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哑奴儿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凉夜埙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可是...”

叶小清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所谓趁热打铁,抢过话来,“别可是了,放弃了梦想的人,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至于学费,不用担心,“砰砰地拍着胸脯,”我有办法。现在不是很流行家教么,你画功天赋异禀,上不起寰帝,华厘美术学院也一样,因为你无论在哪都是最优秀的。上游那些富人都爱培养孩子兴趣爱好,做家教能挣不少钱呢。暑假还很长,做两个月家教能攒不少钱。”

乔允夏掰正她的脸,捏了捏,“好啦,好啦,你的长篇大论让我折服了。”

定然是说不过小清的,只能搁置下来,如果真能像她说的找到家教一职,再做决定。

毕竟不是迫不得已,她是不愿放弃梦想的。

叶小清立即喜笑颜开,伸手捏回乔允夏,捏得她的脸像是一只气鼓鼓的小青蛙,“这才乖嘛,听劝才是好孩子。”

见叶小清说服了妹妹,乔柏宇松了一口气,妹妹为了梦想,退而求其次,放弃寰帝,报了华厘美院,他断然不允许她生出辍学这个念头。

叶小清忽然眸光一闪,“明天周末,我放假,不如去哪里玩一天,叫上秦子熙?” ,逝者已矣,活着的不能一直在伤痛里出不来,出去散心,对着山川大海高喊,或许他们兄妹心里能好受些,“倘若没有无常,黑夜永远等不到白天,低落的心情永远盼不到阳光灿烂,得病的身体永远不能恢复健康,离别的人永远不能再相聚,这样的世界想想都很糟糕,不是吗?我们要做的是坚强,循着永远那条轨迹,坚定走到最后”,她握住一双拳头,目光坚决地看着前方,做出加油鼓劲姿势。

叶小清那股子坚定劲儿,看得乔允夏眼眶一热,这个热心肠又充满活力的女孩,总是能给她满满感动与正能量。

乔柏宇想,让妹妹出去外面看看美丽的风景暂时忘记悲伤也好,便点头答应了叶小清。

“那我现在就给秦子熙打电话。”叶小清迫不及待地取出手机,播出了号码。可打了两遍,那头依然没接,“奇怪,这才九点,难道就睡了。”一阵忙音后,自动挂断,叶小清看着手机屏幕嘟哝。

秦子熙听见手机响时,刚进家门。

这两天因为担心乔允夏身体,又怕回家被妈妈看见受了伤,所以一直在乔允夏家。

两天没回家,爸妈打了很多电话也没接,只回了个信息说和**学外出写生了,路途远,要外宿两天。

此刻开门就变得有些犹豫,生怕爸妈就在客厅里黑脸等着自己回来,要遭一顿质问。

手还未按下接通键,手机就被人一把夺了去,“你还知道回来。”转身便看见爸爸秦明世黑着脸。

秦明世直接把手机关机。

客厅里的场面和他猜的一样,甚至更夸张,除了爸妈,还有一些穿着制服的警察。

“你别吓着孩子,他长大了,又是暑假,出去玩两天没什么,就这么一个儿子,疼还来不及,你吼什么?”林素拉开黑脸的老公,站在中间护着儿子,“儿子,你去写生,怎么电话都不听?你看你都瘦了。”林素满眼心疼地拉着儿子,捧着儿子的脸一阵心疼。在看到儿子下巴结痂的伤处时,惊跳起来,“这这这怎么回事?怎么伤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声音比蝉鸣还要尖锐,刺得秦子熙耳朵生疼。

“没有,那天雨太大,看不清路,骑车摔了一跤。”秦子熙撒谎道。

不敢告诉妈妈实情,免得妈妈问东问西。

“还摔哪了?走上医院拍片检查去。”看着儿子下巴的伤,林素眼泪就要掉下来。

拉着他就往门口走。

“妈妈,真的没事,别担心。”

“宠吧,你就宠着。”秦明世气呼呼,一屁股坐回沙发里,怒目瞪着儿子,“好端端大个人站着,能摔出什么事?保险柜里的十万块钱,是不是你偷的,都拿去干什么了?”

“怎么说话的你?自家儿子,拿自家的钱,怎么能说是偷呢。”林素对着老公又是一顿批,“就算是儿子拿的,那十万本来也是奖励他考上寰帝的,怎么花,是他的事。”

秦明世重重叹了一口气,不说话了,他是个听老婆话的男人,夫妻结婚二十几年,从未对老婆说过一句重话。

儿子一直很优秀,他深知和老婆的教育离不开,所以老婆一说他,他都默默地听着。

只是他无法接受这个一向乖巧的儿子,怎么会拿走家里如此多的钱。

拿就算了,好歹和父母商量一声,这样悄无声息,要不是报警调出监控,还真以为家里进了贼。

”既然事情弄清楚了,案子就撤销了,走吧。“警察拿过文件,给秦明世按手印,收着文件离开了。

“慢走,真是麻烦你们了。”秦明世送警察出了门,关上门坐回沙发上,用眼角瞟老婆一眼。

林素拉着儿子在沙发坐下,认真地望着儿子,“告诉妈妈,那些钱都花哪去了,一分不剩?”

瞧了眼儿子扁扁的裤兜,似乎还真是一点不剩,十万块钱,说多也不多,可也是很大一叠。

孩子生活费从来不缺,两天时间就能花完十万,她是不信的,再说儿子与那些富二代不一样,从来不是大手大脚的。

“爸,妈,那十万是给我考上大学的奖励,至于花到哪去了,我都忘记了,你们就别再问了。”

他很明白妈妈性格,对自家人从来不吝啬,特别是对他这个儿子,什么都给他最好最贵的。但对外却一毛不拔,平时上街买个菜都要杀价半天。

所以不能告诉妈妈钱的去向。

对乔允夏他们说经过父母同意,其实在说谎,怕真实说了,他们兄妹不肯收。

当初爸妈问他考上寰帝要什么奖励,他想也不想就说要一个学期的学费作为奖励,因为他和乔允夏约定好的,一起考上寰帝,他知道乔允夏家条件不好,那十万是为她准备的学费。

“话是这样说,但是,妈妈怕你被人骗了。”林素一眼就看穿儿子在撒谎,心里更加着急,“是不是给你那个同学了,叫乔什么夏来着?”儿子也没什么要好的朋友,来来去去就那两三个,特别是那个姓乔的姑娘。

“乔允夏”秦明世接过话道。

那个孩子他有映像,每天接儿子放学都能看见儿子和她走在一块,为此他还说过儿子好几回,不准早恋。

秦子熙倏然站起来,显得有些局促,脚步匆忙地上二楼回了自己房间,还没关上门,妈妈已经溜了进来,“妈妈,钱的事你就别再问了,我没有被骗。我饿了,想吃西红柿牛肉面。”

“你把钱的去向交代了,妈妈就给你煮。”林素抬手顺着儿子的背脊,好声好气地哄道。

“那我不吃了,我困了。”好不容易把妈妈推出去关上门,惊险总算过去。

林素看着关上的门,摇了摇头,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那个叫乔允夏的女孩家那么穷,儿子那些钱一定是给她了,这个傻孩子,还说没被骗。

两天没回来,一定也是在那个女孩家,想到这,心里焦乱如麻。

现在秦家家庭条件已经数一数二,怎么能让儿子继续与那些穷酸人家的孩子玩,拉低了身份。

虽然从前自己家也是住在下游,可经过和老公的努力,挣钱开了工厂,还在上游买了别墅。

她拼了命地想要摆脱从前,往上游社会里挤,可那穷酸女孩竟缠着儿子不放。

若不是担心儿子中途转学误了学业,断不会让儿子在下游那种地方读到高中毕业。

下了楼来,看见老公事不关己地坐在沙发里抽烟,气不打一处来,过去夺过烟戳灭,抬手指着老公的脑门,“都是你,孩子出生就不管不顾,什么都交给我都早恋的。趁事态还没有发展严重,我得找个时间去会会那个女孩,把钱要回来,让她跟儿子断绝来往。老娘辛辛苦苦挣的钱,凭什么白白送人。穷酸人家,教育出来的子女也这么败坏门风,学起坑蒙拐骗来了!”

秦明世不以为然,十八岁了,怎么算早恋,老婆也太杞人忧天了点,“不都是你说的,我没有文化,儿子的教育不要插手,免得教坏了孩子,我这不埋头挣钱了吗?”边往楼上走边嘀咕,继而加快了脚步,怕老婆追上来拧耳朵。

“你说什么?翅膀硬了,敢顶撞我,你们父子就一条心要气死我...”

嘣咚的关门声,将林素的声音隔绝在了门外,秦明世顺了顺心口,大舒一口气。

叶小清气呼呼地用手指戳着手机屏幕,“奇怪了,打了七八遍都不接,还关机,算了,明早再打。”沮丧地收起手机,耸耸肩看了看兄妹两,“我也得回去了,每天穿高跟鞋累死我了。”

叶小清在她爸妈上班的工厂找了个前台接线的工作。她都是白班,她爸妈为了能多些工资,选择最累的夜班,做的还是流水线,因为夜班有补贴。

所以,一家三口很少能有时间凑在一起。

这一夜,乔允夏睡得很沉,可妈妈却没有来梦里与她相见,醒来后,一阵失落。

天空湛蓝得没有一丝云彩,树梢知了声此起彼伏,华厘河依旧飘着死鱼虾,有工人在黑黑的水中打捞垃圾。

秦子熙倚着岸边柳树,身旁停着自行车,他望着黑光粼粼的河水出神,穿着的白衬衣衬脸更加洁白阳光,脸庞在阳光映照下,愈加俊朗。

他睡醒便拿来手机开机,看见叶小清打的未接电话,打回去,叶小清说今天约了乔允夏兄妹一同出去游玩,让他快来。

他立即翻身下床,赶在爸妈起床前出了家门。

他已静静等在外头半个钟。

乔允夏醒来,习惯性走到窗边,拉开窗帘让阳光照进来。

她看见了河岸边的少年,他好看得犹如一方美玉,阳光得不惹一点尘埃。

念书时,叶小清他们三人是全校都知道的死党,一起上课,一起去饭堂,一起外出写生,一起放学....

时间可真快啊,转眼就要各奔东西了。

明明相约好大学也要一起,最后却只剩了她一人。

她知道,与他始终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自从他家搬离下游,她就预料到了这一切。

放下窗帘,把桌上放着的华厘美院录取通知书放进柜子锁好,愣怔地看着上了锁的柜子,在心底默默说了声,‘子熙,对不起,我失约了。’

填志愿时,秦子熙跟她约定一起靠上寰帝,一起念大学,一起同班,继续做她的同桌。

还说如果她不考寰帝,那么他就陪她一起留在华厘美院。

她不想将他继续留在自己这个低微的世界,当时便点头答应了他的约定,在交志愿时,她偷偷划掉了寰帝,写上华厘。

在她看来,秦子熙是那么优秀,不该因为她,而不去念寰帝。

他是凤凰,是要翱翔天际的。而自己只是河流中的一条小鱼,只有仰望天际的资格,就连上岸看风景,也是一种奢望。

延伸阅读

除我以外全员转校之父母?  http://www.tongxin315.cn/a3jd.shtml
“你刚才说什么?你的意思是我还有亲人?莫非,是我的亲生父母?他,他们在哪?”方林彻底

九天玄黄界后悔已经来不及  http://www.tongxin315.cn/guop.shtml
南宫墨没有回复他的话,一秒钟,他消失在了在场所有人的视线中。大家看见的,便只有黑色的

诱捕天使行动(外二则)黑衣人  http://www.tongxin315.cn/njg0.shtml
如此一来,公主遇害一事反倒是被压下来了,就像是白死了一样。但是谁都知道此事绝不可能就

晋末雄图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tongxin315.cn/uois.shtml
还是夜,却晨曦微露东方欲晓之时。天宫之上,缘机仙子因果天机盘之处为始端,绵延至北天门

星渊之之我笑你爹妈有文化(4)  http://www.tongxin315.cn/dzmd.shtml
眼看着江斩雄不说话了,隐隐就要发作,江来这才想起来,这个爹平时严得很。从江少羽的记忆

魔法怎么学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tongxin315.cn/xd29.shtml
马车上,夏可儿难得紧张了,甚至有些害怕,身旁的男子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邪教徒,既迷信而又

万界交易商城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tongxin315.cn/aqm8.shtml
拉回思绪回到现实。距离妖莲入帮,已是两天后。刚才亓琰之把血虬交易给了亓政飒,某女已经

水龙吟之七星劫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tongxin315.cn/s2mi.shtml
迎接女魃的是吴骚的狂风暴雨,女魃干旱的处女地被吴骚浇灌的shi淋淋的。以后,女魃旱神

整个洪荒我最大之最难吃的餐厅(2)(10)  http://www.tongxin315.cn/dscg.shtml
餐厅中的客人没有停下吃东西的嘴,边往嘴里塞东西,边围观着门口的纷乱。只见一个微胖的年

异能杂货铺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tongxin315.cn/g3vu.shtml
山上南星指挥着众人,熬制着药水,旁边摆放着好几只大大的木鸢,上面有着两只大桶,经过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真是大师第四章在线阅读

    回到女生宿舍楼的苏语,刚抬脚步走进203就发现,剩余的两个空床铺已经有人住了进来。一个脸蛋圆乎乎的女孩,看上去十分的可爱,看到苏语进来以后,主动打招呼:“嗨~你好,我叫冯雪,两点水加一个马的冯,下雪的雪。今年17岁,来自江北市。”接着又指着阳台上晾衣服的女孩,熟悉般地介绍:“她叫李招娣,木子李,招财

  • 学渣今天学习了吗追杀沈剑心

    秋风寂寥,远处的寒山升起阵阵薄雾,将整片山谷笼罩起来,增添了几分神秘。枫叶如血,随着秋风簌簌作响,偶尔还落下几片败叶。放眼中原,最美之处莫过于此。我走在枫华谷的官道上,静静欣赏着周围的风景,前所未有的真实感让我几乎忘了这其实只是一款**。几十年后故地重游,一切是如此的熟悉,这感觉跟老来还乡一般,真好

  • 超神学院:我有召唤系统第二章在线阅读

    虽然萤草怼死八岐大蛇立了大功,但阴阳师还是决定要好好教育他一顿。这一次侥幸没有翻车,下一次就说不准了,不能让萤草养成这种沉迷输出、见死不救的坏习惯!他苦口婆心地说:“草儿呀,你看雪女平时对你好不好?打火机……呸,座敷也一直管你叫哥吧?他们那么信赖你,你不能光顾着放飞自己,关键时刻要记得奶他们一口啊!

  • (HP)依旧如昔第八章在线阅读

    “侯爷,探子来报,两天前十余人御剑自边塞入北荒。”“此十人身份自然不做思量便知。”“必定是王平川所指使,入北荒,刺杀公子的。”“王平川表面上碍于侯爷您负荆请罪,不敢做过界之举。”“这颗老葱,背地里却是一刻也没闲着啊。”“明着不行,就使歪门邪道来恶心韩家。”“既是御剑飞行的,当是剑道上登堂入室的一流高

  • 我有三个龙傲天竹马之我养你

    晚上睡觉时,先洗澡出来的子车千夏穿着短裤呈大字躺在床上,他并没有去掩饰自己身上这些年所留下的伤疤。洗完澡出来的苏音凡还在想着要不要去睡沙发,结果当他看见子车千夏身上那些伤疤之后他心疼了。“他又被抓住了。”这句短信在脑海中浮现,当时的苏音凡当真是以为子车千夏不会伤的太重,毕竟他是子车家族的下任族长。可

  • 重生后和死对头he了之祖树风波

    “贵客临门,有失远迎,小妖鼬小仙,是如今黄狼妖鼬部落的大当家,不知道贵客想要做什么交易啊?”来到乱石坡的深处,一只黄狼妖鼬小妖出现在小白面前,态度积极热情。如果是不知情的妖兽,一定会被鼬小仙的表面功夫所欺骗,这是黄狼妖鼬的手段,在交易之前,会让你感受到如沐春风的温暖,只是为后面的漫天要价做准备罢了。

  • 吾家学姐有点甜在线阅读第7节

    程怀古感觉自己快疯了,因为想吃肉。原本围攻自己时几十头野猪,好像一下子绝了迹,每天去陷阱那里看几遍,做诱饵的芒果烂了又换,换了又烂,也不见有一根野猪毛掉进去。不过虽然程怀古这段时间弓弩的准头又有大幅提升,他也没有尝试去漫山跑着猎杀野猪,既然自己杀了那双头怪物,野猪们定然把自己当做最危险的存在,而它们

  • 霹雳诸天行在线阅读第二节

    马林回到家里,将满是酒精味的外套随手一丢。夹着香烟坐在沙发上,手捧热茶慢慢的啜着。一根烟吸完,看看时间,已经过九点五十分,再过十分钟**就要开始了。马林搓搓脸,头晕的感觉好多了。他摇摇头,嘀咕道:那些家伙,要不是怕错过**开启的时间,今天怕不是又得喝趴下两个。今天总算是托了网游‘异界’正式运行的福,

  • 梵罗书页第5章在线阅读

    对于唐玫的冷淡,裴时好像并不在意,微微一笑:“唐小姐脾气真大,我只是不想尴尬,随便说两句……手表当然是要谈的,毕竟当初买了五十六万,总不能扔在水里。”唐玫对他的炫富当做没听见。陈局长很快就到了,抱歉道:“哎哟,来晚了,两位久等了罢?”“陈局长,您不必客气。”裴时笑一笑,“我跟唐小姐也才坐了几分钟,连

  • [倚天+末世]天上掉黄金在线阅读基因药水

    正当叶凌感到自己找个智是不是假或者是残次品的时候,智脑又传来了一个声音,宿主获得一级权限,智脑开启第一次升级请宿主离开智脑空间,还没等叶凌反映过来就被智脑踢出了空间。叶凌和智脑的交流都是在精神层面,所以看似很长的时间其实在现实中只是一个愣神的机会。看着因为战斗造成的场景,张倩的断肢和血液洒满了整个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