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重生之我TM要生猴子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老妖精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九章

原本打算直接回家的姜以南又坐上了盛嘉言的车,跟盛晏然和叶永洽一起去吃晚饭。

四人一行进了一家火锅店,坐下聊了一会儿之后,姜以南才知道盛晏然是盛嘉言的妹妹,而小卷毛叶永洽,是他们的发小。据说,她之前还跟叶永洽有过一面之缘。

姜以南想起盛晏然那辆奔驰大G,不由地拐了拐盛嘉言的胳膊,轻声对他说:“原来你们家也挺有钱啊。”

她还以为盛嘉言只是个白手起家的富一代,没想到他家貌似是个豪门。

姜以南想起自己说财产跟他对半劈,不由讪讪。但转念一想,既然他自己就是豪门,那么她承诺的财产对半劈是不是就可以作废了?钱全都是她的了?

姜以南忍不住在心里欢呼一声,但还没欢呼完,就听盛嘉言在一旁低声回应她:“说好了财产对半劈,跟我家有没有钱没关系。”

姜以南:“……”

他大概真是属蛔虫的吧!

盛嘉言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坐在他对面的盛晏然察觉到他与姜以南之间的悄悄话,嘴角不爽地下拉。她想了想,对姜以南说:“阿南,你能帮我递一下那个长勺吗?”

姜以南与盛嘉言之间的悄悄话就此打断,姜以南笑着给盛晏然递去了勺子。

盛晏然捞了两个丸子,见姜以南与盛嘉言并排坐着,还是不开心,又对姜以南说:“阿南,我能跟你换座位吗,我喜欢辣锅。”

他们点的是鸳鸯锅,姜以南的位子对着辣锅,斜对面的盛晏然对着清汤锅。

盛晏然话音刚落,坐她旁边的叶永洽连忙热情提供帮助:“晏然,我跟你换吧。”

盛晏然气咻咻地瞥了多事的叶永洽两眼,心不甘情不愿地跟他换了座位。

姜以南想起盛晏然他们过来的目的,好奇地问坐到她对面的盛晏然:“晏然,你真的能帮我恢复记忆?”

盛嘉言抢在盛晏然前面,沉声对姜以南说:“她是编剧,不是医生,你到底是失忆还是失智?”

姜以南不管他,满脸期待地看着盛晏然。

盛晏然在她的期待中,一下子忘了自己真正的目的是让他赶紧离开姜以南,她义薄云天地对姜以南一点头:“阿南你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

盛嘉言无语地看着两个女人,再一次感觉太阳穴千军万马似的狂跳起来。

叶永洽这时候也热情地举手:“还有我还有我!姜美人,我跟晏然会一起努力的!”

盛嘉言:“……”

疯了,集体疯了!

这时候,盛晏然开始跟姜以南解剖自己的恢复记忆大计划,她告诉姜以南:“阿南,我在不少文学作品里看过,失忆的人可能通过一些场景重现或者往事刺激,奇迹般地恢复记忆。所以,我需要了解你失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以及其中的关键人物来定制剧本。”

姜以南认真思索了一下:“我以前很胖的,还有痘痘,还丑,但是你看,我现在变这样了。然后我前两天心血来潮,想报个健身会所减减肥,结果没想到我居然已经有了马甲线。到了健身房,那些看着陌生的器材用起来就跟玩儿一样!还有还有,我还想学葡语,结果没想到我去咨询外教,居然可以跟外教直接葡语交流!你说神奇不神奇!”

盛晏然和叶永洽同时瞪大了眼睛,脸上的艳羡如出一辙:“这也太爽了吧!”

他们默契地发出赞叹。

姜以南脸上笑,心里苦。

这种事爽是爽,可仔细想想又有点慌。就好像平白无故捡到一笔财富,谁也不知道这笔财富究竟是给她的,还是在她手里过一遍,完了要连本带利还的。于是,她花又不敢花,放着又害怕被人偷了。

她把这些心里话说了出来,盛晏然深以为然地点头:“仔细一想,是这么个道理。哎,那你还记得让你有这么大转变的人是谁吗?有印象吗?”

姜以南晃晃脑袋,然后下意识地把脸扭向了盛嘉言:“盛嘉言,之前你说我让你监督我变优秀,所以,那个人是你吗?”

盛嘉言放下手里的筷子,冷淡地开口:“是。”

姜以南、盛晏然和叶永洽六只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他,等待着“是”后面的细节,结果盛嘉言却拿起杯子浅浅地抿了一口茶,一点不像要再开口的样子。

姜以南:???

盛晏然:???

叶永洽:???

盛晏然扭头问姜以南:“阿南,我哥平时一直都这样吗?”

姜以南仔细想了想,好像也不全是。怎么说呢,她觉得盛嘉言的脾气有点复杂,时而暖心得让她心跳加速,时而刻薄得像冷冷的冰雨在她脸上胡乱地拍,时而又带着点大直男的耿直。

总之,挺复杂一男的。

姜以南下意识地维护盛嘉言:“就是话少点,其他也还好。”

她没发现,她这句话说完后,旁边的盛嘉言忽然瞥了她一眼,眼中带着点莫名的情绪。

盛晏然摇了摇脑袋,叹口气:“我哥这臭脾气,阿南,你跟他做同事可真是委屈你了!”

姜以南连忙摆手:“不委屈不委屈……”

说完,她忽然意识到这对话怎么有点怪呢?就像家里人对着新上门的媳妇儿数落自家崽崽的不是,带着希望媳妇儿多多包容自家崽崽的美好愿望。

姜以南:……

她被自己的想象力惊呆了。

**

接下来,盛晏然拿出小本本,尽职地询问盛嘉言一些过去八个月发生的事:“你跟阿南是怎么认识的?”

“当然是工作。”盛嘉言淡声说。

盛晏然又问:“那你们工作过程中,有什么记忆深刻的事情吗?这个要说得具体点,到时候我们要往事重现。”

姜以南赶紧满是希冀地看向盛嘉言。

原本不打算回答的盛嘉言在她灼|热的目光中,缓缓开了口:“有,我刚入职是她带我熟悉公司环境,我们一组到处被人排挤,后来,是我带着他们反击。”

姜以南愣了愣神,脑海中忽然出现她、盛嘉言、张和浦一起在烧烤摊举杯欢庆的场面,至于欢庆什么,她想不起来了。

盛嘉言斜了她一眼,又说下去:“姜以南的第一个订单,是我带她拿下的。她后来的订单,也是我带她一起分析客户类型和市场,才有了现在的成绩。”

姜以南想起张和浦说盛嘉言带他们接单翻身。

她知道,对于那样一个人丁凋零,连资源都有限的破烂业务组,带着他们翻身是多么的艰难。

可是盛嘉言却愣是一次次打了公司里唱衰他们的那些人的脸,最后变成了现在这个虽然人丁稀少,但仍然凭借优质订单在公司有一席之地的业务一组。

而他们的席子,是盛嘉言用实力打出来的金席子。

她冲盛嘉言举起杯子:“盛嘉言,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盛嘉言哼笑一声,举杯喝了口水。

盛晏然写完笔记,又说:“行,工作就这样吧,除了工作之外还有吗?刚刚阿南说她让你帮她变优秀,为什么啊?一个人想要转变肯定有契机的,什么契机让阿南想要转变?”

姜以南忽然觉得盛晏然不愧是科班编剧出身,一下子就击中了问题的核心。

是的,她为什么突然想要转变?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她才想要一改二十多年的土圆肥形象?

这个问题,她失忆的第一天问过盛嘉言,可他没有告诉她。

现在……

姜以南再次看向盛嘉言。

盛嘉言却冷笑一声,勾着嘴角回答盛晏然,语气却莫名急促起来:“谁知道她受什么刺激了!她做奇奇怪怪的事又不是一次两次!”

姜以南一听,又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

她都敢在年会上登台弹奏古筝了,她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盛晏然用笔杆挠了挠头发,有些头秃地对姜以南说:“阿南,你这个人设有点崩坏啊……算了算了,还有其他印象深刻的事吗?”

“没了。”

“有。”

两个声音同时出现,姜以南看了盛嘉言一眼,举起手:“有。”

盛嘉言扭开脸,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

姜以南把自己胆小人设崩坏,年会上当众弹古筝的事告诉盛晏然。

盛嘉言下颔一紧,冷冷地抱起双臂。

盛晏然问盛嘉言:“二哥,你知道里面的原因吗?”

盛嘉言开始不耐烦:“不知道。”

姜以南却突然插嘴说道:“不对吧,”她看向盛嘉言,“为什么我隐隐有种是你鼓励我上台的记忆?”

盛嘉言倏地转向她,压着声音质问:“你到底有没有失忆?”

该记得的不记得,不该记得的都记得!

他轻轻吁出一口气,开始坦白:“对,是我鼓励的。”他看向姜以南,“人生就像打擂台,如果你连站上擂台的勇气都没有,就不配说人生委屈了你。这句话还记得吗?你就是因为我说的这句话,才鼓起勇气上台表演的。”

姜以南对上他的双眼,她没有错过刚刚那一瞬间,他灼灼的眼里,骤然涌动起纷繁的情绪。

但她抓不住,看不清。

姜以南别开双眼,脑袋里忽然出现一个场景——她和盛嘉言坐在江边,脚边全是空啤酒罐。盛嘉言拍拍她的肩膀告诉她:“人生就像打擂台,如果你连站上擂台的勇气都没有,就不配说人生委屈了你。所以,放手去追吧,有什么?追了再说呗!”

这是在鼓励她上年会表演吗?

姜以南本就不连贯的记忆突然出现乱码,她拧眉抱住了脑袋。

盛嘉言见状,连忙对盛晏然说:“行了,今天就到这里。”

盛晏然乖巧地收起本子,她安慰姜以南:“阿南你放心,这些信息已经足够我写几场戏了!”

盛嘉言:“……你确定?”

盛晏然一拍胸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可是个科班出身的编剧,中间缺失的情节,我还不能自己脑补吗?”

盛嘉言:“……”

姜以南:“……”

晚餐结束后,几人各自回家。盛晏然从她的大奔驰上探出脑袋跟姜以南告别:“阿南,下次咱们一起逛街哈!”

姜以南坐在盛嘉言的车上跟她挥挥手:“行,下次咱们再约!”

结果“约”字还没说完,盛嘉言一踩油门,车子就跟离弦的箭一样开上了主路。

一路开到姜以南家楼下,姜以南正准备下车,忽然听到盛嘉言沉声说:“你那么着急恢复记忆吗?”

姜以南一愣,下意识地说道:“当然!我现在的记忆都是破破烂烂跟碎片一样,有时候我可以想起些事情,可我又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前因后果。这就像看小说光给你看个开头和结尾,不告诉你中间的转折一样。”

她说着,看向盛嘉言:“而且,我也想知道过去八个月里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因为我觉得我在这八个月里跟以前简直天壤之别,事实上,现在处理工作时,我也会下意识地做出一些我失忆前不敢做的决断,而且每次这些决断还都是对的——比如D&E出货以及阿嘎他们的事。”

她握了握拳,神色坚定起来:“我想知道那八个月里的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才有了现在这样的我。我也想更加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

盛嘉言没说话,姜以南抿唇看着他。

他坐在驾驶座上,月光朗朗,在车内洒下清辉。他的侧脸陷在月光里,那张轮廓分明的脸显得愈发白皙,会发光一样。

半晌,盛嘉言扭头对上她的视线,他冲她弯了弯嘴角,眼里像坠落了无数星光。

他对姜以南说:“现在的你比过去八个月里更优秀。”

姜以南喉头下意识地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她别开脸,悄悄摸了摸心口,忽然发现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抠了一下。痒痒的,又很舒服。

延伸阅读

九鼎食尚加盟  http://www.davidwcerny.com/gcie.shtml
各类餐饮小吃培训项目早餐培训项目中餐培训项目夜市培训项目简餐培训项目名优小吃培训项目

欧施兰加盟  http://www.davidwcerny.com/ninp.shtml
欧施兰化妆品是一家从事化妆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美容企业,是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

安辉食品机械加盟  http://www.davidwcerny.com/nc6f.shtml
安辉食品机械致力于各类干燥设备及制药,食品,化工机械的开发与研制,亦可按用户要求非标

爱老虎油加盟  http://www.davidwcerny.com/prh0.shtml
企业简介“爱老虎油”即“IloveU,我爱你”的意思,自从黄飞鸿系列的《狮王争霸》这

猩灵兽加盟  http://www.davidwcerny.com/unek.shtml
随着经济发展和财富的积累,消费水平以及消费理念、消费认知能力得以提升。应市场行业发展

奇丽工艺品加盟  http://www.davidwcerny.com/d00z.shtml
奇丽工艺品集人偶,玩偶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凭借自身强大的开发.设计.生产能力打造

学车驾吧加盟  http://www.davidwcerny.com/gvb7.shtml
智能学车驾吧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目前每年驾驶学员人数很过0万。还有很多新驾驶员考照后由

欣旺加盟  http://www.davidwcerny.com/yw0i.shtml
欣旺儿童安全椅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欣旺儿童安全椅经销的自行

卡秋莎加盟  http://www.davidwcerny.com/g14t.shtml
卡秋莎十字绣位于国内外的小商品基地-----浙江义乌!凭借义乌得天独厚的综合优势,以

壹江加盟  http://www.davidwcerny.com/ys7w.shtml
壹江渔具总部是(鱼线)(渔轮)、塑料、报警器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白夜事务所在线阅读第1章

    清城某经济开发区的平民住宅区,低矮腐朽的小楼房一栋挨着一栋,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随处可见三合板搭建的出租屋。黑色的高压电线与普通电线交错穿梭在房区内,从高空看,宛若一张黑色的猎人网,将底层的人们圈养在这里。拐进狭窄的小巷,灰白的墙壁上印着各种小广告,有墨印,有贴纸,有卖煤气的,有招聘的,还有富家千金

  • 魔王是个小可爱第四章在线阅读

    苏安安不屑地看了眼苏紫菡要进去时,苏紫菡一把拽住她的手。“是你在我的衣服后面涂了颜料!”昨天去参加一个宴会,苏紫菡穿着新买的白色连衣裙,到了宴会后,她以为能惊艳全场,没想在宴会里被人取笑。红色的颜料印在她屁股的位置,不是很大,但是很明显。“嗯。”苏安安承认,能怪她吗?谁让苏紫菡喜欢装白莲花,装清纯,

  • 变成阿飘后我恋爱了在线阅读蓬山(1)

    第二章蓬山一周之后,叶瞻和奇妙几乎已经相处得其乐融融。他从前没想过要养宠物,有印象以来他就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分不出时间思考别的事情。彼时在苏黎世,有实验室的同僚几经周折才办下了养宠物的手续,临到毕业才发现带回家的程序更麻烦,索性送给了别人。叶瞻记得那只他见过一面的蓝猫,懒洋洋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又遇到

  • 此生爱你不悔第1章在线阅读

    随着一阵放学铃声的响起,宣告着一天学习的结束。学生们拖着疲惫的身体陆续从学校的大门中走出。当然顾成也不例外,他是一名高三的学生目前就读于阳城市第五中学。学校不好不坏、学习不上不上、长相不帅不丑、性格内向这是顾成对自己的评价也是认识他的人达成的共识。走在回在的路上因为顾成精神恍惚不在状态,脑中好像有什

  • 全星际独我一条龙兽之斗

    老凯南还在唠叨,而秦石的注意力却已经从自身转移到周围。蒸汽机车正绕着山塬朝着青鸾山更深的地方挺进。在转移之前,秦石劝说殷飒,将队伍暂时撤出青鸾山的领域。血月出现之后,这一带已经变成了猛兽的天下,不宜久留。然而殷飒对秦石置之不理,无视血月的风险,继续朝着深山位置前进。在殷飒看来,所谓的兽潮,遭遇到蒸汽

  • 黑粉爱豆一家亲第四章在线阅读

    “这就是掌握权?”苏纪感受到了,一道神奇的能量进入了他身体中。这道能量让他对这片小地区有了一种掌握感,仿佛他可以操纵这片地方化为元气灌注进体内。“看来这种掌握权需要多点,这样就可以更快让虫族发展了!”苏纪意念一动,他将这片地区的人通通杀死,那些血肉、元气被他用来演化出基因库的虚影。基因库虽然小,但是

  • 小朋友他总撩我在线阅读第二章

    闻处长说完,身体便如释重负地沿着沙发背靠滑下去,整个人顺势横躺在沙发上。江小白头顶上犹如惊雷炸响,整个人就像掉进冰水一样,麻木而冰冷,空洞的脑袋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用震惊的眼神在闻处长身上来回扫过,张口想问些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话。“不用太担心,我还不会现在就死。”闻处长无力地摆了摆

  • [西游]情记·苦海藏爱在线阅读第4节

    阴间的夜晚渐渐来临,猩红的血月缓缓升起。黄泉的鬼魂也随之越来越多,鬼满为患。寻找陈霄的难度也大大提升。毫无头绪的我,在四处游荡着,内心一片焦急。周围的鬼魂,有些在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有些三五成群的嬉闹着。总之我能听懂他们在说些什么,虽然人有人言,鬼有鬼语。鬼说的话,普通人根本听不懂,但我并不是普通人

  • 师情话意在线阅读第二节

    鸿老一身白衣手拿拂尘,看着远来的苏东二人一招手就将他们两个隔空拉到了武场,随后笑道:“仙儿下次要记得将为师的事情放在前头,你们两个让我们好等啊。”柳仙儿乖巧的直点头,伊墨则是侧头看了看他们两个,有些醋意!这时鸿老轻轻一挥手十二块玉牌漂浮在他们各自的身前,低声笑道:“苏东恭喜你的青龙啸初步运行已成功,

  • 此生应不负[民国]在线阅读第十章

    待在佛珠里的灵魂感受到了商顶的怒气,回答道:“术士虽然不能轻易用玄术对付普通人,但如果你利用那串项链去对付你大伯母,倒是不用担心因果问题。”一般的术士,都不会轻易将玄术用到普通人身上,可这世上却总少不了走上邪路的术士。这些人,大多是帮着普通人作恶,达到敛财的目的,虽然知道会遭受因果报应,可就是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