位置。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