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鬼王绝配双生妃之行路远(5)

作者:月谷鱼 来源:17K小说网

“想不到,你还有两下子嘛。”

阿颜趴在窗外,托着下巴说。

她说的,是那日在浮屠洞府的事,谢绝淡淡一笑,看着阿颜这张脸,倒是想起一事:“你是怎么认识沈谷主的?”

“这个嘛……”阿颜回忆起来,“是很久以前的事啦。那是我加入影卫盟的第三年——”

八年前,影卫盟,赤练沼泽。

一场试炼过后,影卫们生不如死,阿颜气喘吁吁地趴地上,还没歇息片刻,就被旁人踹了一脚,歪头一看,是和她同年来的阿多。

少年咧咧嘴:“走,阿言,去河里洗澡!”

阿颜白他一眼:“不去。”

影卫盟训练繁重、鱼龙混杂,为方便行事,她打头一天,便穿着男装,扮作个少年,至今还没人察觉她是女儿身。

少年“切”了一声,一边往河边跑,一边扒着衣服,“扑通”一声扎进水里。

阿颜兀自整整衣衫,正要回去,见影卫盟使者跑来,急匆匆叫她走,她看看使者神情,没多嘴问,不消片刻,二人来到主厅。

放眼一看,正中央站了四名少年,都是她认识的。忽然,有人打身后推她一把,让她跌到少年们身边。

正不知所以,门外传来脚步声,有人在用讨好的语气说着话:“沈公子,如今影卫盟身手最好的,就是他们五个……”

顺着话音,阿颜转身看去,一行人正踏进门里。

为首是一年轻的美貌男子,身旁跟着个老者,正毕恭毕敬同他讲话,想必就是老者口中的沈公子。

他看到阿颜,忽而走了过来,眼神复杂地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低低唤了声——

“曜儿。”阿颜瞥一眼谢绝的脸,挑高了眉,道,“当年,沈谷主把我错看成了你吧?这个曜儿是你小名?”

谢绝心不在焉地“嗯”了声,问道:“之后又如何?”

“还能如何?”阿颜摊摊手,“他既从影卫里挑选了我,就算后来知晓自己认错了人,还能把我退回去?只是从那,再不准我女扮男装了。”

谢绝了然,又问道:“八年前在他身边那老者是?”

“是南境沈家分支的一位家主。”阿颜道,“沈谷主当年尚未踏足武林,他早年行踪不明,沈家人一将他找回,便急着找影卫来护他周全。结果不出半月,他就只身前往天山,拜在菩提老人门下。”

阿颜敞开了话匣子,纵身一跳,索性坐上窗台,娓娓说道:

“当年情势动荡,不仅潋花谷一时无主,沈家也突然中落,南境武林中许多世家子弟见此,便想来分一杯羹,恰巧沈谷主归来,为夺潋花谷主之位,大打出手了一番。”

谢绝听后,心道:“晏九寻在世时,便重兵看守潋花谷,到了沈云寒这里,他也是死守不放,潋花谷中到底藏着什么?”

*

从映雪阁离开,要走很长一段山路,才能到最近的城池。出发那日,影卫们备好车马,拥着谢绝下山。

路边停了两辆马车,两匹骏马,谢绝沈云寒,再算上阿颜慕容玉,不多不少,各自分配。

谢绝是头一个下山的,他挑了辆马车,开小门坐进去,不过一会儿,门被打开,沈云寒迈上来,看见谢绝,转头就要走。

“沈哥哥,那么冷的天,我们挤一辆坐,好不好?”谢绝眼疾手快拉住他。

沈云寒总是不苟言笑,谢绝不过想逗逗他,大不了被甩开,不成想,他竟僵住不动,良久过后,身体晃了晃,向谢绝这边倒来。

“沈哥哥!”谢绝一惊,立刻伸手接住他,把他搂到自己腿上,忽而摸到一手湿腻,狭小的马车内,一阵血腥气弥漫开来,“这是怎么了?”

“放手。”沈云寒挣了挣,没有挣开,无力地倚在谢绝身上,谢绝一看手掌,上面都是血,沈云寒半条衣袖都被染红了。

他紧张起来,在沈云寒手臂上摸索:“你受伤了?不,不对,这到底怎么回事?”

谢绝慌了神,却见沈云寒将他一推,坐到另一边去,靠着车窗,一张脸苍白得没有血色,合上眼道:“别吵,我无碍。”

谢绝看了他一会儿,抿着唇没说话。马车时而颠簸,任动静如何,沈云寒都没再睁眼,像睡着了一样。

趁途中停顿,谢绝探了探沈云寒的鼻息,又摸摸脉象,可惜在无忧谷这些年,他只学会些简单医术,此时根本诊不出个一二。替沈云寒擦了擦身上血迹,谢绝找到阿颜,直接说了此事。

阿颜愣了愣,犹豫地道:“你不用太担心,沈谷主犯了老毛病,最多七天……就没事了。”

“七天?”谢绝蹙眉,“什么毛病让人突然昏迷流血?他以前也这样?”

再问,阿颜只支支吾吾着答不出了。

谢绝无心赶路,几人干脆都找了一处停下,忐忑地过了七天,只听马车里传出动静,谢绝瞬时飞奔过去,打开车门,见沈云寒醒了过来,也正看着自己。

谢绝咬着唇角,倏地跳上去,紧紧抱住他,双手在他背上抚了一遍又一遍:“没事就好……”

怀中的身体半天没有动弹,谢绝放开他,只见沈云寒看着他的眼神,多了丝动容,却一闪即逝。

沈云寒垂眸问了句:“现在到哪了。”

还是冷冷清清的模样,但愿意与他说话了,谢绝往怀里掏掏,拿出自己那张鬼画符,看了看,道:“最多半天,就能到牡丹城。”

沈云寒掀开小窗,往外头看一眼,荒地一路延伸下去,尽头隐隐现出座高大城墙。收回目光,他对谢绝道:“牡丹城是未央宫管辖地,这下要碰个硬钉子了。”

三月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冷风不要命地涌进来,谢绝探身将小窗合上,侧头问道:“未央宫怎么了?”

沈云寒将外袍脱了,见里衫的衣袖也染了血,蹙眉不悦,一双凤眸漾着薄怒,抛来两个字:“封城。”

谢绝见他穿着脏衣服不高兴,当即跳下马车,去寻了新的,上车递过去。

沈云寒接过去,神色缓和了些,不紧不慢道:“鞍前马后,不知道的要当你是个小厮。”

这一句听不出喜怒,谢绝接过话头,调笑道:“若能讨得沈谷主欢心,当个小厮又如何?”说着,微微凑近,压低了声音,“沈哥哥缺会暖床的小厮吗?”

沈云寒久久没说话,就在谢绝以为他不打算理会自己时,忽然听到他漫不经心地开口:“谢绝,你就这么喜欢这幅皮囊?”

谢绝不知他什么意思,刚要错开身,只觉发顶一紧,被沈云寒揪住头发,轻轻地向后拉开。

沈云寒审视着他的脸,眸光沉了沉,勾起唇角:“左右不过行乐,和你试试,也不是不行。”

这话轻飘飘入耳,却像块巨石,“轰”地砸在心上,谢绝觉得自己脑子转不动了,沈云寒的话,拆开来每个字他都明白,连起来却听不懂了。

呆住的功夫,沈云寒松开他的头发,修长白皙的手移下来,落在他脸上,在他眼角下的小痣上摩挲:“我现在对你,倒有些兴致了。”

谢绝犹在愣着,显在脸上,像是犹豫似的。

“怎么?”沈云寒收回手,似笑非笑地看他,“你不想跟我上|床?”

“……”

他主动调戏沈云寒,是一回事,可被沈云寒戏弄,又是另一回事,更何况,沈云寒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谢绝脸上一热,想了想,翻开包裹,掏出个牛皮纸袋,端到他面前,道:“这是无忧谷特制的桂花糕。”往他手上一塞,“给你!”就溜了。

一路消停。

转天入夜,四人来到牡丹城邻近的小镇,在一家客栈落脚。

客栈对门是一家青|楼,此时华灯初上,花枝招展的姑娘们上了街,扭着腰肢招揽恩客,有钱挥霍的进去纸醉迷金,没钱的在客栈烫壶酒,暗搓搓地一饱眼福。

值得一提的是,偏偏有人不长眼,放着销|金|窟不去,晃到谢绝四人这桌,醉醺醺的眼,瞅着这桌唯一的女子阿颜。

阿颜瞪那醉汉一眼,谁知不顶用,对方黑黝黝的手伸过来,就要碰她肩膀,被阿颜拿筷子,一把戳在那男人手心。

醉汉痛吼一声,鲜血溅了满桌,倒在地上晕死过去,周围响起一阵尖叫。

小城镇没有江湖人,多是寻常百姓,见了这仗势,四散奔逃,偌大个客栈,须臾间,座下寥寥如星。

阿颜眯起眼,是个想杀人的模样,她的武器是腰间两把短刀,正要抽出来,被沈云寒拦下:“不要生事。”

他离阿颜最近,方才被溅了血在手上,谢绝看着刺眼,拿帕子给他擦擦,调侃道:“脾气怎地这么好了?”

沈云寒道:“那人没做什么恶事,何必徒添血债,死后还要多受份罪孽。”

这般语气,更像是自嘲。

提到死这个字,谢绝又想起,沈云寒那天发病的模样,心里忍不住难受,也不管阿颜和慕容玉还在一旁,低下头,亲了亲他的手指,轻声细语地:“沈哥哥不会死,就是我死了,你也不会。”

沈云寒沉默片刻,换了个话题:“你虽身手不错,但没有内力傍身,去到北境,依旧艰险。”

他抽回手,淡淡看了谢绝一眼:“明天起,我来教你刀法。”

延伸阅读

沃迈得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gmvq.shtml

乐美达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giac.shtml
广东乐美达集团有限公司从1994年开始生产婴儿手推车、婴儿床、摇椅、布类产品等,公司

玩具反斗城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6k8n.shtml
玩具反斗城加盟公司成立初期,玩具反斗城作为破坏力极强的“品类杀手”脱颖而出,百货商店

鼎艺楼梯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dfzu.shtml
鼎艺楼梯造型对特,工艺考究,款式新颖,很富有现代感,一直深受客户的好评,市场发展空间

凯绚墙艺漆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uouy.shtml
镇江市恒鼎建材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新型建材研发、生产、销售的综合型企业。总部设在江苏

各大家纺品牌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s9pp.shtml
深圳富安娜家居用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初期:1994年,林国芳先生创立富安娜主品牌。199

横塘古韵玉器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sksr.shtml
苏州是我国玉雕的发源地之一.历史上苏州玉工巧匠辈出,成为全国手工业最早发端的城市之一

樱之花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nhgj.shtml
樱之花墙纸从业团队中有很多都是从事10多年的墙纸业的精英,对装修墙纸市场都有的见解,

3M建筑玻璃贴膜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uvz0.shtml
3M建筑玻璃贴膜加盟。3M建筑玻璃贴膜起源于美国企业全称明尼苏达矿务及制造业公司于一

普哲斯加盟  http://www.melrosefamily.com/xhpx.shtml
普哲斯科技主要从事烟感,烟雾报警器,感烟探测器,3C认证烟感;温感,感温探测器;燃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诤魔之种之大男子主义(9)

    秦娇娇最后还是妥协又折中地喊白焕京叫“焕京哥”。白焕京对此好像也没有什么不满。这天清晨的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登门,林姨将他领进门,又差人去叫白焕京。白焕京从楼上下来,看见男人的时候,脸色淡漠。秦娇娇从保姆阿姨口中得知,那是白焕京的心理医生。那男人和白焕京去房间里呆了差不多俩小时,才离开。秦娇娇别

  • 封圣传说第十章在线阅读

    既然已经突破了,那么选择一两种易筋境通行的拳法来练习,是眼下的当务之急。上次被祭落石打败,祭落石用的是蛮荒功,祭落华首选也是蛮荒功。这蛮荒功在易筋境是相当厉害的功夫,它要求内存八意:警、准、狠、毒、猛、烈、神、快,外具龙、虎、熊、猴、燕、犬、鹰、鹑八形,劲发八荒,追求崩、撼、突、击、挨、戳、挤、靠等

  • 文运至圣在线阅读第10节

    时间过的要比想象中的快,一转眼五月份就已经到了末尾。“从六月开始,我们要开始制服换季,大家可以把夏季校服换上了。”星期一的晨会上,听着校长这么说,一群人都开始欢呼起来,五月份就已经很热了,可是还得穿着长袖校服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眼见着到六月份,再不换夏季校服,估计绝对会有因为热而虚脱过去的人。“就这

  • 暖心在线阅读第9节

    时至今日,陈氏画坊早已名声在外,画作不错的人不论是为了名誉还是金钱,都愿意把画作不远千里拿到陈氏画坊让陈质帮着售卖。万一哪位权贵看上,给予高度评价,便可获名获利,不必再过苦哈哈苦日子。层次较低贵人买不起桃花庵主画作,买一些价位较低也是不错。他们追求的就是陈氏画坊出品这个名号,张挂厅堂之上可显身份。陈

  • 十年情劫第八章

    第二天一早,郁绵背着书包出门的时候,裴之远信誓旦旦的承诺:“这次我一定不会把你弄丢了!”郁绵点点头:“嗯。我相信你。”裴之远有点不好意思:“你不生我的气啊?”他一想想,这件事要是发生在他身上,他看着车子开走,自己被丢下,一定怕死了!郁绵好脾气的笑:“不生气呀。”裴之远脸一红,抓了抓脑袋,一路上没再说

  • 修零白书在线阅读第九章

    苏嘉珞穿着一身短裤短袖,身体上全是树枝的划痕,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格外触目惊心,但是她的表情就像是没有感觉的机器人一样,朝着既定的目标往前跑去,偶尔又会停下来,耳朵微微朝着不同的方向听了听,然后继续。突然,前面有一阵犬吠,苏嘉珞像一阵旋风似的循着声音的方向跑去。可是等他到地方才发现,那只野狗正在撕扯着

  • 大羊国不过如此在线阅读第7章

    第7章“餐厅”砰,砰,砰!像是有人拿锤子,不断敲击着心脏随着两人继续深入蜂巢,那渗人的动静越发刺耳。前方的吉尔似乎再也无法忍受,她一马当先,加快步伐朝声音来源处跑去。徐安紧随而上,牛皮靴重重踏上地面的动静立时响起。见到到声音源头时的一幕,顿时让已有心理准备的两人吓出一身冷汗。该死的,我怎么忘记了这电

  • 万界:呼吸就变强在线阅读礼物

    嘉贝儿紧握着方向盘,凛冽的目光让人生畏。“贝儿!不要再追了!”丘山一把抢过杨贤宇手里的手机。“S不可能就这样被抓到的!你...”嘉贝儿飞速把手机扔到了车外,河岸边一辆时速180公里的超跑借助人行道飞向了一艘运沙船。汽车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弧线,在即将撞上沙堆时,一个人影从驾驶室飞速跃向了河里。爬上运沙

  • 秘境探险录之人生如空幻 悲情少年行(3)

    院外,简央已立在杏树下等侯,三人到了炼丹殿,殿外大门紧锁,章铭以轻功助简央、袁岑越过围墙,到了殿内。只见殿内微光闪烁,几盏烛火幽然向暗,炼丹殿正中央,青铜丹炉被八条铁索链拉着架在正中央,丹炉下燃起熊熊烈火。丹炉旁有八个道童把守,道童半咪着眼睛打着盹,不过一有动静,他们都会立马睁眼查看。“光电影者”简

  • 一人之下:慎勇型奇技传人第⑨章

    很显然这个村子的人很识时务,艾米莉亚话音刚落,街道两边的屋子门都被慌慌张张地打开了,村民们走出来,各个脸上都带着惶恐。“实在是失礼了!”一个男人急匆匆地跑出来,他看起来三十六七的样子,相貌普通,气质敦厚,一边擦汗一边解释,“不知道三位是魔法师大人,我是这里的村长巴特。”“巴特先生您好,”露西亚手抚胸