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末世重生之颜玺之第三章

作者:冬月二十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未亮,宁勇套了车,装上昨日便准备好的东西,带上吴氏和宁娇,往无为寺去。

宁娇半躺在吴氏怀里,问:“二叔一家也会去吗?”

“你要不想和你二叔一家说话,那就打个招呼,其他的有我和你爹。”吴氏的手,带着一种韵律,轻轻拍打宁娇的背脊,“你再睡一会儿,等到了娘叫你。”

“嗯……”宁娇蹭蹭吴氏的臂弯,缓缓打了个哈切。

宁娇一觉醒来,马车已行到山脚下。

宁勇将马车交给相熟的茶寮照看,带着吴氏和宁娇慢慢往山上走。

无为寺建在半山腰,里头供奉的是地藏王菩萨,地藏王菩萨乃四大菩萨之一,香火向来鼎盛。

今日虽不是初一十五,亦不是佛诞日,但宁娇一路走来,还是看到许多上山进香的信男信女。

离山门还有几步路,宁娇听见身后有人在唤她爹娘。

“大郎,阿吴,你们等等。”

“大哥大嫂,你们慢走……”

吴氏一把拉过宁娇,避到一旁。

宁娇回头一瞧,只见她二叔一家,坐在滑竿上,由人抬着慢悠悠走来。

宁勇眉毛一皱,又见打前头的是自己亲娘,只能按耐住火气。

两家一聚首,匆匆道了问候,又各自往山门走去。

但如此一来,行在前头的,成了宁二叔一家。

宁娇搀了一把吴氏,气喘吁吁道:“他们一人四条腿,咱们才两条腿,怎么追的上,不如慢点走。”

吴氏拍拍宁娇的出了一层汗的手掌,道:“不能让你奶等着。”

宁勇扯下帽子,做扇风之用,道:“我先上去,你们慢慢走。”

宁娇感觉自己额头冒热气,脸也是涨涨的,跟蒸笼里的白馒头一样。

吴氏脾气上来,喘了两下,道:“我不准你去,给我回来,咱们找地儿歇歇。”

宁娇捏了两下手里提的篮子,道:“爹你要是走了,我和娘怎么办”

宁勇往下走了两步,接过宁娇手里的篮子,道:“咱们再往前走两步,前头有条小道,通往凉亭,去那里歇歇。”

吴氏缓过气来,道:“行。”

歇脚的功夫,吴氏先忍不住开口道:“我刚才好像看见,弟妹手腕上戴了一只金镯子。说,你什么时候在家里藏了只金镯子。”

宁勇一脸茫然,道:“什么金镯子?”

宁娇低头,凑到吴氏耳边,道:“我也看见了,二婶手腕上,一闪一闪的。不过……爹要是买了金镯子,哪会不跟娘说。”

吴氏一急,道:“我这不是怕县城家里的东西,被他们糟蹋了!”

“不会的,咱们回村里住的时候,把值钱的小件都带走了,你就放心吧。”宁勇肯定道。

吴氏一个劲儿给宁勇使眼色,道:“这要不是咱们家的东西,才更叫人担心,别是偷瞒着我们,做下了什么事。”

宁勇再次皱眉,道:“等见了娘和二弟,你再去仔细瞧瞧,要是真的,得仔细问问。”

宁娇眼睛一转,面上一喜,道:“要是二叔一家发了财,是不是就会搬走?咱们……就可以回县里住了?”

“做什么美梦呢!”吴氏弹了一下宁娇的脑门。

“哎哟!”宁娇怪叫一声,继续给吴氏捏肩。

宁娇一家和二叔一家不睦,这是由来已久的事。

一开始的时候,是为了宁勇这书吏的职位,宁娇她二叔宁武觉得是爹偏心,才让自己大哥得了这来钱的职位。

再后来,就是为了生儿生女的事,宁勇生了宁娇这一个女儿,宁武却生了儿子宁谦,私下里一比较,宁武更加觉得自己比宁勇强。

到如今,便是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兄弟之间,妯娌之间,再加上长辈拉偏架,一天天做耗下来,兄弟两人只剩下一丝丝面子情。

喘过这口气,宁勇领着妻女继续向上走。

走到还剩那么两步路,宁娇就瞧见她奶奶和二叔一家,或坐或站地在山门前捶腿揉腰。

“哎哟哟,我的老腰啊……”宁奶奶拍了两下身旁的廖氏,叫骂道:“让你花钱,让你花钱,花钱受罪,你可高兴了吧!”

廖氏躲了两下没躲开,委委屈屈道:“娘……我这也不是为了让您少走点路嘛……”

宁奶奶万般艰难地直起腰,道:“我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还不如走上来。”

宁娇低头偷偷笑了两声,跟在爹娘后头,给几位长辈问好。

廖氏一见宁娇,立时来了精神,道:“哟……娇娇来了啊,娇娇到二婶这儿来。”

宁娇露出八颗牙,笑笑道:“二婶好,我想跟着我娘。”

廖氏脸皮一抽,道:“那好……”

宁娇撅噘嘴,觉得这二婶今天是真怪。

吴氏用手肘碰碰宁勇,让宁勇看廖氏的手腕。

宁勇瞥了一眼,看见金灿灿一片。

一时间,宁勇觉得牙疼。

廖氏没注意到吴氏和宁勇的动作,她眼珠子一转,道:“娇娇想不想你大堂哥,让大堂哥带你玩儿去。”

一旁完全不在状态的宁谦,身形一晃,道:“对,娇娇跟我去玩。”

宁娇撇撇嘴,道:“堂哥你忘了,我来无为寺的趟数,不知比你多了多少,哪需要你带我玩。再说,我们还没去见爷爷呢。”

一直在装木头人的宁武,一拍大腿,道:“对,咱们先去看爹。”

宁娇被搞得一头雾水,但她下意识的觉得,二叔一家没安好心。

宁勇和吴氏互看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紧张,二人立刻改变位置,一左一右将宁娇护在中间。

宁武和廖氏抚着宁奶奶走在前头,不时往宁娇身上看,又交头接耳地说着悄悄话。

廖氏急得烧了眉毛,道:“大哥大嫂将娇娇护得那么紧,你说今天能成事吗?”

宁武咬着后槽牙,道:“别急,这不还早,有的是时间。只要娇娇和人见了面,还不是随我们说。钱都收了,也已经花了,难道还能反悔?”

宁奶奶嘴一瘪,道:“我有办法,你们看好了……”

听到一切的宁谦缩缩肩膀,一脸崩溃。

吴氏眉间隐隐有了怒气,低声道:“他们一家子,奇奇怪怪的,可别真是起了歪心思。”

“他们一直就这德性,忍忍就过去了。”宁勇像往常那样劝道。

祭拜过后,宁勇像以往一样,要在寺院这寺院内吃一顿斋菜。

还没等宁勇说出想法,宁奶奶突然捂着肚子叫唤起来。

“哎哟……哎呦呦……我的肚子,我的肚子疼死了,疼死我了。”

宁武似亲妈要死了一般,道:“大哥,大哥你说怎么办啊?走,咱们去请这寺里的僧医。”

廖氏一把抓住吴氏,道:“大嫂……咱们扶着娘去找间僧房歇歇。就让阿谦陪着娇娇等在这儿,也好传个话。”

宁勇和吴氏是一脸莫名,不明白好好一个人儿,怎么就成了这样。

宁奶奶一撅屁股,像是要……

“你瞧瞧,你瞧瞧,大嫂你快瞧瞧,总不能让娘在这里……”廖氏为难地道。

宁娇劝道:“娘……你去帮帮二婶,奶奶好像真的很难受。”

“可是……”吴氏还有怀疑。

“你放心,不会有事的。”宁娇安慰道。

宁勇深深地看着宁武,道:“还不快走,不是说要去找僧医。”

走之前,廖氏还不忘叮嘱宁谦一句,“照顾好妹妹。”

宁谦呆了一下,这才点头应道:“我带妹妹到一旁等,等……”

到了一处角落,宁娇双手抱于身前,用脚尖提踢了踢宁谦,道:“说吧,你爹娘到底大的什么鬼主意!”

宁谦抱头蹿到一旁,指着宁娇,道:“你……你别过来!”

“叫什么叫!”宁娇双手叉腰,道:“还不快说!”

宁谦又退后两步,道:“说就说。”

事情要从连个月前说起……

宁娇听下来,总结道:“也就是说……二叔*输了钱,又还不上,打算卖了我抵债?”

宁谦讨好地笑笑,道:“怎么能说是卖呢……”

“呵……”宁娇挥挥拳头,问:“你们找来做戏的那些人呢?”

宁谦在宁娇的武力威吓下,乖乖道:“在……在后山。”

“后山哪里?”宁娇问清楚了地点,叫宁谦乖乖跟着她去了一处更僻静的地方。

在那里,宁娇结结实实打了宁谦一顿。

宁娇有些手生,下手有点重,毕竟她快有一年的时间,没有打过宁谦。

从宁谦记事起,他就一直生活在宁娇的魔掌下,只要大伯母在他娘那里受了委屈,宁娇就会找机会打他。

这些打,宁谦受的也不算冤枉,毕竟很多时候,他娘都是拿他做由头,找大伯母麻烦。

宁娇脸不红,气不喘,打了宁谦一顿,是神清气爽,好像把这半年多的委屈都打了出来。

宁谦缩在地上,头上衣服上都是书页,显得十分可怜。

“疼吗?”宁娇拉宁谦起来。

“不疼……”宁谦快速起来,大声回道。

疼是真的不疼,宁娇只是打的时候声势大,将宁谦给吓住了。

宁娇给宁谦拍着灰,道:“你好好收拾收拾,我去去就回。”

宁谦苦着一张脸,道:“好唉……你动静弄得小一点,别叫人知道。”

“你就放心吧。”宁娇大力拍了宁谦一下,保证道:“我从小打你打了那么多回,有谁知道,嗯……”

宁谦一哆嗦,更加恐惧宁娇。

延伸阅读

中科亮彩洗化设备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ums0.shtml
北京中科晶研碳晶科学技术研究院是集日化用品技术配方、生产设备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

海燕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xdvb.shtml
海燕饰品是生产加工头饰、发箍、发夹、魔法棒等产品的公司(我们只做发饰、头饰所以我们更

喜之孕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nmin.shtml
喜之孕孕妇装经销批发的孕妇装、孕妇裙、孕妇内衣、孕妇套装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

八超老人鞋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uu0u.shtml
我国已进入老年社会,关爱老人已成为社会的主旋律。随着人口老龄化的进程,老年健康生活用

恒福茶具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dqiu.shtml
恒福茶具是一家集茶具、茶叶及相关茶产品创新、生产、销售与服务为一体的综合型公司。恒福

柏悦酒店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bvnt.shtml
柏悦酒店位于全球的时尚之都,如东京、悉尼、墨尔本和马德里等城市较好的建筑区内,其典雅

KA儿童之家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6yyy.shtml
KA儿童之家是Etonkids北京伊顿国际幼儿园旗下品牌,在2017年Etonkid

新蕾电动车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6u1l.shtml
新蕾创立于2002年,是一家专注于电动交通工具研发制造的创新型电动车品牌。新蕾也是全

小傻旦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gksx.shtml
小傻旦品牌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一体化的企业。企业成立以来,主要

必克英语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6hcr.shtml
随着经济高速发展,国内涌进了大量的外国人,这个时候学好一门外语的重要性就体现出来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把西游上交给国家之雪花再遇

    这日李花飞只觉世事无趣,拿着折扇在树阴下胡乱写画,竟无意中写下了十七个字“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李花飞见日影中天,便擦掉字迹,转身向长街走去。凌雪的去处他早就打探清楚,那古老而普通的“玉香舍”便是他要找的地方,他并没有进去,而是在门外等待,这玉香舍在长街尽头,竹林深处,远离闹市

  • 灵气复苏:诸天万界藏书阁之有毒?

    龙天师这一拜,彻底把陈锋给搞懵了。我特么……孙磊是有毒么?怎么全部克制我请来的人?猛龙也就算了,怎么连龙天师都这样?“阁下既然有如此大能,这事情交给阁下,我也就放心了!”龙天师对着孙磊一笑:“我这就告辞了!”孙磊微微颔首:“慢走。”龙天师潇洒转身离去。陈锋:“……”龙天师都走了,陈锋自然没留着的必要

  • [麻雀]区长手札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十章精英怪看了下只剩半条血,小三像了想,如果用血瓶强挨或许有机会。小三在纠结啊,如果买了血瓶,打赢了还好说,打不赢,这三天好不容易存下来的铜币就没了。小三咬了咬牙,不就一小野狗队长吗?就不信搞不死它,现在还没人发现它,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小三转身就向村里的药店跑去。买了1瓶小瓶红药(补血250,冷

  • 摘星院在线阅读第3节

    ……半个小时后。白昊打的来到了城南的一家刀具收藏店。“匠人!”一个看起来特别有年代感的牌匾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两个金色大字,这是这家刀具店的店名,据说已经传承了几百年的手艺,虽然现在国家对刀具的管控特别严格,但是在这里,只要出示身份证明,留下备案信息就可以合法的收藏刀具。门店不算大,完全复古的装潢更添一

  • 妖仙gl级长训言

    哈利去哪儿了?以哈利如今的状况,恐怕除了他自己,就不会有人知道了。可说实话,哈利自己也不知道这儿到底是哪里。他只记得他刚刚冲着一块牛腰子小馅饼努力一扑,结果居然就穿透了地板落到了下面一间房间里。这间房间的大小与上面的大厅几乎完全一致,墙边散落着一些铜制的锅盆,哈利周身则是四张与学院长桌相似的木质桌子

  • 崛起之天命誓要做老板

    黑暗潮湿的矿洞中,潮湿的空气不断的挤入躺在矿洞中被用煤块儿围城墙后面陈才的身上,似乎要把他的肺塞爆。煤块墙后面的陈才全身褴褛,淤青盘满全身,本是躺在那里奄奄一息陷入昏迷中,突然于某一时刻,他的手指头微微一动,紧闭的双眼突一怒睁!本是静谧的黑夜中,突然响起震天的咒骂声。“卧-槽,谁偷袭老子!好痛……”

  • 他的刀[综主鬼灭之刃]之落水

    明珠快要热死了,要是她现在睁眼看看,就能看到自己身上盖着的山一样的被子,一层层都是上好的锦缎,里面蓄着柔软的棉花,可偏偏成叠的盖在身上,活要压死她一般。更何况现在才九月的天气,盖这么些被子可要热死了,看她那白玉似的额头上便沁满了汗珠。明珠就是硬生生的被热起来的。一睁眼便看见面前那放大的两滩墨染似的眉

  • 蜕壳奇变第2章在线阅读

    “琦琦,等下你就在爸旁边打下手。”路上,齐衡嘱咐道。虽然知道女儿没什么经验,但齐衡完全不担心他的女儿会让他丢脸。嗯嗯,他就是这么有自信!很快就来到了手机里那人提到过的丽珠酒店,齐衡把车停在停车场就带着齐琦进入了酒店。“齐师傅?”迎接他们的是一个年轻男人,利索的衣着打扮让人看出他的身份。不过尔亚却对这

  • 雪生缘之童真在线阅读第9章

    眼看着八位元婴修士斗法斗得紧张,空中灵光与法宝闪动。那噬幽宗的莲华魔焰帆也甚是厉害,不断地从帆里出来成千上万的幽魂厉鬼,简直可以说是阴风阵阵,鬼叫连连,在场的低阶弟子在此鬼哭噬笑下都有些撑不住了,辛亏各家的长辈都有及时出手护持。那噬幽宗的大长老执着莲华魔焰帆与道门这边的双极宗的手持幻光破王印的大长老

  • 高攀之回归

    一抹血红的残阳挂在天边,不远处一群觅食的鸟儿知残阳西下夜幕将至都朝树林飞了回来。上官江南孤身一人立于一处深不见底的悬崖边上。他幽深的黑眸眺望着天边变幻莫测的彩霞,眺望着觅食归巢的大雁。呵呵,大雁都有家,他却没有家。他忍不住落寞的叹息了一声“唉~”随后他又俯瞰了一会儿悬崖,层层白雾下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