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玄幻之不灭圣皇2.1 魅火之夜

作者:杀僧不留佛 来源:飞卢小说网

就在芮艿的大脑被回忆的枝蔓根节缠绕时,她的身后传来了两个轻微的脚步声。芮艿回头看去,只见柯振石和狄清川两人怀里抱着许多树枝,正拨开枝叶向她走来。

柯振石见到芮艿便要说话,芮艿立刻把食指竖放在嘴边,同时对他俩招了招手,轻声道:“你们两个,跟我来!”

柯振石举着手里的一捆枯树枝本想炫耀,见芮艿神叨叨的样子,满腔疑惑地跟了过去,狄清川也蹑手蹑脚地走在后面。

“喂!你要带我们去哪啊?”柯振石好奇地问道。

芮艿也不做声,只是压低身体,猫起身子走在荆棘丛后,不时还停下脚步侧耳倾听。柯振石见芮艿一本正经的样子,也学了起来,但他发现自己除了林中不时传出的兽吼声,没听到什么奇特的动静。

此时刚进入夜晚,所有的光明像被黑暗抽吸殆尽,林中的氛围显得很是压抑,前路也愈加暗淡。

少年们走了一会,都不由慢慢停下。此时三人面前是一片厚如幕布的翠色树叶,在黑暗中看起来像一堵沉凝厚重的黑土墙,树叶层层叠叠,把三个少年藏得严严实实。

芮艿深吸口气,随后探头拨开厚密的树叶,树叶包裹着她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用比刚才更轻地声音道,“你们看前面!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芮艿伸手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树丛。

“让我看看。”柯振石早已迫不及待,蹲在芮艿旁边,伸出双手大大咧咧地扒拉着树叶,“沙沙”的声响顿时响起。

“你小声点。”芮艿有点生气地压低嗓音道,同时不安地看了下四周。

柯振石见状撇了撇嘴,但没有反驳,只是好奇地透过树叶看着前面。

“我靠,那是什么?”下一刻,柯振石突然惊叫一声,“哎呦,芮艿你踹我干嘛?”柯振石揉着屁股,恼火地看着芮艿。

“不想死就小声点,就你这样活不过明天信不信。”芮艿冷冷地盯着他。

“哼!”柯振石重重地哼了一声,忍气吞声的样子让狄清川差点笑出口。

此时众人前方不远处正闪烁着一团亮光,光芒带着淡淡的明黄,火焰的光芒在黑暗中熠熠生辉,像是迷茫的海上一座孤独的灯塔。

“好像,是……篝火?”狄清川也看到了,一种莫名的激动从他的心底升起。

“你说,会不会是别的野营的人生的篝火!”芮艿问道。

“傻吗!你这一路上有看到过人?就算是人,那么晚在这儿鬼鬼祟祟,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柯振石反驳道。

“那不然呢?”狄清川好像认定它就是篝火,他从心底希望这是别的野营的人弄出来的,因为这会让他有种安全感。

“会不会是鬼火?”柯振石兴奋中带着忐忑道。

“鬼火?”芮艿的脑子里突然跳出了许多外婆讲过的鬼火的故事,想了半天,摇了摇头。

“我……我觉得不像。”狄清川眉头紧皱,难得地插嘴道。

芮艿也觉得它不像是鬼火,因为前方那团火焰色泽明亮而温暖,给人一种初夏午后阳光的惬意,和阴森诡异的鬼火有本质上的区别。

芮艿不想做无用的争辩,看着两人道,“这里看得还是不太清楚,我们再往前走点。”芮艿也希望这是野营人弄出的玩意,但好像又带着点别的想法,而这个想法从她出了洞口就有了。

此时森林里的天光已经微弱成了一片细微的光影,晃晃地笼罩着三个少年。他们警惕地移动脚步向火光所在的地方走去,他们不敢发出太大声响,因此他们不但要注意随处可见的荆棘丛、树上倒悬的刺藤,还要注意脚下四处散落的枯枝。

走了一会儿,眼瞅着离那团光亮越来越近,芮艿小心翼翼地拨开遮挡视线的矮杉,眯着眼睛仔细看去——那里果然有一团燃着的熊熊火焰!

可篝火虽然烧得极旺,但底下却不见任何燃料。芮艿擦了擦眼睛,再次看去,只见这火并不是在地上烧着的,而是腾在半空中凭空燃烧。

“这……”三个少年面面相觑,同时默契地转头想要一探究竟。就在三人的目光想要继续投向那团盛燃的火焰时,火焰照亮了旁边一个奇怪的生灵,他乍一出现便吸引了少年们全部的注意力。

生灵的样貌难以形容,大概唯有称之为怪物更合适。乍看之下,怪物的体型足有大象那般庞大,头顶戴一只造型怪异的头冠,冠下的头颅像极了虎首,下巴上还蓄着一撮白色的长须;在它的身躯上,穿着一件像鹿皮夹袄一样的衣裳!露在外面的四肢遍布着繁杂的花纹,纹理古朴而充满野性美,更加诡异的是,它不像普通老虎一般四肢着地,而是像人一样,下肢盘起,上肢在胸前收合成半圆,像是在打坐!同时下合的爪子上漂浮着一块泥板样的东西,正全神贯注地看着。若不是它明显长了个老虎模样的头,尾巴还露在衣服外面一晃一晃的,少年们真说不定把它看成是人了!

不知何时,野兽的嘶吼和各种鸟虫的啼鸣都不见了,只有明亮的篝火在前方摇曳,噼里啪啦地响着。

柯振石和狄清川一左一右站在芮艿旁边,三个少年呆呆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这时老虎像是思考着什么,缓缓直立起来,向前伸着脑袋,微弓着腰,背着双爪,慢慢地踱起步来,下巴上那撮白色的虎毛随着他的脚步一抖一颤,仿佛老学究一般,看起来严肃而滑稽。那团本来悬浮的篝火,也随着虎兽的步伐左右晃动,宛如只灵巧的小鸟,虎兽走到哪,它便飞到哪。

眼前发生的一切显然超出了三个少年理解的范围。芮艿的大脑飞速旋转着,努力将脑袋里存量不多的知识组合起来,但大脑反复传递出来的讯息只能是:这是假的,老虎不会直立行走;如果它直立了,一定是什么新一代高科技搞出来的全息生命投影,当然,基因改造成功了也未必没有可能;但是,一只直立的老虎手里拿着有点像泥石板的老古董,这个就太奇怪,远远地超出了生物学的范畴了!因为这泥板像极了博物馆厚厚的玻璃罩里供奉着的远古文明遗物——楔形文字版,一只老虎怎么可以手里拿着远古的文物还泰然自若呢???这也太魔幻了吧?肯定不是真的!!!

想到这里,芮艿不自觉地拿手揉了揉眼睛,拼命想要弄清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但一切都证明是徒劳。

“可能是因为之前见了太多的蘑菇,眼花缭乱的,所以视觉疲劳,产生了不应有的幻觉。”狄清川心中很是慌乱,自我安慰着。

“莫不是仿古的沉浸式**?我们三人不知为什么被传到了**世界?”这是柯振石的想法。但他又想到了之前的梦,他觉得自己也有可能还没醒来。

芮艿看了看左右惊疑不定的两张脸,沉默中咬了咬牙,匍匐着身子向火焰靠近,偷偷对着前方伸出了手。

很快,芮艿的指尖便传来了一丝温暖,此刻她的心脏咚咚地狂跳起来,颤抖着慢慢退回灌木丛后,小口缓缓地吐着气,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安定下来。那老虎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依然在那里慢悠悠地背着爪子踱着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芮艿变得更加沉默了,她想起今天发生的种种,空气中仿佛遍布着灵通而邪魅的怪异气息,闻着就让身体充满活力;那奇怪的不符逻辑的动植物,一切看来就如魔法中的景象,带给她前所未有的震撼,对生命未知力量的巨大震撼。虽然无法分辨这股力量到底是什么,但直觉告诉她,这种力量将会改变她生活,且无处可躲。

森林里静得出奇。三个少年屏气凝神地蹲坐在矮衫前,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老怪物此时突然停下脚步,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还是感受到了什么,他把泥石板举到眼前看了又看,拽着胡须掐动手指,最后抬头望向天空。三位少年也不自觉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但那里除了一团清冷的黑色,什么也没有。

就在他们抬头的瞬间,那个怪物身影便缓缓淡去,等三个少年低头去寻找时,原地只剩一片空空的树林。如果不是那团留在半空中的温暖的火焰,提醒着他们刚才确实发生过那诡异的一幕,他们几乎都要把刚才看到的当成幻觉了。

三个少年在灌木丛中一动不动等待了许久,唯恐那怪物老虎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回来,直到柯振石因为脚麻,忍不住弄出一丝声响,三个人这才站起身,一瘸一拐,小心翼翼地走出灌木丛。

只见火焰间或炸出一团明亮的焰花,在寂静幽暗的林中散发着难得的光与热。少年们好奇地走到火焰前,试图想要找到这团火焰燃烧的原因。但他们上上下下搜寻了许久,都不见有什么东西支撑着它的燃烧,一丁点的助燃剂都没有见到。

芮艿思索片刻,忍不住伸手去触碰火焰。然而手指尚在中途,她便感受到一阵灼热的刺痛,疼的她连忙缩回手指,丢到嘴里吮吸几下,才好了一点。

“这火……好像比普通篝火的温度高很多……”半晌,芮艿才缓缓道。

不知怎的,这团火焰好像能听懂人的言语,在芮艿说话的时间,“嘭”地一下盛开,变成了一团更大的火焰。

柯振石的脸被火光映得通红,对于今天经历的种种,他早就觉得充满了奇幻色彩,此时也不想去思考太多,大不了当成一场**体验,说不定自己还能刷怪升级,得到神器什么的。 想到这儿,他的嘴角露出了偷偷的笑意。

“那个,我们……接下来怎么办?”狄清川忐忑地四处张望着,唯恐那只虎兽什么时候再回来。

芮艿也扫了眼周边,但入眼皆是暗沉的一片,白天那些巨大怪异的植物,此刻都仿佛变成洪水猛兽一般。“出于安全考虑,我个人认为还是呆在这不要乱走的好。”

“你怎么知道这里安全?”柯振石好奇道。

“直觉。”芮艿语气不善道。

“那,老虎,怎么办?”狄清川也很想待在原地,但脑海里总是不由自主地闪过那只巨大的老虎,虽然看模样很温顺,但谁知道它是好是坏。

“你看现在森林里漆黑一片,没有什么比这里更安全了;这不是一只普通的老虎,就算它回来,我们也未必就是被它吃掉,毕竟还是有逃跑可能的;但如果我们乱走,面对的可就是黑夜中出来觅食的猛兽,或者其他可怕的东西。”

仿佛说累了一般,芮艿摘了几片大树叶,铺在身下坐了下来。

柯振石见状也跟着坐了下来。狄清川四处张望了一下,仿佛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决断,叹了口气,认命似的慢慢蹲下身体。

那团火焰也随着狄清川的动作从半空中降落到地上,说来奇怪,虽然火焰温度很高,但火焰下方的树叶并不见焦灼,不免让几人又惊叹一番。

篝火熊熊燃烧着,不时蹦出一些火星,火焰照亮三个满面肃然的少年,气氛逐渐变得凝固僵硬起来。

今天之前,他们可以说互不相识,但有了今天的遭遇后,他们以后的命运很可能会绑在一起;最少在找到出路之前,他们要一起在这个神异怪诞的丛林中为了生存努力地活着。而此刻,他们还没法完全信任彼此,所以各怀心事,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盯着火堆发呆。

炙热的火焰将他们全身烤得暖洋洋的,思绪逐渐零乱放空,少年们的眼皮止不住地往下耷拉。

森林的夜晚比白天更让人恐惧,不知哪里刮来的风,带着几分阴冷的味道,从耳边呼啸而过。皎洁的月光打在怪异的植物上,显得惨淡而诡异,那没有光亮的地方,时不时地传出些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有东西贴着地面,飞快地一窜而过。而周围一些奇形怪状的植物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悄地发出了幽幽的光,像废弃游乐园里突然亮起的霓虹灯一样,看得人心里瘆得慌。

芮艿打着瞌睡,头重重地向下点了一下,这时一声凄厉的鸟啼也从极远处响起,顿时惊醒了她。

芮艿慌忙看了眼身边同样瞌睡中的两人,又转头看了看黑暗中寂静的森林,明明什么异常情况也没发生,她却觉得有一股寒意从脚底钻入身体,流遍全身。同时一种压抑的情绪涌上心头,让她产生一种被世界遗弃的错觉。

“喂,你们快醒醒!”芮艿不知说什么,她此刻只想出声打破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啊,怎么了,是不是老虎回来吃我们了!”柯振石立刻跳了起来,随着他的动作,篝火通灵似的晃动了一下。

狄清川也睁开眼,用手拍了拍脑袋,似在为自己的睡着而自责。

“我觉得大家不要都睡过去,万一……,那样会很危险。”芮艿组织了一下语言,轻声道。

“我赞同。”狄清川声音略显颤抖道,看着眼前这黑魆魆的森林剪影,他几乎不敢去想,如果有凶猛的野兽突然发动袭击,毫无防备的几人能否活到第二天黎明。

“可是我好困啊,我想睡觉!别告诉我你们不累!”柯振石似有点不乐意,他的眼睛通红,有血丝充斥。

狄清川叹了口气,他没有更好的办法。

“大家觉得丛林的第一个晚上,我们该怎么度过?”芮艿问道。

“我没意见,听你们的,对了,能让我有时间睡觉就好。”柯振石有气无力道。

“唔,那我们几人轮流守夜,一人放哨,其他两人先睡,如何?”芮艿提议。

“我赞同。”狄清川道。

“我没意见。”柯振石挤了挤眼,他感到眼皮很酸涩。

芮艿扫视一圈道。“那么谁先开始?”

柯振石眼睛上翻,显然不想第一个。

“还是我先来吧!”狄清川道。

芮艿点了点头。“那我第二,柯振石最后。”

商量好之后,几人围着篝火各自找了个地方待着,芮艿抱膝蹲坐在地,柯振石则就地一躺,还好篝火所在的地方比较干净。

篝火噼里啪啦地烧着,少年们强忍下自己的睡意。黑暗仿佛把个人情绪无限放大,让他们思绪翻涌。

芮艿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继而又想起了外婆,想到自己好不容易从雷霆市逃出来,回到了魂萦梦绕的桃坞村,现在却被困在这个诡异的地方,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回去……反正外婆已经没了!哎!外婆的骨灰兴许就洒在这片山林里吧,不知道外婆有没有见到我现在的困境……想到这里,芮艿心里隐隐地痛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火焰的温度太高,竟然显得有些轮廓模糊。她努力地眨着眼睛,让自己淡定下来。

“其实……其实我……不明白,那个山洞为,为什么会消失……”,狄清川似自言自语般的声音清晰传来。他随手拿起一根枯枝探进篝火里,许久后再拿出时,那枝条依旧完好无损。

柯振石地上坐了起来,此时他并没睡着。“我也在想这个,狄清川,你说,咱们会不会是不知不觉进入了某个奇怪的空间,那个空间可能和平时做梦一样,我们闭眼睡觉,那个闭上的眼皮就像那个消失的洞口,而我们,掉到了梦里。”

“啊,这……”显然狄清川并不认同柯振石天马行空的想法。“也不是没有可能。”但他还是这样说道。

“切,没意思。”柯振石撇了撇嘴重新躺了回去,同时把双手背在脑后,翘着腿不停地晃动着。

“我……我……”狄清川支支吾吾,见柯振石满不在乎的态度,到嘴的话又收了回去,失落地看着篝火,眼中的忧郁愈加明显。

芮艿斜了柯振石一眼啐道,“那你就快做梦去吧,没准你就能回去了。”

“哼,做就做,我回去了别怪我丢下你们。”柯振石愤愤道,“对了,狄清川,你看着点别睡着了,不然一会那只老虎回来找你,你就倒霉了。还有,我听说原始森林里食人树什么的特别多,你自己可得悠着点。”说完腿也不抖了,一本正经开始装睡。

狄清川听完,无助的眼神看着芮艿,“芮艿……”

芮艿失笑道,“你别听柯振石瞎说,就算老虎回来,也是先吃他。”

“啊?这……这么说,老虎真……真会回来。”狄清川慌张道,同时脸色发白,显然吓得不轻。

“天!”芮艿扶额,但还是安慰道,“放心吧,不会的,我们这里很安全。”

“那……那就好。”狄清川勉强镇定下来,但眼睛还是不由自主地乱飘。

“嗯,那我先睡会,你要是困得受不了就换我。”芮艿点了点头。

“哦,好,好的。”狄清川看了看芮艿,随后又看了眼柯振石,见他两都闭眼睡觉,他自己不由向篝火贴了贴,仿佛这样可以让他舒服一些。

篝火附近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几个少年都注意到了,但也可能被他们忽略了,就是林间巨大的兽吼和众多的虫鸣仿佛都被阻挡在外,让他们不用胆战心惊地被那些怪异的声音吓醒。

夜越来越深,狄清川一个人默默守在明亮的篝火旁,此时芮艿柯振石早已睡去。篝火晃动着狄清川的身影,让他突然想起了今天白天在黑洞里下坠时做过的那个怪诞的梦,就和他现在看到的一样怪诞。

“我这样的人,还会得到幸福吗?”狄清川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容。

不知何时起,狄清川明亮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起来,头摇摇晃晃,随后一下歪在膝盖上。

原地篝火摇曳,无声中散发出更为温暖的光,保护着三个毫无防备的少年。

漫漫长夜在不知不觉中走过,日光透过树叶洒在三个少年的身上。

芮艿紧闭的眼皮颤动了一下,此时一束阳光刚好打在她的眼上。“嗯?天亮了?”芮艿迷茫地低喃一句,抬起头四下张望着,只见夜晚那些发光的植物不知何时暗了下去,森林也恢复到昨天刚见到时的样子,清脆的鸟鸣声在林间此起彼伏地响着,似一首绵长的森林大合唱。

“喂喂喂,狄清川。”芮艿清醒过来,看着狄清川没好气的喊道,“说好的守夜不睡觉呢?”

“嗯?”狄清川甩了甩脑袋,眼睛眯了眯,当他看到眼前明媚的晨光后,顿时呆住,随后脸“唰”地红了起来。

“对……对不起,我……我……”狄清川手足无措道。

“下次不能这样了,不然我们就算被吃了,也没人不知道。” 看他模样,芮艿也不好继续责怪,只是有点后怕道。

“对不起,对不起。”狄清川眼睛通红,隐约有泪花涌现,此时他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没用。

“好了,我没怪你,昨天赶了一天路,大家都很累,只能说我们运气很不错,不是吗?过去的就别想了,我真没怪你。”芮艿后悔刚才的责问了,显然狄清川不像柯振石脸皮那么厚。

狄清川也不再说话,只是双拳紧握,头埋得低低的,双臂因用力还在颤抖。

“好了,狄清川,我也不怪你,给我……我也睡着,没准比你睡得更快。”柯振石踮起脚拍了下狄清川的肩膀,笑嘻嘻道。

“对不起。”狄清川闷闷的声音传出。

“没事的,你看今天天气多好,我想会是不错的一天。”柯振石没心没肺地伸了个懒腰,同时做起了深呼吸。

他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手上的腕表,却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脸上写满了惊诧,喃喃道,“怪事,怪事,我的手表竟然走了四分钟!现在是六点零四分!”

清晨林中的空气真的很好,柯振石觉得如果那些老人来到这里生活,少说也能活到一百岁。

这时,守了他们一整夜的篝火忽的一下飞悬到半空中,阳光直射在上面,仿佛被同化了一样,倏得一声,化为一缕青烟缓缓消失。

芮艿看着消失的火苗,真诚感激道,“谢谢你!虽然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收到我的感谢,还有,谢谢老虎大大,祝您心想事成。”

众人收拾好心情,看了眼这个呆了一夜的地方后,带着憧憬和希望,重新踏上寻找回家的路。

和栖凤山不同,这里清晨的林中不见丝毫雾气,只有地面上覆着一层浅浅的露水,水珠晶莹,反射着融融的晨光像珍珠般闪亮。

前路越走越窄,森林好像不知何时拥挤了起来,密密的不知名古树比肩接踵,每一棵都有数人合抱粗。林下阳光被层叠的树叶遮挡,环境渐暗,三个少年警惕中默默走着,不时张望着四周。

林中有许多自然倒塌的树木,可能年代久远,许多都在腐烂,路上的树叶比脚*还深,让少年们越走越艰难。

“咝咝~”奇怪的嘶鸣声突然想起,乍听之下像是风吹动草叶的声音。

芮艿心中一突,刚抬起的脚步又缓缓地原地放下。眼睛顺着地面向前搜寻着,随后左右环顾,但除了横竖的树木和满地奇怪的植物与枯叶,并不见有什么野兽出现。

“走啊,芮艿你干啥呢。”柯振石奇怪道,他之前走在芮艿后面,此时已经到了芮艿的身旁。

“嘘。”芮艿眼睛急速转动着,她想确定一下那个声音,但许久也没有听到第二声。

“芮艿?”狄清川也跟了过来。

“没事了,走吧,大家小心点。”芮艿提醒道,说完不在停留,依然走在最前面。

林中声音较为混杂,狄清川柯振石两人并没多想。在他们走后,林中的一切又复归如初,当然一些被踩断的枯枝和脚印除外,另外还有每个物种与生俱来的气味!

“咝咝~”直到他们走远,离之前芮艿停留的不远处,一个巨大的三角形丑陋的头颅探出地表,头颅破开枝叶时,露出一个被枯枝烂叶遮蔽的巨大洞穴。

三角形头颅高高扬起,嘴里长舌吞吐,似在确定方向。下一刻,不知多长的身躯从洞中游出,电射般向前驰去。

芮艿沉默地走着,她觉得自己现在无心想别的了,因为在她进入这片密林不久后,原本愉悦的心情就开始变得心烦意乱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但浓浓的不安感让她几乎要崩溃。

“芮艿?”狄清川碰了碰芮艿,他觉得芮艿状态很不好,以至于他的速度都能撵上她。

“嗯?我没事!”芮艿挤出一个笑容。

“有什么事和我们说,别强撑着,那个,话说你不会是要方便一下吧。”柯振石捏着下巴,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滚!”芮艿不由破口而出。

“咳,温柔点。”柯振石讪讪道。

三个少年嬉闹着,向丛林深处走去,或许不存在深处与否,因为这里对他们来说哪都一样。

“沙沙——”某种生物在草叶上的疾行声由远及近,渐渐传入少年们的耳中。

“这是?”柯振石停下来张望着,同时看向芮艿和狄清川。

“像是蛇行声!”狄清川判断道,他深吸口气,不安地看着其他方向。

“咝咝~”

“这个声音!”芮艿终于听到了她之前一直寻找的声音,只是这次声音不在飘忽不定,而是如惊雷般入耳。

三个少年瞪大眼睛,远处的响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只见密林远处一条水桶粗,黄白色花纹相间的巨蛇正蜿蜒而来,一个巨大的三角形丑陋头颅高高昂起,那对似枯叶般的竖瞳给人一种冷血残忍之感,冲击而来的气势几乎要让少年们失去逃生的欲望。

“快跑!”芮艿惊骇欲绝道,狄清川柯振石顿时醒转,三人头也不回地向前方跑去。

“咝咝——”似乎知道猎物发现了自己,巨蛇速度再次加快,所过之处只有残影留下,路上许多细小的树木几乎被它横推而过。

“妈呀,难道我柯振石今天要命丧于此。”柯振石奔跑中还不忘回头看着巨蛇,见巨蛇那蛮横的样子,他的胆子都快被吓破了,不由跑得更快了。

芮艿和狄清川没有说话,但狄清川腿脚并不灵活,此时他已经落后两人几个身位,清秀的脸上煞白一片,腿居然开始打颤,眼看就要摔倒。

巨蛇急行中很快来到三人身后数十米处,狰狞的大嘴向两边裂开,仿佛看到了即将到嘴的美餐,“咝咝——”巨蛇激动地嘶鸣着。

随着少年们的逃窜,周边树林逐渐开阔起来,环境也像是从盛夏进入寒秋,树木枯萎,枝叶凋零,枯黄的色泽似成为这里的主旋律。

芮艿强压下心中的不安,面带惊惧地回头看向身后,此时落在队伍最后的狄清川距离大蛇只有短短十数米,可能下一刻便会葬身蛇腹,“怎么办?怎么办?”芮艿绞尽脑汁地思索着,她毫无办法。

“救命啊,柯振石,芮艿,救救我。”狄清川脸上毫无血色,他不由自主地发出求救声,声音战栗而绝望,带着浓厚的哭腔,从未有任何一次,他觉得自己离死亡这么近,这种奔走在死亡刀尖上的感觉,比起他一直以来他认为的痛苦,是那么大的弱小。

柯振石此时跑的最快,听到狄清川的求救声,他内心一颤,这个一直以来什么都不在乎的少年,在此刻终于有一个问题像野兽般噬咬着他,“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他去死嘛?”。柯振石奔跑中回头看着近在蛇嘴下的狄清川,他觉得此时自己的奔跑是那么的费力,以至于他慢慢停了下来。

芮艿脚步也缓慢停下,她看了眼柯振石,心中有点敬佩起这个开朗的少年。两人对视着,于沉默中坚定地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看着渐近的巨蛇。

因为仓惶中几人没注意环境的变化,如果说之前周围还是寒秋败叶的景象,那么现在就像在朽烂的沼泽里。

“芮艿,柯振石。”狄清川拼了命想要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此时他的脑海里完全空白,只是用充满希冀的眼神看着两人,仿佛那就是他生命线。

“咝咝~”巨蛇仰首对着前方高亢地嘶鸣着,嘶吼声带着莫名的压抑,像是遇见了对手般谨慎,速度也没有开始那么快,冷漠的竖瞳里流露出忌惮与焦虑的并存。

“昂咝”巨蛇眼看狄清川将要跨入那片沼泽般的领地,眼中厉芒闪过,张嘴带着庞然的气势恶狠狠地咬了下来,蛇头于捕猎中急速地划过空气,带起一大串残影。

“不要吃我!”狄清川只觉心胆俱碎,仿佛察觉到死亡的迫近,转头愣愣地看着狰狞的蛇口,哪怕蛇头此刻如此迅捷,他也能清楚看到它嘴里的獠牙在逼近。像是生命最后的回光,柯振石觉得一切是那么的缓慢,他看到前方芮艿和柯振石在向他跑来,嘴里大声呼喝着,但他听不到了,死亡降临!

“咚!”巨大的蛇嘴猛地咬在了地上,随后巨蛇嘴巴一合,急速地退后,仿佛前方有不可力抗的猛兽,让它处于防御的姿态。

而芮艿和柯振石则瘫倒在地大口地喘着粗气。

“呼~,呼~,太惊险了,太他么刺激了,喂,你欠我一条命啊。”柯振石脸上的汗水像小溪般流下,分不清是吓的还是累的。

两人的中间,正是一脸呆滞的狄清川,他的眼睛从死灰麻木逐渐灵动起来。“我……我没死?”狄清川不可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转头愣愣地问着柯振石。

“当然没死,我和芮艿把你从蛇口拉了出来。”柯振石得意道。

“谢谢,谢谢你们!”狄清川低声道,

“你不用感激我,因为蛇还没走呢!”柯振石打趣道。

“啊,那你们快跑吧,不用管我,我跑不动了!”狄清川惊慌失措道。

“我们也想跑,但是现在停下来,两腿好像不听使唤了!”柯振石懊恼道。

“好像不用跑了,你们看,那条大蛇不知怎地在那里徘徊,就是不追过来。”芮艿道。

狄清川转头看去,只见那条可恶的大蛇此时双眼紧紧盯着自己,不甘的目光几乎化为实质,但就是不追击过来。

“我们现在怎么办?”柯振石看了眼大蛇,还对它做了个鬼脸,惹得大蛇一阵嘶吼。

“不知道,但后路被堵,我们只能向前。”芮艿从地上爬了起来,随手掸了掸。

“英雄所见略同。”柯振石耸了耸肩道,顺手拉了把狄清川,狄清川双手一发力,差点没把他拉倒。

延伸阅读

新德利精品加盟  http://www.safelistbuilder.com/d66m.shtml
我们更有着一支高素质的产品设计及开发团队,不断的进行着产品的开发及创新,以满足不断变

丰源美化妆用具加盟  http://www.safelistbuilder.com/gr7i.shtml
丰源美化妆用具位于深圳市宝安区是一家长年从事各类中重量级美容套刷铝管、粉刷、单支刷、

格兰特地板加盟  http://www.safelistbuilder.com/6zw5.shtml
江苏格兰特木业有限公司:苏格兰特木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地板加盟研发、设计、物流、营销人

天之道足浴加盟  http://www.safelistbuilder.com/6axm.shtml
天之道足浴隶属于长沙天之道保健连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足疗保健、管理咨询的足浴连

雅堂小超加盟  http://www.safelistbuilder.com/6usq.shtml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升,为了方便人们消费,越来越多的大型小区、居民点出来现社区超市,

秦越加盟  http://www.safelistbuilder.com/dd4o.shtml
秦越床上用品总部成立于2013年底,由几位在家纺行业从业多年、有技术、有梦想、富于实

乖乖天使婴儿用品加盟  http://www.safelistbuilder.com/s2o.shtml
母婴行业有市场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投资怒要行业也成为不少人创业的想法,而在众多品牌中乖

津崎加盟  http://www.safelistbuilder.com/x1la.shtml
上海津崎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从事仪器仪表的研发、代理和销售,是集生产与销售为一体的高科技

玛丽产后修复加盟  http://www.safelistbuilder.com/by6z.shtml
玛丽产后修复,妈妈身边的育婴顾问,就信赖爱亲连锁,多家加盟店的经验,千万妈妈会员的选

赵汝飞练字加盟  http://www.safelistbuilder.com/s1wx.shtml
一公司介绍满匀正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金80万,是北京一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昙花一笑醉春风在线阅读第2节

    深夜,回到家,刚刚打开灯光,风云修却看到了一双愤怒的眼睛!风云修差点被吓得大叫出来,待看清之后才松了一口气。邰倾荣,风云修的母亲,自从风云修的父亲意外死了之后,她就是风氏企业的掌舵人。而风云修则是风氏企业的继承人!“又忘记了现在是几点钟了吧?”邰倾荣看着风云修,冷声喝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才学会听话?

  • 异界之魔兽崛起在线阅读第二节

    清晨迷迷糊糊的房小遗从睡梦中醒来,一个婢女伺候着穿好衣服。不是房小遗懒是他真的搞不懂唐朝的衣服该怎么穿,婢女的动作很熟练,看来她以前就是这么伺候房遗爱的。看了看木桌上的铜镜,不由感叹道还是太落后了,静养生活房小遗早就待不下去了,他决定到传说中的长安街看看。长安街道两侧,商铺众多,琳琅满目。房小遗原本

  • 拒绝回头誓不放手第一章

    一个高中生摸样的的男孩带着一脸阴郁疾步从家里走出,不止一次的吵架让他气急败坏。丝毫不理会身后公主般小妹带了哭腔的呼喊。“啊!”听到小妹的惊叫他这才停下了脚步回转过身,原来小丫头摔倒了,无奈的提起嘴角就要回去时,一辆卡车失控的冲了过来。“不!”彦牧叫着从梦中醒来。“哥,又做噩梦了?”原来外面阳光正好,

  • 英雄联盟之执掌五路在线阅读第1节

    “快,快,赶紧把热水端进去。”一个年约四旬的婆子一边不耐烦的指挥着大儿媳,一边又拦着想进产房的二儿子徐鸿达:“你是要考功名的人,可沾不得污秽血腥。”徐鸿达没敢推开挡在门前的老娘,只一个劲伸着脖子顺着门缝往里瞅:“都叫喊了几个时辰了,怎么还没生下来。”徐老娘就看不上儿子把心思都放在媳妇身上这个样子,撇

  • 老九门之后续佛爷新月之探方负责人(5)

    陈逸发完消息后就被黄浩老师叫走一起去招工人了,故而也一直没来得及看商泽回了什么。等到好不容易结束回去喝口水的时间,陈逸才打开手机,才一打开,就吃了一惊。“怎么?看完了我的资料,觉得我不老了?”这条消息接收在一小时前,陈逸差点把嘴里的水喷出来。所以这人抓住的重点是他老不老?陈逸有些哭笑不得,普通人读到

  • 我:万物皆可偷在线阅读第三章

    次日一早,徐宛然被王萍叫醒的时候,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已经很久没干这种行当了,重新拾起,一时竟有些不适应。其实徐宛然心里也很苦,明明已经过五关斩六将成为人生赢家了,眼瞅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好日子就要来临。结果也不知犯了哪路神仙的忌讳,竟在选秀当日死了。功败垂成!最是可恨!现在换了个世界,还得重头再来。

  • [综英美]其实我是一棵树在线阅读第一章

    明熙四年,虽已初春,旌县夜里却冷的刺骨,寒风打着卷儿,吹得树叶飒飒作响。孟府众人早早歇下,只有西厢房敞开的门外亮着橘黄色的浅光。孟初春披发,只着一层薄薄的素色生绢单衣蹲在大槐树下,望着忽明忽暗的火盆,喃喃道:“娘,对不起,女儿只能帮你守孝一年。明日父亲就会迎娶柳氏,府中将无女儿立足之地。不过您放心,

  • 重生之渣少在线阅读第二节

    我收拾好了行李,直接出发去马头村,出城前,我看了时间,差不多上午十一点,我又去了超市,买了面包以及一大堆干粮放在车上屯着备用,我还去买了一些露营用的东西和防身用的东西,我本来想买刀之类的又怕到时候反伤了自己,想想买了个棒球棍,买了防狼喷雾。我买这些东西很快,一个小时不到就买完了,可能那个女人知道我在

  • [网游]暗恋一个傻瓜第三章在线阅读

    许久过后,郑少泽才反应过来问道:“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没有武魂,谈何变强?”身影淡淡回应:“小子,你还是太年轻了,孤陋寡闻,你可知道,这世界上除了有武魂,天、地、玄、黄四大等,可还有三大特殊血脉。”“三大特殊血脉?前辈的意思是说我的血脉是特殊血脉之一吗?”“不错,小子,你可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罢了。你

  • 地命之蒋青(3)

    王凡和狗蛋也没有废话,就帮众人拿着弓箭,以及猎刀等物,跟随着众人而去。本来王凡还想问问,他们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可是在看到地上的血迹,和麻皮袋子上渗透而出刺鼻血衅后,他就明白了,这可能就是他们打得猎物。至于是什么,他只好等走出黑牛坡在仔细问问狗蛋了。由于此刻雾气散开,道路清晰,众人都是力气十足,在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