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tUHLg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燕子依然之想复合

作者:南风乔雨 来源:飞卢小说网

宋昕琰醒来时迷迷蹬蹬的,闹钟将他叫醒,身边的床位已经没有人了,但还有睡过的余温,恰时浴室里传来洗漱的流水声,秦慕琅应该刚起没多久。

膀胱很涨,推开门就冲进去解放自己的生理需求。

解决完生理需求,宋昕琰习惯性的转身从背后搂住秦慕琅,侧头靠在他的后背上,对方正在刮胡子,他的胡子长得快,还总是特别硬,一天不刮就会很明显。

宋昕琰打了哈欠,眼睛都还是半张开状态。

“困。”宋昕琰像没骨头似的整个人压在他后背。

秦慕琅刮完刮子,精准的从架子上取下洗脸巾,将脸上余下的刮胡膏清洗掉:“那再睡会儿?”

抹干净脸上的水,秦慕琅直起腰,忽然听到宋昕琰发出惨叫声:“靠!”

秦慕琅感觉后背一轻,转身看见他正捂着自己的左腰侧:“怎么了?”

宋昕琰皱起眉头,左腰侧酸酸涨涨的,不满说道:“扭到腰了。”

在情.事上,秦慕琅向来比较放得开,只要能做想做的体位,他都愿意尝试。反之,宋昕琰总是比较害羞,不过只要秦慕琅想做,他也会满足对方的要求,他们在性生活上面从来没有不和谐的声音。

秦慕琅轻笑:“很严重?”

宋昕琰手肘撞他一下道:“酸涨酸涨的,估计扭到哪根筋,左边屁股也有点疼,你还笑。”

秦慕琅手搭在他腰上,脸上的笑意还没下去:“怪我,我给你按按,你洗你的脸。”

“嗯,用力点。”宋昕琰对着镜子给他一个好好按的眼神。

秦慕琅的手比宋昕琰的大,也有劲,也会用巧劲,主要是宋昕琰身体总是比较僵硬,只要秦慕琅哪天突发奇想,他总会拉到筋,都是做出来的。

洗漱完,秦慕琅的手还搭在他的腰上,笑道:“要不你报个瑜珈班,我听公司的女孩子说上完瑜珈班,拉筯松骨。”

宋昕琰将毛巾往架子上一搭,转身捧着他的脸:“要报就报双人瑜珈,别想我自己去。”

别以他不知道瑜珈馆基本上都是女人,他一个男的跑过去练习,还不被人当猴子围观,他拉不下那个脸。

然后秦慕琅就不说了,他也拉不下这个脸,低头亲了亲宋昕琰的嘴唇,刚刷完牙,淡淡的薄荷味,宋昕琰同样也尝到他的味道。

牙膏味,真甜。

在浴室里腻歪一会儿,考虑到双方都需要上班,只能就此打住,各自换上上班的衣服。

宋昕琰看着穿得中规中矩的秦慕琅,想到昨晚缠着自己的狗样,心叹,衣冠禽兽。

早饭一般不在家里做,两人都有做家常菜的水平,但为了比较节省时间,他们早上一般都是到公司再买或者路过早餐店时,下车吃了再去公司。

广城是一线城市,限行。家里有两辆车,昨天开车的是宋昕琰,今天轮到秦慕琅。

宋昕琰系好安全带,说道:“我早上有个会,要提前过去准备,到公司再吃,你呢?”

秦慕琅知道宋昕琰有时候会犯懒,到公司也未必会买早餐,他说道:“我们今天出门早,待会路过拉肠店,买了车上吃。”

宋昕琰说:“也行。”他确实有不吃早餐的打算。

买了两份,一份是鸡蛋拉肠,一份是鸳鸯拉肠,宋昕琰在车上解决自己的鸡蛋肠后,红灯一停,他就喂秦慕琅吃他那份儿,没两分钟,两份早餐就被他们解决了。

宋昕琰的公司离秦慕琅的公司距离不算太远,同一个商区,就隔两条街,不堵车也就三分钟的车程,有时候,宋昕琰下班早,他也会直接走路到秦慕琅公司,等他一块儿下班。

下车前,宋昕琰说:“今晚我可能会晚一点下班。”

秦慕琅朝他挥手:“好,中午记得按时吃饭。”他知道宋昕琰只要一忙起来就不记得自动喂食,一般说晚点下班估计也都到晚上八.九点。

宋昕琰似是不在意的笑着下车,态度十分诚恳:“知道了。”

秦慕琅看他进了大厦大门,才开车离开。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今日的行程安排,打开一个个文档。

投入工作不到一会儿,宋昕琰在微信上给他发了信息。

宋昕琰:晚上要和同事出去聚餐,不用等我了。

秦慕琅:好。

此与同时,赵元晰催促他参加今晚接风宴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秦慕琅同样回了信息。

回完信息后,秦慕琅盯着电脑屏幕出神,电脑桌面是他和宋昕琰的合照。

照片是在他们去年夏天傍晚去超市的路上拍的,并非两人的正面照。

夕阳下将两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宋昕琰忽然牵着他的手,拿起手机拍下地面上两个牵着手剪影,宋昕琰发了朋友圈后,秦慕琅将照片收藏在自己的手机里,第二天就变成了他的电脑桌面。

那天傍晚,他们似乎讨论的是买香草味的冰淇淋还是买巧克力味的。

秦慕琅对着照片笑了下,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

无论香草味的还是巧克力味的,他都喜欢。

接风宴的地点就在一家吃饭玩乐一条龙的饭店,最佳的聚会场所。

秦慕琅来得不早不晚,所有人特意给他留出了位置。

赵元晰见他到来,双眼发亮,张口就说:“琅哥,盼星星盼月亮,可把你盼来了,小柳还特意点了你最喜欢的红烧肉。”

秦慕琅没回应这句话,而是对他说道:“我坐会儿就走,待会还有事。”

桌上都是他们平时一起玩的朋友,主角柳泽宇笑得淡然。

还剩下两个位置没满,秦慕琅选择坐在钱浩明旁边的位置,与柳泽宇隔着三个位置,另外一个空着的位置就在柳泽宇旁边,他脸上的笑容并没有消下去。

在场的人谁不知道秦慕琅和柳泽宇之间的那些冬瓜豆腐,两人在一起五年,吵吵闹闹,分分合合,虽然他们最终还是分了手,但是身边的朋友都觉得两人最后还是会走到一起。

现在,事情似乎有点出忽他们的意料,秦慕琅在他们分手两年后果断结婚,与柳泽宇的牵扯并不多,但他们一起成长,朋友都是共同的,避免不了还会见面。

为避免场面尴尬,朋友们开始聊最近的各家各事,**八卦,新谈的项目工作什么的,本来就是一个朋友接风宴,什么都能聊。

聊到工作事宜,有人突然问柳泽宇:“泽宇,这次回来还回英国吗?”

秦慕琅和柳泽宇分手后,后者就去了英国念书,同时在那边有开展自己的事业,一开始并不是很顺利,但后来渐渐有了起色。

柳泽宇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秦慕琅:“不回了,我把公司的股份卖给了我的合伙同伴,回来重新成立新公司。”

朋友又问了:“想做哪一行?”

柳泽宇自信满满地道:“人工智能,有没有兴趣参一脚。”

赵元晰说道:“我记得琅哥最近不是在这方面有研究吗?”

正在给宋昕琰发信息的秦慕琅假装没听见,手指飞速将手中的信息发了出去。

秦慕琅:我现在在外面,晚上几点回家?我去接你。

宋昕琰并没有及时回复他,估计现在正和同事聊得起劲儿,做产品设计,偶尔一两个想法都是通过聊天聊出来的,觉得不错就开始写产品设计文案。

旁边的钱浩明碰了碰秦慕琅的手臂:“琅哥。”

秦慕琅在等宋昕琰的回复,抬头道:“什么?”

赵元晰说:“你最近不是在研究人工智能吗?小柳现在有这个想法,咱们兄弟几个能帮就帮呗。”

秦慕琅觉得赵元晰今天有点讨厌,一直在自说自话,他不紧不慢地说道:“只是公司有这个意向,不是我负责的,暂时不是很清楚。”很显然,他是有意避开这个。

开车来,秦慕琅就没打算喝酒。

其他人见他今天情绪不高也不再调侃。

钱浩明问柳泽宇:“泽宇,大柳怎么没来?”

大柳是柳泽宇亲哥,也是秦慕琅的同学,两人是好友关系,柳泽宇也是因为柳泽润的关系才和秦慕琅有了更进一步的关系。

柳泽宇说道:“我哥说有点事情要处理,今晚来不了,我敬大家一杯。”他举起酒杯,仰头将酒喝下,一滴暗红色液体从他的嘴角边滑落至脖颈,有几分**。

不过,秦慕琅并没注意到他有意无意的行为,以茶代酒沾了点唇。

他今天能来已经是大大出乎其他人的意料。

吃得差不多时,众人觉得可以转移阵地继续下一摊,而就在此时,宋昕琰给秦慕琅发来信息。

宋昕琰:我在中山大道二楼那家饭店,喝了点酒,头有点晕。

秦慕琅低头回信息:我正好在这里,现在回去吗?

宋昕琰:嗯,我上个洗手间就到下楼。

秦慕琅:那我现在就下去。

视线从手机屏幕上转开来,秦慕琅对众人说道:“唱歌我就不去了,家里还有点事。”

几个朋友都在劝他,不过秦慕琅却坚持,劝不动。

柳泽宇见秦慕琅起身离开,起身跟上:“琅哥,我送送你。”

走廊外面没有人,秦慕琅绕过电梯就可以直接下一楼,柳泽宇却一把抓住他手臂,不让他离开,必然是有话要说。

柳泽宇一改之前的温和态度,话语中有几分犀利:“你是什么意思?来参加我的接风宴,却对我这么冷淡,你知道我为什么回国的。”

秦慕琅正色道:“我过来主要是因为赵元晰的邀请,真没想这么多。不管你是为了什么回来,作为你哥的朋友,还是希望你事业顺利开展。”

柳泽宇掷地有声道:“那我明确的告诉你,我想跟你复合,这是我回来的目的。”

秦慕琅没吭声,柳泽宇又接着说:“我知道结婚并不是你的本意,琅哥,我想和你回到从前。”无论是他的语调还是表情,都缓和很多,“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这话中有几分哀求的味道。

柳泽宇是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从小就长得漂亮,长大后也是公认的长相俊美,同学们还给他打上贵公子的标签,就连身边的朋友站在他身边也觉得与有荣焉。

秦慕琅被柳泽宇紧紧盯着,有几分不自然,一道清柔的声音打破他们之间的氛围,他拨开柳泽宇抓着的自己的手臂。

“你不是说到一楼等我吗?慕琅。”

延伸阅读

怡康连锁药店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d9d4.shtml
2001年,西安怡康医药连锁有限责任公司成立。2003年3月6日,陕西本土家平价医药

周菲新理念钢琴教育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abju.shtml
重庆帝艺佳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致力于服务热爱艺术的人们,以研究和创新音

力派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yd5u.shtml
力派车饰经销批发的产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力派车饰与多家少售

安徽威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ayuh.shtml
安徽威尔丽食品有限公司是原庐江县威利发食品厂,原厂组建于1986年,是庐江县食品行业

安徽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de8r.shtml
安徽医疗设备荣获、省部级科技奖43项,形成了传感变送器、医疗电子、工业自动化及仪表三

金玉翠福珠宝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6nzg.shtml
金玉翠福珠宝是一家专营珠宝、和田玉和玉雕摆件,集原石采购、产品设计、文化传播于一体的

依華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yopf.shtml
EDA(伊黛)的时装设计意念源自意大利罗马,是一个集欧洲时装艺术与东方穿著文化溶为一

宝嘉力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uxgg.shtml
宝嘉力隶属于义乌市淘旺食品有限公司,专业冲饮、坚果、燕麦片、豆浆粉、黑芝麻糊、蜂蜜、

千草药业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grph.shtml
千草药业始建于2003年3月,公司座落于高州市东方大道25号,是一家专门从事天然及野

七男女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gd46.shtml
富有朝阳黄金产业之称的性健康用品市场,在大量利润的吸引下,必然会有不同的风险出现而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崽崽必须被宠爱之不然呢(6)

    几人走进船舱,只见傅凌衣背对舱门,仍是那身雪一样的白衣,衣摆大袖绣着祥云仙鹤看上去颇为仙风道骨。只是手里举着的那把弓箭,凌然肃杀,而在他面前是一个面色苍白、眼神隐隐带着惊恐的少女。那少女生的极美,这世间几乎没有男人能对这样的女子下手,而傅凌衣显然是个例外。箭在弦上,傅凌衣修长的手指甚至已经拉开了弓,

  • 欣城,欣城(你们不要一样啊)第三章在线阅读

    友人在假期里特意来到体育馆,问牧考虑好了没。牧婉转地表达了回绝之意,这件事他真的帮不上忙,也没法帮。友人还在用他那特有的黏糊糊的口气磨蹭着,神突然出来了,几句话把他赶走了。牧不由得心生佩服,神这小子有时候特别拉得下脸,毫不顾虑别人的感受,那副不客气的态度与斯文的外表严重不符。神用力拉上体育馆大门,“

  • 那月光和你之你赔我的方便面

    回到明兰小区租的房子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苏牧折腾了一会,到了十一点半以后,就休息去了。同时苏牧给自己的朋友,发了一条信息,帮他翘课。同时发了一个188的红包。帮忙是情分,不帮忙是本分。这个道理苏牧还是知道的。明天一天没有主修课,所以苏牧完全不在意,会不会被挂科什么的。当然,就算有主修课,苏牧也不

  • 我能强化升级在线阅读第七章

    傍晚,迹部景吾让司机把青叶原送回家。远子兔窝在青叶原怀里,迹部眼神复杂地望了它一眼,最终还是朝它挥挥手。他知道这只叫“远子”的兔子不仅富有灵性还不好惹,说不定心里还记恨着它妈举行葬礼时他没参加的事呢。你多虑了啊迹部大爷!远子眼睛亮闪闪地盯着迹部,就差没有扑过去了。青叶原提着它的兔耳朵,向迹部点点头,

  • 请你谈恋爱[快穿]在线阅读第3节

    “咳咳,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葬界山巅原来的位置,待漫天尘土渐渐散去后,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盘坐在虚空中不停的咳嗽着,正是君离洛,此时他已经没有了大战前的气势,气息萎靡面色苍白如纸,显然是受了重伤,手中的长枪也布满了裂纹,偶尔闪过一丝暗淡的光芒。君离洛每咳嗽一下,血液和内脏碎屑就从他嘴里喷出,从左肩到

  • [齐木+我英]我真的无个性之动手

    我慢慢向外走去,远离了店门。而后面那几个小混混似乎也不着急,猫戏老鼠般在后面一边抽着烟一边尾随。过了一会儿,走到了一片新开发的楼盘工地。此刻工人们都已经下班了,只剩下几座塔吊孤零零的矗立在用防护网包裹的混凝土楼架周围。而由于这一片地方刚刚开发,所以此刻路人也比较少,也正是解决私人恩怨的绝佳圣地。我刚

  • 爱情,徒有虚名在线阅读第二章

    沈清明竟然有点同情燕仞山。他孤身一人闯荡至今,好不容易熬出头,带着个恩人托付给他的小姑娘成了众妖之王,可是姑娘小时候把他当亲人,长大了却翻脸不认他,别人看不起他也就算了,他亲手养大的小孩却是个白眼狼,嫌弃他血统低劣,看不起他出身,闹死闹活不愿意见他,门一关就是数百年。这么多年孙悟空都从五行山下出来了

  • 全职猎人之翠玉录第7章在线阅读

    包厢里本就有两个桌子,袁阿姨就让他们四个小孩坐一桌。周娴扶依旧坐的靠窗的原座位,段凛冽被袁阿姨用眼神和手按到了周娴扶的对面,而跟着袁阿姨先进来的齐先周则坐到了周娴扶的旁边,从始至终一脸懵逼的白熙正坐到了段凛冽的旁边。周娴扶真的好紧张,不仅是因为她周围坐了一圈各有风格的帅气男孩,更是因为他们中可是有男

  • 陌上江南殇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八章进山等我练完两遍,张叔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我身后,看到张叔之后我赶紧鞠躬行礼,问道:张叔我练得怎么样?不怎么样,你师傅怎么教你的,练得烂成这样?额师傅给了我剑法详解,说让我照上面自己先练习下。这老家伙还是那么不靠谱,那有这样教徒的,把剑给我。我迅速的递过手中木剑,张叔接过后说:看着,记住动作

  • 宝贝儿别哭第8章在线阅读

    卡卡西似乎是厌倦了无趣的D级任务,就连一向有耐心的琳都忍不住开始抱怨,宇智波带子摸了摸才一上午就鼓起来的钱包。工资可观她自然没有怨言。最毛躁的带子都没有不耐烦,卡卡西和琳也就没有吭声,直到水门班用一个上午包揽了村子里所有的杂活,火影大人怕他们影响到其他班的进程,无奈之下只好给水门班安排了一个C级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